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三十九章 资质无双(求月票订阅)
    莹莹被苏云抱在怀中,心中暖洋洋的。

    苏云受伤极重,意识已经接近昏迷,他没有看到帝心的到来,支撑他的最后一个念头,便是保护莹莹。哪怕是北冕长城压死自己,也要将莹莹护在身下。

    他在最紧要的时候,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安危,只想着保护这个亦师亦友的小书怪。

    对于苏云来说,最亲密的人从来不是妻子柴初晞,最好的朋友也不是梧桐,最尊敬的老师也不是裘水镜。

    只有莹莹才是他最亲近的人,最好的朋友,最尊敬的老师。

    他们还是生死与共相互扶持的战友!

    帝心一手托起北冕长城,面无表情,声音也没有丝毫波动,道:“仙君,这时候离开,你不至于死。”

    袁仙君面色森然,嘿嘿笑道:“邪帝心,你看到我现在的惨状了吗?”

    帝心皱眉,上下打量他,袁仙君的确凄惨万分。

    袁仙君瞎了一只眼,心脏几乎完全破碎,身上遍体鳞伤,双手血淋漓的,性灵也破破烂烂。

    他与武仙人一战,因为有二十七金仙助阵,所以尽管狼狈,尽管伤痕累累,但伤势却没有现在这么重。

    而现在,苏云和帝使水萦回给他造成的伤,比武仙人所造成的伤还要严重!

    仙君的肉身实在太强,虽然做不到仙帝的九玄不灭,但强大的肉身足以保证他们即便在这等伤势下依旧保全性命。

    不过,苏云和水萦回给袁仙君造成的伤,还有名誉上的伤!

    他被两个灵士重伤这件事若是传出去,他在仙界将成笑柄!

    倘若他将麾下二十三金仙献祭这件事传出去,他在仙界将无立锥之地,再无金仙投靠他,成为他的家臣!

    而吊死仙使,吊死宋仙君玄孙的事情若是传出去,那么他便可能丢掉性命!

    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苏云,不能放过水萦回!

    “邪帝的心脏诞生出性灵,实力就算如何强横,也不可能与仙君媲美,哪怕是受伤的仙君。”

    袁仙君尽管没有了心脏,体内血液还是在有条不紊的奔流,他以仙元幻化了一颗心脏,模拟心脏的运行,目光落在帝心身上,道:“仙君是一步一步修炼来的,跨越无数困难,达到仙道的极致。武仙掌管的大道叫做劫运,而我,掌管的大道叫做天罚!”

    他的道则凝聚,在他身后山火弥漫,雷霆交加,洪水飓风,陨石灭世,一派毁天灭地的恐怖景象!

    天罚,罚的是世人。

    但凡有忤逆仙界者,但凡有造反作乱者,但凡有作奸犯科者,或者对袁仙君不敬者,以天罚灭之。

    袁仙君在那些世界掀动地水风火降劫,这还是小事。

    或者,他直接用劫灰劫火将之点燃,让这个世界所有的生灵化作劫灰,重开一个纪元。

    倘若罪责更深,那便直接丢过去一颗星球去摧毁那个世界!

    仙道天罚,掌控在他的手中,因而他能替代武仙掌管北冕长城!

    袁仙君杀气腾腾,身后仙君性灵宛如天罚之道的化身,比先前打苏云、水萦回时还要恐怖!

    他身形移动,向帝心杀去,动静之间,帝廷传来惊天动地的巨响,烟尘弥漫!

    待到烟尘缓缓散去,只见帝心一手托起北冕长城,另一只手挡住袁仙君的天罚攻势!

    袁仙君爆喝,向天上纵跃而起,催动天罚之道,但见地水风火涌动,宛如世界毁灭的异象!

    涌动的地水风火呼啸而来,铺满了帝廷的天空,涌动的地水风火旋转,形成一杆卷动的灭世天罚大枪,向帝心刺去!

    帝心依旧一手托起北冕长城,一手食指点出。

    这一招正是苏云的混沌诛仙指,苏云并未传授给他,只在他面前施展过几次,但仅仅是施展了几次,他便已经有样学样,将这招混沌诛仙指学了去!

    这等资质悟性,堪称绝代!

    诛仙指迎上那地水风火形成的天罚大枪,顿时地平、水歇、风止、火灭!

    同样是诛仙指,他并不比苏云更加高明,但是他的修为却要比苏云雄浑了许多倍,以至于诛仙指的威力也更强!

    天空中,袁仙君闷哼一声,手中天罚大枪炸开,随即双手抖动,向下挥去,一颗颗铺满了劫灰的星辰突然从天空中涌现,像是从另一个时空中挤来!

    那些劫灰星球伴随着他的手掌,呼啸向下坠落,向帝心托起的那段北冕长城砸去!

    “轰!”“轰!”“轰!”

    一颗颗星辰砸入北冕长城,看起来越来越小,化作一颗颗微尘,落在长城之上,然而北冕长城的重量也在逐渐增加!

    袁仙君怒啸连连,天空中群星涌来,熙熙攘攘,向那段北冕长城坠落!

    这些星球多数是他在伪装成武仙人的期间,随手灭掉的一个个世界,这些世界很多都是如元朔那般,被倾斜的劫灰覆盖,上头又没有人,也无神君镇守,因此就灭绝了,被他炼成宝物。

    如此多的星辰坠落下来,砸在长城上,即便是帝心也感觉到越来越吃力。

    “再被他砸下,我便一只手托不起这段长城了。”帝心心中暗道。

    他一路走到这里,也屡经战斗,很不容易,尤其是在过涧桥时,遇到一尊千臂旧神,与他大战数个回合,因为要避免两败俱伤,那千臂旧神只好退去,放他通过。

    帝心一路硬闯,折损法力,只觉长城越来越沉,当即性灵出窍,一溜烟直奔天空中的袁仙君而去!

