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一十四章 苏云的一见钟情
    “第二位仙帝使者来了?”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刚刚送别圣皇禹归来的世阀领袖的耳中,但更为劲爆的消息随即传来,这次降临的不是第二位仙帝使者,而是共有四位仙帝使者!

    倘若加上被苏云杀死的萧子都,那么这次仙帝共计派来五位使者!

    这五位帝使,都是仙帝的弟子。

    可想而知,仙帝对天府是何等看重!

    萧子都是第一位帝使,他先潜入天府洞天,秘密联络各大世家。等到局势稳住之后,其他帝使再声势浩大降临,一举稳住天府洞天的局势!

    萧子都坏就坏在他在排云宫召集各大世阀的首脑赴宴,声势很大,惊动了梧桐,梧桐告诉苏云,苏云第一时间便前来将他除掉。

    “而这一次,来了四位帝使。”不知多少人怦然心动。

    这些世阀此次是来赴圣皇会的,原本苏云登基圣皇之位,他们便应该各回各地,不过还未离开,便有四帝使降临的大事发生!

    现在,他们更不会走了。

    “墨蘅城将有大变发生!”有人兴奋起来。

    “在下秋云起。”

    那第二位帝使向闻讯赶来的花红易道:“我师弟萧子都,是怎么死的?”

    花红易身心大震,不敢怠慢,欠身道:“四位帝使,这位是天府大殿的降仙台,不方便说话,请随我来。”

    秋云起微微一笑,道:“贼子的势力已经达到这种程度,让陛下的忠臣义士连话也不敢说了?”

    “不至于!”

    郎玉阑大步走来,命令麾下神魔立刻封锁天府,朗声道:“乱臣贼子的势力虽然不小,但面对天府洞天的忠臣义士便是螳臂当车,不堪一击。唯一值得忧虑的,便是那个名叫苏云字大强的邪帝使。子都帝使,便是死在邪帝使者苏云之手!”

    秋云起惊讶,身旁的一个黑衣少年冷冷道:“邪帝使苏云?能够杀死萧子都师弟,有些本事。他杀我师弟之时,你们在做什么?”

    郎玉阑心头一突,道:“天府之中有邪帝使的党羽,这些乱党挡住了我们,以至于…………”

    他不敢继续说下去。

    那黑衣少年语气更加冰冷,森然道:“仙廷几千年未尝过问天府,没想到天府已经糜烂到这等程度!水师妹,楼师妹,看来这天府洞天,须得好生整顿一番了。”

    花红易和郎玉阑不由打个冷战,仙廷若是打算对天府下手,那就不止是整顿那么简单,而是要经过一番血洗!

    到那时,恐怕要死的不是苏云、宋命和其党羽,恐怕还有更多的人因此而死!

    只怕有些世阀都将毁灭,成为这次清洗的牺牲品。

    “有仙人在上界的战争中战死了,这里面便包括世阀的老祖。世阀的老祖死了,于是仙廷便趁机来收回这些仙人的领地。”

    花红易和郎玉阑只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意袭来:“整顿天府是假,瓜分死者财富是真!为仙廷战死的仙人,死后连其财产也保不住!”

    另外两个帝使一个叫做水萦回,一个叫做楼珠翠,也都是当朝仙帝的弟子,而那黑衣少年叫做夜寒生。他们之中,秋云起是大师兄,修为实力最高,夜寒生、楼珠翠和水萦回等人的修为实力相差不多。

    秋云起笑道:“夜师弟的话严厉了一些,但也是用心良苦,天府洞天的确糜烂了,须得整顿。这次我们来,先不要惊动那个邪帝使,容我们从容安排,待到罗网铺开,再一举将邪帝使拿下。”

    郎玉阑、花红易等人称是,急忙下令,秋云起等四帝使降临一事,决不能外传,尤其是要瞒住苏云以及苏云的派系。

    那些世阀子弟,噤若寒蝉,不敢说话。

    水萦回轻声道:“其实死人更容易保守秘密。”

    郎玉阑和花红易对视一眼,过了片刻,天府的降仙台前多了许多具尸体。这些人是第一批发现天府降仙台异象的世阀子弟。

    郎玉阑命麾下神魔前来清洗降仙台,躬身道:“帝使大人,请!”

    秋云起、夜寒生等人跟随着他走出天府,郎玉阑命麾下神魔撤退。这时,恰逢苏云从天外归来,途经天府,苏云惊讶道:“两位神君这是从何处来?”

    郎玉阑心中凛然,向身边的四位仙使悄声道:“此人便是邪帝使苏云,你们不用说话,留在我身后便当做是我的亲兵。”

    秋云起、夜寒生、水萦回和楼珠翠四人闻言,落后一步,纷纷向苏云看去,水萦回和楼珠翠两个女子眼睛一亮,暗赞一声:“这邪帝使生得真俊美,比两位师兄还要好看。”

    花红易已经迎上前去,笑道:“原来是苏圣皇。我们送别了老圣皇,睹物思人,因此去天府转一转。”

    “原来如此。”

    苏云不以为意,道:“适才有天外来客,在天幕上留下了印记,几位可曾知道来者是谁?”

