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五十五章 贱死不救
    呼——

    蓬蒿突然整个人变得无比纤薄,如同一口弯刀,只是大得惊人,迎面向袁仙君斩下!

    袁仙君又惊又怒,抬手挡下这一击!

    蓬蒿所化的弯刀被震得高高弹起,随即身躯一变,化作一口大钟坠落,咣的一声巨响,轰向袁仙君!

    袁仙君被钟声震得气血翻腾,却见那大钟旋转,猛然化作一个巨大的尖锥,向自己刺来!

    袁仙君一指迎上,将那尖锥打退,但指头也被刺得流血。

    他伤势并未恢复,非但没有恢复,反而有愈发严重的趋势。

    袁仙君先是被武仙人重创,后来被苏云和水萦回暗算,瞎了一眼,心脏爆开,胸口破开一个大洞。

    他又被帝心的性灵所伤,丢了一条腿,尾巴也被斩断,而今只能拄着拐杖前行。

    这次他横跨星空,飞临雷池洞天,修为已经折损得差不多,面对蓬蒿,竟然有些吃力。

    蓬蒿千变万化,每次化作的都是仙兵形态,以肉身化作仙兵,将仙兵的威能迸发到极致,已经有了威胁到他的力量!

    袁仙君这才想起自己当年的确用武仙人的名义,与蓬蒿定下了誓约,蓬蒿镇守黑铁城,断绝天市垣和帝座两界神通,期满之后,自己保他飞升进入仙界,成为魔仙!

    算算时间,这期限已经过去了四年多了!

    “我忘记了竟还有这回事。”

    袁仙君心中生出一丝内疚,但内疚随即烟消云散,他本来便没有把这个誓约放在心上。

    他的目的,本来便是找一个人隔断北冥,断绝天市垣与帝座的天地元气交流,限制两界的神魔往来,把天市垣变成一个孤岛。

    北冥这片海洋极为奇异,无论天市垣和帝座相隔再远,北冥始终与它们相连,一仅此必须用黑铁城阻断。

    仅有黑铁城而无人镇守,黑铁城早晚会被人打开,恰逢人魔蓬蒿向他献祭,于是他便动了心思,骗蓬蒿镇守黑铁城。

    至于兑现诺言,他是从来没有想过的。他镇守北冕长城,本来便是断绝人们的成仙之路,岂能让蓬蒿飞升。

    蓬蒿再度杀来,化作一根飘带,咻咻将袁仙君捆住,这是仙兵缚仙索的形态,袁仙君被锁住之后,只觉性灵受困在体内,无法脱身,不由动怒,嘶吼一声,猛地现出真身,化作一尊顶天立地的暴猿!

    那暴猿万丈筋躯,尽管眇目、断足、少尾、缺心,遍体鳞伤,却依旧气焰滔天,筋躯力量爆发,将蓬蒿所化的缚仙索挣断!

    蓬蒿现出真身,身体被崩裂成两段,上半身双手撑地,下半身却在飞奔过来,上下半身何在一起,居然又恢复如初!

    “蓬蒿,你期满之后,我自然会让你飞升,兑现诺言。我乃堂堂仙君,岂会骗你?”

    袁仙君所化的仙猿喘了口气,单足而立,拄着拐杖站定,呵呵笑道:“多等四五年,你便毛躁了?我也不怪你忤逆我,我被奸人所伤,身边缺少几个可以差使的人,今后你便跟在我身边。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蓬蒿哈哈大笑:“你是说,你可以让我飞升成仙,进入仙界报仇雪恨?”

    那个三四岁孩童眨着乌溜溜的眼睛,好奇的打量他们,对这两人没有半点恐惧。

    人魔蓬蒿此时魔性大作,宛如世间最为残暴的魔王,而袁仙君则丑陋狰狞,宛如魔怪。那孩童见到这两人竟然毫不畏惧,有一种目中无人的气度,令人称奇。

    袁仙君俯瞰人魔蓬蒿,笑道:“这是自然。实不相瞒,我乃是仙界的袁仙君,奉命替代武仙人,镇守北冕长城。我的权势极大,整个长城脚下,万千世界,一切洞天,都归我调度!提拔你,让你飞升,只是举手之劳。”

    “哈哈哈哈!”

