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五十八章 妾身服了
    “在雷池这个地方,天劫的威力并不见长,但形成的速度要比天府快了许多!”

    紫雷将苏云的黄钟炸开的那一瞬间,水萦回的剑道便已经来到苏云的身前,苏云顾不得许多,催动紫府烛龙经,心脏宛如第二口黄钟,烛龙攀附在黄钟之上。

    他功法运转,心脏猛地跳动,伴随着咣的一声巨响,狂暴的气血冲击而来,运行到大脑之中,顿时激发强大的灵力!

    这股灵力让他的性灵和神通变得无比稳固,准备硬撼紫色雷霆的攻击。

    帝心在面对少年帝倏时,一针见血的指出,神通是由灵力而起,一举点醒苏云,让他意识到从前的功法的不足,他因而修改紫府烛龙经,修炼大脑,提升自己的灵力。

    他的性灵也因此得到极大的提升,与当初与水萦回交锋时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同一时间他调动体内另一股元气,先天一炁!

    先天一炁冲入他的右手指尖,迎上水萦回的剑!

    他指尖轻颤,施展出帝剑剑道,以指为剑,与水萦回的剑道相逢!

    “轰!”

    两人指剑相逢,剑道威力爆发,水萦回心头大震,只觉苏云的修为雄浑,竟然直追自己,不比她逊色多少!

    要知道,她领悟出九玄不灭的第三玄,修为已经可以说仙下第一人,当世第一!

    上次她与苏云交锋,尽管她最后败在苏云之手,但她在修为上却呈现出碾压苏云的势头,正是她修成第三玄带来的莫大提升!

    若非苏云的神通实在奇妙莫测,她根本不会败。

    没想到苏云竟然在离开后廷之后的短短时间内,将自己的修为实力再提炼到一个高度!

    而今苏云的修为依旧不如水萦回,但已经相去不远,差距不再那么大。

    苏云在后廷平息之后,便勤修苦练,跟随莹莹专心学习三千六百仙道符文,又因为接连补全心脏、大脑的修炼,因此修为提升速度极快。

    不过,苏云参悟的帝剑剑道在变化上远不如水萦回,两人剑道碰撞的一瞬间,只听嗤嗤两声,苏云身体连中两剑!

    血光乍现,水萦回露出笑容,剑光扰动,第二招爆发。

    在苏云中剑的同时,那道紫雷的威力也自爆发,轰隆一声巨响,将苏云打得栽入地底!

    雷池洞天的地面无比坚硬,能够承载雷池的大地,本来便坚硬得难以想象!

    然而这一击紫雷,竟然将地面炸开,露出一个方圆百丈深达三十丈的大坑!

    这劫云来得快,去得也快,一道雷霆之后,便将那朵紫云的威力消耗一空,劫云散去。

    水萦回也是暗惊:“这么强的劫雷,而且是紫色的,就算是我也难以硬接。他则是用头去接,不死也要重伤!再加上中我两剑,伤上加伤!这次我要扳回一局,还了他在天后娘娘面前饶我一命的恩情,让他心腹口也服!”

    她头下脚上,剑光舞,剑道道场爆发,恰恰方圆百丈,向那大坑压去!

    剑光将大坑照亮,只见坑底,那少年双臂双腿张开,大字型仰面躺在那里,额头一道滚烫的血线,犹自闪烁着紫色的雷光。

    他的胸前和腋下还有两道剑痕,那是水萦回以剑道击败苏云,留下的两道剑伤。

    这剑伤乃是道伤,剑道所伤,伤口中蕴藏着水萦回的剑道修为,相当于神通的烙印!

    便如帝心被帝剑剑丸所伤,留下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一般,水萦回给苏云留下的两道伤口倘若没有及时治愈,势必会不断破坏他的肉身和性灵,让他处在危险之中!

    然而水萦回却只看到剑痕,却未曾看到剑伤!

    “倘若有剑伤,他势必不断流血。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不可能治愈自己的剑伤,更不可能将伤口中的剑道烙印抹除!除非……”

    水萦回脸色微变:“除非他吸收了雷劫的能量,将雷劫中的天地元气完全吸收炼化!甚至,他打了个时间差,中我剑招在先,然后借助那一道紫色雷霆的威能来抹去剑伤中的烙印!”

    她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倘若苏云做到这一步的话,恐怕他已经将自己的反应计算在内,达到智慧如珠的境地。

    躺在坑底的苏云突然一动,整个人平平飘起,迎上那覆盖百丈方圆的剑道。

    他抬起手掌,一拳轰出。

    “咣——”

    洪亮悠扬的钟声响起,一口大钟旋转着出现,在顷刻间成型,钟口方圆百丈,恰恰将水萦回这一招吞噬!

    两人神通碰撞,水萦回的剑招立刻在钟内瓦解!

    “苏君果然不凡,可惜你这门神通我已经见过一次,吃过一次亏,便不会再入你的钟内!”

    水萦回身形顿住,笑道:“你的神通,只是防御,没有攻击能力。只要不落入钟内,我便绝不会落败!”

    “谁说我的钟不能攻击?”

    苏云轻笑一声,突然那口大钟左右摇晃一下,水萦回面前的空间突然湮灭,地水风火涌动,宛如灭世一般!

    水萦回心中一惊,急忙飞身而起,聚气为剑,剑道威能爆发,迎上那黄钟!

    “咣——”

    黄钟再荡,钟声警世,荡来荡去,将她的剑道神通轰得粉碎。

    水萦回向后飘去,手中剑光舞动,各种剑道神通迸发,拼命阻挡那口黄钟。

    那口黄钟左右摇摆,如同被无形的巨人单手拎着钟鼻,左右摇晃,黄钟所过之处,空间成片成片湮灭,所过之处,竟然留下丝丝缕缕的混沌之气!

