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零九章 我不懂剑术,我对剑术没兴趣
    墨蘅城内外,一片宁静,天府的名宿,世家的主宰,正在聚精会神,准备向后辈点评双云之战的每一招每一式时,战斗已经停止,让他们半晌也未曾回过神来。

    点评高手的一招一式是传统,长辈们品头论足,晚辈们也听得高兴。

    然而这一场对决刚刚开始也就结束了,根本没有给他们机会。

    饶是宋命、花红易和圣皇禹这等存在,也是瞪大眼睛,他们还未从郎云那绚烂非凡的剑术中清醒过来,郎云便已经落败,让他们甚至还未来得及回味感悟苏云那一招剑法。

    郎云意气风发,在其剑术最绚烂最壮丽最辉煌的时刻,戛然而止,被苏云一剑击败。

    “这是什么剑法?”花红易连忙看向郎玉阑。

    郎玉阑也是一片茫然,他还处在被儿子郎云夺权的伤痛中未曾走出来,苏云与郎云一战,苏云剑法一出,战斗便直接结束,他这位剑法大家也未能体会出多少精髓。

    郎玉阑想了想,道:“这一招,他应该只是刚刚炼成,还有些生疏,稚嫩。”

    他迟疑一下,道:“我甚至觉得,他可能不懂剑术。”

    花红易、宋命等人骇然,苏云不懂剑术?

    不懂剑术用剑击败了出身自仙剑世家的郎云?击败了原道极境的郎云?

    郎玉阑只觉有些离谱,却又没办法向他们解释,无奈的点头道:“在我看来,这位圣皇弟子甚至握剑的姿势都是错的。可见,他根本没有学过剑术,甚至很少摸剑!我郎家学剑的三岁孩童,都比他更精通剑术!”

    宋命忍不住道:“没有学过剑术,却用一招剑术击败击败了你们郎家的第一剑术高手?”

    郎玉阑淡淡道:“郎云不是郎家第一剑术高手,而是天府第一剑术高手。郎云的剑,已经不输于我郎家两代飞升的剑仙了。天府之中,剑术领域,他绝对没有敌手!”

    圣皇禹凑过来:“玉阑神君的意思是,一个没有学过剑术的人,击败了天府的剑仙?”

    郎玉阑恼羞成怒,瞪眼道:“这苏云名义上是你教出的弟子,你自己不知道他懂不懂剑术,反倒来问我?”

    圣皇禹笑道:“道兄,你道心差了点,莫非受伤了?”

    郎玉阑闷哼一声,不再理他。

    宋命突然道:“这位苏云最强大的是,他并没有进入原道境界啊。倘若他进入原道境界,该是何等恐怖?”

    众人心中凛然。

    苏云与郎云之间,其实是隔着一个境界!

    隔着一个境界,用一招击败郎云这等强者,这就极为恐怖了!

    其实,苏云并没有说谎,郎玉阑也没有看错。这的确是苏云第一次动用这种剑术,至于这种剑术叫什么,他的确一无所知。

    他只知道不应该以剑术来形容他这一剑,这一剑更应该被称作剑道。

    这种剑道出现在天市垣四大禁地中的悬棺断崖上,但凡站在崖壁镜光之中,动了便必死无疑。

    这种剑道还出现在用群仙肉身和性灵来炼制的剑丸中。

    他还知道,神帝心的伤便是这种剑道造成的。

    他还听神帝心说,伤他的人是逆帝,帝心口中的逆帝,也就是当今仙廷的仙帝!

    也即是说,苏云击败郎云这一剑,其实是当今仙廷的仙帝的剑道!

    苏云的起点极高,一开始参悟剑术的时候,参悟的便不是凡间的剑术,而是武仙人仙剑中蕴藏的剑道!

    他在烛龙之眼中,帮助烛龙眼中紫府召唤来当世最强宝物来淬炼磨砺紫府,得到的报酬便是一道剑丸的剑气,紫府以先天一炁炼成宝剑。苏云以先天一炁催动参悟,学会其中的剑术却也理所当然。

    这相当于紫府帮他参悟这一剑。

    若是没有烛龙紫府定住这一剑的所有变化,苏云根本参悟不出这一剑的奥妙。

    这就是苏云结下的善缘,没有他帮助紫府磨砺自身,紫府也不会助他探索这一剑的奥妙。

    郎云击败其父,获得必胜的信念,磨砺了道心之剑,修为实力大进。若是换做常人,哪怕拥有苏云的战力,也不可能在剑上胜过他。

    但就算郎云的提升如何之大,也绝不可能是仙帝剑道的对手!

