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妾身不服
    翌日清晨,苏云的劫运还是没有消失,时不时便会有紫色劫云形成,落下一道紫色雷电。

    任由苏云如何催动功法神通,也不能消解劫运,只能承受。

    好在,那劫云中形成的雷霆充斥着天地元气,极为丰沛,每次将他打得半死,然而雷霆中蕴藏的天地元气却将他治愈。

    这种天地元气与苏云从前所遇到的天地元气不同,从前苏云也尝试过窃取别人的劫运,拦截一部分天雷炼化修炼。

    那时他发现,所谓天劫,其实是由天地元气构成。比如说如果应龙渡劫的话,其天劫形成的劫云,便是由应龙元气组成。

    蛟龙渡劫,其元气也是由蛟龙元气组成。

    还有原道极境的存在,他们各自渡劫,便是由自己的道形成的元气构成雷云。

    苏云这次的劫运来得莫名其妙,寻不到源头,组成他的劫云的,却是先天一炁!

    先天一炁化作紫色雷霆,向他斩落,每次渡劫之后,他都感觉到体内的先天一炁又多出一些!

    先天一炁在他的元气中占比很低,不足百分之一,剩下的都是真元。然而从昨天到今天,渡劫了七次,他的先天一炁在元气中便已经占据了近一成的比例!

    倘若仅仅是提升先天一炁倒还罢了,对他来说绝对是大好事大喜事,然而这雷劫虽然无法将他斩杀,但紫色雷霆的威力却一次比一次强!

    这让他不禁生出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这几次他还能平安度过,倘若多来几次呢?

    他迟早会有承受不住的那一刻,迟早会有雷中元气无法弥补他的气血消耗的那一刻!

    那时,恐怕先天一炁提升得再多,也会被一雷击杀!

    “雷池洞天复苏,来到钟山烛龙星云之中,却不与帝廷合并,反而带来这一场场劫运。”

    一道紫雷落下之后,苏云被打翻在地,骨骼噼里啪啦作响,于是躺在地上默默承受,心道:“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如何化解,如何避开,我须得亲自前往雷池洞天,查看劫运运转,方能分明。”

    他未曾去过雷池洞天,他对雷池洞天的参悟,一部分来自柴初晞,一部分来自武仙人的雷池,对于雷池和劫运的研究,他其实不如柴初晞。

    这一波雷劫过后,苏云站起身来,鼓荡气血,荡开身上的泥土,又自神采奕奕容光焕发,立刻取出青铜符节,准备前往雷池洞天。

    这时,外面传来杨道龙的声音道:“圣皇,水萦回帝使求见。”

    苏云心中微动,道:“有请。等一下,我出门相见!”

    水萦回在天府外等候,过了片刻,苏云打开天府侧门,从中走出。水萦回上下打量苏云,笑道:“听闻苏圣皇昨日渡劫,今日劫运依旧未消,时不时有劫云生成。不过妾身看苏圣皇,却是光彩夺目,不像是被雷劫重伤之人。”

    苏云哈哈大笑,掩上天府侧门:“哪里有什么雷劫?我作为天府圣皇治世,风调雨顺,匪乱不生,百姓安居乐业,万物欣欣向荣,怎么会有劫运……”

    “轰!”

    天府大门突然平平向后倒下,摔在尘埃中。

    苏云面不改色,水萦回侧头向他身后看去,只见天府中的一座座大殿都已经被雷霆摧毁,只剩下一个个深不见底的大坑。

    水萦回收回目光,打量苏云,苏云面色和善,道:“水帝使,此来所为何事?”

    水萦回笑道:“雷池洞天到来,引起各界的动荡,我作为帝使不得不察。因此妾身前来邀请苏圣皇,一统前往雷池洞天,一探究竟。”

    苏云欣然道:“我也正打算去那里,探索劫运起源。若是有水帝使同往,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水萦回眨眨眼睛,笑道:“苏圣皇,明人不说暗话,你应该能看得出我邀请你一起前往雷池洞天,其实不怀好意!你劫运茫茫,不断有雷劫降临,到了雷池之后,你的劫运恐怕更强,会有生命危险。你为何答应下来?”

    苏云见她坦诚相待,于是也不隐瞒,道:“我必须去。”

    水萦回颇为不解。

    苏云催动青铜符节,符节越来越大,道:“我是天市垣的大帝,也是天府圣皇,所以我必须去。”

    水萦回登上符节,还是颇为不解,道:“天市垣大帝,有名无实,只是给天市垣的妖魔鬼怪看家护院,维持秩序罢了。天府圣皇,就是裱在墙上的画,供人膜拜,然而半点作用都没有。你为何还要必须去?”

    青铜符节上,混沌符文亮起,化作文字洪流,载着他们向天外而去。

    苏云控制符节,淡淡道:“这次雷池洞天的到来,已经演变为一场灾难。倘若仅仅是我的劫运倒还罢了,但天府、帝座、天市垣等处皆有人渡劫。我可以借雷霆中的天地元气恢复,但不少人却死在天劫之下。”

    他目光闪动,道:“雷池洞天的到来,已经演变为一场针对修为强大之辈的灾劫,将各大洞天不少强者轰杀!长此以往而不解决的话,我怕无人胆敢修炼到高深境地。”

    水萦回看着外面的星空,道:“你还是没有说你为何必须去。”

    苏云笑道:“我是天市垣大帝,天府圣皇。这就是理由。”

    水萦回还是不解。

    青铜符节从烛龙口中飞出,驶入烛龙星云的眼眸,苏云不紧不慢道:“这个天市垣大帝天府圣皇,都是有名无实,但是我在认认真真的做好天市垣大帝和天府圣皇。”

    水萦回摇了摇头,道:“我还是不能理解。你若是告诉我是你的野心和贪欲,让你前往雷池洞天,为我还可以理解。但你解释成你是为了天市垣和天府的人们,让我不禁哂笑。看不出你竟还是个有理想抱负的人。”

    青铜符节从烛龙眼眸中间穿过,这里是一片昏暗地带,烛龙的双眼无比明亮,汇聚了亿万星辰,而双眼之间却没有任何星辰。

    青铜符节外面的星空一片昏暗,只有这根符节表面不断有混沌符文明灭不定的闪过。

    苏云控制着符节,驶向烛龙星云大脑的位置,道:“水姑娘,拥有理想抱负,很可笑很愚蠢吗?”