    水萦回疯狂后退,不知不觉间已经退到那雷池之上,钟声伴随着雷声,在雷池上空不断炸开!

    那雷池无比宽广,如同烛龙之脑,望不到尽头,给人的感觉其广阔甚至不逊于帝倏之脑。当然,帝倏之脑的完整形态还包括那无以伦比的灵力,在刹那间创造无穷时空,这便不是雷池所能媲美的了!

    成片成片的雷液海浪被钟声掀起,高万丈,屹立在海面上,如同金灿灿的崖壁,崖壁向两旁涌去,移动之时甚至可以听到空间爆开的声音,威势惊人!

    但更加惊人的是,雷液飞入空中便旋即炸开,每一滴雷液都会化作万道雷霆,四面八方劈去!

    两人所过之处,到处都是这样的景象!

    而前方的海面上,还有霞光蒸腾,有如海雾。

    天空中还有宇宙中的雷霆形成无数雷霆脑海,雷霆汇聚,成云成雨,伴随着雷声从天空中坠落,在海面上形成危险无比狂风暴雨!

    完整形态的雷池,危险重重,绝对是一片禁地、禁区!

    敢越雷池半步,成为对勇气的最佳赞誉!

    此时苏云和水萦回不止跨出半步,而是在一步间奔行数十万里!

    “当当当——”

    一连串钟声传来,激荡海面,水萦回长袖飘飞,剑光如鱼如龙,千变万化,从海面、海底、海浪中穿过,荡起万千雷雨,化作剑光!

    而那口大钟左摆右荡,将她的一切招式悉数轰得粉碎,钟壁上各种符文变化莫测,烙印飞出,化作神魔,化作各种剑道神通,甚至各种印法,向她轰来!

    大钟后方,苏云奔行如飞,双手或托或拍,或勾或旋,一击又一击落在黄钟之上,维系这神通的威能!

    突然,大海裂开,一颗巨大的太阳扭曲雷海,从雷海中冉冉升起,太阳的元磁力场拖拽着几颗行星飞出雷海,腾空。

    苏云催动黄钟,一路无视一切,冲击水萦回,两人从太阳边缘杀过。

    水萦回甚至被轰入太阳之中,两人从那轮太阳中穿过,在那颗星辰内部留下一道黑线。

    水萦回杀出那轮太阳,突然黄钟袭来,钟声在太阳表面激荡,水萦回闷哼一声,身形远远飞去。

    她低头看去,只见那轮太阳表面出现一个方圆百万里的黑斑,赫然是剑道和大钟轰出一片死寂之地!

    那黑斑中心,猛地一顿,一圈光芒散开,那是苏云纵身而起形成的爆炸!

    太阳切出雷池,带着几颗行星摇摇晃晃飞去,苏云水萦回两人又回到那片雷池的海面上。

    水萦回突然感觉到苏云的神通力道渐渐衰落,心中一喜:“他的修为到了极限了!这一招神通势必极为消耗法力,这段时间,他在雷池海面上追杀我数十亿里,总算熬到修为枯竭!”

    她最为强大的,便是自己的法力。第二强大的,便是修成第三玄的不死之身!

    这两点,足以让她熬死比自己强大的敌人!

    水萦回一念及此,万剑爆发,转守为攻,准备稳住势头。

    就在这时,突然天空一片猩红,红光照耀金色雷海,显得极为诡异。

    水萦回心血涌动,一种强烈的不安感涌上心头,急忙抬头,顿知心血来潮的源头!

    天空中血云滚滚,血云中一颗猩红的星球从云层的底部显露出来,那星球上有陆地海洋,山水树木,鸟兽虫鱼。

    不过,这一切都呈现出血浆般的颜色。

    血云中有一道道闪电劈向那颗星球,闪电落地,形成一个个人形。那些人形雷霆纷纷仰起头,看着下方的水萦回。

    其中一道人形雷霆,赫然是秋云起的模样!

    而旁边的人形雷霆,与楼珠翠简直一模一样!

    “我的雷劫出现了?”

    水萦回心中慌乱,突然那颗血色星球中一个个人形雷霆飞出,向她而来!

    这种雷劫,水萦回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心中暗道一声糟糕,立刻性灵飞出迎上那些人形雷霆,自己的肉身则迎上苏云!

    “咣!”

    水萦回肉身迎上那荡来荡去的黄钟,一触即溃,大口大口吐血,贴着雷池海面倒飞而去,心中一懵:“完蛋了,我不能像他那样一边应付雷劫,一边应付一个不逊于我的大高手!”

    苏云钟口一荡,朝向水萦回的性灵,只见水萦回的性灵从天而降,赫然是被那些雷霆劈得险些溃散!

    那些人形雷霆速度极快,威力极强,甚至如秋云起、楼珠翠等人复活,施展其人绝学,更为凌厉,更为霸道!

    水萦回固然强大无比,即便是苏云也很难占到便宜,但其性灵与肉身分开之后,其实力便远不如完整形态,被那些人形雷霆杀得险些破灭!!

    苏云手掌轻轻一拨,拍动黄钟,水萦回的性灵赫然是向他钟口落去!

    就在此时,水萦回肉身强行稳住后退之时,眼耳口鼻被挤压得向外喷血,随即撒腿一路狂奔,脚踏雷池海面,疯狂向苏云冲去!

    “嗤——”

    这女子距离苏云尚远,便自跪在海面上,一路沿着海面滑行而来,切开两道高达千百丈的雷霆海浪,高声道:“圣皇留情!妾身服了!”

    ————一路滑铲过来: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