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四十八章 娘娘们来杀人(呼唤月票)
    苏云单手托起黄钟,水萦回还在钟内挣扎。

    这口钟内乾坤,囚天困地。水萦回好不容易从外部打破黄钟,杀入其中,以为这门神通有了缺口,便会一触即溃,却不知苏云的神通与众不同。

    钟的九环,代表的是九渊,九重天渊相扣,九渊内部是九重道场,落入其中,便是九重道场压身,一身修为都要被镇压。

    当然,这是完美的形态,但苏云因为知识底蕴不足,九环中的每一环都不完美,做不到九重天渊那等层次。

    他只做到五重环,这五重环都有着很大的缺陷,甚至可以说处处都是破绽。

    但是这门神通的强大也是超乎想象,可以在钟内形成五重道场!

    这五重道场,第一重道场便是有两千六百种仙道符文组成,其他道场,一重比一重狠,五重叠加,尽管破绽重重,却将水萦回镇压得无法冲出!

    她可以从外面打破黄钟,但从内部打破却比外部困难百倍,这是因为她在外面时没有五重道场镇压,而到了钟内,首先便是五重道场压下!

    这就相当于自缚手脚,再加上削去五六成的实力,能够打出去才怪!

    不仅如此,苏云以道场镇压她,维持神通所要消耗的法力便少了许多,可以更加从容。这正是这门神通强大之处!

    明明神通破绽百出,却形成一个近乎不可从内部攻破的牢笼,这等才情,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惊叹。

    更让人惊讶和钦佩的是,苏云可以利用这门神通保护自身,先前水萦回已经印证了黄钟的强大防御力!

    现在,水萦回又印证了这门神通的镇压炼化能力!

    现在唯一不知道的,便是黄钟的攻击力如何。

    学习神通并不能让人真正的佩服,最多赞美几句学得真快真像,水萦回便是这等学会帝级神通的人。

    而开创神通,而且是开创如此惊人的神通,那就是大宗师了!

    苏云看着掌上黄钟,钟内一片光芒动荡,呈现出各种颜色,水萦回拄剑,强行对抗,肉身破破烂烂,随破随聚。

    苏云眼中一片空明,像是要登上一处绝顶,那绝顶上,影影幢幢,有着许多前辈先贤站在那里,他像是也要登上那里,与这些元朔的前辈们肩并肩。

    那是元朔的圣者,他们的修为并不如何高,但他们的思想,理念,却像是万丈光芒,照耀天空,熠熠生辉!

    苏云神通将成,也有一种要踏足那里,与先哲们并列的感觉!

    就在这时,他眼前突然有一大片迷雾涌来,将空明遮挡。

    苏云遥望,迷雾苍茫。

    这是进军原道极境的迷障,是道未成的迷障。

    尽管天府洞天有个俚语,要干掉某人,便说送你成道。但修炼途中的成道,指的是修炼到原道极境。

    而原道极境最大的困难,便是原道迷障。

    在成道之前,都会遇到这样的迷障。

    当年,左松岩是如此,裘水镜也是如此。而今,苏云也是如此。

    想要破开迷障,须得有一场大机缘或者大劫,左松岩曾经来苏云这里求机缘,经历了许多事情,甚至参与了钟山洞天合并以及白华夫人事件,也未能成道。

    最后,反倒是在西土和谈时大打出手,力压西土群雄,意气抒发,因此成道。

    可见,成道之路的艰辛。

    苏云眼前迷雾重重,不知自己成道机缘何在。

    突然,他掌上黄钟发出咔嚓一声轻响,苏云眉角轻轻动了动,其中几个符文出现了裂痕。

    “现在的水萦回已经没有反抗我的力量,就算她的玄功如何精妙,被炼去一身修为,也要身死道消。我的神通运转,到底是哪地方出了问题?”

    这时又有几个符文出现了裂痕,苏云气度风轻云淡,立刻看出出现裂痕的符文正是莹莹第二次给他神通添加的那些符文!

    莹莹第一次添加了五百多个符文,第二次添加了六百多个仙道符文,第一次的仙道符文并未出现问题,出现问题的是第二次的部分符文。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符文破裂的数量便越来越多!

