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好不了了(求票~)
    原本,苏云他们期待能够在帝廷遇到个活人,不希望在帝廷见鬼。现在,真的见到了活人,反倒把他们吓得魂不守舍!

    就算是见到鬼,也没有这么吓人!

    莹莹失声道:“帝廷中,怎么会有活人?”

    苏云在向后退,宋命和郎云却在往前赶,两人顾不得阻挡水萦回,急忙挤到那宅邸前,凑头看去,也是脸色剧变:“真有活人!”

    那宅邸的院子中,两个宫女正向这边看过来,其中一个女子手捧一个六七寸长短的紫葫芦,紫葫芦的嘴打开,收取这宅邸中的仙气。

    那两个宫女见到苏云、郎云等人,看起来比他们还要吃惊,瞪大眼睛,张着小嘴,呆呆的看着他们,不知所措。

    宋命慌乱,失声道:“你们是人是鬼?是神是仙?”

    那两个宫女清醒过来,其中一个女子拔下发髻上的凤簪,当做武器,警觉道:“我们是后廷侍奉仙后娘娘的宫女,你们是何人?怎么闯到后廷来了?”

    “后廷天后?”

    苏云闻言,不由怔了怔,失声道:“帝廷第一福地在后廷之中?”

    莹莹惊声道:“天后娘娘?董神王的生母?”

    宋命和郎云也是骇然,对视一眼:“天后?莫非我们又遇到鬼了?”

    郎云不免有些期待:“上次苏圣皇因为长得漂亮而被采补了,现在他腰断了,不能被采补了吧?是否该轮到我了?”

    “天后和这两个宫女,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苏云心神大乱。

    从董家老神王留下的后廷笔记中的内容来看,他闯入后廷,得以见到天后,与天后互生情愫,因此成了好事,在后廷中度过了千年的时间。

    后来因为他思乡情切,于是告辞离开,天后告诉他仙凡有别,离开后便不能回来。

    老神王执意要走,天后没有挽留,送他离开后廷。

    老神王走出后廷才发现,后廷是处处荒冢、白骨,从前的繁华和香艳,消失不见,恍如一梦。

    他以为自己与天后做了**妻,然而百年过后,天后却送来了他与天后的孩子,董奉,也就是而今的董神王。

    苏云因此与莹莹讨论了很久。

    当时苏云认为天后并未死,天后如果死了,没有肉生的话便不能感孕产子。

    莹莹则认为天后生前必然是极为强大的仙人,其性灵神通广大,生个孩子也是轻而易举。——苏云因此怀疑莹莹又吃了什么古怪的书,所以才有这种古怪想法。

    天后是生是死,一直以来都是个迷,而现在,居然可以遇到天后身边的宫女,或许可以解开这个谜团!

    水萦回也听到那宫女的声音,连忙顿住脚步:“后廷?天后?原来我们来到了这里!”

    她心头怦怦乱跳,想起仙帝的吩咐,心道:“倘若遇到天后,那么倒不用退走了。”

    那以发簪为武器的宫女依旧有些紧张,道:“后廷在帝廷之中,这是常识,你怎么也不知道?这福地,是娘娘的私产,你们的陛下许了的!难道你们要强夺不成?”

    她说话脆生生的,像是黄瓜一样清脆。

    苏云心中微动,道:“原来如此。我是天市垣的主人,这帝廷而今也归我所有。因此过来看看自己的土地,不想遇到两位姑娘。”

    那两个宫女吃了一惊,低声商议道:“这后廷素来是我们的,当今的仙帝虽然是个造反作乱的主儿,但一言九鼎,许给我们便应该不会食言。怎么反倒把我们的土地给了别人?”

