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五十九章 让我看看伤口(求票)
    水萦回滑到苏云跟前,便见苏云已经散去了黄钟,这才松了口气。

    她之所以如此紧张,是因为她的不灭玄功并未修炼到性灵不灭的境地,倘若修炼到性灵不灭,她便不惧苏云和天劫的围攻!

    然而要修成性灵不灭,则需要领悟九玄不灭的第四玄!

    第三玄她还是在天后以及后廷中的诸位娘娘的指点下才修炼成功,自然不可能修成性灵不灭。

    苏云打算与天劫一起围攻她的性灵,性灵若是被摧毁,她的不灭玄功就算如何精妙,也必死无疑,因此水萦回当机立断跪海服输。

    苏云刚刚散去神通,便见水萦回已经一路滑到他的脚下,随即身形在海面上一弹,腾空而起,与其性灵融为一体,迎战那些人形雷霆。

    “这女子果决异常,没有丝毫优柔寡断,是个厉害人物!”苏云仰望水萦回的身姿,不禁赞叹。

    水萦回搏击长空,一路上连斩数道人形雷霆,杀上那劫云形成的血色星球上,端的是杀气滔天,宛如女子中的杀神!

    苏云惊叹,水萦回的杀性之大,让他也有些悚然。

    他腾空而起,接近劫云。

    水萦回的劫云与他的劫云不同,他的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紫云,紫色云气小的可怜,随随便便劈一下就没了。

    水萦回的劫云广大,显然杀孽太重,杀生太多,导致劫云赤红如血,天劫的威力强得可怕。

    从前雷池被武仙人收走了所有雷液,天地间虽然还有劫数,飞升之时还是会出现雷劫,但天劫残缺,威力不强。

    现在雷池恢复,水萦回因为杀生太多而造成的劫数,便彻底爆发开来。

    尤其他们此刻在雷池这种地方,更是危险!

    苏云飞到那颗劫运所形成的星球上空,只见下方无数人形雷霆如同浪潮一般向水萦回涌去,杀声鼎沸,到处都是要取她性命的人们!

    苏云看得头皮发麻,这些人们中不仅有灵士、神魔,甚至还有普通人,妇孺老幼都有!

    “整个星球上都是涌动的人们,难道说这些人都是死在水萦回的手中?这女子罪大恶极。”苏云心道。

    水萦回所过之处,那些人形雷霆统统被清扫一空,她似乎被杀戮蒙蔽了心性,一路扫荡,恶狠狠的将满星球的人形雷霆屠杀一空!

    她杀到最后一座城镇,将这里所有人屠戮一空,突然听到一旁的放屋里传来哭泣声,不由恶向胆边生,将房门踢得炸开,闯入房中。

    只见一个小女孩蜷缩那房间的角落里,咬着衣袖使自己尽量不发出声响。

    那小女孩抬起头来,露出水萦回幼年时的面孔。

    水萦回举剑,正欲斩下,看到那小女孩的面容,突然间一幕幕被封印的记忆涌上心头,杀意尽去,哀怨的叹了一声:“原来这才是我的劫,我明明躲过去了……”

    苏云漂浮在星球上的上空,突然看到无数人形雷霆又再度涌现,仙魔横行,一路屠杀这星球上的人们,场面极为惨烈。

    他不禁怔了怔:“水萦回哪里去了?”

    仙魔四处烧杀抢掠,灭绝所见的一切,到处都是战火、硝烟。

    苏云四下飞去,始终不见水萦回。

    “这是她的天劫,作为渡劫之人,怎么不见踪影?”