    他话如此说,目光则落在秋云起、夜寒生等人身上。

    花红易道:“天府洞天规模宏大,常有人打开仙路,与外界往来,想来是来到这里的过路客。”

    苏云点了点头,目光依旧落在水萦回的身上,他的目光极具侵略性,肆无忌惮的在水萦回身上来回扫视,道:“这四位是?”

    夜寒生恼怒,移动脚步,挡在水萦回身前。

    花红易咯咯笑道:“他们?无非是郎家的子弟罢了。”

    苏云哦了一声,向郎玉阑笑眯眯道:“老郎,你是知道的,本座媳妇跑了,房中寂寞,总会生些异样心思。这女子我一见钟情,我觉得她也与我一见钟情,你看……”

    郎玉阑连忙道:“圣皇,人家是有家室的人!”

    苏云勾着他的肩头,窃窃私语道:“是旁边那个黑衣服小子吗?你把他咔嚓做掉,晚上把他媳妇送到我房里来……”

    郎玉阑面色如土。

    苏云哈哈笑道:“老郎,我是与你开玩笑的,看把你吓得!说实话,我与这女子旁边戴着耳环的那女子一见钟情,我觉得吧她也与我一见钟情,你看什么时候把她送到我房里来?”

    戴着耳环的女子便是楼珠翠,白玉耳环中央有着楼宇图案。

    郎玉阑叫苦道:“圣皇,那也是有家室的!”

    苏云恋恋不舍的望了望楼珠翠,试探道:“她丈夫不能咔嚓了?”

    郎玉阑拨浪鼓般摇头,斩钉截铁道:“不能!”

    苏云还欲再说,这时两只灵犀拉着宝辇驶来,在路边停下,焦叔傲侧头看了一眼,道:“圣皇,姑娘找你。”

    苏云应了一声,去看车窗,只见车窗半掩,露出梧桐姣好的侧颜。

    苏云于是辞别郎玉阑和花红易,登上宝辇,灵犀辇驶离此地。

    郎玉阑、花红易和秋云起等人目送这辆宝辇走远,夜寒生咯吱咯吱磨牙,冷冷道:“色欲熏心!真想现在便除掉这厮!竟然敢对两位师妹动了歪心思!”

    秋云起淡淡道:“稍安勿躁。他并非是真的好色成性,只是想试探我们的来历罢了,此人生性谨慎,多疑,如狐狸一样,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夜寒生道:“我还是想杀他。”

    秋云起笑道:“他就是邪帝使,当然要死。只是不是现在。我们毕竟是过江龙,虽然猛,但还是需要依靠地头蛇,才能将乱臣贼子一网打尽。而且,我们此次的目标又不只是邪帝使,还有邪帝在人间的党羽。”

    郎玉阑、花红易凛然,先前他们还敢插嘴,现在听到这话,连话也不敢说。

    水萦回笑吟吟道:“让我奇怪的是,这个看上我们姐妹的好色之徒,怎么会是天府圣皇?郎家乃三世剑仙之家,是否可以解释一下?”

    郎玉阑躬身道:“说来话长,请随我来。”

    众人随他而去。

    灵犀宝辇上,苏云坐在梧桐的对面,笑道:“师妹,你一时没留意,我便已经是天府圣皇了。我完全没有必要与你一较高下,便将圣皇之位纳入囊中。”

    梧桐脸上无怒无悲,仿佛对圣皇之位毫不看重,道:“你适才试探那四人来历,危险至极。这四人乃是仙廷中下来,与萧子都联络的帝使。他们与萧子都一样,都是师承当今仙帝陛下,而且他们是萧子都的师兄师姐。”

    苏云闻言,不由得打个哆嗦,连忙向窗外道:“焦叔,折向去三圣道场,收拾细软,唤上白泽他们,咱们立刻回天市垣!”

    梧桐露出笑容,道:“苏郎知道怕了?”

    苏云拱手:“师姐救命大恩,没齿难忘。若是没有师姐指点,我非得试探出他们的来历,迫使他们出手不可!他们若是出手,我必死无疑!”

    他对萧子都的战力还是有些余悸未消。

    那一战他出手占据先机,有偷袭的意味,先将萧子都重创,就算是那样的优势,他也险些被萧子都翻盘!

    用帝剑剑道,对萧子都无用,两招混沌诛仙指,也不能将他完全格杀,怎么也打不死的萧子都,到头来居然还有反击之力!

    若非莹莹插手,胜负生死,尚未可知!

    而刚才,居然一下子出现四位萧子都这个级别、甚至超越萧子都的存在!

    想一想,苏云都有些后怕。

    “师姐大恩,唯有以身相许才能报答!”莹莹从苏云灵界中冒出头来,面色严肃道,“士子,还不宽衣报答师姐?”

    梧桐哼了一声,目光向她看来。

    下一刻,莹莹天旋地转,等到她稳住身形时,只见看到自己又回到幻天之中,少年白泽正在说道:“阁主,我们已经定下了围杀神君柳剑南的办法!”

    “魔女是我克星!”莹莹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