    “莹莹被人算计了!确切地说,有人借莹莹来算计我。”

    苏云心中了然,转头向天后看去,心道:“我与红罗进入混沌谷,取走应誓石之后,天后便认为我取走应誓石,是打算以此来胁迫她和后廷,为我办事。所以,莹莹跟她讲董神王的故事时,她悄悄命膳房在做小香饼时,在小香饼上的仙道符文上动了手脚。”

    这些出现裂痕的符文,并非是完整的符文!

    刚才没有出问题,但运行一久,便肯定会出问题,让他的神通崩溃瓦解!

    天后看到他向自己看来,拍手赞道:“好神通!帝廷主人真是好神通!本宫也看得痴了。帝廷主人,不知可否给本宫一个颜面,手下留情,饶水萦回一命?”

    苏云惊讶,心道:“天后既然在符文上动了手脚,知道下一刻我的神通便会崩溃,为何还要给我一个台阶下?”

    他顺坡下驴,躬身道:“敢不从命?”

    他躬身的那一刻,黄钟散去,水萦回努力对抗黄钟的五大道场碾压,险些承受不住,突然压力猛地一轻,顿时被压抑的气血疯狂往头上涌去!

    苏云继续躬身,目光闪动,心道:“镇压之后的气血反弹,也是个杀招,足以让她全身气血沸腾爆炸,这样的话,能否破了她的不灭玄功?”

    他的身旁,那少女面红耳赤,突然头颅嘭的一声炸开!

    苏云露出笑容。

    不过,水萦回玄功神奇,随即又有血肉骨骼从脖子处向上生长,飞速长出下巴后脑,嘴巴鼻子,最后长出大脑和脑壳。

    水萦回头颅形成,看到苏云嘴角的笑容,拔剑便要斩下,剑光来到苏云后颈,突然顿住。

    水萦回收剑,后退一步,躬身道:“多谢苏圣皇手下留情。”

    她又转向天后,放下剑,叩拜道:“小臣叩谢天后隆恩。”

    她虽然心中非常想除掉苏云,但立刻明白过来,是苏云手下留情,没有痛下杀手把自己炼化,因此向苏云称谢。

    但她随即又想到,苏云之所以留情,必然是天后开口求情,因此随即向天后称谢。

    这便是她的聪明之处。

    天后欣喜道:“你们两人本来便没有恩怨,有恩怨的是你们上头的人,何必打生打死?本宫这片江山多俊秀,你们也是俊秀之人,在本宫这里,见不得你们打打杀杀。”

    苏云笑道:“娘娘大度。倘若换做是我被重伤,娘娘也会救我。”

    天后哈哈笑了起来,莹莹在一旁撇了撇嘴,于是皆大欢喜。

    苏云笑道:“娘娘,晚辈来此地也有段时日了。此时正值天府与帝廷合并之时,外界多有滋扰,晚辈便不耽误娘娘了,还是回去处理些政务。”

    宋命上前,笑道:“娘娘有所不知,帝廷主人还是我们天府的圣皇呢!这次来帝廷,主要是为了查看两界合并一事,没想到侮误入娘娘这里。我们这很的要回去处理政务。”

    天后道:“难怪后廷的仙气在渐渐复苏,原来是洞天合并造成的。帝廷主人要回去处理政务,本宫自然不能阻拦,不如再住一日,本宫再送你们离开。帝廷主人意下如何?”

    苏云笑道:“娘娘盛情,晚辈自然不能推辞,那就再住一日。”

    天后命人起驾,笑道:“你们到本宫车辇上来,本宫把你们送到未央宫。”

    苏云称是,众人登上凤辇,车驾启程。

    一路上,苏云与天后谈笑风生,宛如先前的不快不复存在。

    到了未央宫,天后放下众人,命人殷勤招待,道:“本宫乏了,先去歇息。”

    苏云送别天后,回到宫中,飞速道:“我们多半要死了,收拾东西,立刻就走!”

    莹莹、宋命和郎云吓了一跳,宋命连忙道:“圣皇何出此言?刚才你还与天后有说有笑,看你们俩的脸,像是春天的花园子,轻轻一掐都能掐满篮子鲜花来!”

