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四十四章 红罗娘娘
    苏云所知的一千五百二十种仙道符文,除了他从应龙等人身上参悟出的九十六种之外,其他的便是来自白泽氏。

    白泽氏号称无所不知,监管天下神魔,正是因为他们将一千五百二十种神魔格物了一遍,得到了许许多多的资料。

    不过白泽氏得到的仙道符文并不完整,远不如苏云通过应龙等人得到的九十六仙道符文详细。

    莹莹从天后这里得到的符文更为详细完备,因为天后的膳房里厨娘也都是仙女,她们在莹莹喜欢吃的小香饼上烙印符文,都是直接施展神通,烙印在小香饼上。

    莹莹是天后的贵客,为了讨好这个挑剔的丫头,膳房不得不变着法子烙印符文,因此被莹莹偷学来很多。

    但即便如此,苏云重构的微刻度上也还是有着许多空缺,并未被补全。

    最终,黄钟上的符文烙印已经多达两千种,莹莹也无以为继,只好停下。

    苏云尝试着催动黄钟,将之化作神通,然而黄钟还是无法运转。

    “想要黄钟像从前那样运转,须得将最底层刻度准备齐全,最底层的基础有了,才能转动,才算是你的神通。”

    莹莹为难道:“我不知道是否能从天后那里弄来更多的仙道符文,三千六百种符文,实在太多了。”

    苏云向她求教这些符文的含义,莹莹将这些符文一一展开,便见符文形成一个个奇特而壮观的神魔异象。

    苏云逐一参悟,有了从前的知识底蕴,参悟这些便轻松了许多,但也是比较吃力。

    这时,只听外面有人声传来,道:“听闻天后金屋藏娇,藏得一个妙龄少男,本宫倒要来看看,是怎样一个俊美少年,竟让天后动了凡心!”

    苏云从参悟中醒来,收了灵界,只听外面传来宋命的声音,叫道:“有什么冲我来……”

    “嘭!”

    一声重响传来,宋命没了声息,接着又是一声重响,郎云怒道:“我干爹老了,一切都冲我来……娘娘饶命!”

    苏云走出未央宫,却见宋命和郎云被打得嵌在墙壁中,被人用法力直接镇压,动弹不得。

    苏云心头一跳,郎云和宋命的实力与他相去不远,竟然被人直接用法力镇压,没有反抗余地,可见来人的实力是何等高明!

    出手镇压宋命和郎云的是个二八少女,英气勃发,衣着干练,眉眼间却带着几分娇气,上下打量苏云,眼前一亮,笑道:“我就说腰断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天后肯定有手段治愈,这不,治好了便金屋藏娇了,也不与姐妹们分享!”

    苏云欠身,彬彬有礼道:“敢问姑娘是?”

    这时,宫中许多宫女冲出来,见那女子如临大敌,喝道:“红罗娘娘请自重!这里是未央宫,不是你乱来的地方!”

    那女子走来,对那些杀气腾腾的宫女视而不见,只管看着苏云,冷笑道:“她金屋藏娇,已经乱来了,难道许她乱来,便不许我乱来?”

    那些未央宫宫女各自催动仙兵,一个个赫然都是仙人,实力极为强横。

    宋命和郎云面色苍白,别说那些娘娘,就连这些宫女打他们也是绰绰有余。

    那位红罗娘娘冷笑道:“上次天后也在宫中藏了个男人,还与那人行苟且之事,有传说天后还给那人生了个孩儿!她自困在此,却让我们陪她一起被困在这里,她不许我们找男人,她却自己做得丑事!今天,我便要抢走她的,撕破她这脸!”

    苏云还未来得及说话,突然那红罗娘娘欺身近前,四周宫女纷纷出手,却见红罗娘娘红袖卷动,袖筒轻轻一兜,将所有人的仙兵统统收入袖筒!

    那些宫女吃了一惊,知道危险,急忙后退。

    红罗娘娘却不追击,径自来到苏云面前,红袖一卷,向苏云卷去!

    苏云面色凝重,右手食指轻轻一震,七个混沌符文飞出。

    苏云指尖点在红袖上,身躯突然大震,后退一步,却也避开那娘娘的红袖。

    红罗娘娘轻咦一声,身后红色的飘带向前挥出,如同利剑划过一道红色的弧光。

    苏云又是混沌诛仙指点出,将那红色弧光挡住,他身躯大震,又是向后退去。

    红罗娘娘更加惊讶,身后飘带如环,向他罩去。

    苏云见凭借指力无法破解,只好催动神通,一口大钟出现,九重刻度,有如九渊,最底层烙印着两千种仙道符文!

