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五十六章 苏云的劫数
    雷池洞天尚未来到,很多地方都出了乱子,花仆射和灵岳圣人只是其中的两人而已,而且他们二人的情况特殊,属于修改了太多旧圣功法,导致自身劫运很大。

    其他人便是另一种情况了。

    真的有人压制不住修为,开始渡劫!

    但凡是渡劫的,都是修炼到原道境界的存在,在原道境界浸淫已久,修为强横,其实力超越世界极限!

    修炼到这种境界,劫运根本压制不住!

    天府洞天的花红易、郎玉阑两个神君第一时间感受到自己的劫运来袭,抬头看时,劫云已经出现。

    两人都有过仙界的仙人赐福,拥有可以避劫的仙箓,各自将仙箓祭起,然而让他们惊骇的是,原本可以躲避仙劫的仙箓,此时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那劫运对他们的感应还在,劫云也并未消失!

    两人惊慌失措,而在天府之中,原道极境的存在不在少数,各处福地不断有劫云涌现,不断有人渡劫!

    不仅这些原道极境的存在渡劫,甚至连山野之间的精怪也不乏有渡劫者!

    更有甚者,一些强大神魔也开始渡劫!

    这种劫数用原来的办法无法躲避,强行压制境界也难以避免劫运的感应,一时间,天府各地一片大乱!

    帝座洞天,神君柴云渡一路疾驰,跨过北冥,来到帝廷,求见苏云,只是没有见到苏云,只见到帝心替苏云镇守这里。

    “苏圣皇在天府洞天,处理政务。”帝心告诉他。

    柴云渡跺脚叫道:“我的劫运临头,恐怕躲不过去了,必然遭劫!”

    帝心道:“我的劫运也到了,我过去了。”

    柴云渡摇头道:“我没有度过去的把握。”

    帝心道:“渡劫很简单,你站在那里不动,雷击过后,便渡过了。”

    柴云渡与他说不到一块去,只好去寻找其他人。

    帝心在他身后道:“这场劫运很是古怪,渡过去也没用,我渡过了,并未成仙。”

    柴云渡看到应龙、白泽、饕餮等神魔如临大敌,各自准备巢穴,试图对抗天劫,无暇管他的事,不禁摇头,心道:“劫运来势汹汹,你们这样是扛不住的。”

    他咬了咬牙,正欲前往天府寻找苏云,却见一艘天船从天外驶入大气层,降临下来,却是玉道原乘船来到帝廷,求见苏云。

    柴云渡上前,玉道原不敢怠慢,两人相互寒暄,才知对方都是为了此事而来。

    柴云渡没有肉身,自忖实力不足以渡劫,玉道原虽然拥有肉身,但这些年学习元朔的新境界体系,并未修炼到大成,自忖实力也差点火候。

    “听闻此地有些仙子隐居,我们当前去讨教。”

    玉道原提议道:“她们眼界见识还在苏阁主之上,肯定知道缘由,知道如何渡劫。”

    两人寻访仙山,始终没有寻到什么仙子,后来有人告诉他们:“后廷的仙人娘娘,很多都在学宫中任教,你们去那里寻。”

    两人暗道一声惭愧,来到天市垣学宫,求见池小遥,说明来意。

    池小遥请来红罗,红罗道:“我的劫数也近了。这种劫数,是雷池洞天复苏,向这边飞速靠近引起的劫运动荡,从前的法门都无法避开。而且,只是普通的劫数而已,倘若作恶不多,不必理会。”

    “这正是问题所在!”玉道原哭丧着脸离开。

    柴云渡面色也有些惨淡。

    红罗笑道:“这两人一定是作恶多端,所以害怕劫运到来。”

    正说着,她头顶一朵黄色云气浮现,那云气不大,只有两尺见方,小的可怜。

    红罗惊讶道:“我是仙人,早已经脱劫,也有劫运?”

    她话音未落,那朵黄云中一道雷光落下,红罗被劈得跌了一跤。

    这女子连忙爬起,又是一道雷光劈落,将她又劈得跌了一跤。

    红罗惊疑不定,刚刚站起便又是一道雷光斩落,让她再跌一跤。

    黄云消失。

    红罗起身,脸色阴晴不定,喃喃道:“我的仙位,被削掉了……”

    池小遥不明其意,红罗头脑昏昏沉沉,心乱如麻,喃喃道:“渡劫飞升的一刹那,会形成仙位,位列仙班,这才被称作真仙。这真仙,是大道烙印天地,岁同天地,永生不死。刚才那三道雷,将我仙位削掉……我去见天后娘娘!”

    她急忙赶往后廷,却见许多走出后廷的嫔妃娘娘也在向后廷赶去。

    天后问明她们来意,笑道:“你们当年随邪帝一起来到帝廷,忘记邪帝是怎么评价这里的吗?邪帝说,此地乃是新仙界,气运钟爱于此。邪帝虽然很是不堪,但是所言非虚,他境界高远,能够看到寻常人哪怕是仙君也看不到的东西。他口中的钟,看似说钟爱,其实指的是钟山。气运所钟,指的便是此地。气运与劫云是相伴相生,有了这么大气运,也须得面对这么大的劫运。”

    诸位娘娘惊疑不定。

    天后继续道:“当年邪帝落败身死,被分尸,便是因为他坐镇新仙界,要夺取未来亿万年气运为自己延寿。只是这里的气运虽大,劫运也大,他没有顶住,所以死了。”

    红罗问道:“娘娘,这与我们被削掉仙位有何干系?”

