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二十九章 雨中悟道,神剑乃成
    断崖剑壁前,武仙人的剑道绝学在苏云的手中绽放,万劫沦流,苏云仿佛掌劫之人,驾驭众生劫数,降临到世间,带给世人以痛苦,磨难,磨砺!

    这等剑道,实属举世罕见!

    天下洞天世界,以天府为最,天府洞天中有着许许多多源远流长的世家,其中关于剑术、剑道的,更是数不胜数!

    但任何一种剑法剑道,都无法达到武仙人这等层次,哪怕是仙剑世家郎家的分光剑术,也逊色远矣!

    至于元朔、西土的剑术,只有玉道原的剑术堪堪入眼,但也根本无法与武仙人的剑道绝学相提并论!

    武仙人用劫入剑道,单单理念,都胜过余子不知凡几!

    他自称我剑天下第一,所言不虚。

    帝剑就是天,帝剑不出,他的剑道当真是天下第一!

    万劫沦流在苏云手中施展开来,尽管威能上远不及武仙人,但已经很难挑出毛病。

    苏云无愧于武仙人口中那个剑道资质可以与他相提并论的人物,短短几天时间,便将武仙人剑道领悟到这等境地!

    他之所以可以这么快将武仙人的剑道参悟到高深境地,除了他的悟性绝佳之外,另一个原因便是他与柴初晞曾经是夫妻。

    柴初晞带他入雷池,教他领悟雷池奥妙,从而可以看到众生之劫。做到这一步,再领悟武仙人的剑道,便少了不知多少阻碍。

    柴初晞可以说是他的引路人。

    断崖剑壁前,苏云手中的剑光化作一重重劫,硬撼剑壁中涌出的杀招,剑道嗡鸣,剑光碰撞,铮铮作响!

    剑壁中的帝剑剑道,隐匿于朝阳的光芒之中,令人防不胜防,破无可破!

    苏云的万劫沦流施展过后,立刻变招,化作昆池劫灰,众生劫运苍茫,化作无边劫灰纷纷扬扬,遮掩雷池。

    这一招之大气磅礴,将那种劫运之下,众生皆为蝼蚁,雷霆结为剑气的壮阔之感,展露无余!

    武仙人坐在轮椅上大声叫好,恨不得拍起轮椅便要飞将起来,亲自施展自己的剑道对战崖壁中的帝剑剑道。

    突然,只听嗤嗤之声作响,一道道纤细剑光传统昆池劫灰,噗嗤噗嗤将苏云身躯洞穿百十个细微孔洞!

    武仙人的欢呼声戛然而止,只见苏云直挺挺倒地,身上滋滋飙血,血光迎着崖壁映照出的剑光,被剑光斩得粉碎!

    “圣皇,还活着吗?”宋命看得心惊肉跳,颤声道。

    郎云连忙捡起一个小石子,向倒地不起的苏云投了过去,颤声道:“干爹,还活着吗?”

    那小石子在剑光中啪的一声炸开,化作齑粉。

    苏云直挺挺躺在那里,宛如一具死尸。而今天市垣刚刚入秋,秋老虎阳光浓烈,苏云就这样被阳光曝晒,宋命道:“这样晒到晚上,尸体都臭了。”

    董神王张望一番,道:“只是昏死过去,不打紧。”

    众人于是离开。

    到了傍晚,太阳西斜,日头才没有这般浓烈,苏云渐渐醒来,不敢动弹。

    终于等到了晚上,太阳刚刚落山,宋命和郎云这才回来,来到崖壁前,只见崖壁无光,恰巧没有月亮。

    那些与崖壁生长在一起的仙人们再度浮现出来,阴森森的,面目扭曲,无力的挥舞着手臂,像是要从崖壁中爬出来。

    宋命和郎云看得毛骨悚然,急忙寻找到躺在崖壁前的苏云。

    “苏圣皇还活着!”

    两人将苏云抬起,放在担架上,匆匆离去。

    过了几日,苏云伤势痊愈,黑着脸盯着正在被董神王治疗的武仙人,武仙人还坐在轮椅上,董神王准备给他换骨。

    “圣皇不要这样看我。”

    武仙人很是坦然,道:“我的剑道原本便比不上当今仙帝的剑道,所以才要你去试炼。我在一旁观察出我剑道的弱点,加以修正。如此一来,你也可以尽得我的剑道奥妙,对你理来说并非坏事。”

    苏云道:“武仙若是能尽早补全剑道,我也可以少受些苦。”

    武仙人肃然道:“苏圣皇放心,我尽力而为。我这次修改后的剑道,别的不说,在防御上,是绝对挑不出半点毛病!只要能防住帝剑剑道的攻势,不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吗?”

    苏云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呼吸有些急促:“不错!不用管他帝剑剑道有多强,只要做到绝对防御,便可以立于先天不败!”

    莹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妥,不过苏云和武仙人两人说的话都很有道理,似乎挑不出毛病,她也只好不打击两人的积极性。

    武仙人激动的拍着轮椅,他也是个剑痴,道:“我恨不能亲自施展完善的剑道绝学,与帝剑剑道对决!”

    苏云胸怀激荡,仗剑道:“我替你去!”

    断崖剑壁前,苏云踌躇满志,回头看去,坐在轮椅上的武仙人也踌躇满志。

    莹莹站在武仙人肩头,显得有些紧张,见他看来,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只见朝日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剑壁上,剑壁上那些与崖壁融为一体的仙人渐渐隐去,剑壁光芒投照下来。

    “今日,我绝对不会躺着出去!”

    苏云大喝,聚气为剑,迎上剑壁的光芒,与光中帝剑剑道碰撞!

    “泛彼浩劫,窅然空纵!”