    空中传来神通碰撞的声响,光影变幻,突然,一个重物从天而降,砸在仙门前。恰恰是落在宋命和郎云的两座仙门之间。

    宋命和郎云被吊得双眼发白,努力转身,去看那掉下来的东西。

    只见那是一条粗壮大腿。

    突然,又是轰隆一声,又有一件重物掉落,两人瞪大眼睛,努力看去,却是一条粗壮的尾巴,那尾巴像是黑色大龙,只是长满了钢毛,犹自在蠕动,砸来砸去,很是骇人!

    “袁仙君不是人!”

    两人心中惊骇:“他被帝心打得现出原形了!”

    这时,北冕长城冉冉升起,很快消失在天外。

    天空中一片光芒落下,正是帝心的性灵,回归其体内。

    帝心收手,松了口气,道:“这位袁仙君很厉害,丢掉了一条腿和尾巴就走掉了,我仅凭性灵留不下他。苏圣皇。”

    苏云这时才幽幽转醒,性灵走出肉身,把自己托在掌心。

    他的腰断了,几块脊椎完全碎掉,但好在苏云肉身足够强横,再加上精通造化之术,只需等待些时日,便可以断骨再生。

    不过现在,他只能让自己躺在自己性灵的手心。

    “莹莹没事吧?”苏云喘匀了气,声音嘶哑道。

    莹莹从他怀中拱出头来,道:“我受伤了,但不那么严重。”

    她也气息萎靡,奄奄一息。刚才她差点被北冕长城压成齑粉,伤势自然极为严重,只是不想让苏云担心。

    苏云道:“帝心,你能解开这些仙门上的封禁吗?宋命和郎云,还被挂在绳索上……”

    宋命和郎云心中一暖:“苏圣皇想到的不是这个第一福地,而是我们,可见我们的性命在他心中比第一福地重要……呸!不是他让我们吊在这里的吗?怎么我们还会生出感动的心态?”

    帝心打量这些仙门,皱眉道:“这上面的符文我没有学过。我自从有了性灵以来,还未曾学过符文……等一下,我好像能看懂一些符文……不对,很多都能看得懂……”

    他迟疑一下,道:“这些符文我好像很熟悉,看一遍之后,便明白是什么意思。”

    莹莹面色惨淡,试探道:“你看一遍便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帝心点头,道:“这些符文都是要表达大道,追寻着其各自的道,有的符文是神魔的扁平化,有些是其他意境,但不论表现形式如何,都是表达其代表的仙道。”

    他的话一针见血,令莹莹目瞪口呆。

    苏云悄声安慰道:“他是邪帝的心脏,而这里就是邪帝布置的,他自然能够看出一些端倪。无需大惊小怪。”

    莹莹摇头道:“不一样,他说到了符文的精髓。任何符文,都是大道的表现形式,我直到、直到前不久,才参悟出这些,而他才刚出生就明白了……”

    她有些颓然。

    苏云笑道:“当年士子滢率领天道院士子格龙,研究出《真龙十六篇》,元朔一百五十年来无数人认为其是无上的功法神通,为了这门功法打得头破血流。但是现在呢?《真龙十六篇》浓缩下来,其实只是一个不完整的仙道符文,甚至不能完整的表达符文中的龙这个字。莹莹,时代是在进步的,你的进步已经非常巨大了。”

    就在苏云劝慰莹莹的这段时间,帝心已经破解了其中一座仙门,将宋命的性灵释放出来。

    宋命脖子上的绳索也自动松脱,回到门中。

    帝心又解救郎云,两人这段时间被仙门抽取气血,均有些气息不振,委顿不堪。

    “倘若能进入第一福地休息一段时间,我们一定会好得很快。”郎云说完这话,眼巴巴的看向帝心。

    帝心充耳不闻。

    宋命咳嗽一声,道:“倘若能进入第一福地休息一段时间,苏圣皇的伤一定好得更快!”

    帝心看向苏云,道:“我帮你解开这些仙门封印,你进入第一福地修养一段时间,再离开此地。”

    苏云称谢,问道:“你如何打开这些仙门?”

    “此事简单。”

    帝心身后,突然一个个仙帝怪物走出,径自来到仙门下,一个个被仙门的绳索吊起。

    过了片刻,六十四仙门被相继打开!

    然而六十四仙门被开启后,又出现二十八座内门。

    帝心再开启二十八内门,中间又出现七座门户。

    帝心分出七个仙帝怪物,开启这七座门户,突然一座座门户轻微震动,一条道路出现在苏云等人的面前。

    第一福地,终于出现!

    苏云定了定神,压制激动的内心,宋命、郎云也激动莫名,声音嘶哑道:“能够见这第一福地一眼,也不虚此行了……”

    正在此时,突然一道人影闪过,在这条道路上留下一串血迹,赫然是先前被钉死在仙门上的水萦回!

    那女子左胸上依旧插着仙剑,贯通后背,就这样风风火火狂奔,夺路闯入第一福地!

    突然,宋命哈哈笑道:“水帝使难道便不怕这第一福地中也有封禁吗?”

    苏云笑道:“水帝使替我们探路,在第一福地中成道,形神俱灭,也是一段佳话。”

    水萦回猛然止住,伸手握住剑柄,一点一点将仙剑拔出,看得三个大男人头皮发麻,莹莹也替她叫疼。

    ————走过路过的书友们,来起点订阅一下吧,有月票的投一下吧,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