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零四章 放逐失败
    那座打通仙界的门户刚刚出现,两大洞天合并的波动也同时传来,剧烈抖动的地面仿佛有巨人挥动巴掌,狠狠拍在众人身上!

    莹莹、郎云、焦叔傲以及楼班、岑夫子等人,哼也未哼一声,便被拍得飞上高空!

    “仙宫祭坛的阵势散了……”莹莹向下看去,心中发出哀叹。

    八座仙宫祭坛散落,而处在封印之地中心的中央祭坛,立刻光芒暗淡,而空中那座已经形成的巍峨门户正在飞速消散!

    不仅仙宫大祭被破坏,就连封印之地也被破坏!

    这座封印之地各种阵势散乱凋零,再难封禁帝心!

    众人暗暗祈祷:“但愿这短短一瞬,苏云已经将仙帝之心送到仙界。”

    门户消失,封印之地中群山轰隆轰隆的从天空中砸落下来,久久不息。

    莹莹、郎云等人紧张万分的盯着封印之地,那里很久没有动静了。

    仙界,天门后的无量境。

    这里是仙界的仙廷,到处都是破碎的宫殿,仙人散落的肢体,以及浓郁得尸气和劫灰,无数仙人披挂整齐正在往前冲。

    他们冲向的地方正是大战爆发,那里是邪帝尸妖正在作乱,杀得他们人仰马翻。

    诸多仙君出手,合力困住这邪帝尸妖,试图将其斩杀,夺得头功。

    似这等邪帝尸妖作乱,轮不到当今的仙帝出手,只需仙君便可以平乱,而且仙帝被人调虎离山,已经不再仙廷之中,前往冥都,去镇压帝倏之乱。

    有人试图释放帝倏之尸,引得天下大乱,仙帝不得不前去镇压帝倏。

    众仙君乃是当今仙廷的中流砥柱,手底下各有数以万计的仙人大军,催动战阵,亲自上阵与邪帝尸妖厮杀。

    那邪帝尸妖强横无匹,虽然只长着额头一只眼睛,却仗着是老仙帝的肉身,出入战阵如入无人之境,杀得一众仙君心惊肉跳。

    突然,碧天君催动一道毫光,暗算那邪帝尸妖,毫光咻的一声从邪帝尸妖的心脏中穿过!

    那心脏裸露在外,没有守护,仙界的一众仙君早就看出这颗心脏便是邪帝尸妖的弱点,伺机偷袭。

    怎奈那邪帝尸妖实在强大,守护周全,始终没有露出破绽。

    而这一次,碧天君竟然一击得手。

    仙廷内外,齐声喝彩,叫道:“天君好手段!”

    话音刚落,那邪帝尸妖胸口的神心炸开!

    邪帝尸妖的气焰顿时急剧衰落,大不如从前,仙廷内外的仙人精神振奋,蜂拥杀来,都要夺得头功。

    柳仙君催动造化图杀在最前方,眼看便要杀到那尸妖跟前,心中不由一喜:“这份头功归我了!”

    就在这时,那邪帝尸妖伸手一摘,将一个金仙的心脏摘下,塞到自己胸腔里,顿时气息暴涨。

    柳仙君脸上的笑容凝固,硬着头皮向前杀去。

    下一刻,造化图被邪帝尸妖利爪洞穿,柳仙君脑壳差点被摘下。

    那邪帝尸妖扣住他的脑袋,试图将他的性灵从体内扯出来,柳仙君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好在远处田仙君摇动仙旗,让尸妖性灵摇曳,随着仙旗摇摆,没了定力。

    其他仙君急忙上前,联手攻打,迫使尸妖放了柳仙君。

    柳仙君惊魂甫定,众人围杀尸妖,又过了不久,碧天君再度得手,将尸妖的仙心洞穿。

    众人又惊又喜,奋力厮杀,却在此时,那尸妖又一个仙人尸身体内摘下一颗心脏,塞入自己胸腔。

    那仙人已死,心跳已停,然而尸妖鼓荡气血,竟然将这颗仙心激发,战力又自暴涨!

    如此杀心换心,一众仙君竟然不能奈何他!

    “清扫所有尸体!”

    外围的仙人得到命令,急忙上前,将地上的尸体清扫一空。那邪帝尸妖又一次心脏被破,没有了新的仙心提供,战力顿时大不如从前。

    众仙君不禁放下心来,柳仙君喝道:“今日看看我们谁得到这头功!”

    碧天君笑道:“这功劳便是妾身的囊中之物!”

    他们杀上前去,突然,一座天门出现在他们的前方,那座天门剧烈动荡,只见一人正在门下作法!

    一颗巨大的猩红的心脏像是长满红毛的怪物,被那人送到门户中!

    “这颗心脏!”

    柳仙君、碧天君等人目眦欲裂,厉声叫道:“邪帝心!是邪帝心!”

    “快挡住他!”

    那颗猩红的邪帝心正用无数触手缠绕着那座天门,死活不撒手,正在这时,邪帝尸妖哈哈大笑:“真是朕的好太子,好太子!居然寻到朕的心脏,把朕的心脏送来!朕的江山,有你一半!”