    另一个宫女道:“听他的意思,是把帝廷给了他,咱们后廷虽是在帝廷中,但应该是独立的。”

    发簪宫女道:“话虽如此,但倘若他咬定后廷也给了他,该当如何?这件事,还是让娘娘亲自过问为妙,免得再生事端。”

    两人商议完毕,发簪宫女道:“原来是帝廷主人,与我们后廷算是邻居。邻居来访,我们不敢怠慢。请随我来,想来天后娘娘也是乐意邻居拜访的。”

    苏云跟上前去,走入这片宅邸。

    宋命和郎云惊疑不定的跟着他,心道:“苏圣皇并非是靠脸吃饭,居然这么快便可以打动这两个宫女,打消她们的敌意。”

    这时,水萦回上前道:“小女子是当今仙帝陛下的门生,奉帝命下界办事,求见天后。”

    那两个宫女闻言,又自商量:“是仙帝的门生。这也是个推辞不得的客人,该当如何?”

    “这些烦心事,交给天后娘娘便是。”

    两个宫女计议已定,道:“仙帝使者也请随我们来。”

    水萦回跟着他们进入这片宅邸。

    苏云四下打量,这片宅邸应该是建立在第一福地上,两个宫女手中的紫葫芦,便是来搜集第一福地的仙气的,想来是采集仙气回去,给天后修炼之用。

    那两个宫女见他张望,旁边那个眉心点了一个红痣的宫女笑道:“这一代帝廷主人长相真是俊美。这第一福地中生就的仙气,是从这口井中生出的,大有奇效。帝廷主人稍候片刻,我们收了仙气,便带你们前去见天后娘娘。”

    宋命和郎云闻言,心道:“果然,苏圣皇还是靠脸吃饭。”

    苏云打量,果然在一片仙气中看到一口井,那井中正冒着丝丝缕缕的紫气,惊讶道:“莫非传闻中的第一福地,其实只是一口井?”

    这里的仙气与外地不同,外地的仙气伴随着霞光,泛着多种异彩,而这里的仙气却是紫色的,也不见仙光。

    眉心红痣的宫女见他俊美,不觉生出亲近之意,笑道:“是的呢。你不要坐在性灵手上。你站起来,近前观看,便可看到这第一福地的不凡之处。”

    莹莹道:“我家士子腰断了,近前不得。”

    那红痣宫女闻言,对苏云便冷淡了许多。

    苏云努力凑到跟前张望,向井中看去,却见井中紫气萦绕,一派宇宙初辟的鸿蒙异象,不禁骇然!

    另一个发簪宫女正在盘头,插上发簪,见苏云腰部以下残疾,心生怜爱,解释道:“帝廷主人有所不知,这井中仙气非比寻常,服之可长生不老,容颜永固,无灾无劫。”

    苏云并非是看到紫气而惊骇,他惊骇的是他曾经见过这种紫气,并且他体内就有这种紫气!

    从第一福地中生出的仙气,正是他参悟紫府而修来的先天一炁!

    而且,两座紫府中有着诸多先天一炁,都是紫府自己炼出来的!

    没想到所谓的第一福地,居然也有这种紫气,并且这种紫气居然能化解劫灰病!

    莹莹也发现井中仙气与苏云的先天一炁有些类似,轻声道:“士子……”

    苏云轻轻摇头。

    莹莹会意,没有继续说下去。

    “只可惜这口井所产的仙气太少,若是多一些的话,后廷也不至于死很多人了。”那红痣宫女摇头叹息道。

    两人收好井中所产的先天一炁,引领着他们向后廷走去,凤簪宫女道:“我后廷平日里素不与外界来往,已有近万年了。诸君是这近万年来的第一批外人。”

    莹莹忍不住道:“恐怕不是第一批人吧?”

    那凤簪宫女惊疑不定。

    过了片刻,他们从这片宅邸的后门走出,只见叠翠峰峦,绿水青山,扑面而来,座座宫阙,隐藏在山水之间,峰秀出云,宫阙连桥,有仙子如蝶飞,往来于宫阙之间。

    这里,俨然便是一派世外桃源,老神王笔记中也记载了后廷的壮美和秀丽,但后廷最多的是邪帝的妃子们和宫女们的姹紫嫣红,乱花迷眼!