    郎云沉默片刻,涩声道:“我败了。”

    郎家是仙剑世家,而郎云又是刚刚击败郎玉阑神君,走到了剑术成就的最高峰,然而,他却在自己最擅长的剑术领域上被人击败,被人超越,心中的难过可想而知。

    苏云散去剑招,见他难过,不禁生出怜才之意,安慰道:“郎云兄别伤心,其实我没有学过剑术,只是胡乱耍两招。”

    郎云嘿嘿笑道:“没有学过剑术,随便刷两招就打败了我郎家这等仙剑世家的绝学,嘿嘿……”

    莹莹探出头来,正色道:“士子真的没有学过剑术,他正经上学都没几天。”

    郎云面色灰败,嘴里喃喃不已,不知在说些什么。

    苏云劝慰道:“你不用伤心,我不懂剑术,我对剑术没有兴趣,倘若我没有学会刚才那一招,我绝不可能用剑胜你。我印法和指法更强,我肯定会换成印法和指法……”

    郎云落泪,抬手道:“别说了。”

    莹莹道:“他的确还有更厉害的,真的没有骗你。他剑术来来去去只有两招,刚才那招就是第二招,刚领悟出来,就拿来现学现卖了。你若是昨天和他交手,他剑术肯定不如你,就算召唤来武仙人的仙剑,也多半不如你。”

    郎云眼睛渐渐明亮起来,又燃起了希望。

    “……那时他便不会用剑法击败你,而是一指头把你戳死。”

    莹莹顿了顿,继续道:“他那一指的威力比那招剑法还要强一些,但也不明其中的原理,只是直来直去没有变化,收不住力,怕把你打死,这才用的剑法。你要知道你真的很强,不知有多少人试图逼士子施展出最终绝学,但他们被打死都没有逼出。你已经很接近苏士子的极限了。”

    苏云连连点头,赞道:“还是莹莹懂得安慰人,我便笨嘴笨舌的。”

    郎云气息枯败,突然哇的吐血,对断玉剑弃如敝履,踉跄而去,哈哈笑道:“不懂剑术,对剑术没兴趣……哈哈,收不住力,怕把我打死……用第二强的招式,第一次出招,便断了我一条胳膊……哈哈,我学剑这还有何用?”

    “我认识名医,可以用造化之术为你疗伤,长出断臂!”苏云高声道。

    郎云身形顿住,折返回来,收起断玉剑,和颜悦色道:“区区一条手臂何足挂齿?这位神医何在?”

    苏云见到他又恢复成往日的无耻姿态,心中不禁赞叹此人脸皮,心道:“我须得多向他学习学习。”

    “我出身的那个世界有造化之术,可以断肢再生,区区一条手臂的确何足挂齿。我也断过一条胳膊,很快便长了出来。”

    苏云笑道:“我有个朋友被砍了两条腿,也长了出来,没有耽搁他成亲。据说他两条腿像婴儿腿的时候便洞了房。至于这位神医,更是屡次给我治病,可以说是我那个世界医术最高的人。”

    郎云道:“恨不能早日见到这位神医。”

    苏云微微一笑,朗声道:“梧桐师姐,今日你我来定圣皇之位归属!”

    他声音清澈,朗朗传入所有人的耳中,给人一种精神振奋的感觉。

    梧桐的声音传来:“你刚刚战过一场,休息几日。”

    苏云循声看去,只见远处有魔女红裳,站在高高的炎皇像的手心上,黑龙盘绕在她身后。

    “按照规矩,我与郎云之战后,须得调养到巅峰状态,才会与师姐交锋。但这一战赢的太容易,我的修为法力没有多少折损,因此我与师姐一战,无需再等!”苏云笑道。

    郎云闻言,刚刚稳住的心态又有崩溃的趋势。

    莹莹悄声道:“你别放在心上,他是刀子嘴豆腐心。”

    苏云腾空,落在三圣皇的伏羲圣皇的手掌之上,与梧桐遥遥相望。

    梧桐却从炎皇的手掌上离开,淡淡道:“你那一剑,调动了四成修为。你我的差距并没有那么大,没有四成修为,你必输无疑。你道心已输,任何招式都映照在我的心中,倘若修为再输,你便没有翻身的余地了。”

    苏云心中凛然,突然想起余烬。

    现在的梧桐,在心境上已经达到人魔余烬的层次,知对方一切举动!

    而且,因为境界的发展,这时候的梧桐比那时候的人魔余烬更强!

    “梧桐,的确是我最为强大的对手!”苏云心道。

    这一战,他大获全胜,所有人都认为他才是下任圣皇的必然之选,苏云回到三圣道场之后,各大世阀子弟便陆续前来拜访,让三圣道场很是热闹。

    世阀之家也需要两面下注,尤其是在这时候,他们联系不上仙廷,不知道仙廷中的权力之争到了何等程度,或许结好苏云这个前朝仙帝的仙使并非坏事。

    不过第三天的时候,所有的拜访突然消失了,三圣道场门可罗雀,没有任何世家派人前来。

    这一天,异常冷清。

    苏云虽然很烦这些应酬,但突然冷清下来却也有些不习惯,正在纳闷之时,只听梧桐的声音传来:“仙使来了。”

    苏云走出三圣道场相迎,笑道:“我就是仙使。”

    “不一样,这次来的是当今仙帝的使者。”

    梧桐的脚映入他的眼帘,这少女坐在一朵莲叶上,踩池水浣足,侧头看向墨蘅城,幽幽道:“突然之间,墨蘅城的魔性大作。我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强的魔性了。师弟,你知道这些世阀在想什么吗?”

    苏云面色凝重,立刻转身,喝道:“应龙,白泽,召集所有人,立刻退出墨蘅城,离开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