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二十三章 真假武仙之战
    袁仙君哈哈大笑,却面目森然,杀气腾腾:“不愧是邪帝使者,果真是颠倒黑白,巧舌如簧。然而你没有料到的是,你所说的那个真正武仙,早已是仙廷的乱党!这件事,早已传遍大千世界。”

    他迈步走来,突然,他身后的天空炸开,一颗又一颗星辰出现,挤入他背后的天空!

    那是堆满了劫灰的星球,灰蒙蒙的,有的黑暗,有的灰白,哪怕是太阳,此刻也被劫灰所覆盖!

    有的星辰如同被点燃的炭火,那是星球内部的劫灰在燃烧!

    被所有人恐惧的劫火,点燃了一个个世界!

    “我受命于天!”

    袁仙君步履迈出,身后二十五金仙相随,背后的天空更多的星辰挤了出来,堆积得越来越多!

    那些星辰渐渐堆积,形成一道恢弘的墙!

    “受仙帝之命镇守北冕长城,统治无量星辰,亿万世界!天下神君,皆受命于我!”

    他迈步而来,气息越来越强,给人以无以伦比的压迫感!

    而那些被劫火点燃的星球以及堆满了劫灰的星辰,共同组成了一段北冕长城!

    “我抬手所指,便可以毁灭一个个世界,将那些世界埋葬,点燃!我一声令下,一个个世界的生灵都将在劫火中哀嚎!我掌控着北冕长城脚下,无量量生灵包括灵士的生死!”

    巍峨壮观的北冕长城此刻出现在袁仙君的后方,这尊仙君直接以莫大的法力,强行拉来北冕长城,长城倾斜,无数星辰的劫灰和劫火似乎要将天府淹没,将天府点燃!

    这幅恐怖的景象宛如要灭世一般!

    “我何须向任何人证明我才是武仙?”

    袁仙君继续走来,身后的北冕长城越来越长,森然道:“谁又敢让我证明?”

    他的气势连同北冕长城一起,给人以无以伦比的压迫感,让在场所有人的眼中,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哪怕是苏云,面对仙君气势完全爆发,也有一种道心将要被恐惧压垮的感觉!

    天府的天空,几乎完全被倾斜的北冕长城所掩盖,劫灰,即将将这个世界淹没!

    这便是掌管了北冕长城的仙君的力量,那是原道极境的强者也无法企及,甚至不能想象的力量!

    这股力量,可以视万千世界的生灵为草芥,轻易毁灭一个个世界!

    苏云声音嘶哑,冷笑道:“哪怕你掌握北冕长城,也不是真正的武仙!真正的武仙,不仅仅可以控制北冕长城,同样也可以控制武仙之剑!我曾经见到过,武仙人手持仙剑,屹立在北冕长城前,抵挡邪帝尸妖的恐怖情形!”

    他此言一出,所有人不由想起来两三年前的那一幕,那时,洞天还未曾动荡,星空也未曾变化,各大洞天都还留在原来的轨迹上。

    那一日剧变发生,洞天位移,世界变幻,但最让人震惊的是,所有洞天世界都看到了北冕长城前屹立着一尊强大无边的仙人,手持武仙之剑,对抗下界的一尊无比强大的魔神!

    那尊魔神一掌将北冕长城轰塌半边,那个强大无比的仙人被打得跪地吐血,和武仙之剑一起隐去!

    那幅恐怖的景象烙印在所有人的心中,无法忘记。

    而现在,苏云重提此事,显然是在说那日对抗仙帝尸妖的并非是袁仙君,而是真正的武仙人!

    袁仙君冷笑,正欲说话,就在此时,苏云身后突然空间剧烈震荡,一颗颗硕大的星辰涌现,占据了苏云背后的天空!

    袁仙君脸色大变,突然哈哈笑道:“武仙,你敢现身?”

    他此言一出,突然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张口便叫出武仙的名字,岂不是承认自己并非真正的武仙,对方才是?

    “不过,我何须向这些蝼蚁证明?天府洞天的蝼蚁无关战局。”

    他刚刚想到这里,另一段北冕长城在苏云身后徐徐浮现,武仙宫残破的旗帜飘扬,通往大殿的道路上,尸横遍野,到处都是散落的尸体残骸与仙兵灵兵的碎片。

    武仙殿迎面而来,一具具尸体栩栩如生,宛如被凝固在时光之中。

    苏云身后,传来一个厚重嘶哑的声音:“袁天阁,你永远也不知道,掌握众生与鬼神的劫,让我变得是何等强大。”

    袁仙君眯了眯眼睛,抬手挡住麾下的金仙,谨慎的看着苏云背后,笑道:“武仙,你自身大道枯败,即将化作劫灰仙,修为折损大半,永远也修不到巅峰状态!你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你敢出现,便是送上门来,成全我的功业!”

    苏云身后,一道金灿灿的丝线出现在北冕长城的后方,随即金线越来越粗,越来越高,越来越长!

    那是一道海浪,金色的海浪,无数雷霆组成的海浪!