    人魔蓬蒿放声大笑,腾空而起,身躯猛然化作一口洪炉,向袁仙君罩下,炉中传来无比恼怒的声音:“倘若是从前,我还会信你的鬼话。只可惜我家主母经过天府,早已知道没有成仙名额,任何人也休想成仙!你还想骗我?”

    袁仙君陡然面色狰狞,狞笑道:“你居然知道了?也罢,那就没得说了!今日便将你宰了,除魔卫道!”

    他举起手中的拐杖,向那洪炉中击去,冷笑道:“人魔为祸苍生,人人得而诛之!今日我为天下匡扶正义!”

    他力大无穷,手中拐杖点向人魔蓬蒿所化的洪炉,势要将蓬蒿洞穿,然而这一击落入洪炉中,却突然连人带杖一起被收入洪炉中!

    袁仙君向炉中坠落,只见四周各色仙光挥洒,席卷,不由头皮发麻,厉声道:“万化焚仙炉?你见过万化焚仙炉?”

    他坠入炉中,道道仙光穿体而过,炼去他的修为和气血!

    袁仙君随即稳住心神,抛弃拐杖,一拳一印,向人魔蓬蒿所化的万化焚仙炉内壁轰去!

    “区区人魔,也想困住仙君?痴人说梦!”

    他的印法造诣也是不凡,曾经传授过蓬蒿印法仙启,用来开启黑铁城,极为精妙。不过仙启印法只是他真正的印法的一部分,仙启与黑铁城的封禁叠加在一起,才是他的印法!

    这门印法叫做长垣仙印!

    所谓长垣,便是长城的意思,他接替武仙人镇守北冕长城,对这段跨越无量星空的长城自然有所参悟,领悟出十八式印法。

    这印法以大封禁大镇压为主,便如同北冕长城一般,可以碾碎一切世界,可以隔绝一切成仙梦!

    袁仙君在万化焚仙炉中疯狂向外轰去,打得那万化焚仙炉几欲破裂!

    蓬蒿连连吐血,肉身几乎被打成齑粉,却强撑着维系万化焚仙炉不破,然而仙君伟力无穷,他被打死只是迟早的事情!

    就在此时,突然雷池光芒变得无比明亮,亮光中一个女子走来,长发在雷光中飘扬。

    那女子脚踩雷霆走来,手掌轻轻晃动,施展出第三仙印,轻飘飘印在蓬蒿所化的万化焚仙炉上。

    第三仙印,正是万化焚仙印!

    而那女子,正是柴初晞。

    她的目光清冽清澈,眼中没有情感流动,整个人也像是凌驾在劫运之上的仙人,没有半点尘埃,没有半点重量。

    这一式印法乃是当年被困在万化焚仙炉中的仙人所创,先传给董家老神王,老神王记录在神王笔记,苏云从笔记中学会这招印法,传给柴初晞。

    蓬蒿能够学会万化焚仙炉,也是柴初晞传给他的。

    柴初晞这一印拍出,蓬蒿即将崩碎之时,突然形态稳固。

    柴初晞脚踩雷光,围绕万化焚仙炉一印又一印拍去,那炉中袁仙君吼声惊天动地,不断从内而外轰击,过了片刻,便见轰击之势越来越小。

    柴初晞收手,径自向那坐在书桌前的孩童走去,牵着那孩童的手。

    她的目光落在那孩童身上时,才有了情感,内心才变得温柔。

    万化焚仙炉中的动静越来越小,突然炉中一声大叫传来,炉中无数灵力倾泻,却是仙君性灵被炼化所形成的异象。

    万化焚仙炉呼啸旋转,突然一顿,蓬蒿从旋风中落下,躬身拜道:“多谢主母援手。”

    “不必多礼。”

    柴初晞道:“你照顾劫儿,省却我无数心思,我帮你也是应当。蓬蒿,恭喜。”

    蓬蒿怔了怔,不解其意。

    柴初晞目光愈发深邃,已经不再是往日那个可以说出“你不可毛躁”少女,心境上的高度,甚至连蓬蒿也有几分敬畏。

    “你了断了与袁仙君的劫数,道法精进,可喜可贺。”

    柴初晞道:“你们在雷池旁边完成这场劫数,袁仙君应劫,你则脱劫,这劫运真是奇妙。”

