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幕后黑手(求订阅)
    苏云和秋云起面色苍白,帝倏,是被镇压在冥都十八层的传说,这个世界最为古老的统治者,谋杀了帝混沌的可怕存在!

    前任老仙帝,也就是邪帝,用帝倏的脑壳炼制万化焚仙炉,万化焚仙炉一举成为仙界最强仙器之一,被称作至宝!

    当初苏云被流放到冥都十八层之后,与邪帝性灵一道打算逃脱,便在那里遭遇了帝倏之脑的阻拦。

    无边无际的大脑,脑沟如同天堑,念头一动如同雷暴,让青铜符节在他的大脑表面穿梭,短时间无法飞出他的大脑皮层。

    更为可怕的是,帝倏的观想极为可怕,可以观想出层层空间,让空间不断诞生,险些把他们困死在那里!

    若非邪帝性灵出手斩断他的观想,破了无限时空,恐怕现在他们还在帝倏的观想中打转呢。

    当今的仙帝之所以焦头烂额,之所以对仙廷的动乱不闻不问也要跑到冥都,就是这个原因!

    他必须要把帝倏镇压在冥都,不能让这个可怕存在逃脱!

    倘若帝倏逃出冥都的话……

    秋云起不由打个冷战,颤声道:“先是邪帝尸妖,再是邪帝性灵,又是邪帝之心!到现在,又有帝倏脱困,现如今还真是多事之秋……”

    苏云悻悻不已,没有说话。

    莹莹坐在苏云肩头,道:“帝倏出来,未必会是一件坏事,仙廷就没有机会来过问我们的事了。”

    秋云起摇头道:“帝倏是古老统治者,最是凶残,视仙人为蝼蚁,众生为粪土,他逃出来。绝对不是好事!更何况……”

    他有些幸灾乐祸,道:“帝倏是死在邪帝之手,邪帝剥去他的脑壳,用来炼宝,作为邪帝的下属,只怕也会被帝倏迁怒。”

    莹莹打个冷战,不再说话。

    楼珠翠蹙眉,道:“帝倏逃脱,无论对仙廷还是对邪帝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只怕会生出许多不可预测的变数。”

    水萦回苦苦思索,轻声道:“帝倏怎么会脱困?真是奇怪,冥都镇压帝倏已经不知多少万年了,始终没有出什么差错,怎么会突然间镇压不住帝倏,反倒被他逃脱?”

    苏云不说话。

    莹莹道:“那是因为从前没有一群喜欢把不要的东西随手丢进冥都的小羊。最近一些年,有那么一群羊,总是喜欢把不喜欢的人丢到冥都里,丢着丢着,便让帝倏看出了机会。”

    白泽转身溜走,只听莹莹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于是帝倏便生长出许多奇奇怪怪的大眼珠子,趁着这群小羊往冥都里丢东西的时机往外爬。终于,就爬出来了。”

    白泽慌忙加快脚步,心道:“难道帝倏真的是我白泽氏一族放出来的?不可能吧?我们白泽氏只是一些纯洁的小白羊,偶尔把一些好朋友丢进去而已……”

    “小羊!”

    少年白泽回到三圣学宫中的居所,一头被五花大绑的魔神叫道:“有能耐放了我,我与你大战三百回合,一分生死!”