    这大钟尽管无法催动,却足够唬人,就在此时,大钟被飘带环轻轻一卷,连同苏云一起捆绑起来,拉到那红罗娘娘身边。

    红罗娘娘带着苏云转身便走,笑道:“天后的男人,本宫要了!天后想讨回去的话,那就让她亲自到我宫里来讨!来得晚了,连药渣都不给她留下半口!”

    一众宫女瞠目结舌,莹莹也目瞪口呆,跺脚道:“士子与武仙是好朋友!这样的男人你也要?”

    “越坏越有味道!”红罗娘娘咯咯一笑,将苏云掳走。

    莹莹连忙向那些宫女道:“快禀告天后娘娘,否则真的要变成药渣了!”

    那些宫女道:“娘娘这会儿正在歇息,不至于这么快便变成药渣。”

    莹莹怒道:“上次在行歌居,就是那个叫琴妃娘娘的地方,我一不留神没看住就不见了踪影,再寻来的时候,就只剩下药渣了!”

    那些宫女吓了一跳,连忙向寝宫去了,莹莹也跟了上去,待到了寝宫,先进去一个亲密的宫女通报。

    过了片刻,天后这才起床,唤来莹莹,道:“你不要紧张,红罗虽然处处与我作对,但颇有胸怀,不至于作恶。她只是把帝廷主人抓过去,用来威胁我,让我放她离开而已,不会对帝廷主人下毒手。”

    莹莹还是心急难耐。

    天后笑道:“我若是去见她,她肯定耍小性子,用帝廷主人百般勒索。我又不可能真的放她走,去了只会吵吵闹闹。你且等待几日,她见无法用帝廷主人威胁我,自然会放帝廷主人离开。”

    莹莹只得作罢。

    红罗宫。

    红罗娘娘放下苏云,命宫女道:“若是天后来了,让她给姑奶奶在外面等待,便说娘娘我正在与新人洞房!”

    那几个宫女去了。

    红罗娘娘笑吟吟看着苏云,等待了良久,渐渐有些不耐烦,侧耳倾听,外面却没有动静。

    这女子高声道:“映翠,天后小贱人来了没有?”

    “回娘娘,不见踪影!”

    过了片刻,红罗娘娘焦急,问道:“天后小贱人还没有来?”

    “回娘娘,还没来!”

    又过片刻,红罗娘娘风风火火的闯出去,喝道:“小贱人还不来?就不怕娘娘我把她的小相好采成药渣……贱人好狠心,竟然真的不来!”

    她又风风火火的返回,惊声道:“我忘记看住小白脸,这小白脸怕不是逃走了,若是被其他宫中的小贱人发现了,肯定会被采得连骨头都不剩下!”

    苏云正在往外溜,突然一道红纱卷来,苏云连忙催动混沌诛仙指抵挡,刚刚挡住这一击,突然一个飘带圈套落下,将他捆得结结实实。

    “还好没有跑出去。”

    红罗娘娘松了口气,把苏云拉了回去,一手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恶狠狠道:“若是敢逃走,今天便洞房了你!”

    苏云道:“姑娘,你误会了,我不是天后相好。我是天后之子的朋友,帝廷的主人……”

    红罗娘娘将他放下,上下打量他,狐疑道:“上一个与你一样英俊的少年,便被天后抢了去,还骗我说她宫里没有男人。她没有对你下手?”

    苏云连连摇头。

    红罗娘娘皱眉,低声道:“小荡妇换了性子了?难道她不好你这口?她喜欢另一种类型……”

    飘带渐渐松开,苏云松了口气,活动一下肢体。

    红罗娘娘眼睛亮晶晶的,笑嘻嘻道:“你刚才那一指头很不坏,从哪里学的?”

    苏云道:“这是混沌符文,我将它运用成神通……”

    红罗娘娘打断他,兴奋道:“你既然懂得混沌符文和神通,那么有一处地方,你应该能过去!”

