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口舌之争
    “袁仙君和苏圣皇死掉之后,我再去第一福地。”

    武仙人笑道:“到那时,我留在第一福地中半年时间,说不定便可以彻底治愈劫灰病。”

    帝心起身,向外走去。

    武仙人皱眉:“陛下去哪里?”

    帝心头也不回道:“苏圣皇带我寻访神医,又破解帝剑剑道,救我性命,我报答他,救他性命。”

    武仙人大声道:“救你性命的人是我!陛下,是我用劫破迷津这一招,破解陛下伤口上的帝剑剑道!”

    “啪!”他胸腔中的心脏炸开,血流满地。

    董神王不悦,道:“你的心脏刚刚生长出来,不能动气血。我再为你补一次心,倘若你再破了,便不要来找我。”

    武仙人无奈,,只好忍气吞声,心道:“帝心想要去救苏圣皇,只怕痴人说梦。他毕竟不是真正的邪帝,帝廷的布置,他根本看不懂。”

    苏云看向那些门户,面色一沉。

    他目光所及,看到六座门户,这些门户上都挂着一尊金仙的尸身!

    这种情形他着实没有想到,镇守北冕长城的金仙,而今像是咸鱼一样,被挂在门户中央!

    这种奇异邪恶的献祭,是他前所未见!

    邪恶的献祭仪式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秋云起、袁仙君等人!

    他们竟然把这些金仙献祭,用以通过这些门户!

    苏云颇为不解:“这些金仙,是袁仙君的战友啊,他怎么会……”

    宋命道:“苏圣皇,那些金仙从来不是袁仙君的战友,而是他的部下,他的臣子。仙君的意思是仙人的君王,袁仙君坐上仙君的位子,便是仅次于仙帝陛下的帝王,献祭几个臣子,算不得什么。”

    苏云不再说话,他的内心着实难以接受这些。

    莹莹则围绕其中一座门户飞来飞去,观察门户细节,一边说着自己的发现一边记录,道:“这些金仙的血在顺着绳索往上流,流入门户上的符文烙印之中……这些符文,应该是炼化仙人气血,作为维持门户运行之用……不对,不止这一点符文,还有其他符文,是隐藏在门户内部的,炼制这座门户的人,很阴邪……”

    苏云也近前打量,他对献祭之类的法门了解得便不如莹莹了,其实献祭类的法门,苏云所知的最厉害的人当属武仙人!

    要知道,武仙人教会苏云仙宫大祭,差点便把仙帝尸妖给献祭了,可想而知仙宫大祭是何等厉害!

    “古怪的是金仙的性灵。”

    苏云有所发现,道:“这尊金仙的性灵不在尸体中,而这门户上这个符文,恰恰是封禁性灵的仙道符文之一。这说明这座门户会将来到这里的人的性灵收入门中封印,甚至将其性灵与自己融为一体。”

    莹莹为难道:“倘若知晓其献祭原理,那么我们便可以破去这些门户,但这些门户居然牵扯到性灵,其复杂程度,有些超乎想象。”

    把祭品的性灵与自己融为一体,其中涉及的知识,即便是莹莹也没有接触过,因此她也感觉到棘手。

    “这场献祭,牵扯到性灵,那么便不止是安全通过这些门户那么简单,而是这些门户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封印的一部分。”

    苏云分析道:“只要你能寻到足够多的强者,把他们献祭给这些门户,便可以打开封印!秋云起他们现在做的,便是这件事!他打算打开这个封印,让封印中的东西重见天日!”

    莹莹一边记录,一边道:“这些金仙尸身的血液流光之时,便是这些门户闭合之时。风云起等人,必须要在足够短的时间内,把一具具尸体挂在门户上,方能打开封印!”

    突然,前方战斗波动平息。

    苏云做出悄声的动作,几人悄然向前走去。

    前方不止有六座门户,苏云等人越往前走,门户的数量便越多,短短时间,他们便走过了二十座门户,再加上前面的三座门户,已经有二十三座门户!

    二十三门户,对应着二十三金仙!

    镇守北冕长城的二十八金仙,已经悉数成道!

    莹莹悄声道:“二十三座门户,二十三金仙,倘若后面还有一座门户,秋云起等人会献祭谁?”

    她刚刚说到这里,看到了第二十四座门户,突然捂住嘴巴,险些失声惊呼出来。

    只见那第二十四座门户中央,挂着一个女子,看眉目,是同为帝使的那个叫做楼珠翠的女子!

    宋命、郎云脸色剧变,苏云倒抽一口冷气:“秋云起,是个狠角色……”

    他们安安静静的走过这座门户,看到了第二十五座门户。

    那座门户下,秋云起的尸体挂在那里。

    秋云起的鲜血从五官流出,顺着绳索流入那座门户之中。

    苏云四人头脑大是震动,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倘若苏圣皇早来一步,那么妾身便不用杀掉秋师兄了。”水萦回那少女斜依在门框边,一边擦拭手中的仙剑,一边轻声笑道。

    宋命心知不妙,低声道:“退!”

    他转过身去,突然一杆长枪杵地,袁仙君拄着长枪,一瘸一拐的出现在他们身后的门户中。

    “哈哈哈哈!”

    苏云大笑:“水师妹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我一直以为秋师兄才是最终活下来的那个人,没想到竟会是水师妹!”

