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三十五章 邪恶献祭
    “当年我等神祇在大帝的率领下统治宇宙洪荒,那昔日的辉煌,终究像是帝廷的落日,只剩下余晖了。”

    那千臂旧神又再度潜入山涧中,声音低沉:“大帝被剖心挖眼,断去手足,就算仙界没落,劫灰丛生,大帝也不可能东山再起。新的仙廷已经铸就,旧的仙廷,也会像旧日的我们,一样化作尘土,成为新仙廷的供养……”

    他沉入深涧中,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旧仙会似我等旧日的神祇,只能拾一些没落时代的残渣,苟延残喘。”

    苏云还是对没有收服那千臂旧神耿耿于怀,不过这种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他们便面对新的危险。

    帝廷与其他地方不同,就算有秋云起这些人在前面破禁,留下的危险也足以要人性命,苏云他们必须全神贯注,全力以赴,才能继续探索帝廷,揭开帝廷的神秘。

    苏云迟疑一下,心道:“帝廷这个地方,无法开放给元朔的士子试炼,否则死伤的数字一定极为恐怖。”

    他试图解开帝廷中的封禁,将这里危险的地方清除,交给元朔士子,让他们有历练之地。

    正是因为他抱着这个念头,所以把秋云起等人引到这里,打算接他们的力量将帝廷的危险拔除。

    只是没想到,帝廷竟然如此危险!

    之后一个多月时间,苏云、莹莹、宋命、郎云四人深入帝廷,即便是沿着秋云起等人走过的道路前进,也屡次死里逃生。

    他们经过仙流谷,那里是一片仙术神通形成的河流,威力奇大,无法过河,哪怕是最强剑道防御神通泛彼浩劫,也无法保护他们过河。

    他们被困在谷中没奈何之际,却发现在寅时二刻,另一种残留神通爆发,恰恰在河上形成一艘小舟。

    他们登上小舟,横渡仙流谷,河中仙道符文化作妖魔鬼怪,扑向小舟,四人杀得筋疲力尽,在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小舟靠岸。

    他们终于渡过这条河流。

    告别仙流谷,往前走,他们又在悬镜宫遇到了镜怪,那镜怪是死在这里的仙人所化,善于吞人神通,还善于吞人,把郎云吞入镜中。

    这镜怪中的郎云,与苏云上演一场父子大戏,感天动地,这才逃脱。

    别了悬镜宫,四人又遭遇帝战之地,险些进入其中,差点神魂俱灭。

    绕过帝战之地,他们又遭遇一口无主的仙鼎的镇压,那仙鼎破破烂烂,依附着仙人的执念,要杀敌报效邪帝栽培,杀得四人险些当场“成道”。

    他们逃出仙鼎追杀,又遇到残阵图,阵法变幻,当真是不辨日月,上下不分,神魔乱舞,险象环生。

    好不容易杀出残阵图,他们又遇到阴兵对垒。那是一批不知道自己已死的仙人,把苏云、郎云和宋命抓去做壮丁,去与另一批已死的仙人打仗对垒。

    幸好莹莹是本书,没有被抓壮丁,逃了出去。

    于是后来战场之中,莹莹千变万化,施展计谋,大展神通,祸乱双方阵势,将苏云三人搭救回来,堪称传奇。

    四人千辛万苦,距离秋云起等人越来越近,但这一路上的遭遇却给他们留下深深的烙印,以至于郎云睡觉的时候身体都在剧烈抽搐,蹬腿,在睡梦中大叫,或者突然嚎啕大哭。

    “郎云,你想一想,待会你还要原路回去,是不是心里就开心多了?”莹莹在从噩梦中惊醒的郎云耳边轻声说道。

    郎云面色如土,惊恐万状。

    苏云道:“好了莹莹,不要吓唬他了。我们若是走不到尽头的话,真的要原路回去。但只要不断往前走,就可以走出去!”

    他们也都到了崩溃的边缘,这路上的凶险让人实在难以承受。

    不过危险归危险,四人的修为实力也是水涨船高,进步快得惊人。

    每天都要面对各种不可思议的危险,想不进步也难。若是修为实力提升太慢,便随时可能死掉!

    这时,前方突然有神通的波动传来,犀利无比,像是剑气贯穿长空!

    宋命急忙仰起头,沉声道:“秋云起他们就在前面!我们离他们很近了!”

    郎云打起精神,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神经兮兮,道:“不知道袁仙君和那些金仙的伤势,是否痊愈了。”

    苏云向前走去,淡淡道:“绝对没有。倘若仙君和金仙的伤势痊愈,他们不会被困在这里。而且,这里也不会有金仙的尸体。”

    “金仙的尸体?”

    宋命和郎云心头一跳,急忙跟上他,只见前方的一处拱门下,吊着一尊金仙的尸体!

    那金仙赫然便是北冕长城二十八金仙之一,其人面目,他们都见过,绝不会认错!

    郎云打个冷战,低声道:“已经死得开始让金仙探路了吗?”

    宋命面色凝重,秋云起等人带走了天府百十位强者,都是参与圣皇会的绝顶高手!

    这百十人,恐怕已经悉数葬身在这片帝廷之中!

    只有这些人死完,秋云起、袁仙君等人才会出动金仙,让金仙破去路上的封禁和危险!

    “苏圣皇,你确认你要做帝廷的主人吗?”