    水萦回沉默下来,过了片刻,方才道:“并不可笑愚蠢,反而很值得钦佩。只是这个时代,理想和抱负显得可笑愚蠢。这个时代,已经不可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了。”

    “错了。”

    苏云面色平静的看着外面,道:“还是可以实现的。我就走在实现理想抱负的路上。美丽如水帝使,你是我路上的风景。”

    水萦回闻言,看向他的脸庞,苏云转过头来向她微微一笑,水萦回急忙收回目光,故作轻松的看向外面,道:“有时候我真羡慕你这样无知无畏的人,什么想法都敢有,什么事都敢做。”

    外面的星空开始出现亮光,那是从烛龙双眼中延伸出的光带,光带是由一道道星云组成,星云中有正在形成的恒星。

    万千光带在宇宙中仿佛传递着某种讯息,将烛龙所见,传入它的大脑。

    青铜符节从光带之间穿过,苏云看到一颗星辰的光芒经过星云,传递到另一颗星辰,接着星辰的光信号爆发,经过星云又传向更远处。

    苏云延续刚才的话题,笑道:“水姑娘,我们元朔曾经有人说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又有人说,彼可取而代之。还有人说,大丈夫当如是。倘若这是无知无畏,我们元朔的历史,便是由这些无知无畏的人创造出来的。”

    水萦回打量外面壮丽的景象,淡淡道:“你想造反。”

    苏云笑道:“错了。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有一个主人统治着我。没有主人,何来造反?”

    水萦回怔了怔。

    苏云道:“我只是在反抗而已。反抗强权因为看重我们的资源,而带给我们的压迫。”

    前方的星空,突然变得无比明亮起来,那亮光虽然不如烛龙之眼,不如烛龙口中的明珠,但在黑暗中却显得异常耀眼!

    那是无边的雷霆,动荡不休!

    那些雷霆组成了规模宏大至极的雷电类星,远远看去如同烛龙的大脑,向他们展现无以伦比的壮观景象!

    那是无数星辰的能量汇聚而来,形成的奇特景象!

    青铜竹节向这个庞然大物接近时,甚至看到一颗太阳带着几颗行星,正在从雷电星体中升起。相比这颗雷电类星,太阳显得极为渺小。

    竹节穿过雷电类星外围的雷层,终于进入雷池洞天。

    苏云曾经听柴初晞说过,她来到雷池洞天时,发现那座洞天已经被劫灰所掩埋,厚重的劫灰埋葬了一切。

    然而苏云看着眼前的雷池洞天,却没有看到半点劫灰。

    这里有着古老的遗迹,金碧辉煌的宫殿,应该是邪帝时代的残留。

    青铜符节从这些遗迹旁边飞过,看到这些形态与元朔迥异的建筑上刻绘着一些复杂的仙道符文,想来这里曾经有过人类和仙魔居住。

    只不过,现在这里已经完全没有人烟。

    前方,雷池在望。

    水萦回突然道:“苏圣皇,妾身此来还有另一重目的,就是与阁下和谈。”

    苏云放慢青铜符节的速度,悠然道:“你以帝使的名义,胁迫天府世阀向我进谏,对帝廷帝座钟山等地出兵。我批改这些文书,任由他们出兵,他们没有一个敢去的。你没奈何,只有向我谈和。”

    水萦回笑吟吟道:“你破解了帝剑剑道,我精通不灭玄功,你我可以联手,交换有无。”

    苏云心中微震,目光向她看来,声音有些颤抖:“你打算用不灭玄功换我的劫破迷津?”

    饶是他道心修养大大提升,此刻也不禁有些激动。

    不灭玄功,九玄不灭的第一玄,哪怕是用劫破迷津去换,苏云也觉得很值!

    水萦回从青铜符节中飞出,不紧不慢的飘向雷池,道:“苏君刚才说,大丈夫当如是。小女子虽然并非大丈夫,但自以为也当如是。因此我想学劫破迷津。”

    苏云定了定神,青铜符节缩小,套在他的手臂上。

    “谈和,只有打过一场才叫谈和,没有打就谈和,那叫投降。”水萦回背对着他,侧头道,“上一次,妾身输得不服。”

    苏云松了口气,活动一下筋骨,笑道:“我还以为水姑娘会出什么花招为难我,原来是打一场。水姑娘上次不服没有关系,这次,我会把你收拾得服服帖帖!”

    他话音刚落,突然头顶一朵紫云正在形成!

    苏云脸色微变。

    水萦回轻笑一声,转身拔剑,一剑刺来!

    苏云不假思索,催动黄钟,只听当的一声巨响,黄钟浮现开来,旋即一道紫色雷霆落下,砸在黄钟上!

    “小娘皮阴我!”苏云脑中一懵,黄钟在紫色雷霆轰击下炸开。

    水萦回嘴角噙笑,剑道威能爆发!

    ————老鹰还是厉害,手速无敌。临渊行紧赶慢赶还是赶不上,但做老二还是不服!求票,兄弟们还有更多的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