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三十章 破解仙帝剑道(求订阅)
    剑壁前,雷声轰鸣,剑光交织如电,电闪雷鸣间,可见两个身影此起彼落,在雨中争锋!

    只是其中一个身影像是由雨水组成,并非是真正的人,竟像是烙印显形一般!

    宋命和郎云张望,一时间分不清哪个才是苏云,哪个才是剑壁中的烙印。

    突然,其中一个身影胸前血花炸开,被对方一剑刺穿!

    就在那个身影被刺穿的同一时间,一道剑光掠过对面那人的脖颈!

    宋命和郎云紧张到了极点,死死盯着雨中的战斗,不敢有任何放松。

    伴随着最后一声惊雷炸响,那雨水渐渐稀稀落落,变成蒙蒙细雨,天色灰蒙蒙的。

    其中一个身影转身向崖壁走去,走着走着,却突然哗啦一声破碎,化作一滩雨水砸入水汪之中,飞琼碎玉一般。

    此时的天空虽有亮光,但崖壁上却没有映照出仙帝的剑道剑光。

    宋命和郎云急忙向崖壁前看去,只见苏云站在蒙蒙细雨之中一动不动,手中真元所化的宝剑斜斜指向地面。

    突然,苏云转身,向他们走来。

    这时武仙人的声音传来:“苏圣皇,你真的战胜了断崖剑壁?”

    宋命和郎云急忙回头看去,却见武仙人不知何时来到这里,只是他们看得太入神太紧张,而没有察觉。

    “找到了。”

    苏云面带笑容,他的胸前,血晕越来越大,苏云笑道:“我找到了仙帝剑道的破绽。不过,这个破绽,需要拿自己的心来换。”

    他说到这里,后心炸开,一道血箭从伤口中喷出!

    苏云仰面倒下,气若游丝:“仙帝剑道,一剑斩断了我的心脉。我还有救,去请董神王……”

    宋命和郎云连忙上前,将苏云抬走。

    他们快步从武仙人身边经过,武仙人却僵立在那里,眼角肌肉跳了跳,他的仙剑也跳了跳。

    “一个超越我的人,诞生了……”他的眼神中充满了魔性。

    宋命和郎云抬着苏云快步向仙云居奔去,而在他们身后,劫灰飘扬。

    武仙人强自忍耐,抓住仙剑的手不断颤抖,指节骨骼嗤嗤作响,竟然刺破他的皮肤,变得异常粗大!

    董神王给他换骨,将他一身侵染了劫灰病的骨骼悉数换掉,以造化之术让他骨骼再生,新生的骨骼便没有劫灰病的侵扰。

    武仙人一度以为自己已经痊愈,然而现在,随着他动了魔性,劫灰病竟然卷土重来!

    “我不能!”

    武仙人左手探出,死死抓住自己的右手手腕,嘶声道:“我不能!他与我有救命之恩,道义为先,我不能恩将仇报……不过,有他在,将来我肯定还是剑道第二。而且他的恩情我已经还了,我给了他这么多雷液……”

    “不行,我答应了他要出手挡下帝心伤口中帝剑剑道,还要留在天市垣,保护这里半年……杀了他,也可以做到啊……”

    宋命和郎云抬着苏云,脚步看起来不快,但速度绝对不慢,两人额头冒出细密的冷汗,都没有说话。

    因为地上除了他们和苏云的影子之外,还有一个人的影子。

    武仙人的影子!

    武仙人就这样悄无声息的飘在他们的身后!

    宋命和郎云故作不察,突然宋命笑道:“小云,苏圣皇参悟出这剑道神通,传授给武仙,武仙便可以破去帝心伤口中的帝剑剑道,对不对?”

    郎云顿时醒悟,道:“是啊,我原本担心武仙接不下帝剑剑道,现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有了苏圣皇这一招剑道,武仙可以保全自身了。”

    这时,地上那个影子消失不见。

    宋命和郎云不敢回头看看武仙人是否真的离开,只得硬着头皮向仙云居奔去,待来到仙云居时,只见武仙人已经在仙云居,两人松了口气,同时后怕不已。

    “武仙人喜怒无常,与他相处,稍有不慎便会莫名其妙的死在他的手中!”两人心中暗道。

    苏云被送到董神王面前抢救,没有了心脏,他失去了供血能力,一身气血急剧衰竭,哪怕苏云的修为雄浑,达到仙人的层次,但拖延太久也有可能死亡!

    好在董神王乃是通天阁医术最高超的人,尤其是与白泽氏接触之后,得到白泽氏记载的许多关于各类神魔的资料,加以研究,从中整理出更多的造化之术。

    再加上紫府的发现,紫府的造物之门,更是将造化之术运用到极致!