    苏云漂浮在天空中,一路搜寻,那些雷霆所化的仙魔将这个星球打得满目疮痍,将这里的一切文明焚毁,这一切如此真实,让苏云有一种自己身处在真实世界的错觉。

    这不是他的劫数,他游历在其中,却游离于劫外,并不会被波及。

    就在这时,哭声传来,苏云循着哭声看去,只见一片城镇化作了废墟,烈火熊熊,一个小女孩大哭着从烈火中跑出,身上燃烧着火焰。

    火焰将她的衣裳点燃,灼烧着她的皮肤。

    她光着身子向前奔跑,嘴巴张得很大,哭声却很嘶哑,眼神里满是惊恐和无助。

    她的皮肤已经被烧伤,身上的衣裳被烧得蜷缩死死的贴在她的皮肤上。

    四周的仙魔屹立在空中,哈哈大笑,面目扭曲。

    苏云怔住了,这个正在哭喊着奔跑的小女孩,正是水萦回的模样!

    “不应该是水萦回渡劫吗?”他有些不解。

    水萦回大哭着向前跑去,那些仙魔一边笑,一边丢出一两道神通,在她身边炸开,看着她狼狈奔跑的模样,笑声更大了。

    苏云突然醒悟:“原来这才是水萦回的劫。”

    那个正在奔跑的小女孩,就是进入劫中的水萦回,就是刚才那个杀伐果断闯入雷劫形成的星球之中,几乎屠光一切的那个女子!

    现在,她变成了被屠杀者。

    这时,仙魔之中一个男子走来,脱下身上的衣衫,覆盖在少女时的水萦回身上,熄灭她身上的火焰。

    水萦回还是张大嘴巴大哭,眼中的恐惧和和无助并没有因此少半点。

    她见过这个男子的面孔,就是他和那些仙魔一起屠杀自己的亲人,自己的父母。

    那个男子将她抱起,向其他仙魔道:“是个不错的苗子,很适合练我的剑道。”

    苏云心头大震,顿知那男子的来历:“仙帝!他是仙帝丰!他是屠杀了水萦回所在的那个世界的凶手!这就是水萦回要面对的劫!”

    被那男子抱在放在肩头的水萦回还是幼年的模样,听到那男子的声音,更加恐惧了,眼瞳涣散,鼻孔放大。

    苏云看着这一幕,没有做声,心道:“原来如此,难怪她要学我的劫破迷津这一招,原来是为了对付仙帝丰。帝丰杀光她的家人和族人,灭了她所在的世界,又收她为门生,传授她剑道和功法。她应该已经忘记了这段仇恨,这段记忆或者被自己封印起来,或者被帝丰封印起来。然而在这场劫中,这段记忆被释放了。”

    这就是水萦回的劫,她被封印的记忆在劫中释放出来,让她化身成那些屠戮自己世界的屠夫,再让她重新经历当年经历的一切!

    “若是她能跳出去,克服恐惧,克服无助,才可以摆脱劫数,度过这场天劫。倘若跳不出去,恐怕便会成为天劫中的亡魂了。”苏云心道。

    那男子抱着年幼的水萦回向天上飞去,其他仙魔拥着他一起飞向天外,苏云跟上,看到水萦回依旧是幼年形态,眼中还是惊恐和无助。

    他不禁摇了摇头,心道:“水萦回跳不出来了。这一次她将死亡在这场天劫中。可惜了,我还以为她会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出色女子……”

    苏云正准备离开这片天劫,独自去探索雷池,突然水萦回冰冷的声音传来:“放!开!我!”

    苏云停步,转身看去。

    只见那男子的肩头,水萦回依旧是幼年模样,但眼神里却充满了仇恨,大声道:“放开我!”

    她大声道:“你以为我会像你想的那样,完全忘记仇恨,忘记那段记忆,向你屈服,跪在你的脚下?”

    她小小的体内迸发出惊人的力量:“你以为我会主动封印那段仇恨,你以为我永远也不会报复,你以为我只配跪在尘埃里仰望你的面容,祈求你的垂青?不——”

    她挣脱那男子的束缚,腾空而起,战意沛然,剑指那个男子!

    “绝不!”

