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三十一章 邪法葬尸
    苏云打量劫云,劫运中的雷池虚影愈发清晰,那是一种天然的烙印,在灵士渡劫时便会被激发!

    从前也有劫云,但云中并无雷池烙印,不过渡劫的紧要关头,会有武仙的仙剑突然袭来,将你斩杀!

    现在劫云中出现雷池烙印,的确古怪。

    “莹莹说的两种可能性都有,甚至说不定这两种可能同时发生。”

    苏云催动紫府烛龙经,提升自己的心肺活力,猜测道:“雷池洞天既在向我们飞来,同时又在不断复苏之中。”

    众人不禁起了遐思,想象宇宙星空中,广袤无垠的雷池在呼啸飞行,沿途撞开撞碎一颗颗太阳和星辰,雷池的上空,电闪雷鸣,那是众生的劫运,正在雷池上方汇聚,形成雷劫之液。

    雷液如雨,聚于雷池之中,波浪如金鳞,浩瀚万万里。

    这幅景象,令人神往。

    而更令他们激动的是,雷池洞天,即将与他们所在的天市垣合并!

    在将来,他们便能亲眼看到雷池无比壮观的一幕!

    宋命强行封印一部分修为,催动一面仙箓,强行打断劫云的形成,道:“上古之时,人们渡劫是没有仙剑之劫的,只有雷池之劫。敢越雷池半步,这句话便是由此而生。越雷池半步便是神仙,不越雷池,便是凡俗。没想到,我还有见到这传说中的雷池这一天。”

    苏云疑惑道:“宋神君不渡劫成仙?现在没有了仙剑,飞升之劫根本难不倒你,就算有雷池烙印也不成。”

    郎云原本也有些跃跃欲试,很想解放修为,渡劫飞升,但见宋命停止渡劫,也不禁露出疑惑之色。

    宋命摇头道:“我从前不渡劫,并非因为我无法渡劫,我有硬撼仙剑的实力,若是能飞升,早就飞升了。现在成仙,靠的不是实力,而是名额。首先你须得祖上在仙廷中有人,其次你的祖上能为你争取来一个名额。没有成仙名额,你就算是飞升成仙也是一无用处,平白献祭自己的性命而已。”

    郎云吃惊道:“干爹何出此言?”

    莹莹好奇道:“郎云,你到底有多少个干爹?”

    郎云道:“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干爹何出此言?”

    宋命向前走去,沿着秋云起等人留下的痕迹,深入帝廷,道:“从前圣皇禹来到天府时,不是传授了征圣、原道境界吗?那时有十多人成仙,为何他们飞升后全然没有他们的消息?”

    苏云和郎云不禁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莹莹颤声道:“为何?”

    “因为他们全都死了。”

    宋命漠然道:“我祖上是仙界的仙君,地位较高,因此得到更多消息和内幕。而今的仙界的确比下界好,但也因为劫灰病爆发而变得有些糜烂。仙界有许多地方被劫灰掩埋,有些福地生出的仙气很快便会变质,化作劫灰。好的福地,都被仙界的强者掌握。”

    他说到这里,迟疑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

    苏云替他说道:“刚飞升的仙人想要立足,只有两条路。一是投靠权贵,但是权贵的仙气都需要从天府来刮取,所以养不起多少仙人。二是,自己争夺福地。这就需要抢夺,厮杀。因此每个对于仙界的强者来说,每个刚飞升的仙人都是不稳定因素,必须要除掉,否则必然生乱。”

    宋命叹道:“我祖上的话与圣皇的话虽然不一样,但意思差不多。他还说,有些仙人甚至逃到下界,都被追上来杀掉。所以,没有了仙剑之劫,对于有实力渡劫的灵士来说,未必是件好事。”

    郎云打个冷战,连忙打消渡劫飞升的念头。

    “倘若渡劫而不飞升呢?”苏云问道。

    郎云眼睛一亮,道:“没错!那就渡劫不飞升!仙界已经没有了新仙人的立足之地,那么为何不留在下界?下界还是有不少福地的。”

    天府与天船合并,天市垣与天府合并,让几个洞天都多出了许多福地,盛产仙光仙气,甚至孕生神魔!

    仙界的资源虽然比下界多,但却分不到资源,既然如此,留在下界反而是最佳选择。

    宋命冷笑道:“下界的福地,便没有主了吗?”

    郎云呆了呆。

    宋命冷笑连连:“天府洞天的福地,哪个不是有主的?也就是这次洞天合璧,新诞生了许多福地,这些福地尚未有主人。但仙界会放过这块肥肉?现在仙界动乱,无暇顾及下界,但动乱平息之后,下界的这些福地都得重新分配!到那时,嘿嘿……”

    郎云用力扯了扯衣领,像是无法喘过气来。

    宋命继续道:“而且,仙廷时常派来使者搜寻那些藏匿的仙人,当成逃犯,就地击杀也不在少数。你若是仙人,盘踞在福地之中,岂不是等着他们来抓你?”

    郎云面色惨白,道:“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宋命道:“当然有。咱们现在趁着仙界还处在动乱之中,多多搜寻仙气,搜寻天材地宝,储存起来。”

    苏云道:“然后像老鼠一样东躲西藏活一辈子吗?”

