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古道热肠
    逍遥子等人的头脑中有千百个疑问无法解答,他们参加圣皇会,准备在另一个洞天世界比试,结果路上被郎云偷袭,丢入星空之中。

    他们经历数月的流浪飘行,终于寻到烛龙星系,好不容易才有生存先来的希望,以为会在这个异世界称王称祖,却不料又遇到苏云和郎云!

    苏云是邪帝使,郎云是害得他们在星空流浪的仇人,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逍遥子等人何止眼红?只恨不得把他们生吞活剥。

    只是苏云郎云等人为何出现在这里?天府洞天何在?这个新世界就是天府洞天吗?如果是,天府洞天为何会跑到这里?这九渊是怎么回事?这烛龙又是怎么回事?

    郎云缘何断臂?

    苏云缘何成为圣皇?

    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宋命走出青铜符节,笑道:“原来是逍遥子。我还以为你们送命了呢。你们来的正好,而今是两大洞天世界合并,我们正在探查另一个洞天世界的奥秘。你们便跟着我,不要四处乱跑。”

    逍遥子警觉,向周围的天府高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姓苏的,姓郎的和这个姓宋的,没有一个是好人!”

    众人连连点头。

    这时,只见另一拨人从青铜符节中走出,都是俊男靓女,让人一见便不由得心生好感。

    秋云起取出仙帝家的信物,却是一面小小的令牌,轻轻抬手,那令牌飞向逍遥子,微笑道:“我乃当今仙帝的门下弟子秋云起,奉仙帝陛下之命来天府洞天办事,查办邪帝使案,邪帝心案和邪帝余党案。”

    逍遥子闻言,连忙毕恭毕敬的接过令牌,仔细查看一番,——他却不懂得这令牌是不是真的。

    云霞上其他人也凑上前来打量,只见这面小小的令牌上烙印着一些奇异的仙道符文,还有如朕亲临的字样,而令牌背面则是一口悬起的剑。

    众人哪里见过这个?但其他人没有说话,他们也便默不作声。

    逍遥子将令牌送还回去,秋云起道:“而今天府洞天与另一座洞天合并,我们这三位帝使与镇守北冕长城的袁仙君联袂赶到这里,打算探索这个陌生的洞天世界。诸君若是不嫌弃,不如同行。”

    逍遥子迟疑一下,与云霞上的众人商议一番,道:“宋命、郎云与苏大强,坏得离谱,我们沦落到这等天地,无缘圣皇,而今若是回天府,势必被人耻笑。不如索性建功立业!”

    他此言一出,众人便都明白过来,投靠苏云、郎云和宋命肯定不行,苏云是邪帝使者,投靠他便是造反,成为邪帝余党。投靠郎云更是休想,郎云这小鬼四处认爹,但凡做他爹的人,往往都没有好下场,除了神君郎玉阑。

    ——他们并不知道郎玉阑已经没有了好下场。

    宋命更是个墙头草,压根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

    而刚才秋云起要破的三个案子,分明是赠送一场功劳给他们,这三个案子,虽然不知道邪帝心案是什么,但其他两个案子可不都与苏云有关?

    逍遥子上前,向秋云起、水萦回、楼珠翠躬身,道:“我等愿意追随!”

    秋云起大喜,笑道:“有诸君相助,何愁不能建功立业?别说在天府称君作皇,就算是飞升仙界,做个逍遥自在的仙人也绰绰有余!”

    逍遥子等人被他说到心坎里,只觉百般受用,心道:“果然选对了人!”

    宋命见状,不禁大皱眉头,一百多位天府强者,就这样投靠了秋云起,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天府洞天之所以没有对苏云痛下杀手,其中一个原因便是,天府的大半高手参加圣皇会而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天府一百零八福地,多多少少都失去了一两尊征圣、原道强者。

    而现在,这一百多位天府强者投靠秋云起,拧成一股绳对付他们,他们便危险了!

    苏云不以为意,笑道:“诸君归顺仙廷,我作为天府的圣皇,也与有荣焉。秋兄,不如咱们同去探索这片陌生的世界,你意下如何?”

    逍遥子大喝一声:“住口,无耻蟊贼!”

    他转身向秋云起道:“帝使大人有所不知,此人便是邪帝使者!今日便可以破了这邪帝使者案!这个竹节,便是前朝邪帝的信物,青铜符节,是调动兵马的兵符!”

    秋云起得到这一百多位征圣、原道强者的效忠,不由踌躇满志,意气风发,笑道:“我身为帝使,岂能认不出青铜符节?”

    逍遥子瞠目结舌,认识青铜符节还不将这乱臣贼子抓起来?

    秋云起道:“不过你的功劳,我替你记下了。苏圣皇,我也正有探索此地的意思。请!”

    苏云肃然道:“能够与秋兄共同探索此地,是苏某的荣幸。请!”

    秋云起请出袁仙君与一众金仙,命逍遥子等人照料,不再乘坐苏云的青铜符节。

    青铜符节跟上他们,苏云站在符节中,动容道:“此地竟然有如此之多的福地!”

    秋云起等人也是面露惊讶之色,心中被深深震撼。

    只见下方两大洞天交接之地,洞天福地数不尽数,尤其是两大洞天的元气交汇,让天地元气的质量更是节节攀升!

    一座座山川,一片片湖泊,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竟然生出仙气,空中甚至有仙光垂落,形成各种异象!