    两个宫女彩带飘飘,托着紫葫芦一路前行,带着他们向峰峦中的最高峰上的天宫而去。

    路途中,许许多多身姿曼妙的仙女采花归来,见到他们,便驻足询问,尤其是坐在性灵掌心的苏云,更是惹得阵阵美目顾盼。

    苏云看得眼花缭乱,心中不禁感慨:“邪帝竟然娶了这么多仙女……大丈夫当如是也!”

    那些仙女与两个宫女唤来莹莹,众人窃窃私语,不住往苏云这边偷偷打量。

    只听莹莹的声音顺着风儿传来,隐隐约约的。

    “帝廷主人……成过亲了……被女方休了……路上被鬼仙采补……腰断了……好不了了……”

    苏云翘首张望,后廷的女仙们作鸟兽散,转而去打听郎云、宋命等人的家庭了。

    苏云幽怨的目光迎上飞来的小书怪,莹莹故作不觉,落在他的肩头。

    苏云转头继续看着她,怒道:“成过亲,被女方休了,腰好不了了……莹莹,我觉得我这辈子是不指望续弦了!”

    莹莹坚持不住,只得压低嗓音道:“士子,你当这里是何处?这里是女儿国!”

    她忧心忡忡:“一个琴妃,你便差点一命呜呼!这里饥渴如琴妃者,恐怕有几百上千个!我若是稍微松点口风,骨髓都给你吸干了!”

    苏云讷讷道:“瞧你说的,我又不是好色之人,我只是到了成家的年纪,却守寡着……”

    莹莹愁容满面,道:“我都懂,我也在帮你寻一个好的。”

    好不容易来到最高峰,一个宫女走来,道:“天后可以召见外面的男人吗?倘若天后可以,我家娘娘便不可以吗?”

    两个宫女又羞又怒,呵斥道:“放肆!这位是帝廷主人,不是天后娘娘找的男人!人家是来收租子的!”

    那宫女吃了一惊,美眸顾盼,落在苏云脸上,不禁眼前一亮,道:“帝廷主人前来收租?我天绣宫交不起租,以身相许可以吗?”

    莹莹正欲说话,苏云懒洋洋道:“我腰断了,有心无力。”

    莹莹大赞:“士子终于上道了!”

    那宫女失望万分,面色冷淡,转身去了,冷笑道:“几千年没见过男人,猪都是美男子!遇到个俊美的,竟宁愿要钱!罢了,罢了,让天后娘娘去交租罢!”

    两个宫女松了口气,带着他们来到未央宫。

    两个宫女道:“帝廷主人和帝使稍候片刻,容我去禀告娘娘。”

    苏云道:“有劳。”

    过了片刻,只听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道:“我这厢已经有几千年未曾有外人进来了,竟不知帝廷有了主人。”

    苏云循声看去,只见一众宫女带着仪仗走来,还有宫女举着障扇伞、幡、旗等物,障扇下,一个美丽的妇人,高挑出众,华贵雍容,目光冷清一扫,带着无上威严。

    那位天后娘娘见到苏云等人,眉眼打量一番,这才露出笑容,这一笑,便如冰雪笑容,让人压力一轻,飘飘然若飞仙。

    天后笑道:“不曾想帝廷主人,竟然这么年轻。听闻帝廷主人腰肢受损,来人,赠药与帝廷主人。”

    有宫女上前,手中玉盘红绸,托着一粒仙丹。

    天后笑道:“这里仙丹是当年仙廷中的丹仙所炼,能够激发肉身机能,使人断肢再生。”

    苏云知道自己的造化之术不到家,腰伤短时间内很难全有,于是称谢,收下仙丹服下。过了片刻,他只觉腰身断骨尽去,骨骼再生,着实神妙!

    莹莹见状,暗叹口气,心道:“士子断腰,还可以保全性命,现在腰好了,那就好不了了,很快便会元阳一空,一命呜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