    宋命瞥他一眼,道:“你是邪帝使者,若是复辟有功,邪帝赏赐你几处福地也是可能的。但邪帝复辟,几乎没有可能成功。你最好早做打算。”

    郎云笑道:“就算邪帝成功了,也不会把这里封给你。这里是帝廷,是邪帝当年所居住的地方,代表着他的威权,他岂能给有功之臣?你又不是他的太子。”

    莹莹正要说话,苏云抬手制止她,摇头道:“尸妖的话,做不得准。”

    莹莹只好作罢,心道:“邪帝尸妖,是打算封士子为太子的。”

    苏云想到的却不是这件事,心道:“无论如何,我都必须保住天市垣,只有守住这里,元朔人才有更进一步的可能,才不会成为万界底层,才可以掌握自己命运。否则,元朔只是天市垣上的一颗小小的尘埃而已,自己的命运只是别人指头上的灰尘。”

    他想起当年自己走出天市垣时,住在劫灰矿旁边的囿楼中,那些天市垣底层的妖怪们努力工作,为的只是让自己的孩子可以在城里读书。

    “若是保不住天市垣,元朔的人们大概比那些底层的妖怪还要凄惨。”他心中默默道。

    突然,他们停下脚步,只见前方几十具尸体挂在树上,那株古树被人连根拔起,身上多有伤痕,树根也被斩断不知多少。

    苏云上前查看,莹莹落在他的肩头,取出纸笔记录尸体状态。

    这几十具尸体后脑处都连着一根树枝,有些像是帝心控制仙帝怪物的手段,但这株仙树又与帝心的情况不同。

    “这些人不是真正的人,是仙树结出的果实。”

    莹莹查看他们脑后的果梗,道:“这些人形果实,多半还可以吃。不过,树上挂着几十个人,冲着他们招手、说笑,也是蛮吓人的。秋云起等人怕是将这株仙树当成了树怪,将仙树打杀了。”

    苏云摇头,催动真元,掀开仙树下的泥土,道:“这些人虽然是仙树的果实,但仙树绝非是善类。”

    泥土掀开,顿时有黑血汩汩流出,黑血中飘起一具具尸骨,一时间竟然分不出有多少人埋葬在树下!

    苏云催动真元,一具具尸骨飞出,最后飞出的是一口黑棺,黑棺上缠绕着树根,许多树根已经将棺椁穿透,扎根在棺内!

    苏云聚气为剑,一剑将那口黑棺劈开,只见棺内一具仙人尸骨,张开大口,树根扎入他的口中!

    显然,他被关入黑棺中时还未死,有人在他口中丢下了仙树的种子,让仙树在他腹中生根发芽,破体而出,再将黑棺埋入土中,让仙树以他为养料!

    郎云、宋命和莹莹看得毛骨悚然,

    苏云抬头望向前方,道:“有人擒下守护帝廷的仙人,用邪法在他们腹中栽培这些仙树,让仙树化作精怪。任何人胆敢进入此地,都会被它们绞杀,吞噬。而这株树下的其他尸骨,便是被仙树吃掉的人们。仙树每杀一人,树上便多出了一个人形果实。”

    宋命问道:“你怎么知道?”

    苏云指向前方。

    众人急忙看去,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只见前方是一片仙树森林,高大巍峨的仙树上,挂着一具具人形果实,像是人被吊在树上。

    他们一眼看去,不知有多少株树,多少颗人形果实!

    郎云向后退去,摇头道:“不祥之地,这里是不祥之地!根本没有人能镇得住这片土地!我们最好早点离开这里!”

    苏云道:“秋云起他们已经走进去了。他们打开了一条道路,我们只需要沿着他们走的道路往前走,不会遇到危险。”

    郎云迟疑一下,果然看到那仙树森林中央,果然被开辟出一条道路,道路两旁,是被连根拔起的仙术。

    他硬着头皮跟上苏云,众人走入这片仙树森林。苏云走在前方,查看那些被连根拔起的仙树,基本上与先前那株仙树一样,树的主根都连接着一口黑棺。劈开黑棺,树根正是从仙人的口中生长出来。

    莹莹打趣道:“郎云,你若是陷落在森林中,拜这些仙树为干爹,它们会放过你吗?”

    “莹莹干娘休要调笑。”郎云闷声道。

    这时,那些仙树仿佛听到他们的声音,树上挂着的一具具尸体果实无声无息的旋转,面朝他们,露出笑容。

    莹莹见状,牙齿嘚嘚作响,抱着苏云的脖子瑟瑟发抖。

    只听铮的一声,宋命脑后光晕之中,一口刀光飞出,护住周身。

    “小心点,这些仙树的实力,有可能超出我们的预计。”

    宋命压低嗓音,道:“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他是来自天府的原道极境高手!”

    他此言一出,众人心头猛地一沉,天府的原道极境高手死在这里,表明这些仙树有着杀死他们的能力!

    郎云也握住断玉仙剑,颤声道:“我也看到一个熟人!”

    前方,苏云带路,宋命和郎云护住左右和后方,沿着开辟出的道路不断深入,他们看到越来越多熟悉的面孔!

    这片仙树森林,竟然有四十多位天府高手葬身在此!

    宋命声音沙哑:“苏圣皇,不能再往前走了!秋云起他们人多,还有仙君金仙坐镇,可以拼命闯过去,但我们只有四人!”

    就在这时,仙树森林突然枝条摇曳,一根根枝条疯狂生长,向深入森林的苏云等人刺去!

    那些枝条破空,咻咻作响,威力奇大!

    有些枝条上挂着的尸体果实一个个兴奋得大呼小叫,向他们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