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格杀帝使
    这一剑正是苏云从先天一炁宝剑中领悟出的那一招仙帝剑道,剑光紧随萧子都的身影,以更快的速度迫近,剑光冲过高壤宫、成纪宫,顿时诡异的状况出现。

    萧子都撞穿高壤宫、成纪宫,这些仙宫炸开掀起的砖石和梁栋,突然破碎,被无数道纤细无比的剑光切得粉碎。

    这种粉碎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粉碎,而是彻彻底底的化作齑粉!

    那一剑蕴藏的不是术,而是道。

    道与术最大的不同,在于道是本质,可以宏大到囊括一个世界,可以细小到不可再分的地步,苏云这一剑展现的就是最细微的剑光,将剑光笼罩之下的一切物质,无论人、物,统统切成不可再分的粒子!

    这一剑从一座座仙宫大殿中穿过,所过之处一切碎掉。

    “轰!”

    剑光最终冲入华芝宫,接着炸开,华芝宫的正殿,殿顶、四壁,突然向外膨胀一下,然后静止,停顿,无数剑光从殿顶、四壁的裂缝中迸发出来!

    整个华芝宫就此在剑光中化作无数尘埃,凭空消失!

    华芝宫的原址已经化作一个大坑,还有细密无比的尘埃,粘稠如汤,像是混沌海的海水。

    这才是帝剑之道真正的威力!

    苏云先前剑败郎云,只是小试牛刀,并未将这一剑的威力完全绽放,而这一次,他动用了帝剑神通所化的宝剑,将这一招的威能完全发挥,威力竟然如此恐怖!

    这是一片浓郁的原始汤,滚烫,炽烈,然而在原始汤中却依旧有剑光闪烁。

    苏云扬了扬眉毛,有些诧异。

    原始汤中的剑光并非是他的剑光,而是来自另一个人,另一个精通帝剑剑道的人!

    “你好大胆!”

    那片原始汤中传来恼怒的声音:“你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用陛下的剑道来对付我!倘若你用其他招数,说不定你便能得手杀掉我。但是你居然敢用陛下的剑道!”

    那片原始汤中,一个身影如神如魔,努力向外走去,一边走,身上的血肉一边往下掉,但这并非是苏云那一剑造成的伤,而是苏云的紫府印造成的伤。

    相比起来,紫府印沉重无匹,先天一炁蕴藏造化之妙,造物之美,宏大而壮观。

    但论犀利,则是帝剑剑道更强!

    但帝剑剑道却被子都帝使完全挡下,这一击看似无敌,给他造成的伤害却远不如紫府印。

    排云宫中鸦雀无声,一个个世阀主宰眼角跳动,有的惊惧,有的惊讶,有的露出喜色,有的忧心忡忡,有的幸灾乐祸。

    宋命咧着大嘴,左手放在嘴边,牙齿死死咬着指头,满脸恐惧:“糟了,糟糕透顶了!苏仙使这厮还不知道,萧子都这小子是当今仙帝的弟子!这厮用仙帝的剑道去对付他,岂不是茅房里挑灯,找死?”

    他的心脏险些扭曲得揪在一起,用人家最擅长的剑道去对付人家,分明就是送菜给人家!

    “你第二招还是那一招印法,说不定便能把他打死了!”

    宋命刚刚想到这里,突然看到苏云暴起,又是一招紫府印轰向正在从原始汤中走出的萧子都!

    宋命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现在才出这一招,晚了。萧子都将仙帝的剑道展开,那么将无人能敌……”

    他固然钦佩于苏云的勇力,敢于在帝使降临,召集各大世阀之主整合天府洞天的势力之时,杀上殿堂,斩杀帝使,这样的人,有胆有识,有勇有谋。

    但可惜的是,苏云没有得到萧子都的准确资料。

    倘若他没有动用那一招剑道,萧子都已经没有任何翻身余地,然而他出错一招,萧子都便有翻盘的可能!

    “而且,更为关键的是各大世阀的态度。”

    宋命感受到身后天府洞天一百多家世阀之主身上散发出的滔天气息,蠢蠢欲动,分明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们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斩杀败帝使者,向仙廷邀功请赏,向萧子都宣誓忠诚的好时机!

    萧子都此来两个目的,一是邪帝心,二是苏云这个败帝使者!

    拿下苏云,替萧子都完成了其中一个目的,便有了这个晋身的资本!

    宋命眼角剧烈跳动,宋家老祖若是面对这种情况,还怎么反复横跳做好一根墙头草?

    “老祖宗也做不到吧?”他心中暗暗叫苦。

    这时,圣皇禹突然横身挡在排云宫坍塌的后宫前,挡住所有人的视线。

    显然,圣皇禹在向天府的所有世阀表明自己的态度,那就是站在苏云的那一边,想要杀苏云,必须过他这一关!

    宋命心中凛然:“尽管圣皇禹得到息壤,用息壤来炼肉身,这些年又借圣皇的圣德炼就金身,实力深不可测,绝对是天府修为造诣最高深的人之一。但是,他毕竟没有真正的肉身。他不可能镇压天府洞天这些世阀领袖!”

    圣皇禹独木难支,势必会死在这些世阀之手!

