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一十章 我来杀个人
    应龙白泽等人急忙走来,问明情况,便立刻要收拾东西。

    “且慢。”

    梧桐转过头向苏云看来,不解道:“苏师弟莫非要不战而退?”

    白泽应龙等人停下来,看向他们二人。

    苏云摇头道:“我原本便不是前朝仙帝的使者,没有必要为他拼命,更没有必要为他前朝仙帝的江山献上自己人的性命!我虽然已经在天府洞天建立起势力,甚至有可能成为下一代天府圣皇,但我的势力只是浮萍,没有根基。所以,不与仙使正面冲突是最佳决策。”

    莹莹了解他的想法,补充道:“而且,天府是仙廷的粮仓,这里产出的仙气对仙廷极为重要,因此仙廷绝不会容忍此地落入敌手。天府世阀又是仙界仙人的后代,可以说天府尽在仙廷掌握之中。先前这些人还可以做墙头草,仙帝使者到来,他们便没有做墙头草的机会。”

    苏云点头道:“没错。他们会全力对付我,甚至还会连累到圣皇禹。天府圣皇之位,我并不在乎,但连累圣皇禹我于心不忍。退走,反而可以保全圣皇禹。”

    梧桐问道:“你此行的目的是避免天府与天市垣的合并,避免天府落在九渊之中,你解决了吗?”

    苏云沉默下来。

    梧桐道:“倘若天府被天庭仙廷,天府与天市垣合并,那么天市垣有实力对抗天府的入侵吗?天市垣同样也会被仙廷掌控。元朔是弹丸之地,那时是被清除毁灭,还是流放,恐怕你都做不得主。”

    苏云扬了扬眉:“我又不是元朔人。我出生在天市垣的渔村青鱼镇,生活在无人区,我发过誓不再踏足元朔的土地,我为何要替元朔卖命?”

    梧桐坐在莲叶上,晃动脚丫,脚踝上的金环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她像是他心中的魔,将他的一切想法洞悉,悠悠道:“你体内流淌着元朔人的血脉,你自小经受元朔人的文化熏陶,你学的是旧圣绝学,念的是四书五经。你目不能视之时,四周的人都是元朔的鬼神,圣人大贤的英灵,他们在天门鬼神对你言传身教,让你有着与他们一样的风骨。因此你比任何元朔人都像是元朔人。”

    苏云沉默良久,脸上缓缓绽放出笑容:“是的。我比任何元朔人都像是元朔人。”

    梧桐从莲叶上跃下,脚步轻盈,赤着脚踮着脚尖踩在空中,径自来到他的面前,轻声细语道:“你若是不战而退,就像是面对群狼转身便跑,迎来就是群狼一拥而上的撕咬。你若是边战边退,还可以死得体面一些。”

    苏云仰起头,目光从她的双足上移,游过那笔直像是嫩玉雕琢而成的双腿,目光渐渐来到她的脸庞上,笑道:“师姐,我宁愿活得体面一些!诸位老哥哥老姐姐,咱们不走了!”

    白泽皱眉,道:“阁主,你想做什么?”

    “杀人!”

    苏云面色淡然,轻拂衣袖,转身而去,淡淡道:“我去杀个人。”

    白泽心神大震,不由骇然。

    应龙走到他的身边,眼中满是欣赏,赞道:“壮哉!”

    苏云的身影丝毫不显雄壮,相反,苏云身姿匀称,没有一丝赘肉,貌若少年,目光明亮而清澈。

    他就像是一个邻家的大男孩,阳光,青春,充满了活力和自信。

    除了过分漂亮了一点,没有其他缺点。

    但此时的苏云,却给应龙这等脑袋里都是肌肉的存在以壮士的感觉。

    墨蘅城排云宫。

    排云宫是宋家的产业,此次圣皇会,宾客往往是由宋家安排住所。

    此时排云宫中人声鼎沸,到处都是各大世阀的首脑、领袖,带着两三个族中出类拔萃的子弟,与故友攀谈,引荐自家的后起之秀,很是热闹。

    而这里面最为引人瞩目的,并非是世阀首脑,也并非后起之秀中的俊男靓女。

    只有一人能够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哪怕他轻声细语,也会突然间安静下来,让所有人侧耳倾听他的话。

    他便是此次仙帝家的使者,子都帝使,萧子都。

    萧子都的年纪不大,看起来二十许岁年纪,华服贵美,有着紫红相间的纹饰,身上有着一种平易近人的气质。

    “承蒙陛下错爱,收我为徒。”

    萧子都的声音很清淡,向花红易道:“我得到陛下两年技业相授。”

    花红易肃然起敬,不无艳羡道:“子都帝使竟然能够得到陛下亲传,一定修为实力非同小可,而今已经是仙人了吧?”