    众仙君心中茫然:“邪帝的一家老小,统统死得一干二净,哪里来的太子?难道还有漏网之鱼?”

    他们向门下细小身影看去,只能看到苏云在门下作法,朦朦胧胧的,却看不清苏云的面目,大概是隔界遥望的缘故,看不分明。

    邪帝尸妖向邪帝心冲去,而那邪帝心也感应到自己的肉身,立刻松开缠绕在天门上的触手,主动向邪帝冲去。

    众仙君心惊肉跳,这时一粒灵珠呼啸飞来,灵珠突然铮铮作响,化作一道粗大无比的剑光,刺向邪帝心!

    那滔天剑意,远超武仙人的仙剑,赫然是万化焚仙炉中,以众仙人肉身为燃料,用众仙人性灵炼就的无上仙剑!

    这口仙剑剑丸虽然因为苏云唤来紫府的缘故,没有彻底炼成,但剑威着实厉害。

    这正是当今仙帝的帝剑!

    帝剑出现的同时,天门也在崩塌,即将破灭!

    帝剑刺向邪帝心,剑光闪过的一瞬间,天门湮灭,迸发出无穷亮光,仙廷众人纷纷遮住眼睛。

    待到亮光散去,只听邪帝尸妖愤怒的叫声传来:“朕的帝心呢?那么大的帝心,刚才明明还在的,哪里去了?”

    只见那天门迸发之处,邪帝心消失无踪,只剩下刺空的帝剑,又自恢复成一粒剑丸,呼啸而去。

    “邪帝之心没能上界?”

    众仙君又惊又喜,精神振奋,笑道:“这次邪帝尸妖在劫难逃了!”

    然而这座天门的出现却让他们的阵势出现了空档,邪帝尸妖夺路杀出仙廷,路上斩杀一尊仙人,摘下心脏塞入自己腹腔,冲出无量境。

    众仙君立刻调动群仙,搜查尸妖下落。

    天船洞天,两大洞天合并,第一波冲击过后,一切渐渐平息。

    天门溃散的波动也自袅袅散去。

    莹莹、郎云等人心惊肉跳的盯着封印之地,郎云眼角跳动,悄悄向后退去,呵呵笑道:“看来这次我那便宜干爹是死掉了,那么便无人与我争这圣皇之位……”

    突然,破碎的群山炸开,郎云尖叫,撒腿便跑,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而那乱石纷飞之处,苏云与梧桐破石而出,喝道:“快走!”

    两人身在半空,苏云便已经催动青铜符节,而在符节后方,一条条血色触手挥来,缠绕在符节之上。

    苏云催动符节,竟然将那庞大无匹的邪帝之心从群山的覆盖下拉了出来!

    符节呼啸冲来,莹莹、焦叔傲、楼班、岑夫子连忙进入符节,只见苏云、梧桐脸上身上到处都是锋利的山体划破的伤痕。

    苏云与梧桐狼狈不堪,苏云抹去脸上的血,飞速道:“流放失败!帝心被打了回来!我们快些逃命吧!莹莹,助我一臂之力,催动符节逃命!”

    莹莹急忙上前,站在他的肩头,苏云的法力折损了大半,必须要有她的支持才足以维系符节运转。

    两人催动符节,符节以惊人高速运转,一路向天府洞天逃遁。

    很快,符节便追上郎云,苏云高声道:“郎云兄,快点上来!上来!”

    郎云看到符节飞来,又惊又喜,转眼便又惊又骇,大叫一声,飞速折向,逃遁开去。

    苏云愕然,只得催动符节逃遁。

    郎云放慢速度,惊骇欲绝的看着那青铜符节一路狂飙猛进。

    而在那符节后方,邪帝之心被他们托着,一路上弹跳起伏,撞来撞去,正以惊人的高速冲向天府洞天!

    封印之地再度炸开,满太虚等仙灵冲出,他们死伤惨重,减员大半,却犹自战意不减,向邪帝心离去的方向冲去。

    很快,他们便看到苏云的青铜符节拖着邪帝心狂奔的情形,不由得骇然,面面相觑。

    青铜符节上,楼班也有所发现,急忙叫道:“苏阁主,看后面!看后面!”

    苏云向后看去,吓了一跳,急忙将青铜符节的速度提升到极致,挣脱帝心触手的束缚,将邪帝之心甩开。

    但是,下一刻,青铜符节又折返回来。

    苏云面色凝重,在他们身后,便是天府洞天边陲的一座城市,城市四周是大大小小的城郭村庄。

    苏云长长吸了口气,沉声道:“必须在这里将帝心挡下,不能让它摧毁天府洞天!”

    百十个身躯魁梧的仙帝怪物撒腿狂奔,拖着邪帝之心而来!

    一众仙帝怪物冲至苏云等人面前,突然绕过这片城市和村庄,一路猛进,消失在山林之中。

    这帝心,竟然没有伤到这天府洞天人们的分毫!

    苏云错愕,只见那仙帝怪物带着帝心一路碾碎山林,无数树木倒伏,仙帝怪物带着帝心,不知道奔往何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