    “这里……”

    秋云起突然打个冷战,低呼道:“我知道这里是何处了!”

    众人急忙向他看去,尤其是苏云,两只眼睛能放出光来!

    秋云起连忙催动神通,形成一个隔绝声音的罩子,这才向水萦回和楼珠翠道:“两位师妹,这里便是传说中的帝廷!当年邪帝便是在这里被斩,死于非命!这帝廷,传说中是第一等的福地,无上的洞天,是所有洞天的中枢!这里的仙气,质量极高!”

    水萦回和楼珠翠又惊又喜:“竟是此地?”

    秋云起笑道:“可怜苏圣皇那小鬼,虽然是邪帝使者,却不认得帝廷。帝廷宝地众多,宝物更是不计其数,当年一战,邪帝的许多宝物都埋葬于此!”

    他心头一片火热,道:“这次下界,或许是我们飞黄腾达的好机会,好机会……”

    水萦回与楼珠翠对视一眼,笑吟吟道:“师兄腾达了,可别忘记我们姐妹。”

    秋云起哈哈大笑,道:“这场腾达的机会,是我们师兄妹的!天可怜见,我们下界以来,一直不走运,现在总算时来运转了!有了这些仙气,袁仙君与二十三金仙,也可以快速恢复!如此一来,胜券在握!”

    他意气风发,却在此时,只听外面传来喧哗声。

    秋云起急忙散开罩子看去,只见苏云长着青铜符节的速度快,将一处处宝地的仙气收了便走,向前一路搜刮而去!

    那帝廷中的宝地虽多,但也禁不起他这样搜刮。

    秋云起脸色陡变,急忙高声道:“快点跟上他,不能让他得到那些仙气!否则武仙得到了仙气,便会在袁仙君之前恢复过来!”

    众人急忙向前赶去,但速度哪里能与青铜符节媲美?

    秋云起率领众人奋力向前赶去,只能看到苏云驾驭符节,将四周的福地一扫而空。

    秋云起等人一路追过去,水萦回道:“不要管那些福地,往前赶!超过他!”

    袁仙君与一众金仙也紧张万分,强提精神,关注这一场角逐。这场角逐,事关他们生死,他们与武仙人拼得两败俱伤,差点油尽灯枯。谁先得到仙气,谁便可以快速恢复一部分战力,从而获得压倒性优势!

    突然,楼珠翠叱咤一声,一道剑光飞出,向青铜符节斩下,苏云站在符节上,赤手空拳,以自己的手掌施展紫府印,硬撼楼珠翠的仙帝剑道!

    一声巨响传来,楼珠翠和苏云都是身躯大震,心中暗惊。

    苏云周身紫气蒸腾,楼珠翠玄功运转,两人各自卸去对方神通的威能。

    “他竟然有能力敌陛下剑道的神通!”

    秋云起、水萦回见状,心中凛然:“那一招印法,可不是邪帝的神通!他的神通另有来历!”

    不过,看到楼珠翠用神通惊扰苏云奏效,其他人精神大振,纷纷催动神通,祭起灵兵,向青铜符节轰去!

    青铜符节中人少,只有苏云、郎云、宋命、帝心等人,武仙重伤,帝心又不爱出手,仅凭郎云、宋命根本无法挡住所有神通,而苏云又需要分心来控制青铜符节,顿时符节速度放缓下来。

    苏云破口大骂:“秋云起,亏我还将你当成异父异母的兄弟!你便这样对我?”

    秋云起等人哈哈大笑,超越青铜符节,逍遥子等人精神百倍,神通、灵兵不要命的向后方的符节轰去,阻止苏云驾驭符节冲到他们前方。

    苏云怒火滔天,恨骂不绝。

    武仙人挣扎起身,来到符节入口,四下打量,疑惑道:“这里不是苏圣皇口中的天市垣吗?”

    苏云点头,道:“是天市垣。”

    宋命也在破口大骂,闻言突然住口,疑惑道:“苏圣皇,我好像听你说过,你是来自天市垣?”

    苏云眨眨眼睛:“竟有此事?”

    郎云连忙道:“父亲,我也听说过,你与圣皇禹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好像叫做元朔的地方!元朔旁边,有个叫天市垣的地方!”

    苏云挠头,惊讶道:“果真有此事?这里是天市垣?别开玩笑!我就出生在天市垣,我闭上眼睛在天市垣中行走都不会迷路!这里若是天市垣,我还能认不出来……”

    他站在符节入口东张西望,突然吃惊道:“这里果然是天市垣!天呐,我走了才半年时间,便不认得这里了!你们看,那里便是我们天市垣学宫,那里是我居住的宫阙……秋云起,秋兄!快停下,快停下!不要再往前走了!前面是帝廷禁区……哎——”

    苏云突然重重跺脚,叹了口气:“他们怎么不听劝,就贸然闯入禁区了?这可如何是好?我救不了他们,我们都救不了他们!”

    宋命、郎云和武仙人等人双手抄在胸前,冷冷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苏云叹道:“这帝廷禁地,我只去过一两趟,里面危险重重,遍布封禁,藏有着莫大的秘密。我平日里想破开这些封禁,但又担心死伤惨重,所以一直没有成行。没想到秋兄他们竟然如此古道热肠,不惜性命也要为我们揭开帝廷封禁。”

    莹莹也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看着他冷笑不已,只有帝心依旧木雕泥塑的站在一旁,不为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