    浪涛翻涌之时,可以看到浪花中无数人一生的画面,一晃而逝。

    海浪漫过北冕长城,海浪后,便是一片金灿灿的雷海!

    那片雷海,是北冕长城脚下,七十二洞天,无数世界,无量量生灵的无量量劫所形成的劫运!

    众生劫运苍茫,汇聚在一起,形成了雷池。

    苏云微笑道:“袁天阁,养一尊仙君,对天府圣皇来说并不麻烦。我有的是仙气。”

    貔貅魔神的藏宝界中,貔貅元老发怒,把手中剥好紫竹仙笋往地上重重一丢,怒道:“败家崽种阁主!那老崽种武仙人,把咱家的仙气都干光了!”

    他虽然觉得肉疼,但摔了紫竹仙笋让他更为肉疼,连忙捡起来,在屁股蛋子上擦了擦,心疼道:“那些仙气,是平日里我浇灌紫竹林的……”

    那片金色的雷海上,一个人影背后映着亿万雷光,踩着海面一步一步的走来。

    “你尽管占据北冕长城,但你永远也不知道何谓武仙,永远也不知道为何武仙要镇守北冕长城。”

    武仙人身后披风飘荡,披风越来越大,飘扬在海面上,他越来越近,声音也越来越洪亮,像是整个雷海的雷声都变成了他的声音。

    “你永远也不知道这长城,镇压的是劫!更不知道,我不死归来,会是何等强大!”

    他从苏云身后走出,苏云顺手将手中的武仙之剑递出。

    武仙人握住剑柄,那口仙剑在轻快的鸣响,欢快的仿佛几百只麻雀聚在一起唧唧喳喳。

    武仙人振动仙剑,剑光在剑体表面流动,顷刻间映照大千世界,那剑体原本被郎云拿去砍邪帝心上的血管,以至于崩出了不知多少个豁口。

    而现在仙剑落入武仙人手中,顷刻间豁口便消失不见,仿佛这口剑可以自主生长,补上缺憾。

    仙剑被砍出豁口,并非是仙剑硬度不够,而是武仙人的道行有缺,所以仙剑才会被砍出豁口。

    现在武仙人的道行圆满,故而触碰到仙剑的一瞬间,便补上剑中被破的仙道。

    武仙人面露笑容,打量自己的仙剑,低笑道:“普天之下,我剑第一。而今,我的道可以完整了!”

    “铮!”

    剑光乍现,这一道剑光,让墨蘅城所有人如同面对自己的劫运一般,仿佛随时可能死在飞升成仙的劫之下!

    就在武仙人出剑的一瞬间,袁仙君腾空,后跃,厉声道:“武仙,你当老子稀罕你的剑?我有我的仙君神兵!”

    下一刻,他的身形出现在后方的那段北冕长城之上,怒啸连连,长城后方,一杆长枪如同擎天之柱,冉冉生长!

    袁仙君握长枪,拔玉柱,大枪抖动,向剑光迎去!

    剑与枪碰撞,撕裂长空,天府洞天仿佛夹在两道长城之间的馅饼,随时可能会被夹碎!

    墨蘅城的人们心惊肉跳,仰望天空,他们如同处在深邃的深渊之中,武仙人站在无数星球累积而成的深渊这边,袁仙君站在深渊的另一边。

    长枪震颤,像擎天玉柱在不断抖动,宛如长城将塌。

    长城上,袁仙君脚踏长城,踉跄后退,二十五金仙出现在他身后,法力爆发,各自催动仙兵和神通,合力将武仙人的神通挡下!

    两大仙君厮杀,下方的天府洞天危如累卵,随时可能覆灭。

    天府洞天的天空,顿时变得苍茫昏暗起来,那是北冕长城上的劫灰,纷纷扬扬,向天府洞天坠落,如同飘飞的黑雪、灰雪。

    天府洞天到处飘扬着这种劫灰大雪,雪越下越大,大有将整个天府洞天掩埋起来的感觉!

    不仅如此,还有劫火从北冕长城上坠落,点燃了天空中的劫灰,让天府的天幕上,多出零星的暗红火光。

    墨蘅城,三圣学宫。

    秋云起看向苏云,突然朗声道:“天府洞天,即将因为两大仙君之战而尽数被埋葬在劫灰之下,天府众生,也将在劫火中挣扎。若是你们不想死,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帮助仙廷,拿下邪帝使者!这是天府众生的唯一生路。”

    墨蘅城上空,劫灰飘扬,各大世阀之主的目光,纷纷落在苏云身上。

    苏云身后,帝心突然摇身一晃,现出真身,化作一个如同肉山般的邪帝之心,万千道血色触手飞舞,一尊尊仙帝怪物冲出。

    秋云起盯着邪帝之心上的剑伤,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低声道:“两位师妹,准备请陛下的帝剑!”

    他突然喝道:“天府衮衮诸公,都要与邪帝使一起陪葬吗?”

    ————冲击月票榜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