    苏云催动青铜符节,道:“天后野心和私心都是很大,应誓石是她控制其他嫔妃的手段,应誓石被盗,她怀疑盗走石头的人是我,但又没有证据,因此肯定会杀我!不过她要卖给水萦回一个人情,以至于欠了我一个人情,又没有证据杀我,所以其他嫔妃肯定找到她,然后便会被她借刀杀人!”

    郎云迟疑道:“那么应誓石不是圣皇偷的?”

    “是我偷的。”

    苏云干脆利索的承认,道:“但没在我身上。你们到青铜符节中来,咱们立刻走!”

    几人连忙进入符节,苏云催动符节,就在此时,一股莫名的波动袭来,符节突然失去控制,跌落在地!

    苏云脸色大变,握紧拳头,再度催动符节,又有一股莫名的波动袭来,符节无法催动!

    “有人以莫大法力,压制了符节,看来是不想我们离开……”

    寝宫中,天后娘娘摘下一束桃花,身后是后廷的诸多嫔妃娘娘,七嘴八舌道:“天后娘娘,不能放任他离开!”

    “没错!他伙同红罗那疯女子,盗走了应誓石,献给邪帝,邪帝定然拿应誓石来胁迫我们!”

    “我们先前没有帮助邪帝,这次若是落入他的手中,定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寝宫中吵吵嚷嚷,都是要留下苏云。

    天后摘下一片花瓣,屈指轻轻一弹,花瓣咻的一声消失不见,为难道:“帝廷主人做事,滴水不漏,本宫也没有任何缘由去杀他。再说,他若不是盗走应誓石的人,岂不是冤枉了他?”

    “娘娘不愿动手,我们动手!”

    兰林娘娘道:“我们去杀他,夺回应誓石,娘娘的手便还是干净的!就算杀错了人,脏的也是我们的手!”

    天后又摘下一片花瓣,再度屈指一弹,叹道:“你们啊……难道就这么明火执仗的去?还不蒙一下脸。”

    嫔妃娘娘们醒悟过来,连忙各自取出香帕,有的翻找一番,没有香帕,便将肚兜解下蒙在脸上。

    众女子杀气腾腾。

    天后笑道:“稍微蒙一下脸,别人便不知道是你们做的了,这也就成了一桩无头悬案。”

    嫔妃娘娘们冲出寝宫,直奔未央宫而去,待杀到宫前,众娘娘施展神通,杀退那些宫女,闯入宫中!

    合欢娘娘的声音从肚兜下传来,喝道:“一不做二不休,杀一人是杀,杀三人和一本书也是杀!索性把那两个相好的,也一并做了!”

    娘娘们称是,冲入宫中,迎面便见红罗娘娘站在大殿中央,杏眼倒竖,喝道:“反了天了你们!胆敢对恩公无礼!”

    众娘娘连忙停步,去摸自己脸上的香帕和肚兜,发现香帕和肚兜还在,没有露面,这才松了口气。

    合欢娘娘恶狠狠道:“我们是闯入这里的恶人,要来抢劫杀人,你这小娘子快点躲开!不然连你也一发做掉!”

    宋命从红罗娘娘背后探出头来,认得这肚兜,惊喜道:“合欢娘娘,我,宋命啊!咱们认识的!”

    合欢娘娘面黑如墨,粗着嗓子道:“认识你奶奶!我不是什么合欢娘娘,我乃是黑风山黑山老……”

    红罗娘娘一把将她脸上的肚兜扯下,合欢娘娘面色羞红,无地自容,不敢与她对视。

    红罗娘娘气得笑出声来,目光在其他娘娘脸上扫过,冷笑道:“天后与帝丰赌誓,结果输了,以至于我们被天后连累,困在此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解脱!幸好苏公子不顾凶险,潜入混沌谷,把应誓石上的誓言解除了。而今,我们身上的束缚早已消去了,你们却还恩将仇报,前来暗害恩公!”

    她把肚兜狠狠掼在合欢娘娘怀里:“丢人!浪蹄子,还不赶快穿起来!”

    ————周一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