    宋命想到这几千年来与圣皇禹之间的友情,心中突然涌出强烈的不舍情感,不由自主一步跨出,站在圣皇禹身边。

    “我不能让老朋友就这样死了。老祖宗恕罪,这次我跳不动。”他心中既坦然又有些背叛老祖宗的惶恐。

    花红易的声音传来:“宋命,你知道你这一步跨出,意味着什么吗?”

    宋命仰起头,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随即扫过下方天府一百多个世阀首脑和领袖的面孔,懒洋洋道:“我只是站在这里而已。能意味着什么?”

    花红易哼了一声,突然出手!

    “轰!”

    苏云的紫府印迎上萧子都的帝剑剑道,一个是参悟钟山烛龙眼中至宝所领悟出的神通,一个是当今仙帝的剑道,在两个年轻的强者手中施展!

    这一番碰撞,恐怖的威能四溢,只听咔嚓一声,墨蘅城的大地裂开,尘土从裂缝中飞出,激扬,冲上云霄。

    墨蘅城建立在一个被削平的星核之上,只见那裂缝越来越宽,裂缝越来越长,突然震动一下,星核裂成两半!

    星核裂成两半之后,裂缝又自合拢,烟尘被吹上高空,形成自下而上吹的飓风!

    墨蘅城看似与从前并无不同,然而城南却比城北高出数十丈,形成一道天堑。

    这城中已经没有了凡人,敢于留在此地的,都是灵士之中的高手,因此这一击造成的余波虽然恐怖,却没有造成多少伤亡。

    两人这一击半斤八两,然而萧子都先前肉身被破,肉身上的血肉嘭的一声炸开,四面八方飞去,几乎整个人变成骷髅,但下一刻,他的肉身又自有血肉滋生!

    甚至他体内飞出血肉活性也是极强,有不少血肉径自飞回,回到他的身体上。

    而那些没有回到肉身上的血肉,落地吱吱怪叫,竟然像是要生出腿脚,向他奔来。

    不过他还是在肉身上吃了亏,但是他的手中,帝剑剑道的后续招法便自爆发开来!

    这帝剑剑道的后续苏云可不曾参悟过,变化更多,威力也更强!

    但是就在他施展帝剑剑道的后续招式之时,苏云已经变招。

    他毕竟在肉身上吃了亏,在变招上比苏云落后了那么一瞬,就是这短短一瞬,苏云已经一指点出。

    伴随着这一指的是七个古老的文字,围绕苏云这一指飞舞,与此同时,宏大古老的吟诵响起,像是混沌中的古神发出不明意义的低语!

    萧子都脸色大变,顾不得将帝剑剑道的后续招式运转到圆满境地,便已经迎上苏云的这一指!

    “当——”

    一声洪钟大吕般的巨响传来,萧子都手中剑光尽碎,倒飞而出,比先前承受苏云偷袭时的紫府印更甚!

    他的四周血雾涌现,随即又有剑光亮起。

    苏云眼角跳了跳,即便是仙灵也承受不住他这一指,遇到他的混沌诛仙指也将性灵破灭,不复存在。这个子都帝使,还不是仙人,竟然能接下他这一指!

    “再来!”

    苏云爆喝一声,踏前一步,又是一道混沌诛仙指点出!

    “轰!”

    伴随着他这一击,萧子都从天而降,骨断筋折,狠狠砸入墨蘅城中,大地剧烈颤抖,咔嚓咔嚓的震动声不断从地底传来,让城中的灵士心惊肉跳。

    好在这一击是落实在萧子都的身上,萧子都砸在墨蘅城中,传到墨蘅城星核的力量并没有先前那般恐怖。

    不过,城中还是出现十几道纵横交错的大裂缝,不少人的房屋倾倒,跌入裂缝之中。好在房屋中无人。

    苏云降落下来,轻轻落在萧子都坠落砸出的大坑边缘,凝眸向坑中看去,坑中已经弥漫出丝丝缕缕的混沌之气。

    坑底有血肉在蠕动,有如怪物。

    只听一个声音嘿嘿笑道:“不愧是败帝选的帝使啊,这等能为,的确惊到了我。然而,你已经没有法力了吧?”

    那坑底,血肉模糊的萧子都蠕动,艰难爬行,竟然有缓缓站起来的趋势!

    苏云惊讶,在这等情况下,他竟然都不曾死!

    而现在,苏云的确只剩下不到二成的修为,倘若再战下去,胜负尚未可知!

    倘若他不是偷袭一记紫府印,那么输的便可能会是他!

    萧子都已经站起,不成人形,却摇摇晃晃的往上走,呵呵笑道:“现在轮到我了吧……”

    就在此时,莹莹出现在苏云肩头,一记紫府印轰下,将萧子都盖在坑底!

    “轰!”

    莹莹叱咤,又是一记紫府印,砸入大坑之中,震得地面不断裂开,然后又是一记紫府印轰下。

    “轰!”

    这小书怪连续五道紫府印轰落,砸得墨蘅城裂缝越来越大,只觉自己有些气喘,随即施展第一仙印,天空中出现一道仙人大手,狠狠轰入坑底!

    她正欲再度施展,苏云连忙拦下她:“好了好了,不用再鞭尸了莹莹,他已经死了。”

    莹莹气喘吁吁,叉腰喝道:“轮到你了?是轮到我了!”

    ————闺女已经住上院了,安排下周二手术,四人病房,宅猪在这边码字不便,抽空写一些。更新不定时。别担心,还能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