    蓬蒿知道她道心修养高深莫测,尤其是雷池是她成道的地方,对于劫运的理解,恐怕在世人之上,柴初晞肯定看出了什么,因此才会说出这种话。

    “你还有一劫未脱,我也是如此。”

    柴初晞低头,轻轻抚摸那孩童的后脑,笑道:“不过将来,我会摆脱的。没有什么能够困得住我的道心。”

    她脚下轻轻一顿,真元化作仙箓,打开一条通往其他洞天的通道。

    “走吧,继续这条飞升之路。”

    帝廷,帝座、天船、钟山和元朔等各地的人们,也都感觉到了各自劫运将至,惴惴不安,因此求神拜佛的不在少数。

    文昌学宫中,花仆射却心惊胆战,仰头望天,只见文昌学宫雷云堆积,天雷窜动,雷云厚重无比,随着电光,可见雷中有一座雷池。

    “我修改旧圣绝学,改为新学,往常每日都会遭劫,劈着劈着便习惯了。但今日这劫云之大,之厚,是我前所未见!”

    花仆射咬牙,命人去请佛门道门的两位掌教,过了不久,青佛主和李道主前来,见到那笼罩方圆数百里的雷云,也是吃了一惊。

    “妹妹,弟弟,你们先帮我镇压劫运,暂缓劫云爆发。”

    花仆射道:“我去寻我师尊,他已经修成原道,定然有解决办法!”

    “二哥放心!”

    青佛主与李道主佛法修为和道法修为惊人,各自都是征圣境界的大高手,暂时帮他镇住劫运。花仆射急忙赶往河间,他老师灵岳圣人便居住在河间,灵岳圣人的本事非凡,还在左松岩之前成道。

    他成道之后,天市垣大帝苏云推行新法,灵岳圣人又转修新境界,两年后修为大成,于是在河间任教。

    这位圣人早年荒唐,无论走到何地都会遭遇雷击,被人误解,但成圣之后,祥光瑞气萦绕,有得道大成之相。

    青佛主和李道主保护着花仆射赶赴河间,走到半路,进入河间大漠之中,突然只见地面被烧成厚厚的琉璃,还有着奇异的闪电花纹。

    他们继续前行,只见这里到处都是琉璃和闪电花纹,空中还有闪电劈开空间产生的焦臭味。

    青佛主和李道主心惊肉跳,急忙带着花仆射飞上高空,向下看去,只见河间的大漠,方圆千余里,竟然变成了一整块巨大的琉璃!

    而在那琉璃中央,赫然是无数雷霆留下的瑰丽花纹!

    花纹中央则躺着一人,还在腾腾的冒着黑烟。

    花仆射急忙飞去,翻开那人看去,可不是灵岳圣人?

    “老师,你怎么遭劫了?”花仆射大惊失色。

    灵岳圣人眼耳口鼻喷烟,幽幽转醒,见到是他,脸色剧变,急忙道:“花斛,你离我远一些!你我师徒修改旧圣经典,积累下不知多少劫运!我好不容易渡过第一场劫运,正趴在地上修养,距离太近的话,会让第二场提前到来……”

    他刚刚说到这里,花仆射便感觉到自己的劫运突然加重了许多,仰头看去,只见千里劫云在他们上空旋转。

    “我们顶不住了,告罪。”天空中,青佛主和李道主见势不妙,立刻化作一道佛光一道青光,破空而去。

    “青丘月,狸小凡,你们贱死不救!”下面传来花仆射的叫声,随即被雷声淹没。

    第二天,青佛主和李道主回来,只见灵岳圣人和花仆射面朝地面,四肢整齐,躺在一片千余里的琉璃镜的中央,屁股依旧冒着烟气。

    ————今天是花狐卡牌活动的第三天,如果抽到了花狐的学徒牌,可以留意一下书评区的卡牌特别活动,会在群里通过小程序抽取抱枕周边以及66个小红包,群号:861913145。

    还有微博,只用关注+评论宅猪01就可以参与抱枕抽奖活动。(卡牌活动不用氪金,用一下免费的抽卡机会就好了)

    今天也是小遥生日的最后一天,送上祝福就可以获得生日徽章啦!

    还有还有,月票榜被反超啦,泪求月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