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剑道大帝
    青铜符节降落下来,苏云带着众人向自己的府邸走去,路上不断有人招呼:“陛下回来了?”

    “是啊。”苏云应声道。

    “好久没有看到陛下驾车出来遛弯了,大家伙还以为陛下驾崩了呢。”

    “大吉大利!你们这群反贼,我只出了趟远门,解决一些事情而已。”

    “陛下,好久不见了!昨天晚上陛下家的龙骧跑出来,踩坏了我家菜地!”

    “那龙骧不是我的,是东陵主人的,放在我这里暂养。踩坏了你家菜地我不赔!要赔你找东陵主人去!”

    “陛下,鬼市里的老伙计想死你了!何时再去鬼市摆摊?”

    “苏老师好久没有来教书了。”

    “陛下还要续弦吗?”

    “续啊!老徐头,你家闺女我看挺好……”

    “呸!我家闺女还未成年!”

    “我可以等……哎,你别走啊!”

    ……

    众人跟着苏云一路来到仙云居,路上只见苏云与众人说说笑笑,丝毫没有当世绝代高手的架子。宋命好奇道:“圣皇,他们为何叫你陛下?”

    “士子是天市垣大帝,他们自然叫士子一声陛下。”

    莹莹不无得意道:“你们肉眼所能见到的地方,都是陛下的领地,一切子民,都是陛下的子民!这些福地,都是陛下的家产!”

    宋命和郎云双股战战,面色如土,几欲逃离此地。

    宋命叫道:“这里是帝廷,姓苏的,你居然敢自称这里的大帝,你不是要造当今仙帝的反,也不是要造老仙帝的反,你是要同时造他们两位仙帝的反!”

    “干爹,你死定了!孩儿告辞,这就叛出苏家!”

    武仙人冷笑道:“自古以来胆大包天未有如君者。”

    苏云不以为意,笑道:“我只是天市垣大帝,又不是帝廷大帝,何罪之有?”

    郎云痛心疾首道:“你的天市垣,包括帝廷!这个罪责更大!”

    苏云还是没有放在心上:“乡民胡乱说而已,当不得真。”

    他们进入仙云居,只见这里早就被妖魔鬼怪侵占,一群狐狸和白羊生活在这里,见到苏云回来也不害怕,这些妖怪懒洋洋的收拾行囊,背在身上慢吞吞的走了。

    苏云嫌一只小白羊走的慢,在其屁股上踹了一脚。宋命等人打量这只羊,总觉得与那个白泽很象。

    后面还有几只小妖在清理,打扫卫生。

    苏云唤来一只小妖,吩咐他去请董医师,道:“等到小神王前来,先给武仙疗伤,待到武仙痊愈,再治疗帝心。”

    武仙人脸色微变,试探:“苏圣皇要我帮你那位朋友挡住伤口中的神通,莫非那位朋友,便是帝心?”

    苏云点头。

    武仙人脸色再变,试探道:“那么我是否可以问一下,帝心受的是什么伤?”

    苏云没有隐瞒,道:“秋云起他们的老师手里有一口剑丸,那口剑丸斩中帝心,伤口中蕴藏那口剑丸的神通。”

    武仙人拄着仙剑一瘸一拐便往外走,头也不回道:“秋云起的老师,便是当今的仙帝!当今仙帝的剑丸,便是帝剑!那口剑丸,是借至宝万化焚仙炉,用无数仙人的肉身和性灵才能炼就的宝物,万千年未曾炼成!若非被人打断没有彻底炼成,那口剑必然成为仙界第一至宝,力压其他至宝!这口帝剑留下的剑伤,我挡不住,另请高明吧!”

    苏云在他背后悠然道:“普天之下,能够治愈你的体内劫灰病的,只有小神王。离开此地,武仙还是等着化作劫灰仙罢。”

    武仙人继续往外挪动,冷笑道:“慢慢化作劫灰仙,也好过现在就死在帝剑的神通之下!当今仙帝的剑道,举世无匹,没有敌手!他的剑道,根本无人能破!”

    苏云微笑道:“巧的很,我学会一招帝剑神通。武仙人想破这一招吗?”

