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三十二章 邪帝琴妃
    苏云强提气血,但随即感觉到心脏承受不住,他的心脏供给肉身血液,搬运气血,肉身才拥有开天辟地的力量。

    但现在,他的心脏新长出来,没有经历磨砺,还不足以在一瞬间供应强大的气血。

    然而仙树森林的枝条已经飞速刺来,速度极快,倘若无法抵挡的话,苏云肯定是第一个挂树,或者是被埋在树下做肥料!

    苏云当机立断放弃肉身搏杀的念头,身后天象性灵走出,手持紫府先天一炁凝聚而成的宝剑,剑光闪动,施展帝剑剑道!

    帝剑剑道是他从这口宝剑中参悟出的招法,虽然不如秋云起等人,但这一招的威力奇大,面对这些古怪的仙树,用这种攻击力强的招式应该有用!

    苏云性灵挥剑,剑光四周形成近乎完美的道场,一根根枝条刺入道场之中,随即碎成齑粉。

    但是下一刻,更多的枝条涌来,将帝剑道场塞满!

    苏云脸色微变,斩断数十根枝条之后,帝剑剑道的威能便径自消散,必须变招!

    与此同时,宋命、郎云和莹莹也感受到这些仙树枝条的强大之处,他们的神通威力固然极大,但是面对这些枝条,最多只能摧毁十几根,根本无法应对那些蜂拥刺来的枝条!

    “难怪秋云起一行人在有仙君镇守的情况下,还是会死这么多人!”

    莹莹刚刚想到这里,突然一根枝条飞来,唰的一下缠绕在她的脚踝上,将她从苏云的肩头拖出,向森林中拉去!

    苏云性灵挥剑斩断这根枝条,随即更多的枝条飞来,莹莹一记紫府印轰去,一根根枝条断裂,但随即紫府印破开,仙树枝条咻咻刺来!

    郎云催动断玉仙剑,施展分光剑术,斩向那些枝条,救援苏云和莹莹,但分光剑术在枝条之间跳跃不定,几乎没有空间分裂,被限制得越来越死,无法造成更大的破坏。

    另一边宋命的遭遇与他们也差不多,他固然可以斩断枝条,但每次都是竭尽全力,手臂被震得发麻。

    众人心中暗惊,艰难的凑到一起。

    苏云性灵祭剑,施展出泛彼浩劫,只听一声钟响龙吟,剑光闪烁,一道道剑光交错碰撞,形成钟山烛龙形态的剑道道场!

    剑道的绝对防御道场!

    泛彼浩劫本是武仙人的剑道神通,属于防御类的剑道,其剑道理念是以众生之劫为渡自己的手段,不打破众生浩劫,无法伤到自己。

    只有武仙人这等掌握了雷池雷液的存在,才能开创出这等绑架众生的剑道。

    苏云学会这一招之后,加以改良,与他参悟钟山烛龙的心得融合,一经施展,便是黄钟罩在四周,钟山风雨,烛龙盘踞,形成绝对防御!

    而武仙人理念中的用众生的劫难来渡自己的理念,则被苏云舍弃。

    尽管苏云改良后的这一招依旧不算完美,被剑壁中的帝剑剑道破去,但泛彼浩劫面对目前的状况,是最佳的策略。

    仙树森林无数枝条四面八方刺来,刺在钟山上,当当作响,其中甚至有枝条刺穿钟山,但威力却径自消去。

    仙树枝条收回,蓄力再刺时,钟上的缺口便已经被补全。

    这正是苏云剑道与武仙剑道的不同之处,武仙剑道的防御固然也极为完美,但余力不足,没有存有余力,导致招法被破后,无以为继。

    而苏云的泛彼浩劫这一招就算被人破去,只要不是摧枯拉朽般打得粉碎,烛龙的龙鳞便可以在钟表流动,很快覆盖并且修复缺口。

    众人松了口气,急忙在这一招泛彼浩劫的保护下向前冲去,这时,那些仙树人形果实冲来,拳脚交加,轰击在泛彼浩劫之上!

    这些仙树果实力大无穷,疯狂攻击,打得剑道道场当当作响!

    苏云闷哼一声,性灵被震得身躯有些散乱,剑道道场随时可能碎裂!

    这毕竟是他的性灵来施展这一招,倘若换做他肉身施展,法力更强,应该可以坚持更久!

    “列位,我要变招了!”

    苏云刚刚说出这句话,突然泛彼浩劫破灭,那一尊尊仙树果实面带古怪的笑容,向他们杀来!

    宋命、郎云和莹莹各自施展神通,奋力抵挡,就在此时,苏云招法一变,化作武仙人剑道第四招旷劫威音!

    这一招剑道,也是被苏云改良过后的剑道,剑道一出,钟山震荡,烛龙长吟,咣的一声钟响,宛如地水风火涌动的浩劫之中的开天辟地之音,将一个个仙树果实震得四面八方飞去!

    郎云催动分光剑术,断玉剑斩在其中一个人形果实的脑后果梗处,竟然将那果梗斩断。

    那人形果实脱离了仙树枝条,顿时口中发出凄厉的尖叫,双手捧脸,身体乱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来,很快伏在地上化成一滩烂泥。

    郎云呆了呆,连忙高声道:“他们脑后果梗是他们的弱点!”

    众人精神大振,宋命神刀匹练般闪过,斩断另一个人形果实脑后果梗,果然刚才生猛无比的人形果实立刻干瘪下来。

    莹莹也大发雌威,连续干掉两个人形果实,喝道:“士子,你先休息,今日姑奶奶要杀它一个七进七出!”

