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一十三章 愿你归来,依旧少年
    苏云走后,天府各大福地和小世界的诸公面红耳赤,僵在当场。这一席屁股论,着实刺耳,着实讽刺,有人无地自容,有人却怒哼一声,拂袖离去。

    圣皇继位,原本应该是一场盛会,而今却不欢而散。

    苏云强夺圣皇,将生米煮成熟饭,梧桐便不会来挑战他的圣皇之位。

    在苏云心中,梧桐绝非圣皇的人选,梧桐因为对自己的种族感情太深,导致其他方面的情感几近于无。她得到圣皇的目的只是为了报答圣皇禹的恩情,让圣皇禹能够放下天府,安心的继续那条未竟的飞升之路。

    至于她,是绝对不会去做这个圣皇的。

    她有自己的目的,那就是寻找她的种族。

    圣皇禹离开之后,她也会离开。

    因此,苏云虽然也非天府圣皇的最佳人选,但目前来说,苏云就是最佳人选。

    苏云成了圣皇之后,才能扩张势力,稳住局面,待到天府洞天与天市垣合并,天府洞天的强者知道天市垣是他的领地,才不敢入侵。

    成为天府圣皇,只是第一步。他还要打破传统,成为一个有实权的圣皇!

    苏云确立圣皇之位的第二天,圣皇禹便告辞离开,苏云、楼班、岑夫子和应龙等人相送,宋命也慌忙前来。

    这位老圣皇当年在元朔做圣皇,死后飞升,延续了第一圣皇的飞升之路,来到天府,又称为了天府的圣皇。

    而今,他又要上路了,继续未竟的旅程。

    “在我来天府的这段时间,已经有十多位圣灵从这里离开,走上了飞升之路。”

    圣皇禹抬头仰望天空,感慨万千,道:“他们前来拜访我,称我为前辈,称我为圣皇。他们在这里驻足,后来我送走了他们。只因受炎皇所托,我滞留至今。今日,我终于可以放下这个重担,心无窒碍,轻装前行。”

    他看向苏云,语重心长道:“天府,乃有雄心之人的必争之地。此地富饶,多产金石、异宝、神魔,掌握天府,便掌握天下。我治世两千余年,碌碌无为,也不需要我有为。但当今之世,变故丛生,需要一位有为的圣皇,那么,便摆脱苏君了。”

    他躬下身来。

    苏云躬身,面色平静道:“天府乃苏某不敢承受之重,却不得不承重于己身,定当竭尽所能,鞠躬尽瘁。”

    圣皇禹笑道:“君之能,超乎君之想象。前朝仙帝,并非栖息的良木,苏君早做打算。”

    苏云怔了怔。

    圣皇禹又向宋命道:“我与宋君父子相处两千多年,相得益彰,互补有无。今后宋君与苏君相处,一定比与我相处更为愉快。”

    宋命长揖到地,笑道:“但也更加提心吊胆。送圣皇。”

    圣皇禹还礼,笑道:“这不正是英雄所图吗?”

    宋命哈哈大笑。

    圣皇禹看向应龙,这是与他并肩作战的战友,他们之间的故事,倘若可以书写下来,必然是另一个传奇。

    应龙道:“我送你。”

    苏云道:“我也送圣皇。”

    圣皇禹点头,起步向天外走去。苏云和应龙跟上他,这时,只见楼班和岑夫子也跟了上来,苏云心中诧异。

    相柳大声道:“禹,还记得我吗?当年你砍了我八颗头,把我流放,而今我还活着,你却死了!我虽然很讨厌你,也很讨厌应龙,但我不知怎么地,对你还是极为佩服。你走了,我心里突然有些不舍,不知道你这一去,我此生是否还能再见到你。”

    圣皇禹回头,向他遥遥挥手。

    相柳惆怅良久,涩然道:“终我一生,大概是不能再看到圣皇禹了。”

    苏云等人送圣皇禹来到天外,却见前方有许多来自各大世阀的高手,在星空中停下各种仙家的车马宝辇,摆下宴席。

    花红易举杯相迎,笑道:“禹皇为圣皇这段时间,与我各大世阀相处融洽,天府没有大的动乱,可谓是圣皇之治。禹皇离开,我等受益之人,不能不前来相送。”

    旁边有神魔捧杯,敬酒。

    圣皇禹接过酒杯,饮下美酒,慨然道:“我所做甚少,有愧于天府。”

    花红易意味深长道:“做的少,才是有益于天府啊。”

    郎玉阑上前敬酒,道:“禹皇带来征圣、原道境界,让天府洞天受益匪浅,多了十多尊仙人,也多了十多个仙人世家。各大世阀,无不蒙受禹皇的恩德。”

    圣皇禹接过旁边的神魔的青铜三角杯,望着杯中美酒,感慨道:“我本意是将这两个境界带给天府所有子民,让所有灵士都可以修炼,却没想到壮大了豪强,而穷苦之人愈发穷苦。这枷锁,反倒限制得更紧。”

    郎玉阑哈哈笑道:“我们祖辈成仙,不知多少代人积累下而今的规模,泥腿子想仅凭一代人,仅凭圣皇的征圣、原道两个境界就翻天做人上人,天底下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好事?所以,禹皇推行这两个境界两千多年,其实什么也没有改变。”