    那魔神乃是天府和天船两大洞天合并时天船洞天中诞生了一处福地,那处福地对应贪狼星,感应星象而孕,从福地中诞生出一尊贪狼魔神。

    这尊魔神一出生便来吃白泽,反倒被白泽所擒,打算丢到冥都里去,丢了几次,都被贪狼逃出来。

    贪狼毫不气馁,每次逃脱都要跑过来吃羊,白泽也毫不气馁,不断把这尊魔神擒住镇压,不断往冥都里丢,这几天丢了十多次。

    “难道是我把帝倏放出来的?”少年白泽忧心忡忡,不小心走得太近,被贪狼星君舔了一脸口水。

    冥都,十八层幽暗世界,各层幽暗世界都有着古老无比的神魔,他们是古老世界的统治者,世界诞生之初便从天地福地中诞生的存在,强大无比,掌管着幽暗世界的铁律。

    仙廷占据统治地位之后,让这些古老统治者统治冥都,镇压异己。

    此刻,冥都大帝率领无数古老统治者来到第十七层,无数古老统治者组成阵势,铜墙铁壁一般,严阵以待。

    冥都大帝张开眉心的眼睛,向第十八层的昏暗世界看去,那里劫灰苍茫,帝倏的尸体埋葬在劫灰之中,然而帝倏的大脑已经不翼而飞!

    “难道帝倏还有同党?”

    冥都大帝面色凝重,沉声道:“我们在这里拼死镇压帝倏,帝倏同党却在那里一次又一次打开冥都接应他。这个同党狡猾无比,终于救走了帝倏之脑。陛下,帝倏逃出大脑,尸身还在,闹不出多大的乱子。”

    “哼!”

    天空中传来一声冷哼,下方镇守冥都的诸多古老神魔仰头看去,只见那声音传来之处仙光分成不同颜色,重重叠叠,绚烂非凡。

    无数仙神屹立在仙光之上,拱卫着当今权势最强大的存在,仙帝。

    “有人先放出邪帝尸妖,再潜入冥都放出邪帝性灵,而今又里应外合,放走帝倏之脑。这里面不可能没有幕后黑手。其人图谋远大,甚至打算合并新仙界!”

    那仙帝的声音传来,来回回荡,听不出声音中是否带着喜怒,道:“冥都道友,邪帝性灵和帝倏之脑,都是从你这里走脱,你罪责不小。虽然这里面是有奸人作祟,但你罪责还在。”

    冥都大帝躬身:“陛下,臣有罪……”

    “你自然有罪,但现在不是治罪的时刻,现在正值用人之际,你戴罪立功吧。”

    那片仙光升起,带着一众仙神消失不见。

    冥都大帝叹了口气,低声道:“多事之秋啊……奇怪,这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竟然把帝倏之脑也救了去。若非陛下亲至,恐怕连帝倏尸身也会被他救走!这个幕后黑手,意欲何为?他的胃口,恐怕不小啊……”

    他不由想起当初邪帝性灵带着一个少年飞出冥都第十八层的事情,心头一突:“难道那个少年才是幕后黑手?”

    他随即摇头:“太离谱了。幕后黑手不可能这么年轻这么弱小,一定是有其他人指使。那么黑手到底是谁?”

    苏云浑然不知自己被怀疑成邪帝尸妖、邪帝性灵和帝倏之脑等一连串事件的幕后黑手,甚至连新仙界合并也被归到他的头上,倘若知道,他一定会错愕不已,失笑说仙帝糊涂。

    ——当然,这些事也的确是他做的。即便是帝倏之脑逃脱是白泽所为,但也与他有着莫大的干系。当初他被流放的时候,白泽为了搭救他,屡屡打开冥都,这才被帝倏之脑得到机会,让血肉遍布其他冥都世界,为后来的逃脱打下了基础。

    苏云浑然没有幕后黑手的觉悟,此刻正在观看天空中的天渊,天府洞天正在进入第九道天渊。

    这座洞天带着天船,正在驶向烛龙的口中。

    天空中,两大仙君二十五金仙的战斗也显得愈发高远,对天府洞天的影响也越来越小,空中的劫灰落地,天空也变得越来越亮堂。

    突然,一道虹光划破天空,向三圣学宫坠落!

    苏云顿时紧张起来,背后悄悄捏着紫府印,随时准备暴起杀人!

