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四十章 第二玄功(求订阅)
    水萦回却毫不在意,一边拔出仙剑,一边淡然道:“诸君大可放心,我修成九玄不灭的第二玄,无论多么重的伤,我都可以在短短时间内恢复。现在帝心受限于开启第一福地,无暇顾及这里,那么我的对手只剩下你们,的确没有比要硬闯。”

    苏云哈哈大笑,向宋命郎云道:“不愧是仙帝门人,说话就是大气。等我腰好了,我要亲自将她拿下!不过现在,则要仰仗两位了。”

    宋命和郎云面面相觑。

    郎云咳嗽一声,轻声细语道:“干爹,适才我被吊在仙门中,绳索缠着脖子吸血。我只怕自己无能为力……”

    宋命叹道:“我觉得我脖子好像长了半尺,打起来的话,我担心我发挥不出战力。”

    水萦回拔出仙剑,遥指苏云,微笑道:“同样与袁仙君交手,苏帝使重伤不起,连法力也耗尽了,而我却依旧拥有不菲的战力。孰高孰低,岂不是一眼分明?”

    莹莹冷笑道:“士子与袁仙君正面对抗,又力敌仙君性灵,而你却只是对阵仙君肉身,孰高孰低,还用说吗?”

    水萦回瞥她一眼,冷笑道:“你连一招也没有递出去,有何颜面跟我说话?”

    莹莹又羞又怒,辩解道:“我肩负重任,负责召唤紫府,然而你和士子败得太快,以至于我功亏一篑!否则,十个袁仙君也不够姑奶奶一根指头打的!”

    水萦回哼了一声:“我不与你斗嘴。苏帝使,现在你们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我杀掉你们,第二条路,是你们走在前面,为我探路!诸君,你们选择一条罢!”

    莹莹失笑道:“水帝使,我们原本便是要走在前面探路的,是你风风火火往前跑,好似有鬼追你一般。现在你跑到前头了,反倒要求我们走在前面探路。你这样做,岂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水萦回羞怒:“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成哑巴。”

    苏云天象性灵上前,走在众人前面,性灵掌心中,苏云懒洋洋的躺在那里,笑道:“莹莹只不过是重复你做过的事情而已,水帝使为何恼羞成怒?对了,水帝使的左胸还好吗?”

    他从性灵手掌上努力仰起头,去看水萦回左胸,水萦回恼怒,正要说话,突然郎云、宋命一剑一刀,一左一右,几乎同时向向她攻去!

    而在她的前方,恰恰便是苏云!

    苏云从她身边走过时,宋命和郎云正在她的身后,三人的默契无需多言,几乎同时出手,形成合围之势,势要将水萦回斩杀!

    “你们找死!”

    水萦回气极而笑,手中仙剑一动,仙帝剑道爆发,尽管不如全盛时期,但宋命、郎云也不是全盛时期。

    “铮——”

    清脆如同古筝拨动琴弦的响声传来,郎云手中的断玉仙剑崩断,脚步左右后退,他的身前身后,一道道剑光炸开,极为凶险!

    宋命刀光如练,与仙帝剑道碰撞十多记,突然闷哼一声,肩头流血,踉跄后退。

    水萦回没有追杀二人,转身腾空而起,向苏云天象性灵手心中托着的苏云杀去。

    苏云才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抛开苏云是邪帝使这层关系,有苏云在,宋命和郎云便不会为她探路。

    只有苏云死了,她才可以降服这两人!

    苏云双腿叉开,倚靠在自己的掌心中,半靠半躺,腰身以下还是没有知觉。

    他面带微笑,聚气为剑,抄剑在手,看着杀来的水萦回。

    水萦回的仙帝剑道纵横捭阖,如汪洋涌上陆地,肆意奔流,剑道的造诣之高,的确令人望尘莫及!

    “水帝使,你的剑道,比仙帝陛下逊色一些。”

    苏云手中的剑气迎上水萦回,两人一个瘫痪,一个灵动,然而两人手中的剑道的表现却截然不同。

    水萦回身姿柔弱,身法灵动,剑道霸道无匹,又无孔不入,尽显帝皇大道凌驾在众生之上的气度!

    苏云的剑道则是如同劫运,将武仙人的以劫入剑再进一步,化作劫运之道,劫运之剑!

    这一剑犀利无匹,破帝皇剑道,施劫于仙帝,施劫于仙帝的剑道!

    “叮!”“叮!”“叮!”“叮!”

    苏云的手心中,只能看到仙剑与剑气碰撞迸发出的一串串火光,如同梨花满树。

    下一刻,水萦回剑指苏云心口,即将一抖剑花,削掉他的心脏,就在此时,她的剑道突然冰雪消融!

    一道剑光从她眼前一晃而过,切过她的脖颈。

    水萦回头颅飞起,苏云微笑道:“倘若是仙帝施展这一招,便能绞断我的心脏。只是你还不成。”

    这时苏云肩头,莹莹腾空而起,一记紫府印轻轻盖在水萦回的额头上,叱咤道:“这一次,我不会失手!”

    水萦回螓首嘭的一声炸开。

    宋命和郎云见状,不禁钦佩异常:“莹莹是第一流的补刀圣手,专门送人成道!”

