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四十三章 钟若九渊
    莹莹去了天后寝宫做客,说起董神王的各种琐事,哪怕是再小的事儿,天后都很感兴趣。

    两人闲聊,时间过得飞快。

    天后发现这个小书怪只喜欢吃一些带着符文烙印的小香饼,对其他没有符文烙印的看也不看,不禁啧啧称奇,命膳房多备一些。

    聊着聊着,二人便无话不说无事不谈了。

    莹莹好奇道:“当朝仙帝屠尽前朝仙帝的血脉,后廷是如何逃过一劫的?”

    天后娘娘笑道:“邪帝就是邪帝,在我面前,不必避讳他的恶名。”

    莹莹称是。

    “从前的事说起来就麻烦了,那就长话短说。邪帝是天下男仙之首,本宫是天下女仙之首,我与他结成夫妻,也是理所当然。”

    天后继续道:“我后来发现,我们结为连理,不过是他打算借我的威名来一统天下,满足他的野心而已。邪帝此人太邪恶,我素来不喜,便与他走的越来越远,但好歹保持着夫妻的名分。后来他作恶太多,我实在看不下去,知道他必会遭劫,倘若连累到我,便会连累到天下的女仙,带来许多纷争。”

    她顿了顿,道:“所以新帝丰找到我,说要取而代之,我便与新帝丰定下约法,他不牵连后廷和天下女仙,我不出后廷,不与他争夺天下。因此便受囿于此。”

    她只讲了大脉络,其中隐匿了许多细节,隐匿了当年那些惊心动魄的事情。

    莹莹知道,这里面肯定不会那么简单,肯定有着许多博弈和厮杀,甚至危险重重!

    比如说,琴妃是怎么死的?

    倘若真如天后讲的那么平和,琴妃根本不会死在行歌居!

    琴妃的死,表明背后的厮杀与博弈极为惨烈!

    甚至可能新帝丰和天后这两大巨头的对垒和暗战,以决定未来宇宙的归属!

    “若是士子在便好了。”

    莹莹心道:“他一定可以从蛛丝马迹中寻出更多的真相。可惜,天后不喜欢他。”

    天后笑道:“居住在此,却也没什么,只是寂寞许多。我没有出山这段期间,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事,倘若是从前,我还有心出来争一争,现在有了孩子,便没有了这个念头了。”

    莹莹试探道:“天后似乎对武仙人颇有怨念?”

    提及武仙人,天后便冷笑起来,道:“此人乃邪帝之鹰犬,为虎作伥,邪帝的坏事很多都是由他经手操办的。若是仅仅如此倒也罢了,关键还是个小人,见利忘义,最是为人不齿。仙界,少有人与之为伍。”

    莹莹呆了呆,浑然没有想到武仙人居然是这样子一个人。

    不过,从武仙人为人处世中也可以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苏云和柴初晞入悬棺,救出武仙人之后,武仙人便径自离开,把苏、柴二人丢在断崖上。

    后来他被邪帝尸所重创,差点死掉,又是苏云与董神王相助,这才活过来,他报答救命之恩的方式,就是教给苏云仙宫大祭。

    而他所教的仙宫大祭却是献祭邪帝尸妖,差点把苏云一起献祭掉,甚至险些引来恐怖的仙界至宝,让元朔一起陪葬!

    若非苏云及时改动仙宫大祭,早就没有元朔了。

    还有其他小事,武仙人答应人魔蓬蒿,要送他前往仙界复仇,却在路上嫌弃人魔蓬蒿是个累赘而把蓬蒿扔给柴初晞。

    从这些事情来看,武仙人的确是个十足的小人。

    天后道:“我知道你与那苏云是好友,是他的说客,但与武仙人交好的都不是善类,也没有几个是好下场的。”

    莹莹先前在讲董奉的事情时,顺带着讲了一些苏云与董奉的交集,让天后不知不觉间也了解了一些苏云的过往,对苏云的观感好了许多。

    但天后对武仙人的印象实在太坏,连累到苏云的风评。

    莹莹笑道:“娘娘说的是,我会去劝他。”

    天后笑道:“我也乏了,你下去歇息。今后时常到我这里来,咱们姐妹说会子话儿解闷。”

    莹莹称是,告辞离去。

    她回到未央宫,只见宋命和郎云眼巴巴的守在那里,翘首以盼,但看到来的是莹莹,两人都有些失望。

    莹莹见状,顿时明白他二人打的是什么馊主意,心中冷笑道:“这两个家伙还以为会有寂寞难耐的仙女寻来,却不知士子是武仙人狐朋狗友的事情早就传遍了后廷,哪个仙女不鄙视武仙人,连带着鄙视士子,还会前来幽会?”

    她却没有讲明这件事,径自进入殿中去寻苏云。

    苏云难得清静,将自己的灵界展开,在灵界中探寻功法神通奥妙。

    莹莹在钟山旁边寻到他,却见苏云托着黄钟,正在与钟山相对照。

    莹莹上前,将自己这段时间与天后的谈话简略说了一遍,苏云惊讶道:“天后称你为姐妹?”

