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三十八章 最惨烈的一战
    袁仙君闻言微微一怔,一低头,果然看到了自己的屁股和脚后跟!

    他的肉身强大,毕竟是仙君的肉身,尽管被斩断了脑袋,但依旧保存着难以置信的活性。只见他的脖颈处与头颅下,无数肉芽、神经、血管、筋膜飞舞,相互连接!

    在这短短一瞬,他的脑袋便已经与脖颈生长在一起,只是脖子上的皮肤还有一条血线,表明他曾经被斩掉脑袋。

    这种肉身重连并非是造化神通,造化神通可以让断骨再生,断肢再植,长出人体的各个部位乃至器官。

    而袁仙君却是因为肉身太强,活性也太强,所以自己斩断脑袋也可以重新连上。但是他却不可能重新长出一颗脑袋。

    也正是因为不是造化神通,导致他无法控制脖子与脑袋的连接,待到他发现低头看到的不是膝盖而是自己的屁股时,他的脖子和脑袋已经连接在一起!

    苏云、水萦回既是骇然,又觉得好笑,袁仙君面朝他们的同时,也背对着他们!

    被吊在一座仙门中的宋命努力转动身体,让自己面朝这边,见状吭哧吭哧的笑出声来:“仙君为何以臀示人?还不转过脸来……”

    他被绳索拴住脖子,吊在门中,说话艰难无比,吐出一口气便少一口气,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忍不住嘲讽袁仙君几句。

    袁仙君面色无比阴沉,低头便看到自己的屁股,绝对是奇耻大辱,传扬出去,他只怕会成为万世笑柄,在仙界抬不起头来!

    本来,被两个小辈暗算,打瞎了自己的左眼,还将自己的心脏击穿,让自己无心可用!

    他原本修为实力便没有完全恢复,现在更是雪上加霜!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苏云和水萦回的实力太弱,刚才为了杀他,苏云已经动用了最强的宝物!

    那口宝剑是由帝剑发出的剑光,再由紫府注入先天一炁,苏云催动,无法将其威力发挥到极致,毕竟苏云虽然修成了先天一炁,但对帝剑剑道的了解不过尔尔。

    但倘若再加上水萦回这个大高手,便可以将这口剑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两人就是催动这口宝剑,将袁仙君的仙道长枪摧毁,将他的心脏洞穿,让他的心口破开一个大洞!

    现在他的胸口破开的大洞中,还有时不时有湿哒哒的血块落下来,砸到肚子里!

    没有了心脏,瞎了一只眼,并不影响他的实力发挥,他依旧远超苏云、水萦回,杀掉这二人轻而易举!

    袁仙君气极而笑,突然五指轻轻一动,地面插着的那口刺瞎他左眼的仙剑飞入他的手中。

    苏云冷冷道:“袁仙君,你敢再度斩掉脑袋,重新接上?你若是这么做了,我恐怕你再无机会。”

    袁仙君冷笑。

    就在这时,苏云催动紫府印,召唤紫府,水萦回同样也催动祭坛,召见帝剑!

    两人等待的便是袁仙君斩断自己的脖颈,把自己的脑袋再度接回去的机会,这个机会很短暂,但只要把握住,便可以召唤来最为强大的宝物,将袁仙君格杀!

    袁仙君在两人各自施展手段时,心头一突,顾不得抹断自己的脖子,当机立断持剑向苏云和水萦回同时杀去!

    他尽管没有心脏,尽管瞎了一只眼,尽管脸和屁股朝向同一个方向,但速度依旧极快!

    一步之间,他便来到苏云面前,挺剑刺出!

    他虽然是镇守北冕长城的仙君,平日里冒充的是武仙人,以武仙人的名头震慑天下,但他对剑术并不精通,在剑道上更是没有半点造诣。

    然而,这一剑的威能,却异常强大,甚至远超苏云,远超水萦回!

    这正是修为雄浑带来的好处,哪怕袁仙君身受重伤,哪怕他现在伤上加伤,其残存修为依旧远非苏云和水萦回所能匹敌!

    但他这一剑刺出,下一刻,仙剑易手!

    袁仙君手中空空如也,赫然是水萦回放弃召唤帝剑,欺身近前,抖手间将那口仙剑夺了去!

    她夺剑的速度极快,手法更是让人眼花缭乱,展现出极高的剑道修养!

    袁仙君手中没有了剑,心头微震,迎面便见苏云抛弃召唤紫府的念头,一指点来!

    这一指威能大气磅礴,威力竟然还在帝剑剑道之上!

    袁仙君脱枪为拳,抬手封挡,同一时间,水萦回催动仙剑杀至,仙剑所施展的,正是仙帝所开创的无上剑道!

    袁仙君挥起另一只拳头封挡,然而却忘记了自己脑袋装反,屁股朝前,他对付苏云的手掌所施展的神通,恰恰用来对付水萦回的无上剑道!

    而对付水萦回的手掌施展的神通,恰恰迎上苏云的混沌诛仙指!

    一招之差,满盘皆输!

    袁仙君两招都没有封挡住,左手手心被苏云一指洞穿,右手掌心被水萦回的仙剑穿透!

    两人的招法恐怖的威能爆发,压制着袁仙君蹭蹭向后退去!

    袁仙君大吼,顿住脚步。

    苏云一指收回,又是一指混沌诛仙指点来,力量宏伟无匹!

    同一时间,水萦回步法交错,与苏云错身而过,施展第二招仙帝剑道!

    袁仙君在努力纠正自己的左手右手之时,恰恰是苏云与水萦回错身而过的一瞬间,让他不禁呆了呆。

    剑光如同神龙飞舞,发出“嗤”“嗤”声响,将他刺得遍体鳞伤!

