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一十六章 仙人来访
    这四位帝使出现在众人面前,顿时鸦雀无声。

    能够坐上世阀之主的宝座也都并非是傻子,苏云上次施展雷霆手段,直接格杀帝使萧子都,已经让他们警醒:贸然站队,或许并非是个好主意。

    上次他们站队萧子都,结果萧子都被苏云杀了,有几个世阀之家的家主也死在战斗之中,还有不少人伤残。

    苏云获胜归来,萧子都惨死,剩下的世阀站队苏云,被苏云嘲讽屁股决定脑袋,哪边巴掌重便往哪边歪。

    现在倘若他们跳到仙帝这一边,站队秋云起、夜寒生等人,岂不是如苏云所言,屁股长在脸上?

    先前苏云话里有话,但好歹还说他们屁股上穿条裤子遮羞,这次倘若站队秋云起、夜寒生,恐怕连遮羞布也没了!

    更为关键的是,谁知道苏云会不会突然跑过来把秋云起、夜寒生等人也给杀了?

    这疯子做事,谁能预测?

    秋云起四人是帝使,苏云也是帝使,谁知道这疯子的实力到底是比秋云起四人高还是低?

    倘若苏云杀了四位帝使,天府世阀还能又跳回去,站队苏云不成?

    那样的话,苏云又该怎么嘲笑他们?

    然而,郎玉阑和花红易拉来了他们,又拉来了秋云起、夜寒生等人,便已经注定他们不能拒绝。

    在帝使面前拒绝,便是自绝生路,当场便会被人干掉!

    “丢脸没什么,把苏云这个邪帝使干掉,不就不丢脸了吗?”

    他们心中暗自道:“干不掉他,才叫丢脸。”

    秋云生四下扫视一周,将众人神情收入眼底,淡淡道:“除掉邪帝使,并非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引出邪帝余部,将他们除掉。诸君,有没有你们不重要,陛下只是需要你们表个态,做做样子而已。倘若你们连做做样子也不愿意,那么仙廷对你们也没有必要做做样子了。”

    他此言一出,所有人心头都是一紧。

    秋云生的话中蕴藏着很多重意思,第一重意思是表面意思,第二重意思则是说,天府洞天中有仙人隐藏在此,而且这些仙人是邪帝的余部!

    第三重意思是,他们有除掉这些邪帝余部的力量,尽管还不知他们的力量从何而来。

    第四重意思是,苏云做圣皇之后,这些邪帝余部便会出现!

    众人心头怦怦乱跳,真的会有仙人出现在这座墨蘅城,并且去寻找苏云吗?

    秋云生等人真的有这种力量,将这些仙人一网打尽吗?

    “还有一件事情。”

    秋云生环视一周,淡淡道:“你们之中,有邪帝使苏云的同党。”

    他此言一出,顿时一片哗然,然而郎玉阑和花红易却早已得到消息,因此不显惊讶。

    秋云生不紧不慢,念出一个个名字,道:“仙人马义龙玄孙马昭国。金仙洛陌行第八代孙洛冰结。仙人刘别梦之子刘石川。仙人玉沉珊之女玉映秀……”

    他一个个名字念下去,被念到的人惴惴不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秋云生念了十多个世家之主的名讳,歉然道:“抱歉,你们是乱党。杀掉他们,记头功。”

    他说到这里,各大世阀的首脑和领袖们都是一片茫然,然而又有些蠢蠢欲动。

    记头功!

    太诱惑人了。

    因为帝使下界的目的,是为了除掉苏云这个邪帝使,将邪帝余孽一网打尽,将邪帝之心除掉,彻底断绝邪帝复辟的可能!

    这个头功,绝对是大功一件!

    突然,一声杀伐之音响起,被攻击的那些人心中充满了不解,不断喝问,但很快便没有了气息,死在血泊之中。

    平日里与他们称兄道弟的那些人甚至触动仙兵,将他们的神魔烙印也给抹杀,让他们无法借神魔烙印保命!

    “这十六个世家,也须得连根拔起。”

    秋云生坐在作为上,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些人自相残杀,等到最后一人倒下,这才吩咐道:“十天之后,我要看到这些世阀的财富和这些世阀的重宝。”

    那些手上染血的世阀之主纷纷转身离去,眼中充满了狂热。

    这次对他们来说,也是一次发财的好时机,抄这些世阀的家,帝使看不上的宝物和美女佳人自然落入他们囊中!

    不过,天府洞天总共只有一百零八世家,一下子被除掉十六个,少了一成半,也算是泼天大的波动了!

    这里牵连的人,恐怕数以亿计,每个福地要掉落的人头,最低百万计!

    但对于世阀之家的主宰来说,这些算不得什么,人命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各个世阀之间往往还有联姻,但姻亲在生死面前却也算不得什么。

    况且,郎玉阑向他们暗中通风:“这些世阀在仙界的仙人,要么失势了,要么已经死了,不必担心被报复。”

    只是事后才有人想到,我们是来对付苏云的,为何我们这些世阀反倒死伤惨重?

