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劫数将至(大章求票)
    韩君和丹青走出仙云居,正看到元朔运送货物的舰队正在从天外驶入大气层,从云层中徐徐落下,降落在远处的城市之中。

    那座城市是元朔在天市垣建立的新城,原本是驿站,后来因为与帝座、钟山两大洞天通商,因而将这里打造成一座新城。

    这座新型城市像是一个人造的建筑丛林,楼宇交通无比复杂,空中不断有桥梁在灵士的催动下不断折叠或者延伸,又或者在空中折向,让行人通过。

    倘若修为强大之辈,还可以乘坐长着翅膀的小楼,从空中振翅飞行。

    还有人则站在自己的神通所化的桥梁上,迈步前行,桥梁不断向前铺去。

    也有人乘坐飞辇,往来也是极为方便。

    更有些异族的灵士,居然也可以化作一道道剑光,往来于建筑之间,那是天府的灵士,他们也开始与元朔、帝座、钟山接触。

    在地面上,每一刻都有多达五六辆烛龙辇或者驶出或者驶入这座新城,烛龙在城外吐息,发出“哤咕哤咕”的长鸣。

    韩君和丹青看着这一幕,恍如隔世。

    丹青揉了揉眼睛,喃喃道:“这里是仙界吗?”

    韩君没有说话。

    两人在这座新城观览良久,深深震撼,这座新城的建筑古典,但是却将新学发挥到极致,整个城市便是由无数灵兵铸造而成!

    负责管理城市的灵士,可以调动城市建筑,给居住在这里的人们最大的方便!

    这是比东都,比朔方,还要完美的城市!

    新学和旧学,在这座城市达到近乎完美的统一!

    “这是圣哲的梦想……”丹青落泪。

    他们还见到了元朔人、西土色目人和天市垣的妖怪们混居在城市中,甚至还有神族、仙人后裔!

    他们甚至还见到了神魔!

    他们还听说远处的仙山上居住着仙人,那些仙人还会在学宫中授课。

    丹青和韩君沉默良久,他们混入天市垣学宫中偷听了几节课,出来后更是沉默,学宫中传授的东西,他们竟然听不懂了。

    “元朔一定不是这样。”

    韩君结结巴巴道:“我疯狂之前,元朔还是一片狼藉,世阀林立,守旧不知变通。元朔一定不是天市垣这样。”

    两人结伴而行,前往元朔,路途中,他们又看到天市垣中其他几座新城,这些城市的繁华令他们以为来到了仙界之中。

    终于,他们近乎逃跑般离开天市垣,来到了朔方城。

    如今的朔方城是元朔西方的重地,连接天市垣的中转站,这个城市比他们印象中的朔方要大了六七倍,学宫林立,各种新式督造厂遍地都是。

    朔方城的确与天市垣新城不同,天市垣新城以商贸为主,像是一个大港口,连接其他诸天。而朔方则是制造各种灵器灵兵部件,甚至制造灵士,——朔方的各大学宫培养灵士,在全国都是有名的!

    丹青和韩君潜入几个学宫中听讲,这里的士子学习的也都是新修订的境界,让他们这两位原道境界的存在也听不懂!

    元朔灵士的神通道法,甚至修为境界,对他们都是完全陌生!

    “我疯了多久?”

    韩君茫然,喃喃道:“我到底疯了多久?为何像是疯了几百年一样?”

    丹青点头,这是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天下,已经不是他们当初可以撼动,可以驰骋的天下了。

    “当初,我们的目标,也是要改变元朔的贫弱啊。”

    韩君低声道:“我想掌握朝政,自上而下推行贤君之治,由我而下,惠及世家大阀,由世阀而下,惠及民众,以此达到强国的目的。首先,这需要一位贤明的帝皇,倘若帝平做不到,那么由我来做。”

    丹青道:“你这是分封制,靠明君乡贤来治世,只是小农而已,不会成功!我的目的是把持朝政,完全舍弃元朔的过去,抛弃旧学,接纳新学,引进西土的神学,建立信仰朝拜,把元朔变成另一个西土!”