    莹莹撇了撇嘴,道:“女人的姐妹都是虚的,看起来很亲密,实则不然。不像你们男人,交情好的称兄弟,可以为兄弟抗刀子,我们女人的姐妹就是嘴上说说,当不得真,翻起脸来就是姑奶奶和贱婢了。”

    苏云哑然。

    莹莹在他的黄钟与钟山间飞来飞去,只见钟山宏伟壮阔,黄钟虽然很大,在钟山面前便小了很多。

    而且,黄钟上的各种符文印记都已经显得有些过时,而今苏云的知识底蕴,已经远超炼制黄钟之时。

    在黄钟与钟山之间,还有许许多多仙道符文组成的神通,武仙人的劫运剑道十六篇,以及劫破迷津,也都漂浮在其中。

    除此之外,还有三大仙印和紫府印等神通,以及七大混沌符文,苏云都一一罗列。

    最终,莹莹来到另一个黄钟神通前,细细打量。

    这是苏云以而今的学识,再造的黄钟神通!

    这座黄钟汲取了从前的黄钟的八重刻度,年、月、天、时、字、秒、忽,微,苏云又在年的基础上加上了一层更加宏观的刻度,纪。

    纪、年等九个刻度。

    莹莹细细打量,只见最底下的微刻度,是最为基础的刻度,包含三千六百个刻度,一千五百二十种神魔图案,这些神魔图案形成了最基础的刻度。

    神魔图案,形成了基础的仙道符文,也就是说,他的黄钟第一层已经包含了一千五百二十种仙道符文!

    但是,并未圆满,第一层刻度还空出两千零八十个刻度。

    而在第八层忽刻度上,共有三百六十个刻度,苏云将混沌符文烙印在其上,除了有已经可以使用的七大混沌符文之外,苏云还将青铜符节上没有弄明白含义的符文抄录下来,但总量还是不够,只有一百多个符文。

    在秒刻度上,苏云又将自己参悟的剑道神通,烙印在钟壁上,形成十八种不同的剑道烙印,不过也有很大空缺。

    在字刻度上,他又将自己参悟的四大印法烙印在钟壁上,但还空缺二十个刻度。

    在时刻度上,苏云将自己参悟的混沌诛仙指烙印其上,空缺十一个刻度。

    至于天、月、年、纪这些刻度,都是一片空白。

    “男人腰断了之后,的确聪明了很多。”

    莹莹越看越是惊讶,这口黄钟蕴藏了无限细节,比如最底层的以神魔烙印为基础的仙道符文,每一个刻度中的神魔都栩栩如生,在烙印中千变万化,时时刻刻都在形成不同的符文形态!

    倘若仔细看,甚至可以看到这些神魔的血肉构造,肌肤纹理!

    苏云又融合了钟山烛龙的构造,显得更为神妙。

    他甚至还塑造了烛龙,攀附在黄钟外,烛龙一爪提着钟,其他各爪抓在大钟各处,伴随着刻度的流转,烛龙的形态也在渐渐发生变化。

    莹莹很是满意,飞入新黄钟的内部,只见黄钟内部烙印着苏云已知的山河地理,帝廷、帝座、钟山、烛龙、九渊、天船、天府、长垣、广寒等,壮阔无比。

    不仅如此,她还看出苏云的思路。

    “这九层刻度,便是九重天渊,九重道场!”

    莹莹暗暗点头,第一层是由神魔组成的道场,第二层是由混沌符文组成的道场,第三层便是剑道道场,第四层是印法道场,第五层混沌道场。

    至于上面各层,还是空着的,并无道场。

    “这是黄钟内部的道场,处在钟下,便是五大道场的碾压,厉害非常!”

    莹莹赞叹不绝,道:“可惜,就是无法催动。”

    她此言一出,就看到苏云面黑如炭。

    莹莹飞出这口洪钟,正要打趣几句,突然看到了钟山后方其他洪钟。只见钟山后方,一口口高达千百丈的巨型黄钟漂浮在空中,一眼望不到头,不知有多少口黄钟就这样静静的漂浮在苏云的灵界中!

    显然,苏云已经试验了千百次,但每一次都是失败,无法在黄钟上实现自己的理念!

    “我刚才看到的那口黄钟,只是士子这段时间最成功的一口黄钟,我没有看到的,还有不知多少。然而就算是这口最成功的黄钟,也只是一个失败品。”莹莹心道。

    她不再打趣苏云,而是轻飘飘的飞起,来到苏云设计的新黄钟最底层刻度上,围绕这个刻度飞行,将一个又一个仙道符文打入这基础刻度之中。

    苏云惊讶莫名,这些新的仙道符文,竟然不在一千五百二十种仙道符文之中!

    若是有了这些符文烙印,他便可以参悟出更多的神通来!

    “这些符文,是天后御膳房的仙女们,烙印在小香饼上的。”

    莹莹一边在黄钟上烙印仙道符文,一边道:“天后见我喜欢吃那些带有符文的,便让膳房多做了一些,都把我吃得撑住了。今天是吃不下了,改天再去吃。争取把天后娘娘的知识掏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