    宋命喃喃道:“这片土地,不祥啊,连邪帝都死在这里……”

    苏云不答,从门户吊死的金仙脚下走过。

    前方,又是一道门户出现,那道门户下也挂着一具金仙的尸体!

    苏云眼角跳了跳,心中隐隐不安。

    他们继续向前,又有一道门户出现,第三具金仙的尸体被挂在门中!

    “好像是献祭……”

    莹莹打量这几尊金仙尸身,又查看地面,面色凝重道:“这里被人布下极为厉害的封禁,需要血祭才能过去。这三尊金仙,就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献祭了。”

    “不是三尊。”宋命颤声道。

    苏云向前看去,前方一座座门户出现。

    仙云居中,剑光盈霄,将仙云居的殿顶轰穿,武仙人拔剑,施展出苏云在他剑道基础上所开创剑道第十七招,劫破迷津,迎上那煌煌的仙帝剑道!

    剑光纵横间,仿佛有大帝亲临,与武仙争锋!

    突然,血光乍现,武仙胸口中间,一颗仙心被剖开!

    而另一边,剑芒一闪,仙帝剑道被破,盈霄的剑光消散,武仙人落地,胸口前后透亮,面无表情道:“董神王,你救了帝心之后,便来救我。”

    董神王正在为帝心治疗剑伤,飞速将帝心伤口缝合,以造化之术促使其愈合速度更快,然后便来查看武仙人的伤势。

    “苏圣皇已经进入帝廷一个月零十天了吧?”

    武仙人看他熟练的处理自己的伤势,问道:“按他们的速度来说,他们应该已经找到了帝廷的中心。”

    董神王认认真真的处理伤势,没有接他的话。

    帝心问道:“帝廷中心有什么?”

    武仙人道:“自然是福地。我上次从悬棺中脱困,之所以深入帝廷,为的便是那第一福地。这第一福地,是仙帝才可以修炼的地方,嘿嘿,陛下霸占那里,将之视为珍宝。只是没想到,我进入帝廷没多久,便遇到了陛下的尸体,将我重伤。”

    帝心看着他,道:“你对那里依旧念念不忘。”

    “当然!”

    武仙人冷笑道:“陛下,你已经死了,第一福地便是无主之物。其他人能抢,我便不能抢?只可惜上次我被重创,没能见识一下第一福地的神奇之处。”

    帝心淡漠道:“这次你为何不抢?”

    武仙人哈哈大笑,帝心不知道他笑些什么,又问道:“你为何不抢?”

    武仙人大笑掩饰尴尬,见掩饰不下去,只得止了笑声,道:“我又不是傻子,为何要抢?我若是抢了,便必须留在这里看守着这个第一福地,岂不是把自己限制死了?只有蠢人,才会对第一福地动心!”

    帝心不解:“那么你为何先前又要抢这块福地?”

    武仙人张口结舌,突然哈哈大笑。

    帝心等他笑完,这才不紧不慢道:“你两面三刀,不是一个好人。”

    武仙人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过了片刻,武仙人只觉自己的心口血肉滋生,奇痒难耐,于是转移注意力,道:“我听过一些关于第一福地的传说,原本我是不信的,但是看到了你,我就信了。”

    帝心看他一眼,默不作声。

    武仙人却在上下打量帝心,宛如再看一件稀世的珍宝,双眼放光,呼吸也有些急促,道:“看到了你,我才知道传说是真的,原来那第一福地,真的有此奇效!”

    帝心还是不说话。

    武仙人径自道:“仙界已经腐朽了,仙人的大道也腐烂了,仙气,大道,甚至仙人的肉身,性灵,也开始化作劫灰。越古老的,便越是被劫灰所困扰。比如我,便身染劫灰病,修为和肉身在不断劫灰化。但是有一个传说,帝廷中有一个地方,那里诞生的仙气充满了灵性,能够让仙人的大道重新散发生机,让仙人的肉身重新散发活力。”

    他的目光死死盯着帝心,呼吸急促:“然而,这处第一福地,一直把持在前朝仙帝之手,无人能见!我见过陛下的肉身,没有心脏,身体在飘飘扬扬,撒着劫灰。我也听人说起过陛下的性灵,陛下的性灵也在不断劫灰化!我以为,传说是假的!但是陛下的心脏,却没有一丁点的劫灰……”

    他目光火热:“第一福地,是真的!就在帝廷之中!陛下便是靠这处福地,让自己的心脏率先摆脱了劫灰化!”

    帝心终于开口,问道:“那么,你为何不去寻找这第一福地?”

    武仙人断然道:“第一福地中,必然封禁重重!而布下封禁的人,便是陛下!”

    他露出诡异的笑:“而陛下,被人称作邪帝,你的封禁必然邪恶异常!陛下是仙廷成立以来,最邪恶最强大的存在,可以用人脑壳炼炉,用人的尸骨炼鼎,陛下的封禁,我不敢动。”

    帝心皱眉道:“不要叫我陛下,我是神帝心,并非是邪帝。”

    武仙人笑道:“但是陛下迟早会回归本体,到那时,陛下还是邪帝。”

    帝心大皱眉头。

    武仙人笑道:“现在,秋云起与袁仙君等人,以及苏圣皇他们,应该快寻到第一福地了。他们在那里遭遇陛下的封禁,想来我的心腹大患,可以一举除掉两个。”

    他长长舒了口气,悠然道:“不过我武仙人一言九鼎,说替苏圣皇镇守此地半年,便说到做到!至于苏圣皇的死活,与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