    苏云经历这一番战斗,心脏承受不住,也有些气喘吁吁,头晕眼花,于是收手。

    突然,莹莹被一根枝条捆绑结实,往树林中拖去,而郎云、宋命自顾不暇,苏云只好再度出手,将枝条斩断。

    莹莹老实了很多,不再叫嚷着七进七出。

    突然,那些仙树收走所有的枝条和果实,不再向他们进攻,众人松了口气,只见这片仙树森林中居然有宅邸,宫阙俨然,并未毁在战火之中。

    他们正是杀到这片宫舍前,那些仙树才没有继续进攻。

    苏云踉跄来到宫舍门前,扶着石麒麟呼呼喘气,心跳如鼓,眼冒金星,着实难受。

    宋命断后,走在最后面,道:“圣皇,你心脏不好,还是多多修炼,磨砺心脏。路上有凶险,先交给我们。”

    苏云催动紫府烛龙经,提升心脏的活力,道:“若是能参研帝心,得到邪帝炼心之妙,我也不至于这般狼狈。”

    郎云收剑走来,道:“明主不安席,按剑心飞扬。我郎家有剑道炼心之法,炼就断玉剑心。圣皇若是想学,我可以教你。”

    苏云称谢,问道:“郎家炼剑心是如何炼的?”

    郎云道:“催动功法时,便可以炼就剑心。我郎家剑心,剑出雷池,跨长垣,立广寒,过九渊,闻大道洪钟,听烛龙低吟,化作剑鸣,而后藏剑于心。”

    宋命道:“我宋家的炼心之法,也是差不多,最后藏刀于心。苏圣皇若是想学的话,我也不吝传授。”

    苏云怔然,喃喃道:“藏剑于心,藏刀于心?”

    宋命和郎云惊疑不定,宋命悄声道:“莹莹姑娘,圣皇不懂这些吗?藏剑于心与藏刀于心,其实都是藏道于心,这是天府的常识,但凡修炼之人都知道的!”

    郎云也不禁狐疑,道:“苏圣皇好像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他好像对某些修炼常识一窍不通……谁教他的?”

    莹莹有些心虚,如何修炼,修炼有哪些注意事项,有哪些常识,都是她教给苏云的。

    不过,炼心诀窍也怪不得她,她虽然包罗万象,胸中知识万千,但元朔的修炼体系并不完整,她也不知道的情况下,自然无法指点苏云。

    “没有经过系统学习,还能炼得这么强,苏圣皇真非人也。”宋命感慨道。

    郎云既是羡慕又是嫉妒,打量这座宫舍,只见宫舍门匾上的字迹模糊,但还可以勉强辨认:“行歌居?莫非是邪帝欣赏妃子宫女歌舞的地方?”

    宋命顿时来了精神,推开宫舍门户走了进去,笑道:“咱们虽然成不了仙,但仙帝享受的地方,咱们也须得进去享受享受!”

    苏云目光迷茫,跟在他们身后,口中喃喃不已:“藏刀于心,藏道于心……我该如何藏道于心?是了,我的功法中,并无藏道于心这一步……”

    他不自觉放慢脚步,尝试着改变自己的功法,心道:“藏道于心,倘若我把心当成我的钟山,烛龙攀附其上,功法运转,又当如何?”

    他越走越慢,不断试验,修改,等到郎云、宋命和莹莹想起他回头时,发现已经把苏云弄丢在这行歌居中。

    “行歌居建立在福地之上,秋云起等人应该来过这里,收走了这里的仙气。”

    宋命打量一番,有些失望道:“咱们再找找,说不定能够找到其他宝物。那些仙树不敢入侵这里,说明这里肯定还有什么东西能威慑它们!”

    他们分散寻找,而在此时,苏云耳畔传来幽幽的歌声,那歌声美妙,仿佛离这里很远,让他不由自主跟随着歌声前往。

    少年分花拂柳,走在湖畔,行经水上长桥,足下仙云缭绕,有红色大鱼游于桥下,偶尔现出背鳍。

    苏云一路走到湖心小岛,只见这里宅中有宅,宅中凉亭中,一少女面带薄纱,抚琴而歌。

    苏云来到凉亭下,坐了下来,听着琴声歌声,有如仙音,只觉心神一片安宁,继续参悟自己的功法。

    莹莹从一片长廊间飞过,只见长廊上是一幅壁画,画中有湖泊,湖中有大鱼,中央是湖心小岛,有宅邸和美人。

    那美人弹琴作歌状,旁边凉亭下还有一少年倚坐。

    莹莹匆匆看了一番,飞了过去,心道:“这行歌居不大,士子能跑到哪里去?”

    过了良久,苏云整理完功法,催动紫府烛龙经,心如钟山,攀附烛龙,功法运行间,藏道于心,化作先天一炁,滋养心腹。

    他的心脏提升,越来越强劲,苏云不禁心中欢喜。

    这时琴声渐渐平息,只听一个很好听的女子声音传来,笑道:“客人从何而来?为何闯入妾身这行歌居中?”

    苏云这时才清醒过来,连忙起身,致歉道:“在下苏云,天市垣主人,听到琴音,莽撞之下冒失闯入宝地,惊扰了姑娘。还请姑娘恕罪。”

    那蒙纱女子笑道:“我见你参悟功法神通,很是入神,知道你是紧要关头,因此没有惊扰。妾身鸣琴,是陛下的琴妃。陛下时常来我这里听歌的,只是最近不来了。”

    清风徐来,吹落那琴妃的薄纱,露出她的面容,苏云目光落在她的脸庞上,顿时心跳加速,不自觉看得呆了。

    琴妃面色羞红,顾不得自己的琴,慌忙走出凉亭,辗转去了。

    苏云连忙追上前去:“琴妃慢走——”

    ————书友慢走,我来劫个色……错了错了,是劫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