    秋云起、水萦回和楼珠翠三人也各自做好准备,秋云起仰头看天,水萦回修为提升到极致,暗自催动帝剑神通,目光死死盯着苏云。

    楼珠翠目光落在苏云身后的帝心身上,暗暗备好祭坛,随时准备召唤帝剑。

    独臂的郎云擦了擦左手中的冷汗,悄悄握住郎家的断玉仙剑,宋命身后的光晕中,那口仙家刀光跃动,刀光四周,细如纤毫的世界不断分裂,不断湮灭。

    他们都做好了准备,随时撕开脸皮做最后的厮杀!

    苏云眼角动了动,感应到了紫府的气息。

    楼珠翠悄悄来到秋云起身后,低声道:“师兄,感应到帝剑了。”

    突然,那道虹光落下,袁仙君步履踉跄,蹭蹭后退,用力提枪插地,吐血道:“武仙好剑法!”

    虹光完全落地,一尊尊金仙落地,口中吐血,数量竟从二十五人降到二十三人,显然又有两尊金仙丧命在武仙人剑下。

    那些活下来的金仙也各个遭到重创,气息萎靡不振,伤势极重!

    莹莹意气风发,双手叉腰,杏眼瞪圆,喝道:“今日便是你们的死期!士子,帝心,郎云,宋命,并肩子上,送他们上路!”

    她话音刚落,天空中又有一道虹光落地,突然虹光断去,武仙人连翻带滚砸了下来,过了片刻武仙人这才稳住,翻身将武仙之剑插在地上,让自己不再翻滚。

    “哇——”

    武仙人张口吐血,血中有劫灰飞出。

    莹莹见状,连忙闭嘴,叉着腰的双手也连忙收了起来。

    众人对视,心里怦怦跳个不停。

    武仙人一边咳嗽,一边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声音沙哑道:“若非有这些金仙碍事,你便死了。”他的伤势极重,险些又跪了下去。

    袁仙君嘿嘿笑道:“就算你恢复到巅峰那又能如何?前辈,你已经腐朽了,与其化作劫灰仙,不如晚辈帮你兵解!”

    就在这时,天空变得异常明亮,一颗颗星辰呼啸从天外驶过,甚至有明亮无比的太阳切入天府的大气层,灼热无比的火浪点燃了天空,然后又自驶远。

    苏云心中微动:“天市垣到了。”

    宏伟无比的天府洞天,与同样宏伟无比的天市垣,即将合并!

    轻微的震动传来,天市垣的边缘已经与天府洞天的边缘接触。

    苏云微笑道:“秋兄,两大洞天合并,这等事情举世罕见,咱们与其在这里站着,不如前去看看这种盛况,你意下如何?”

    秋云起抚掌笑道:“如此甚好!我也正有此意!”

    苏云笑道:“我有青铜符节,我速度快,不如几位便乘坐符节一起前往?”

    秋云起连忙道:“岂不是麻烦圣皇?”

    “不麻烦,不麻烦。”苏云客套一番,祭起青铜符节,符节越来越大。

    众人连忙将伤者搀扶上去,袁仙君与二十三金仙坐在一端,武仙人坐在另一端。

    青铜符节启动,飞向两大洞天合并之地。

    天外一朵云霞飞向天市垣,云霞上百十位天府强者远远看到天市垣,又哭又笑,在云霞上跳来跳去。

    “天不枉我!诸君,我们到了这个洞天世界,成为统治者之后,要善待当地土著!”

    “以我们的手段,降服这里的土著应该不难!”

    “……降服异族,繁衍种族,想一想真有些激动呢!”

    “你们看,那里有一根竹子飞了过来!竹子上有个贱人,貌似我干儿子郎云……还有邪帝使!”

    云霞上正是逍遥子等人,见到青铜符节又惊又怒,叫道:“大胆郎云,竟然与邪帝使者勾结!罪该万死!”

    郎云抬头,面色威严,喝道:“放肆!这位是苏圣皇!还不前来参拜?”

    “苏圣皇?”

    云霞上的众人茫然:“我们离开的这几个月,都发生了什么事?”

    ————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