    韩君冷笑道:“新学问诸于神,问道于神,危害极大,最终只是成就一人!旧学问诸于人,问道于人,才是正道!”

    丹青怒道:“你修炼的是新学,却反新学!”

    两人再度针锋相对,敌意渐起。

    他们之间虽然有很深的个人恩怨,但他们最大的恩怨还是理念抱负的冲突,他们都想改变元朔,但方向背道而驰,因此陷入一场场争斗,却因为他们的争斗,让元朔越来越弱小。

    过了片刻,他们的敌意却越来越淡。

    丹青涩然道:“然而我们都败了。”

    韩君苦笑:“裘水镜左松岩,比我们做的更好。”

    他们同时想起了苏云,各自摇头:“至于那个人,他不是人。”

    他们游历元朔良久,学习新的境界体系,这时,苏云已经来到天府洞天的天府之中,处理天府事务。他毕竟是天府圣皇,天府的大事小事,都须得由他过问。

    而且,洞天之间有不少矛盾,他作为圣皇须得化解,事务颇多。

    “士子,你不担心丹青和韩君会生乱吗?”莹莹还是有些担忧,一边为他研墨,一边问道。

    “丹青和韩君毕竟是原道境界的存在,这两人才智,甚至还在裘水镜、左松岩之上。”

    苏云放下笔,感慨道:“我境界已经接近原道境界,但越是接近,便越是感觉到原道的深不可测。这是成道之路,非同小可。可是,如此艰难的原道境界,韩君成了三次,用三种不同的功法成道。”

    莹莹摇头道:“从前的成道与现在不一样,从前不修肉身,只修性灵。”

    “但难度是一样的。”

    苏云道:“你若是告诉天府的原道强者,有人开创了三种不同的功法,三次修成原道,人们会说你信口开河,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人。但是,韩君却做到了。”

    他顿了顿,道:“韩君是其中之一。另一个便是丹青。他成道的次数,不比韩君少。如果没有我的话,这两人的才情无人能够压制。水镜先生和左仆射,根本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莹莹撇了撇嘴,很想反驳他,但仔细想一想,裘水镜和左松岩的确不是韩君和丹青的对手,甚至绑在一起也不是韩君的一个面具薛青府的对手!

    倘若没有苏云的话,元朔的革命早就败了。

    “那个大头倏怎么办?”

    莹莹转变话题,悄声道:“他天天跟着你,隔三差五便询问你何时去营救他的肉身。”

    苏云将满案的文书往前一推,站起身来,怒道:“不批了!这些天府世阀,统统都是欠敲打的命!”

    莹莹吃下几卷文书,却发现这些文书都是天府世阀上书,要求天市垣、钟山和帝座利益均分。

    莹莹立刻看出端倪,道:“这些世阀的首领早就被你打怕了,还敢来招惹你?这是背后有人指使。”

    苏云心中微动,笑道:“这是水萦回的手笔。水萦回想与我谈和,因此让这些世阀上书,以进为退,逼迫我与她谈和,做出对她有利的让步。”

    莹莹皱眉道:“这女子心狠手辣,又是当朝帝使,比你这个前朝邪帝使者好使多了,她让天府世阀上书你逼宫,你该如何处置?”

    “简单。”

    苏云笑道:“他们要分割利益,那就分割。我便批给他们,让他们十日后出兵,攻打天市垣,我倒要看看哪个敢招惹我帝廷的女人们!”

    莹莹想到后廷中那些如狼似虎的娘娘们,不由得双眼放光,连连点头,赞道:“这是个好主意!就这样般!他们若是真敢出兵天市垣,随便一个娘娘出来,便把他们收拾了!”

    苏云哈哈大笑,突然气血涌动,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和压抑感,连忙放下笔走出天府正殿。

    莹莹跟上他,两人向天外看去,天外,星斗移动,并无异常。

    “奇怪,我突然心血来潮,只觉劫运将至。不知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苏云仰望天穹,惊疑不定,喃喃道:“雷池洞天,真的复苏了吗?”