    她又变成了苏云熟悉的那个水萦回,仗剑向那男子帝丰杀去:“哪怕你是恩师,哪怕你是仙帝,我也绝不屈服!绝不忘记这段仇恨!”

    雷霆所化的帝丰拔剑,剑道偾张,灿烂,光芒远胜水萦回!

    下一刻,水萦回中剑,倒地。

    这女子起身再战,再度中剑倒地,这一次比上次还要狠,让她血肉模糊!

    不过,她的不灭玄功的确强横,即便如此也未曾丧失战力,再度翻起,再度冲向雷霆所化的帝丰。

    水萦回一次又一次倒下,一次又一次站起,靠着不灭玄功的强大支撑下去。

    在她眼中,那个男子,那个雷霆所化的帝丰,越来越强大,越来越高大,伟岸,顶天立地,不可战胜!

    自己每次向他出剑,向他进攻,都像是蚍蜉撼树,根本不可能撼动她分毫!

    不灭玄功不可能真的不灭,她的修为耗尽,还是会死的。

    “我会在一次次失败中,被他斩杀!”

    水萦回眼中的斗志渐渐退去,她的复仇之火渐渐熄灭,她心中开始生出了臣服之心,生出畏惧之心,生出不可反抗之心。

    她的模样,又要渐渐变成那个从烈火中奔出的小女孩的模样,惊恐,无助,不知要奔往何方。

    就在此时,一道剑光亮起,吸引她的注意力。

    水萦回挪动目光,只见苏云聚气为剑,施展劫破迷津这一招,他施展的很慢,一遍又一遍。

    不仅如此,他还在讲解劫破迷津所蕴藏的剑道道理,甚至还会铺开自己的剑道道场,展示给她看。

    水萦回眼中又渐渐生出的希望,模仿这一招,一遍又一遍的向帝丰攻去,一次又一次的倒下,遍体鳞伤!

    然而她却不再气馁,攻势越来越强,劫破迷津这一招也越来越完美!

    千百次失败之后,她的伤口集中在心口这一处,而她已经可以伤到那雷霆帝丰的脖子!

    渐渐地,她掌握了劫破迷津这一招。

    突然,一道剑光闪过,雷霆帝丰头颅飞起,水萦回落地,胸口破开一个大洞,前后透亮,她的心脏已经被雷霆帝丰一剑摘下!

    水萦回催动不灭玄功,一颗新的心脏缓缓生成。

    他们脚下的星球在渐渐变得暗淡,一个个仙魔的身影缓缓消失,最终整个星球消散,血云也自消失不见。

    水萦回长回心脏,突然咳嗽一声,喉头微甜,微腥。

    她轻轻皱眉。

    苏云走来,笑道:“恭喜水姑娘渡过这一劫。”

    水萦回款款还礼,道:“若是没有圣皇相助,这一劫恐怕便是妾身的终劫了。劫破迷津的确可以破帝剑的剑道。作为约定,妾身将不灭玄功传给你……咳咳!”

    她又咳嗽两声,脸色微变,急忙探查自己的心肺。

    苏云打量她的心口,好奇道:“水姑娘怎么了?在下不才,学过一些医术,你把衣衫解开,小生帮你看看……”

    水萦回面色阴晴不定,道:“不灭玄功有破绽!适才我心口受伤太多,不知不觉间将帝剑留下的伤口也烙印在不灭玄功之中!”

    苏云原本想看她伤口,闻言立刻明白事情的严重。

    不灭玄功是记录肉身一切讯息的玄功,刚才水萦回受伤次数太多,将受伤后的肉身讯息也记录在功法之中!

    水萦回催动功法,因此心脏中便有了剑伤!

    苏云想了想,道:“你解开衣衫,我先看看……”

    水萦回冷冰冰的白了他一眼,道:“苏圣皇,你的劫云形成了,还是先渡劫保住自己的命罢!”

    ————水萦回:投票给你们看伤口吖,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