    武仙人大喝道:“太华夜碧,人闻清钟!这一招泛彼浩劫,是要有清钟渡劫横跨太华夜空之相!剑道的绝对防御,绝不可能被帝剑剑道破去!”

    断崖前,钟声激荡,黄钟大吕,无射应钟,响个不绝!

    苏云手中剑气纵横,化作一口盘龙黄钟,如同钟山烛龙,在帝剑剑道中不断震荡!

    这一招剑道神通,虽然是武仙人剑道的第八招,泛彼浩劫,但与武仙人所传的泛彼浩劫已经有了极大的不同,也与武仙人改进的泛彼浩劫有着很大不同。

    苏云将泛彼浩劫与自己对钟山烛龙的领悟融会贯通,增加了许多东西,让剑道防御更强!

    武仙人见状,脸色微变:“这小子,的确是剑道上的天才,他补上了我剑道上的一些不足,比我改良后的还要好一些,让这一招的防御无懈可击,说不定真的可以立于先天不败……”

    他正想着,突然钟声黯哑下来,苏云急忙变招,将武仙剑道的其他招式施展开来,硬撼帝剑剑道。

    断崖剑壁前,剑光大炽,光芒耀眼,只听嗤嗤嗤一连串破空声传来,苏云剑断,站在那里身躯乱抖,被一道道剑光洞穿肉身。

    “不要动!”

    宋命心惊肉跳,叫道:“圣皇不要动!动了就死了!”

    苏云站在原地,血流满面。

    郎云这几日经过董神王的治疗,断臂处已经长出一条三寸长短的小胳膊,也是颤声道:“不要昏死过去,否则就死了!”

    苏云强挺着,道:“我还可以坚持,不过你们谁能弄来一片乌云,把阳光遮挡住,省得我在这里站一天!”

    众人顿时醒悟:“是啊!好像没有必要等到晚上再来抬人。”

    过了不久,天色黑暗下来,郎云和宋命连忙将苏云抬去抢救。

    又过了几日,武仙人道:“圣皇,这一次我敢打包票,我改良后的剑道神通,一定可以对抗崖壁中的帝剑剑道!我的思路是这样的……”

    第二天,苏云被抬回来,双目无神。

    武仙人道:“我的思路可能有点错误。不过这一次一定能成。我的新思路是这样的……”

    苏云再度倒在崖壁前。

    武仙人道:“这一次失败了,不意味着下一次失败。苏圣皇,我又有了新的思路,你来参谋参谋……”

    又过几日,宋命和郎云抬起苏云,郎云欣喜道:“干爹,我这条胳膊果真完全长出来了!你看你看!”

    宋命打量一番,只见他那条断臂已经生长得与从前一般无二,只是皮肤稍白一些,道:“董神王说三个月才能痊愈,这么快便三个月了。”

    苏云躺在担架上,怔怔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武仙人的劫灰病也渐渐好转,董神王虽然不能完全根除劫灰病,但利用换血、换骨、换心等手段,让他的病情减轻很多。

    若非武仙人有所顾虑,董神王甚至打算给他换个头颅。

    “苏圣皇,这一次的剑道神通,一定可以坚持更久!”武仙人信心勃勃道。

    苏云还是坐在那里发呆,最近一段时间,他发呆的次数越来越多,经常走神,别人跟他说话,他也不留意听。

    董神王为他治疗在剑壁前受的伤,他也像是毫无痛觉,任由董神王摆布。

    武仙人在他面前演练招式,将改良后的剑道练给他看,道:“学会了吗?”

    这时,苏云突然起身,像是丢了魂一样向悬棺禁地走去,董神王正准备给他缝合伤口,却见苏云已经走远。

    “他的状态不对,宋命,郎云,你们快点跟上他!”

    武仙人连忙唤来宋命和郎云,吩咐道:“你们二人不要打搅他,他这些日子对抗剑道,多半有些领悟在心中,喷薄欲出。打搅了他,他便很难再进入这种状态了!”

    宋命和郎云连忙跟上,只见天空恰恰有乌云盖住了悬棺禁地,雷声轰隆,时而有闪电从云层中迸发。

    “要下雨了。”宋命仰头打量乌云,皱眉道。

    苏云来到崖壁前,聚气为剑,对着崖壁胡乱出招,只听咔嚓一声,一道惊雷从天而降,闪电照亮了崖壁!

    苏云剑招纵横,与这一瞬间迸发出的帝剑剑道碰撞,剑壁前,剑光纵横交错,宛如有两大高手在做生死对决!

    雷声过后,闪电隐去,四周陷入一片漆黑。

    苏云站在崖壁前苦苦思索,手中真元化剑,比划来去。

    “咔嚓!”

    又是一道惊雷从天而降,照亮崖壁,这一刹那的光明中,两大高手剑道再起,铮铮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苏云在空中纵剑矫腾,如同神龙乍现。

    闪电过后,四周又陷入一片黑暗。

    宋命和郎云站在黑暗中,心惊肉跳的看着这一幕,天空中的雷霆不知何时便会炸开,让断崖剑壁变得凶险无比,在这种情形下与剑壁中隐藏的帝剑剑道对抗,绝非易事,甚至比寻常时危险百倍!

    就在这时,又是一道雷霆落下,闪电照亮黑暗之时,瓢泼大雨从天而降!

    电光映照崖壁,帝剑剑道与雨水融合,断崖前雨水中,隐约间仿佛有一位剑道大帝的虚影屹立,控制万千剑光与苏云碰撞!

    雨声哗啦哗啦,越来越大,闪电雷霆,越来越密集。

    雨中剑道嗤嗤作响,纵横交错,让断崖剑壁前如同一片剑道形成的绝杀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