    天后笑道:“因为你们是旧仙界的仙人,不是新仙界的仙人,所以雷池要削你们。你们有旧仙界的仙位,便不可能拥有新仙界的气运。没有了旧仙界的仙位,才可以接受新仙界的气运。”

    诸位娘娘似懂非同。

    天后所说的气运和劫运,有些过于深奥,而且看不见摸不着,很难取信于人。

    披香娘娘不解道:“那么娘娘为何没有遭劫,被削去仙位?”

    天后娘娘叹息一声,有些头疼道:“大概因为本宫的实力太强,雷池削我,反倒会被我打爆的缘故吧。”

    兰林娘娘道:“我们各自渡劫过后,为何没有在新仙界成就仙位,位列仙班?”

    天后对此也是一无所知,猜测道:“想来是新仙界还未恢复的缘故吧。等到七十二洞天合并,新仙界一统,多半便可以成就仙位了。”

    天府洞天。

    正在与苏云说话的合欢娘娘也被一朵黄云中的三道惊雷,削去了仙位。

    宋命、郎云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劫运折腾得心烦意乱,只觉自己的劫运将至,不禁忧心忡忡。

    苏云也感受到自己的劫运,他与柴初晞成亲,柴初晞便是在雷池得道,早就炼就了雷池,夫妻恩爱时,相互交流,因此苏云也算是对劫运理解极深。

    他还参悟了武仙人劫运剑道,对劫运的理解已经达到新的高度。

    “不必担心。合欢娘娘被削去仙位,我觉得反而是好事。”

    苏云劝慰众人,道:“这是雷池洞天复苏引起的波动而已,虽然是一场危机,但有危险也有机遇。你们在渡劫之时,会更加清晰的感应到雷池,等到渡劫过后,你们的雷池境界必然也有更为完美……你们看,我的劫云也来了。”

    宋命、郎云等人松了口气,不再担心劫运到来,纷纷仰起头,去看苏云的劫云形成。

    他们的确没有见到过雷池洞天,也未曾见过真正的雷池,之所以能修成雷池境界,全赖祖上的功法。

    亲自历劫,亲自见证雷池,这是大部分灵士的夙愿!

    只是自从武仙人强行收走雷池洞天之后,这片洞天便被劫灰淹没,雷池不再产生雷液。

    通过渡劫来感应雷池,完善雷池境界,的确是一件好事!

    苏云仰头打量自己的劫云,只见那朵劫云是一些淡紫色的气,正在慢慢形成之中。苏云看着觉得有些眼熟,口中却继续道:“雷池洞天一定很接近天府了,所以每个人都会感应到自己的劫运。平日里善事做的多的,劫运便少,坏事做的多的,劫运便深。你们看我的劫运,风轻云淡,可见我平日里与人为善的好处……”

    莹莹急忙从他肩头飞起,颤声道:“士子,你看那朵劫云,是否像是你的先天一炁?”

    苏云笑道:“紫色的云气而已,怎么可能会是先天一炁?雷池又不是钟山的一部分……”

    这时,伊朝华等通天阁的高手匆匆赶来,远远便高声道:“阁主,观测到雷池洞天了!我们寻到那座洞天了!那座洞天,没有向我们这便飞来,而是飞向烛龙星云中去了!”

    苏云脸色微变,再看自己头顶的那朵紫云,脸色又是一变!

    就在此时,那朵紫云中一道紫色雷霆从天而降,纤细无比,仿佛一道紫色的丝线向他坠来!

    苏云不由分说,催动黄钟,喝道:“你们快闪开——”

    他话音刚落,只听“咣”的一声钟响,宋命、郎云、莹莹等人连忙捂住耳朵,随即恐怖的波动传来,将他们掀起,向四周飞去!

    哪怕是合欢娘娘也被震得气血浮动,后退半步。

    人们在半空中向苏云看去,只见苏云体外环绕的大钟在那道紫雷的轰击下,疯狂旋转,各层之间的道场激发,奥妙无穷!

    那道雷霆窜入大钟之中,在各个符文神通间跳跃不定,突然爆发,化作无数道雷霆,聚在一起,粗大无比,宛如一尊洪荒巨龙的尾巴插入钟内搅动!

    众人瞪圆了眼睛,立刻看到苏云的大钟层层断裂,炸开,一个个符文四下里乱飞!

    而那道粗大无比的雷霆,万雷同时爆发,轰在苏云脑门上!

    “轰!”

    尘烟四起,第二股恐怖的波动袭来,将宋命莹莹他们掀飞得更远!

    这道紫雷过后,那朵紫色云气散开,众人终于稳住身形,急忙冲上前去,只见苏云先前所立之地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天坑,苏云面朝下,大字型贴在坑底。

    “我没事!”

    苏云的声音从坑底传来,道:“我很好!这是我修炼先天一炁带来的劫数,并非是我坏事做得多。我挡得住,不用为我担心。”

    宋命等人面色凝重,纷纷向外退去,合欢娘娘道:“圣皇挡得住便好,我们先告退了……快走!”

    宋命等人急忙转身逃离。

    莹莹毕竟与苏云是多年挚友,还待观望,合欢娘娘连忙把她抱了便走,道:“再不走便来不及了!”

    苏云纳闷,努力挣扎起身,仰头向天上看去,只见先前那朵紫色云气散去,另一朵紫色云气正在形成。

    苏云眼角肌肉跳动一下:“我只是学了先天一炁而已,不至于要劈我两次吧?”

    “咣!”

    天府门前,剧烈的波动传来。

    过了良久,苏云从更深的坑底起身,抬头仰望天空,劫云消散,迟迟不见新的劫云形成,于是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径自走入天府:“劫数应该过去了吧?”

    “咣!”

    一道紫色雷霆落入天府,天府中传来剧烈的震荡,一座大殿倒塌。天府中处理政务的各路神魔仓皇逃出,一刻也不敢停留。

    到了下半夜,人们睡得正熟,又是一道紫色雷击落入天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