    武仙人身躯僵硬,顿下脚步,迟疑了片刻,转过身来,目光热切:“你学会一招帝剑神通?”

    苏云面色肃然,取出那道剑光所化的飞剑,飞剑是由紫府的先天一炁凝固剑光的一切变化而形成的宝物,沉声道:“这口剑中蕴藏的剑光,便是帝剑神通。我已经将它学会。”

    武仙人目光热切,死死盯着苏云口中的飞剑,声音嘶哑:“给我!把它给我!”

    苏云摇头。

    武仙人目露凶光,杀气盈天,这一刻他哪里还像是仙君?分明就是个被魔性所控制的魔君!

    “把它给我!”

    他强提仙元,气血沸腾,周身的伤口噼啪炸开,声音凄厉道:“给我!这是无上的剑道,落在你的手中就是暴殄天物!只有我,只有我才能让这剑道发扬光大!只有我才能成就无上道,成为无双的帝!给我——”

    他拄着仙剑,一瘸一拐踉跄冲向苏云,还未来到苏云跟前,迎面飞来帝心的巴掌。

    “啪!”

    帝心一掌掴在他的脸上,将他打翻在地。

    武仙人在地上挣扎,犹自叫道:“学剑者,悟剑者,谁不想见一见这剑中之君?仙中之帝?让我看看,求你,让我看看!”

    他身上突然冒出劫灰,纷纷扬扬,甚至体内有点燃劫火的迹象。

    武仙人肉身中噼里啪啦作响,又有许多骨骼刺破皮肤,让他变得更加丑陋,仿佛随时可能化作劫灰怪!

    劫灰怪在他皮肉里蠕动,像是蝉从虫中蜕变,要把武仙人的皮肉剥开,从里面爬出一般!

    这幅场面极为恐怖,让众人都是大吃一惊。

    苏云知道他道心受损,难以压制仙元化作劫灰,急忙喝道:“武仙,你入魔了,压制一下你的魔性,否则你甚至活不到小神王来到的那一刻!”

    武仙人魔性深重,劫灰飘扬,蜕变速度加快!

    苏云皱眉,立刻将那口飞剑丢给他,武仙人抱住那口剑,又哭又笑,涕泪横流,疯癫了一般。

    然而下一刻,他便又疯魔起来:“怎么无法催动?为何动用不料?帝剑神通呢?帝剑神通何在?”

    苏云淡淡道:“这口飞剑乃是先天一炁所化,只有先天一炁才能催动。用先天一炁催动,帝剑的变化便可以掌控由心。武仙,把它送到我手上。”

    他伸出手来。

    武仙人哈哈大笑,疯疯癫癫道:“什么先天一炁?没听说过!先天一炁,还能比得上仙元不成?给我祭!”

    他鼓荡仅存的仙元,拼命催动那口飞剑,然而飞剑如同顽铁,纹丝不动。

    武仙人怒吼连连,突然大口大口吐血,气息委顿。

    宋命和郎云心中一惊,正欲上前劝说,苏云抬手挡住两人,冷冷的看着武仙人,道:“让他亲自把剑送到我的手上!他只有亲手将这口剑送到我的手中,他才能见到仙帝的剑道!否则,让他堕落,变成劫灰仙!”

    武仙人再度催动飞剑,飞剑还是纹丝不动!

    他动之以剑道,再度催动,飞剑依旧如昔。

    武仙人大口吐血,突然噗通跪坐在地,抬手,抓住飞剑的手臂颤抖,过了片刻,他终于将飞剑放在苏云手中。

    苏云握剑,以先天一炁催动这口飞剑,剑中蕴藏的剑光仿佛被解封了一般,跟随着苏云一起舞动。

    剑光如清冽的水光,满室生辉,飒然来去,将剑道的一切奥妙,道于指掌间跃动的剑光之中!

    武仙人的目光随着苏云和那剑光而转动,如痴如醉。

    突然,满室剑光一收,苏云背剑,飞剑藏于身后。

    武仙人眼中的痴迷渐渐消散,神智恢复清明,声音嘶哑道:“这是仙帝的剑道?我从前只听闻其名,从前未见,那时我将它想得太完美,以为必然是我无法想象。而今一看,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完美。”

    苏云露出笑容,道:“武仙不亏是武仙。恭喜武仙的道心和剑道,更进一步!”