    萧子都笑道:“陛下大公无私,诸君的仙公也不曾徇私舞弊让诸君成仙,陛下更是诸仙表率,自然也不会让我跨越仙境。在下与诸君一样,都是普通人。”

    众人纷纷笑了起来。

    宋命恭维道:“我们都是普通人,子都帝使怎么会是普通人?帝使哪怕没有成仙,那也带着仙气儿!”

    众人不禁心生钦佩:“宋命这混蛋果然是个左右横跳维持平衡的主儿。这混蛋天天与苏云混在一起,而今又来讨好子都帝使了!看他何时会阴沟里翻船!”

    然而宋命丝毫没有翻船的意思,很快与萧子都打得火热。

    “子都知道邪帝之心一事吗?”

    宋命面色严肃,不知不觉的把帝使这个名头隐去,亲昵的称呼萧子都为子都,道:“天船洞天与天府洞天合并,邪帝心逃脱,混入天府,莫非子都是为此事而来?”

    萧子都道:“不敢隐瞒神君,我此来的确为邪帝之心而来。邪帝之心事关重大,必须要解决。好在邪帝心已经被陛下所伤,解决它并不麻烦。”

    他话锋一转,道:“不过邪帝心只是我此来的第一个目的。我这次来的第二个目的,便是邪帝的使者。”

    他目光环视一周,排云宫中鸦雀无声!

    萧子都淡淡道:“邪帝心受伤极重,不足为虑,杀他不难。但我听闻,天府洞天好像不仅只有这个麻烦。有邪帝的使者,居然闯入了天府洞天,招摇过市,甚至招兵买马,意图不轨!让我惊讶的是,天府的诸位乡贤,居然熟视无睹!”

    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响亮起来,尤其是最后两句,简直是震耳欲聋,让人不由打几个哆嗦!

    甚至有些天府洞天的主宰脸色一瞬间便变得蜡黄,腿脚也忍不住发抖起来。

    萧子都目光扫过每一个人的脸庞,几乎没有多少人胆敢与他对视。

    “我还听闻,这个邪帝的使者,居然在天府洞天竞争圣皇之位!”

    萧子都的声音越来越严厉,语气也越来越重:“他要成为天府圣皇,将这个天府洞天纳入邪帝的领土!那么我便不解了,天府洞天的诸君,到底在做什么?你们到底想做什么?造反吗?”

    排云宫的众人一个个低下头来,不敢说话。

    “你们得以占领当今世上最富饶的福地,得以安居乐业,得以繁衍子孙,这是陛下给你们的恩德恩典!”

    萧子都冷冷道:“你们却要忘恩负义,跟随着那个邪帝使者造反吗?你们头顶,有你们祖上的仙人在看着你们!”

    各大世阀的首脑们一个个面红耳赤,羞愧难当。

    这时,一个少年走入排云宫,从低头的贵人们身边走过。

    那些低着头看着地面的各大世阀的首脑和领袖,只能看到一个少年从他们的身边走过,待抬起头来,却被其他人的身影挡住。

    这排云宫实在太热闹了,人数太多,让他们即便看到这少年,也来不及看清其面容。

    “这是谁啊?”

    他们心中暗自纳闷:“这个时候,居然还敢做出头鸟。岂不知子都帝使正在气头上,说不定要杀鸡儆猴,你这时候站出来,你便是那只要被杀掉的鸡!我们就是观看杀鸡的猴!”

    萧子都目光凌厉,扫过众人,随即目光落在那个径自向他走来的少年身上,冷笑道:“陛下以为天府得陛下雨露之恩,会忠心耿耿,没想到啊没想到,诸君也有反意,诸君也与反贼苟且!”

    他的声音如雷霆炸响,喝道:“你们没有提着那邪帝使者的首级来见我,便已经有罪!你!”

    萧子都指着那走来的少年,居高临下,大声喝问:“你是谁?你祖上又是哪位仙人?你可知罪?”

    各大世阀首脑的头颅垂得更低,心道:“果然要杀鸡儆猴了。这个倒霉蛋……”

    他们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啊?我祖上并非是仙人,我也没有罪。”

    各大世阀首脑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得心神大震,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宋命更是打个哆嗦,险些失禁尿湿裤子:“这小子,不会真的这么大胆……”

    苏云不紧不慢从人群中向萧子都走去,微笑道:“我只是来杀个人。”

    “杀个人”这几个字吐出,苏云的第四仙印已经爆发!

    他的掌力向前一吐,紫府出现,排山倒海向萧子都压下!

    “轰!”

    排云宫的后宫炸开,无数砖瓦铜柱横梁斗拱漫天飞舞!

    破碎的排云宫中,子都帝使吐血,向后飞出,又接连撞穿高壤宫、成纪宫,将一座座仙宫大殿撞穿!

    苏云止步于排云宫的云台之上,取出那口先天一炁加持的仙剑,盯着萧子都暴退的身形,双手举剑,挥剑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