    她突然抓着苏云的手,风风火火便往外闯,笑道:“天可怜见,天后这小娘皮没有意识到你才是个大宝贝儿,而今这大宝贝儿落在我的手中,合盖我脱困,摆脱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苏云踉跄跟上她,红罗娘娘袖筒中飞出一个纸船,小纸船越来越大,化作一艘画舫。

    这女子拉着他腾空,落在画舫上,只见画舫飞出红罗宫,在后廷的群山中穿梭,避开后廷的一座座仙山上的宫阙。

    苏云问道:“红罗姑娘,咱们这是去何处?”

    红罗娘娘鬼鬼祟祟的东张西望,紧张道:“当然是去应誓石。那块应誓石是天后小贱人与帝丰立下契约的地方。那块石头沉入混沌之中,就连我也过不去,进入其中便会立刻化作白骨。既然你会混沌神通,那么你应该能够过去……”

    画舫从群山中穿过,来到一片山谷,山谷中混沌之气氤氲,从上空看去,宛如一口大井,只是深不可测。

    “应誓石就在谷中。”

    画舫渐渐降落,悬停在这片谷地上空,距离混沌之气很近。

    红罗娘娘道:“天后小贱人与帝丰立誓,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人,都信不过对方,就算是自己发过的誓言也随时可以当成野狗放屁,不当回事。”

    苏云哭笑不得,这红罗娘娘模样儿秀气,美丽,还带着少女的憨态,然而说话却直接而又粗鲁,根本不像是仙帝的女人!

    不过,她的脾性却很对苏云的胃口,不像天后那样有着各种心机,喜怒莫测。

    突然,苏云左臂跳动一下。

    苏云惊讶,悄悄按住左臂。

    他的左臂上便是青铜符节!

    此刻青铜符节在轻轻振动,变得很是活跃!

    红罗娘娘盯着下方的混沌谷,道:“他们防备彼此,自然要有用誓言限制对方的办法。这个办法就是把应誓石放入混沌之中,有混沌之气滋润,违背誓言的话,誓言便会应验。就算是他们这样的存在,也对这种誓言有所忌惮。”

    苏云悄悄看了看左臂,左臂上的青铜符节的文字走马灯般变化莫测,这可是很少发生的事情!

    “红罗姑娘,你说天后与帝丰都发了誓,不得违背誓言,为何天后还会被困在后廷之中?”苏云问道,“这么明显的亏,天后不会看不出来吧?”

    “天后当然不是吃亏的主儿,只是帝丰更胜一筹。”

    红罗娘娘冷笑道:“他们决定要对付邪帝,帝丰担心天后会在除掉邪帝之后对付他,于是寻到混沌大帝的一部分肢体,命人在邪帝死后,带着混沌大帝的肢体潜入混沌谷,将应誓石斩断,一分为二。沉入谷中这一块应誓石是天后发的毒誓,另一块则是他发的毒誓,被带出了混沌谷。因此这誓言只能限制天后,限制不了帝丰。”

    苏云道:“你看到我施展了混沌神通,因此猜测我可以潜入混沌谷,把另一块应誓石捞出来,对不对?”

    红罗娘娘摇头:“不是捞出来,你的修为实力,还不足以把那块两位大帝起誓的石头捞出来。你下去只是去看一看上面是否有我的名字。若是有我的名字,将我的名字抹去。”

    她迟疑一下,道:“将所有人的名字都抹去,只保留天后的!”

    苏云问道:“我若是下去,是否会死?”

    红罗娘娘犹豫片刻,猜测道:“其他人下去都有可能会死,但你拥有混沌神通,应该不会……”

    苏云收拾衣裳,准备跳入混沌谷。

    红罗娘娘迟疑,突然咬牙,唤住正欲跳入谷中的苏云:“等一下!不要冒险尝试了!太危险了!这是我的事情,不能连累无辜!我只是想恢复自由身,不能连累你的性命!我……我再想办法便是。”

    苏云站在船头,回头向她笑道:“我也觉得很危险……”

    他脚下一滑,突然从船头掉了下去,栽入谷中。

    红罗娘娘惊叫一声,急忙冲上前去施救,却已经来不及!

    那女子猛地跺脚,纵身一跃,跳入混沌谷中!

    混沌谷里,苏云站在青铜符节之中,符节外无数符文流转,静静地向谷地的深处驶去,然后便见一个女孩跳入混沌之气中。

    苏云怔住了:“邪帝后廷之中,怎么会有此等巾帼,令人眼前一亮?”

    ————莹莹吃下一块小香饼,面色渐渐严肃起来:这饼上的符文如此清奇,竟然可以拼出两个字,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