    这时,天府中传来喧哗声,苏云快步走去,只见杨道龙、叶舟清、白如玉等人各自催动仙箓,那是躲避劫数的仙箓,少年白泽卖给他们的,让他们躲避天劫。

    “发生了什么事?”莹莹询问道。

    “不知为何,我们突然感觉天劫将至。”

    杨道龙年纪最长,连忙道:“让我们深感陷入劫运之中,即将遭劫!因此用仙箓来避劫!”

    莹莹怜悯道:“白泽坑了你们不少钱罢?”

    叶舟清赔笑道:“为了性命,再多钱都值。”

    天府外也是一片喧哗,苏云走出天府,只见墨蘅城中一片混乱,到处都是四下躲避的神魔和灵士,惊叫声不绝。

    突然,只听轰隆一声,那扛起墨蘅城的四尊石像神魔苏醒,险些将墨蘅城掀翻,却是那四尊古老的神魔也感应到了劫数将至!

    苏云惊疑不定,宋命神君从城中飞出,飞一般来到天府外,询问道:“圣皇,你又搞出了什么幺蛾子?”

    苏云没有好气道:“不是我搞出来的。我怀疑是雷池洞天距离天府很近,这座洞天已经复苏,正在影响墨蘅城附近的人们的劫数!”

    “不止是墨蘅城。”合欢娘娘的声音传来。

    苏云循声看去,只见合欢娘娘衣衫轻薄飞身而至。

    合欢娘娘道:“雷池洞天的影响极大,可以影响到所有世界所有生灵,只有仙人才可以避劫。你们没有成仙,都身在劫中。劫数越大,雷池的威力也就越强!”

    苏云脸色微变:“这么说来,帝廷那边也会感应到这场劫运?”

    帝廷。

    武仙人收拾东西,起身便走,帝心道:“阁下答应守护帝廷半年,此刻还未到期。”

    武仙人冷笑道:“没有半年,也有五个月了,不差那十天半个月!雷池洞天将至,我灵界中的雷池被洞天感应到,随时会被雷池洞天夺取力量!再不走,我便走不掉了!”

    帝心诧异道:“你还了雷池便是。”

    武仙人哼了一声,纵身而去。

    帝心不解道:“雷池是众生劫运,你洗劫雷池,便是将众生的劫运纳入己身,不放出去,难道等着遭劫不成?”

    可惜,武仙人已经不可能听到这句话了。

    雷池洞天。

    厚达数十里的劫灰将这片洞天覆盖,然而这座洞天在星空疾驰飞行,却将表面的劫灰不断吹散,在后方形成长达亿万万里的轨迹。

    这片广袤的雷池中,电闪雷鸣,每一道雷电闪过之时,雷电中便显现出一个世界的景象!

    而在雷池的底部,已经有不少雷劫形成积雷液。

    灰雪茫茫,袁仙君艰难的行走在劫灰上,努力向雷池走去,身后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

    他被苏云、水萦回和帝心重创,好不容易逃出,逃到雷池洞天。

    “武仙人之所以强大,是他掌握了众生的劫运,现在雷池洞天复苏,我也可以像他一样强大!”

    袁仙君吐出一口浊气,抬起头来,看到前方一片金灿灿的湖泊。

    他压制住兴奋,继续前行,过了片刻,他露出疑惑之色,只见那雷池边有几间房子,一个脸色有些惨白的少年正在其中一间房子外,教一个三四岁孩童读书写字。

    “蓬蒿?”袁仙君怔了怔。

    那脸色惨白少年身躯僵硬,回过头来:“你知道我?”

    袁仙君冷笑道:“我让你镇守黑铁城,你怎么会在这里?”

    蓬蒿凶性大发,顿时无边的魔性涌出,恶狠狠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冒牌的武仙人!你害得老子好苦!今天,你的劫数到了!”

    ————你以为是修仙故事,其实是创业经历;你以为海陆空大事件必定热血沸腾,其实更多的是动物一大家和谐共处你侬我侬的乡村田园生活。推荐昆吾奇新书《我在盘丝洞养蜘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