    “轰!”苏云的混沌诛仙指点在他胸口大洞的中心,没有点中任何东西,威能却突然间爆发!

    袁仙君吐血,身形被冲击得倒飞而起,然而只飞出两步便轰然落地,又倒退一步,稳住身形!

    苏云和水萦回的第三击已至,还是如法炮制,但就在此时,袁仙君身后,伟岸的性灵飞出,聚气为枪,一枪刺出!

    那杆大枪旋转着迎着苏云的混沌诛仙指刺去,枪尖尖锐锋利,枪身却越来越粗大,宛如万龙盘绕而成的仙道大枪!

    那枪身旋转,组成枪身的万龙龙鳞立起,每一条神龙皆有万千鳞片,每一个鳞片上皆有一个奇异的仙道符文!

    伴随着枪身旋转,无数符文飞舞变幻,让这一枪的威力激发到极致!

    苏云怒吼,气血激荡,身后天象性灵躬身立起,高达万丈,而在万丈性灵后方则是更加恢弘伟岸的钟山烛龙!

    苏云与性灵一起咆哮,脑后的道场如飘带,如光晕,伴随着他们的指力,同时向前刺去!

    苏云与性灵同时施展混沌诛仙指,以最强大,最豪迈的的战力,迎上袁仙君的仙君性灵所施展的这一枪!

    袁仙君的性灵破破烂烂,然而仙道大枪的极致威力施展开来,苏云眼前已经看不到仙门,看不到被挂在门中的众人,也看不到水萦回、袁仙君等人,只剩下无数攒动的神龙,从自己身边呼啸而过!

    那是这一枪中蕴藏的变化,是仙君的道的表现!

    而苏云的混沌诛仙指,七大混沌符文围绕这根越来越粗大的指头旋转,向前突进,将一条条神龙刺穿,震碎,化作齑粉!

    “轰!”

    漫天异象消失,苏云脸色涨红,吐血后退,随即稳住脚步,抬脚重重向前踏出。

    他身后的钟山发出洪钟大吕的巨响,咣咣钟鸣,天象性灵也被震得连连后退,猛地侧身,扶住钟山,稳住身形。

    天象性灵猛地转身,与苏云齐步向前重重跨出一步,异口同声喝道:“再来!”

    另一边,袁仙君的肉身已经对阵上水萦回,在这短短片刻,他已经完全熟悉了自己拼错的身体,脱枪为拳,打得水萦回节节败退!

    苏云第四道混沌诛仙指轰出,与袁仙君的仙君性灵又一次硬拼一记!

    他再度吐血,踉跄后退,随即稳住身形,高声喝道:“再来!”

    宋命看得热血沸腾,哪怕是被吊在门中,脖子还在滋滋流血,被绳索吸走,也忍不住大声赞道:“苏圣皇,好样的!”

    “别夸他,他已经虚了。”

    宋命脚下传来莹莹的声音,道:“混沌诛仙指,士子只能施展四次,现在是他第四次。”

    宋命呆了呆,随即只听轰隆一声巨响,苏云倒飞而来,重重砸在门框上,发出澎湃的巨响和咔嚓咔嚓的断裂声!

    那门户已开,门框将苏云拦腰折断,后脑勺和脚底板碰在一起。

    咔嚓咔嚓的断裂声,正是他腰椎折断的声音。

    苏云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宋命。

    宋命颤声道:“不是我干的,冤有头债有主,是袁仙君杀的你,你要索命去找他……”

    “嘭!”

    水萦回飞来,撞击在另半边门框上,然而却比苏云幸运了一些,没有折断腰。

    但下一刻一口仙剑飞来,嗤的一声刺入水萦回的左胸,将她钉在门框上。

    这时,宋命看到苏云的眼睛移动了一下,盯着水萦回的左胸,这才松了口气,心道:“苏圣皇还未死……”

    “终于轮到我了!”他脚下突然传来莹莹的声音,叫道,“紫府,降临!”

    宋命急忙看去,却见那小小书怪趁着苏云、水萦回争取的时间,已经催动紫府印,召唤紫府降临!

    那天空剧烈震荡,钟山烛龙飞速涌来,烛龙的眼眸缓缓亮起,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悸动!

    就在此时,袁仙君冷笑道:“小丫头,你太慢了!看我召唤北冕长城的速度有多快!”

    他话音刚落,仙君性灵背后,一轮轮破败死寂的星球纷纷涌现,将天空塞满,组成北冕长城!

    袁仙君大手向下猛地一压,北冕长城轰然镇压在莹莹身上,将小小书怪压得几乎跪倒下来。

    莹莹死死支撑,召唤紫府的印法已经崩溃瓦解。

    “噗通!”莹莹跪在地上,口中吐出黑色墨汁。

    她绝望的回头,看了被折断腰身倒在地上的苏云一眼,只见苏云正在努力挪动身体,尝试着从门框上滚下来,帮她托住北冕长城。

    莹莹眼眶湿润:“那个跑到天道院偷书的小破孩,一直都很关心我,他肯为我拼命。”

    她抬起头,仰望北冕长城,正欲松开双手,让北冕长城压下。

    “北冕长城压死我的话,士子便不用陪我送死了。”

    她松开双手,然而北冕长城却没有压下来。

    莹莹偷偷睁开一只眼睛,只见一只如玉般的手掌拖住了长城。

    那只手掌五指修长,极为沉稳,正在不紧不慢的将北冕长城抬起,让北冕长城越来越高。

    渐渐的,帝心那张死板的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出现在莹莹的眼前。

    而在帝心脚下,折断腰的苏云还在努力的往前爬,直到爬到莹莹身边,然后将她抱起,护在身下。

    ————求票,轻声呼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