    他们还未来得及松口气,突然那水萦回无头身躯纵身一跃,跳下苏云的性灵手掌,撒腿狂奔!

    宋命和郎云又惊又骇,急忙向前追去,却见水萦回的无头身躯脖颈处,血肉滋生,颈骨飞长,大脑正在形成!

    苏云虽然不能动,性灵却可以动,性灵托着他飞速追去,也看到这一幕,失声道:“这就是九玄不灭的第二玄?”

    莹莹也大惊失色:“脑袋碎了,还能新生一个脑袋?不对不对,长出一颗新脑袋,还能是水萦回吗?”

    短短时间,水萦回便已经长出了嘴巴,鼻子,眼睛。只是上脑壳还未合拢。

    这等不灭之身,着实令人咋舌,令人匪夷所思!

    苏云分析道:“她的不灭玄功应该极为奇特,其功法在运转时记录自己肉身的状态,只需催动不灭玄功,功法便会按照原来的肉身,重塑身躯,让自己的身体即便是被人砍掉脑袋,也能生长出一颗与原来的脑袋一模一样的脑袋!”

    莹莹顿时明白过来,取出一张纸,在纸上画了一根线条,道:“普通的功法就是这根线,不会记录修炼者的身体数据。但不灭玄功这门功法,却是这样!”

    她用一根根线条飞速在纸上画出一个人,道:“这门功法是一种极为复杂的计算法门,将自己肉身的一切讯息都完美的记录下来。这种记录,是不断更迭肉身讯息,覆盖原来的讯息。就算自己的脑袋被毁灭,他(她)也可以利用上次保存的功法讯息,再造完美的自己。”

    苏云点头:“应该是这样。只是这门功法的复杂程度,恐怕就有些难以想象了。能够修成第二玄,水萦回的资质悟性,不逊于我啊……”

    说到这里,苏云迟疑一下,道:“可能比我高一点点儿,但也没有高出很多……如果是仙帝教我的话,我也能学会,嗯,一定能!”

    前方,水萦回的脑壳已经长出,不过气息衰弱了许多,这女子取出仙气服下,衰弱的气息便又自渐渐提升!

    “不灭玄功,真是不凡,可以炼化仙气为真元!”

    苏云赞叹,他虽然也开创了紫府烛龙经,这门功法也可以炼化仙气为真元,甚至还可以炼就一小部分的先天一炁,但随着这段时间苏云与仙帝门下的萧子都、水萦回等人交手,也逐渐意识到自己功法的不足。

    紫府烛龙经并无不灭玄功这些奇妙之处,他也是刚刚完善紫府烛龙经的炼心功能,至于这门功法的其他功能,他还没有头绪。

    可见,紫府烛龙经目前为止还很粗糙,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不仅如此,苏云还看出自己在神通上的不足之处。

    水萦回夜寒生等仙帝门生,掌握仙术仙道,更修炼了帝剑剑道,各种招法变幻莫测,若非自己参悟出破解帝剑剑道的法门,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

    反观苏云自己的神通,大多是零零散散,不成体系。

    以第一仙印、第二仙印和第三仙印为例,第一仙印是一种召唤仙人大手的印法,第二仙印则是召唤混沌四极鼎,第三仙印则是召唤万化焚仙炉。

    这三门印法,都是借力,借用外力。

    自从苏云召唤两大至宝给紫府炼宝之后,苏云便没有再施展过第二仙印和第三仙印,唯恐被这两大至宝捕捉到自己的气息,一道威能将他轰杀成渣。

    苏云的祭祀法门,仙宫大祭则是得自武仙人那坏胚,仙宫大祭是一种献祭,也不是提升自身战力的法门。

    还有混沌诛仙指,这门指法只有一招,来来去去始终是一指,虽然好用,未免单调,而且对修为的损耗太大,让人无法承受。

    紫府印也只有一招,威力强大,但实战时,倘若是召唤紫府来助阵的话,则要承受烛龙紫府的小脾气。那一对紫府爱来就来,不爱来就不搭理你。

    他还学了武仙人十六篇剑道,领悟出劫破迷津这一招。

    除了这些,苏云便很少有能拿得出手的神通了。

    而且,这些神通实在零碎,三门印法基本上已经不堪用,只有劫运剑道十七篇和混沌诛仙指紫府印可用。

    “我需要用心思索一下,真正适合我的神通到底是什么,我今后的道路,到底该怎么走?”

    苏云看着前方逃命的水萦回曼妙的背影,陷入沉思:“我究竟是在我天分最高的剑道上痛下苦工,还是在我喜欢的印法上再进一步?又或者……”

    他的灵界中,一口黄钟孤零零的躺在灵界角落里,已经蒙尘。

    “又或者是我的那口黄钟?”

    前方道路到了尽头,一栋朱红色大门的宅邸映入他们眼帘,水萦回抢在前方探路,推开宅邸,突然惊叫一声,连连后退。

    苏云顾不得多想,来到跟前,宋命和郎云挡住水萦回的去路,苏云则来到门前向里面张望,不由得也倒退几步,失声道:“这里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