    他言语中也大有深意,说着说着便扫了苏云一眼。

    圣皇禹沉默,仰头把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又有一位世家之主上前,敬酒道:“禹皇治世之所以治得好,是因为禹皇与我们仙人世家互不侵犯,彼此融洽。”

    圣皇禹饮酒。

    又有一位世家之主上前,敬酒道:“禹皇治世,壮大了我们这些仙人世家,稳固了我们的统治,因此这些年,我们祖上的那些仙人也很少下凡。倘若禹皇治世,扰乱了我们这些仙人世家,那么我们祖上的仙人,多半也要下凡,扰乱世间,也就没有这两千年的盛世了。”

    圣皇禹再度饮酒。

    一位又一位世阀之主上前敬酒,虽然是礼敬圣皇禹,但言语之中却有打压苏云的意思,让他这个外来者安分守己,做好自己的本分,不要有其他心思。

    圣皇禹来者不拒,将所有人敬的酒印下,他的目的,也是让苏云看一看,苏圣皇将来要面对的阻力到底有多大!

    终于,最后一杯酒敬完,圣皇禹已经有了醺醺醉意,摆了摆手道:“诸君盛情,禹敬受了。请回。”

    众人登上车辇,纷纷返回。

    圣皇禹强忍着醉意,然而却有了些醉态,向苏云道:“原本有一个从帝座洞天赶来的女子,也到了天府洞天。这个女子怀有身孕,产下一子后便携子离开了。她志在仙界,倘若她不走的话,或许可以辅佐你。保重。”

    苏云怔了怔,却见圣皇禹踉跄前行,自嘲似的哂笑道:“我这死后半生,可谓碌碌无为,并没有改变什么。今后天府的众生是否能生活在天府之中,则看今朝圣皇了!”

    他挥了挥手,告别了应龙和苏云,走入星空。

    苏云挥手,只见楼班和岑夫子也与圣皇禹一起走入星空。

    “我们是圣灵,这条飞升之路便是我们最后的征程,不必送!”楼班挥手,很是洒脱。

    莹莹站在苏云肩头,大声道:“何必呢?两位老爷何必白费功夫?人生何处不相逢,说不定下一座洞天,咱们又相遇了!”

    “不当礽子!”两位老先生气得吹胡子瞪眼,恨不得把那小丫头暴打一顿出气。

    “禹皇一定要当心那小丫头,不要留给她任何把柄,比如说带着自己气息的本命灵兵或者遗物什么的。”

    “糟糕,我把禹皇印给了她!”

    “那就糟糕透顶了!我们当初便是留下了大圣灵兵,才屡屡被小丫头暗算,好不容跑远便又被她拉回来做苦力!”

    “不必惊慌,咱们跑远一些,这小丫头便无能为力了!”

    他们渐行渐远,消失在星空之中。

    苏云和应龙遥送他们离去,直到再也看不见,这才折返回去。

    应龙与苏云相伴而行,道:“自第一圣皇以来,五位圣皇励精图治,才在禹皇这一代将元朔神魔尽数封印。自那之后,天下一统,圣皇时代结束,禹皇的寿命短暂,悠悠百年,我没有与他作别,也没有参加他的葬礼,便进入天门鬼市沉睡。在我心中,那个与我一起封禁天下神魔的少年,一直还活着。”

    他回头望向虚空,声音低沉:“愿你归来,依旧少年。莹莹姑娘,不要试图召唤他回来,让他追寻着自己的梦想去吧。”

    莹莹想了想,点了点头。

    应龙难得惆怅,语气中竟然带着些许伤感,大概是想起了元朔历史上的那些圣皇,想起了与他们一起的峥嵘岁月,还有就是当他们成为朋友后,却看到他们的性命如秋花般易逝,一一凋零。

    他送走了一个又一个朋友,只有这条龙孤独的坐在黑暗中,静静的看着时光的流逝。

    苏云被他说得也有些惆怅,不自觉的想起圣皇禹离别前所说的那个来自帝座洞天的女人。

    “是她,柴初晞。她来到天府时怀有身孕,她生下的那个孩子,是我的么……”

    他们各怀心思,向天府而去,不料他们刚刚从天外走入天内,突然天空中火光耀眼,在天幕上留下一个巨大的仙箓图案!

    那是有人打开仙路,从另一个世界降临的异象。

    他们正在张望,却见天幕上又出现一个仙箓图案,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

    短短片刻,便有四人通过仙路,降临天府洞天!

    天府大殿的广场前,只见天幕上浮现出的仙箓图案化作一道光芒映照下来,恰恰照耀在广场中心的降仙台上。

    降仙台,正是天府洞天与仙界相通的地方,除了仙人降临之外,往年还会有仙廷大开恩典,让天府中的有功之士登临仙界,得以与祖上的仙人相距,甚至说不定能得到仙帝的封赏。

    仙光呼啸坠落,砸在降仙台上,叮咚有声。

    已经有不少世阀子弟闻讯前来,赶到降仙台前,只见光芒耀眼!

    众人正在惊疑不定,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降仙台上,只听一个声音笑道:“我师弟萧子都,先我们一步前来,而今子都师弟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