    武仙人缓缓起身,闭上眼睛,再度睁开眼睛时,气度和从前已经有所不同,让宋命和郎云惊疑不定。

    而今武仙人依旧气息衰弱,但境界似乎愈发高远,愈发深不可测。这与刚才疯魔的武仙截然不同,仿佛两个人!

    “多谢苏圣皇,点破我的迷津。”

    武仙人躬身施礼:“圣皇让我得见帝剑剑道,破了我的迷惘,打破我道心上的一座山。武某能够有所突破,拜圣皇所赐。”

    苏云笑道:“不敢。武仙悟性太高,才能有所堪破,我只不过是顺手而为。武仙而今能接下帝剑神通吗?”

    “不能!”

    武仙人断然道:“你不是让我接下神通,而是让我破解这门神通!我若是不破解神通,硬挡这一剑的话,那么帝心必然会因我与帝剑剑道的冲击而死。想要他活,必须破解帝剑。但破解帝剑,我办不到。”

    苏云呆了呆。

    武仙人露出一丝笑容,道:“你只有一招帝剑剑道神通,所以我无法办到。但倘若能够多几种剑道,说不得便可以破解。”

    苏云迟疑一下,道:“悬棺断崖处,有一招剑法……”

    武仙人笑道:“那就请圣皇前往断崖试剑!”

    苏云眼角跳了跳,道:“我去试剑?”

    “不错。苏圣皇你去试剑,我传授你我的剑道,破解帝剑剑道可能的办法,一招一式,都由你来试!”

    武仙人道:“那片断崖,乃是当今仙帝一剑削成,当年他手中没有帝剑,断崖的威能有限。以苏圣皇的修为,再加上我的剑道,圣皇可以保全性命!多试几次,总能寻找出帝剑剑道的破绽!”

    苏云面带难色:“我不懂剑术,我从未学过剑术。我儿郎云,乃是剑术神仙,可以代我一战!”

    郎云尽管听到武仙人亲传剑道,跃跃欲试,但也知道苏云保举自己,一定是危险异常,九死一生甚至有死无生,连忙道:“我剑不如我父剑。我学剑四百年,还不如干爹学剑四年。”

    武仙人道:“郎家的剑术吗?虚有其表罢了,只是勉强摸到剑道边缘。苏圣皇,真正精于剑的人,正是你我这样未曾学过术,直接领悟出剑道的人。我是如此,仙帝是如此,你也是如此。”

    苏云惊讶万分,喃喃道:“我是学剑的天才?”

    武仙人道:“你是如何学会我的剑道的?”

    苏云道:“我见到你的仙剑斩渡劫的神魔,心中恐惧,日思夜想的无不是向我斩来的仙剑,于是我便自然而然学会了。”

    武仙人问道:“那时你几岁?什么修为境界?”

    苏云老老实实道:“十三岁,蕴灵境界。”

    郎云面如死灰,失魂落魄:“十三岁,蕴灵境界,领悟武仙剑道……”

    武仙人也是锐气猛地一衰,喃喃道:“十三岁,普通人,还不是灵士,看到我的剑,便领悟出我的剑道,嘿嘿,你若是在剑道上多努力一把……”

    郎云心中生出无限酸楚,自己一辈子努力,还不如人家迷迷糊糊的参悟几天。

    苏云心里很是开心,恨不得欢呼,却强行谦逊道:“我的剑道成就不高,对剑道的兴趣也不怎么大。我更喜欢印法神通,我的印法造诣胜过剑道造诣良多。”

    武仙和郎云闻言,都是精神一震,刚才的颓唐一扫而空。

    “他若是醉心于剑,用所有精力去参悟剑道,势必又是一个剑道大帝!可惜他被印法神通迷住了,剑道成就即便不凡,也是有限。”

    “这世上最令人痛苦的是,你用了四百年时间苦苦钻研剑道,而有个混蛋在剑道上没有一点兴趣,天天研究印法,结果在剑道上稍微一努力,便胜过四百年苦修的你。世上果然没有天理!”

    ————第二更在八点九点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