    十天后,苏云才得到十六个世家覆灭的消息。

    苏云又见到梧桐,她的修为愈发深厚了,直追自己,要不了多久,只怕梧桐便可以进入原道境界。

    “梧桐师姐,这就是你所说的前所未有的魔性吗?”苏云请教道。

    梧桐摇头,道:“修炼到我这个境界,想要再进一步,仅靠天地元气是不成的,哪怕是仙气,也不能让我提升修为。只有众生的魔性魔念,才可以让我提升。这千万人的死,只是引动天府洞天的楔子,因这千万人之死而让人心中产生的魔性和魔气,才是助涨我修为的根源。”

    苏云沉默片刻,道:“让你修成魔仙,是天下人的不幸。”

    梧桐道:“但造成魔性和魔气的,并非是我,而是世人。”

    苏云也知道她说的是事实,其实,梧桐越来越淡然,从前她在朔北时偶尔还会挑起一些争端,待到了东都,便不再挑动人们的情绪,而是观察世事的变化,观察人心中的魔。

    待到西土、帝座洞天,她更像是一个旅客,驻足下来,看世事变化,很少参与其中。她只是在帝座洞天,帮助南布衣混入赢安城。

    到了天府洞天,她参与的事情便更少了,若非圣皇禹对她有传功之恩,她多半也不想争这个圣皇之位。

    秋云起、夜寒生等人的动作虽然剧烈,但对苏云来说只是世阀之间的自相残杀,他的大半精力还是放在三圣学宫的建设上。

    学宫分成不同的学院,学院的老师他则让杨道龙、白如玉、金宝志等人担任,白泽、应龙等人也在这里任教,但人手还是不足。

    苏云所要做的事,不是仅仅建立一座学宫,而是要给底层的人们一个上升的渠道,一个能够改变他们命运的窗口,一个提升他们阶层的途径。

    仅凭区区一座三圣学宫,还远远不够。

    天府洞天如此广大,需要的不是一座三圣学宫,而是十座,百座,千座!

    仅凭他麾下这些人,远远不够!

    “阁主,还有一件怪事。”

    白泽观察细致入微,向苏云告禀道:“此次报名三圣学宫的,很多是世阀之家的子弟!若仅仅是普通的子弟倒也罢了,关键是这些人个个都是好手,显然是经过选拔的!这些人实力高强,若是与其他贫寒人家的士子一起大考,恐怕对贫寒人家不利。”

    苏云笑道:“此事简单。不考验实力,考察资质、悟性、学习、应变、开创等基础素质即可。”

    白泽眼睛一亮,笑道:“这样的话,须得好好设计设计,才能不落俗套!阁主,能借莹莹姑娘一用吗?”

    莹莹从苏云灵界飞出,与他一起匆匆离去。

    苏云刚刚处理完此事,只听天府外有人笑道:“听闻圣皇的三圣学宫招收先生教书育人,老朽不才,厚颜自荐于圣皇面前。”

    苏云扬了扬眉,此刻他身在天府的正殿之中处理政务,天府内外,皆被他安排了经心挑选的高手。

    这个声音的主人,却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径自来到殿前,可见实力!

    “仙人来了。”

    苏云拂袖,殿门开启,淡淡说道:“进来。”

    殿外那老者呵呵笑道:“圣皇礼贤下士,难道不应该主动相迎吗?”

    苏云道:“我主动相迎,岂不是被阁下把握主动权,让我陷入被动?我乃仙帝使者,你若来便来。不来,自然会有他人前来见我。”

    那老者哼了一声:“恃才傲物,情有可原,但对我这位仙帝旧臣也如此倨傲,我不得不教训教训你,免得你得罪了其他强者,无故吃亏!”

    他走入殿内,目光如炬,蕴藏仙光,不怒自威,向苏云看去。

    突然,这老者脸色大变,噗通跪拜在地。

    苏云放下笔墨,微笑道:“为何前倨后恭?”

    那老者颤声道:“臣范不悔,叩见陛下!大胆苏云,竟让陛下站在你身后,罪该万死!”

    只见苏云身后,帝心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苏云哼了一声,道:“起来吧范不悔。这位是帝心,陛下的心化作的神祇。”

    那老者闻言,缓缓站起身来,想要发火,又不敢发火。

    苏云道:“你若是想让我聘用你教书,你须得拿出些本事来。你有何才情动我?”

    那老者范不悔道:“苏帝使,你可知你死到临头了?”

    苏云抚掌赞道:“语不惊人死不休,不愧是仙人。”

    那老者范不悔打断他的话,道:“我的意思是说,你真的死到临头了,只有我才能保你一命。”

    苏云面带玩味笑容,突然一指点出,右手食指顿时七枚混沌符文翻飞,围绕他食指旋转,混沌音大作!

    那老者范不悔脸色大变,急忙出手抵挡,仙术神通爆发,当真是耀眼夺目,光耀大殿。

    “轰!”

    恐怖的波动过后,那老者范不悔倒飞而去,轰隆一声撞在前殿门户的匾额上,噗通落地,砸入尘埃之中。

    那匾额被砸成两半,跌落下来,砸在他的屁股上。

    “我说的是用你的才情动我,不是嘴皮子。”

    苏云提起刚才放下的笔,眼皮子也不抬道:“起来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