    水萦回浅浅笑道:“秋师兄虽然是仙帝门下的大师兄,但修为高低,并非看修炼的时间长短。人与人的资质不能一概而论,我的资质恰恰是我们师兄妹之中最好的那个。”

    她浅笑起来,嘴角便会有两个小酒窝,道:“我们老师,仙帝陛下,不愿意传授我们他的真正绝学九玄不灭功,只肯传授给我们一玄。而我,早已将不灭玄功修炼到极致。我不仅修炼到极致,我还参悟出第二玄。我才是我们师兄妹中最强的那个。”

    宋命嘿嘿笑道:“水姑娘隐藏实力,那么每次出门,秋云起作为大师兄,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而水姑娘便可以保全自身。”

    水萦回笑嘻嘻道:“宋神君说得很好,不亏家学渊源。”

    郎云道:“水姑娘隐忍了这么久,本来懒得与秋云起他们争谁是第一,直到这次,水姑娘面对这场血祭解封,终于忍不住动了心。水姑娘对这里的宝藏动了心,于是秋云起和楼珠翠便糟糕了。”

    水萦回笑道:“仙剑郎家的公子,也是家学渊源,看出了妾身的内心想法。”

    莹莹道:“财帛动人心。这里隐藏的财富,想来水姑娘是知道的,因此动心,势在必得。不过我很好奇,你身为仙帝的弟子,居然能够看出这些门户是一种献祭解封的邪恶法门。换做是我,一时片刻间也未必能看得出来。”

    水萦回惊讶道:“没想到小小书怪,居然如此博学。看来你的才学,不逊于我。”

    袁仙君咳嗽一声,声音嘶哑道:“帝使大人,他们在拖延时间,等待金仙之血耗尽,立刻除掉他们!”

    水萦回摆手,笑道:“不必急于一时,金仙是没有那么容易被献祭掉的。秋师兄和楼师姐的修为雄浑,气血两旺,轻易间也不会被完全献祭。那么……”

    她美眸顾盼,向苏云笑道:“苏圣皇,你的同伴或者扮猪吃虎,或者工于心计,或者博学多才,那么苏圣皇又有什么让我惊讶的地方?”

    苏云微微一笑,摇头道:“只怕让水姑娘失望了。我既不会扮猪吃虎隐藏实力,也不会工于心计密谋算计,论博学多才,我也不如莹莹。我在路上还被女鬼擒住采补,差点没能活着走到这里。”

    水萦回惊讶道:“那么苏圣皇除了长得漂亮之外,便没有优点可言了吗?”

    苏云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悻悻道:“我还很聪明。”

    他笑道:“我可能是我们之中最聪明的那个。我在剑道上的造诣还很高,就连武仙人都夸奖我,这世上只有他和当今仙帝,才能与我媲美。”

    水萦回噗嗤笑道:“然后你就信了?苏圣皇真是单纯。袁仙君。”

    袁仙君微微躬身:“帝使大人吩咐。”

    “把他们擒下。”

    水萦回道:“后面还有几个门户,把他们挂在门上。至于这位漂亮的苏圣皇,给我留着。”

    她嫣然一笑:“鬼仙可以采补,我自然也可以。”

    郎云、宋命嫉妒非常,心中生出无限的酸楚来:“果然,小白脸走到哪里都吃香!以后再与苏圣皇干仗,便往他脸上招呼,在他脸上砍三刀,刺三剑!”

    袁仙君正欲动手,突然苏云笑道:“且慢!袁仙君,水萦回是帝使,我也是帝使。水萦回能够许给你的好处,我同样也能够许给你,甚至翻十倍给你!”

    袁仙君冷笑道:“我要武仙人性命,你能给?你与武仙人是同党!”

    苏云哈哈大笑,面色森然,怒声:“武仙人,背信弃义之徒,绝世小人!他背叛陛下,以至于陛下死于奸人之手,这等不忠不义不仁不孝之徒,我岂能与他同党?”

    袁仙君迟疑。

    武仙人的确是极为不堪,当年背叛邪帝,投靠了当今的仙帝陛下,苏云身为邪帝使者,的确不可能容他。

    苏云道:“新帝便一定重用你吗?倘若重用你,为何北冕长城不打出袁仙君的名号,反而让你冒充武仙人?”

    袁仙君皱眉,苏云的确戳到了他的痛点。

    冒充武仙人,的确是他的奇耻大辱!

    “袁仙君不必急于回答,不防考虑一下。”苏云笑道。

    袁仙君脸色阴晴不定,咳嗽一声,道:“帝使大人,我们现在人手所剩无几,不能再杀人了。还是先探出这里有多少层门户,再做决定也不迟。”

    水萦回目光落在苏云身上,吃吃笑道:“苏圣皇不但长得漂亮,舌头还很灵活。”

    苏云微笑道:“承让。”

    水萦回冷哼一声,道:“袁仙君,每座门户都须得献祭一人,方能打开封印。此地乃是帝廷第一福地,邪帝便是靠福地治愈了心脏的劫灰病!你难道便不想治愈你?你已经献祭了二十三尊金仙了!难道要前功尽弃?”

    袁仙君迟疑,显然,对治愈劫灰病的渴望,战胜了苏云许下的好处!

    苏云笑道:“水师妹的舌头也很灵活。”

    “承让。”水萦回微笑道。

    苏云笑道:“那么,除掉水师妹,袁仙君便不能在第一福地中治愈劫灰病了吗?到那时,袁仙君想治疗多久,便治疗多久。”

    水萦回脸色微变,笑道:“袁仙君有伤势在身,我这里恰巧路上搜集了许多仙气,可以治疗仙君的伤。”

    苏云惊讶道:“你这里有仙气,为何不早拿出来为袁仙君疗伤?是了,你是在以仙气胁迫仙君,想让堂堂的仙君,为你一个小小的灵士办事,不当礽子!”

    他冷哼一声:“我便不同了,我这里有很多仙气,可以送给仙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