    这几年,元朔的造化之术进步神速,日新月异,董神王更是个中翘楚,刺激苏云心脏再生也并非难事。

    倘若换做从前,董医师肯定是另寻一颗心脏,安装到苏云的胸腔中,而现在,以造化之术促使苏云的肉身自己生出一颗心脏,才是最佳的解决之道。

    过了几日,苏云新生的心脏供血能力还很虚弱,须得缓慢催动紫府烛龙经,缓缓的锤炼肉身,增强心脏机能。

    苏云不敢剧烈活动,说话走路都很慢,又修养几天,这才恢复一些。

    “我这一招,是从武仙的剑道十六篇中参悟而出的,为武仙续上一篇,便叫做劫破迷津。”

    苏云将自己参悟出的劫破迷津倾囊相授,传授给武仙人,道:“劫破迷津,有破仙帝剑道的迷津的意思,所以取了这个名字。武仙以劫入剑,以剑入道,我觉得这条道路大有可为!倘若武仙继续下去,将来成就,不会比仙帝逊色。”

    他言辞诚挚,武仙人得到他传授劫破迷津之后,本来杀意渐起,听闻此言不禁又有些迟疑。

    苏云又道:“武仙在为帝心疗伤时,当护持自己的心脏,破仙帝剑道,是以自己的心来换。武仙不要受伤了。”

    武仙人脸色阴晴不定,点头称是。

    苏云面色还有些苍白,笑道:“武仙先参悟,我下去歇息。这颗心脏还没有长实在,容不得我多活动。”

    武仙人目送他远去,心中默默道:“他一心为我着想,还担心我为帝心疗伤时会伤及我的心脏,我怎么好杀他?”

    过了片刻,武仙人面色变得阴狠,冷笑道:“你讲仁义讲道义,可是换来的是什么?你帮仙帝这么多,他还不是把你镇压在悬棺中,把你的肉身当成燃料,把你的性灵当成炼剑的材料?所谓道义仁义,都是粪土!”

    “不!不能这么做!他开创的劫破迷津,是从我的十六招剑道中参悟出的第十七招,其实就是我的剑道!”

    “哈哈!不要自欺欺人了,若是你的剑道,你为何没有领悟出来?此人当杀,不能留着!”

    武仙人杀心已起,于是来找苏云,然而苏云却已经不再仙云居中。

    武仙人问时,有人道:“陛下与宋命、郎云出去了,说是要去帝廷,看看秋云起等人的死活。”

    武仙人不解,道:“苏圣皇不是刚换了一颗心脏,气血不足吗?气血不足,为何还要去帝廷?”

    “陛下气血好得很,红光满面,与宋命、郎云有说有笑的。还说若是武仙人问起他,便说他半年之后再出帝廷。”

    武仙人默立良久,吐出一口浊气:“不愧是人精苏圣皇,看出我对他有杀意,所以伪装成虚弱的样子,在我动恻隐之心时便全身而退。他知道我要杀他,因此不主动与我见面。罢了,我也羞于见他,便替他守天市垣半年时间,半年之后,立刻离开,免得彼此难堪。”

    另一边,苏云与宋命郎云一起走入帝廷,这帝廷中遍布险境,空中有着奇异的仙道烙印,暗藏仙道神通,稍有不慎,便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饶是苏云、宋命和郎云都是当今世上除了仙人之外最强大的人物,但面对帝廷,依旧不敢有丝毫怠慢。

    他们循着秋云起等人留下的踪迹,一路深入,秋云起等人沿途破解帝廷封禁,为他们省去不少麻烦。

    苏云道:“武仙人屡次对我动杀心,我若不走,他势必会对我下手。只有帝廷,才能让他有所忌惮,不敢直接追过来。”

    宋命道:“这位武仙,当真是凶恶。我们把你抬回来时,他便一直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

    莹莹道:“自从他从断崖剑壁归来之后,他的右手便一直隐藏在袖筒中,从未露出来过。我怀疑,他的右手应该已经再度变成了劫灰怪的手掌。”

    苏云微微皱眉,倘若武仙的右手变成劫灰怪的手掌,那么他施展劫破迷津这一招时,能否将这一招的威能发挥到极致,破解帝剑剑道?

    这时,郎云突然道:“你们说,武仙拿回仙剑之后,是否意味着在也没有镇守成仙之劫的宝物?”

    苏云、宋命和莹莹不禁都呆住了,面面相觑。

    郎云继续道:“倘若没有镇压大千世界渡劫之人的仙剑,岂不是说,所有人都可以渡劫飞升?”

    众人瞪大眼睛,心头怦怦乱跳,呼吸有些急促。

    宋命哈哈笑道:“不可能的!倘若没有了成仙之劫,肯定早就被人发现,这岂不是说,现在世界上已经多出了许多新仙人?”

    说着说着,他也蠢蠢欲动,不由分说突破压制许久的境界,但见帝廷上空,劫云渐生,雷电交加,雷层中隐隐有金光闪动。

    宋命倒抽一口冷气,喃喃道:“果然没有了仙剑……”

    苏云却仰望天空中的劫云,劫中的金光让他有些疑惑,道:“你们看,劫云中的,是否是雷池的虚影?我用仙图见过许多人渡劫,但从未有过雷池……”

    宋命和郎云打量,莹莹翻找书籍,取出雷池的地理图,与劫云中的雷池对照。

    “的确是雷池虚影……不过,雷池已经被武仙人抽干了,堆满了劫灰,为何渡劫时会出现雷池的虚影?”

    莹莹疑惑道:“难道雷池洞天,正在飞速的接近我们?还是说,雷池洞天复苏了?”

    ————昨天晚上是最近睡得最好的一天,回到家感觉到无比的困倦,心里却有些安宁。但愿今后越来越好,猪一家是,大家也是。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