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零二章 我的仙使父亲
    “帝心的目的,也是要离开天船这个曾经镇压自己的地方,它想到天府洞天中,捕获那里的生灵来让自己衍生出可以容纳自己的肉身。”苏云心道。

    与仙帝尸妖寻找一个强健的心脏一样,帝心也需要一个容纳自己的肉身。

    仙帝尸身在还没有演化成尸妖之前,四处寻找心脏,但是因为没有性灵,只剩下残缺的执念,被困在帝廷中无法离开。

    直到董医师的父亲老神王的到来,被他掏了心脏,仙帝尸身的血液恢复流动,才在短短几千年时间诞生出尸妖。

    而仙帝心脏则拥有自我生长的能力,心脏中也有一部分残存的执念,这执念便是迫切想回到肉身,让自己恢复完整。

    然而,帝心没有多少思维能力,几乎是凭借本能去捕捉其他生灵,依照那些生灵的性灵去制造肉身,然后贴一张仙帝的脸。

    若非它的思维能力弱得可怜,梧桐也不能蒙蔽它的感知。当然,梧桐并不能控制帝心的思维,只是借蒙蔽仙帝怪物来蒙蔽帝心。

    “仙帝尸身只是摘人心脏,得到心脏之后便很少杀人,只顾着等待自己演化为尸妖。但帝心却没有这种自我控制力,他到了天府洞天,一定会造成莫大灾劫!”

    苏云面带愁容,若是到了哪一步,只怕天府洞天恐怕也会与天船洞天一样,变成焦土!

    甚至,等到天府与天市垣合并,帝心还是会杀到天市垣去!

    谁能抵挡?

    “不知道满太虚等仙灵口中的那座封印之地,是否能困住帝心片刻,只需片刻,我便可以布下祭坛,送帝心飞升仙界!”

    苏云想到这里,突然性灵悸动,有些头晕眼花,心知自己的性灵伤势未愈。

    就在这时,突然,九十多尊仙帝怪物折向,纵跃如飞,拉着帝心向一个正在逃遁的灵士狂飙突进,声势惊天动地!

    苏云凝眸看去,却见那人正是郎云。

    “这小子居然还活着!”苏云惊讶。

    此次圣皇会,来到天船洞天的与会强者,除了苏云、梧桐之外,绝大部分都已经挂在帝心的触手上,变成了仙帝怪物。没想到郎云居然活到现在!

    楼班等人也注意到郎云,纷纷张望。

    焦叔傲赞道:“这小子真是运气惊人,也机灵得很……”

    他说到这里,便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郎云已经被十多个仙帝怪物摁住,还在挣扎时,便被一根红线扎入脑后,顿时无法动弹。

    焦叔傲闭紧嘴巴,只见郎云被后脑勺那根红线钓起,正向这边飘来,帝心打算把他也改造成仙帝怪物。

    苏云心中微动,连忙道:“师姐,我需要他活着!”

    梧桐道:“我试试看。”

    她尝试调动魔性,蒙蔽那些仙帝怪物的视野,突然仙帝怪物们对着空气,杀得天崩地裂,其中一个仙帝怪物应该是金仙性灵所形成,实力最强!

    只见此人一道神通斩过,那根红线钓着郎云的红线顿时被斩断!

    郎云原本在等死,却突然自由,不禁又惊又喜,连忙张开眼睛四下抚摸,喜极而泣。

    “郎云,到这边来。”苏云笑道。

    郎云抬头,却见这帝心便矗在自己的前方,无数红色触手飞舞,许多触手上都挂着一个仙帝怪物。苏云等人便站在这心脏上,正向下看来。

    郎云急忙腾空而起,小心翼翼的穿过那些红色丝线,来到帝心上。

    九十多个仙帝怪物又在拉着帝心狂奔。

    “孩儿拜见父亲!”

    郎云不假思索,急忙抢上前去见礼,又看了看梧桐,迟疑一下,道:“孩儿拜见母后!”

    苏云心花怒放,向莹莹道:“此子必成大器。”

    莹莹狐疑道:“难道在他眼中,梧桐的本来面目不应该是络腮胡杜梦龙吗?他叫杜梦龙母后,你欢喜什么?”

    苏云闷哼一声,仿佛胸口被连穿两刀。

    郎云连忙转变话题,道:“干爹救下孩儿,有何吩咐?”

    苏云目光闪动:“你可知满仙人他们的封印之地在何处?”

    郎云心头一突,顿时明白他的意思,试探:“干爹的意思是,将祸水东引,引到满仙人那里去?好主意,真是好主意!孩儿也早就看那些仙人不爽,借邪帝……”

    他连忙给自己两个巴掌,道:“借仙帝之心除掉这些乱臣贼子!”

    苏云似笑非笑,道:“郎云,你这身见风使舵的本事是跟你你父郎玉阑神君学的吗?”

    郎云低眉顺眼,道:“世阀之家竞争激烈,倘若不能看风向,孩儿早就已经死了不知多少次。”

    苏云道:“你我之间无需如此阿谀奉承,我拿你当兄弟……”

    郎云连忙道:“父亲快别如此!不可乱了辈分!”

    苏云皱眉,咳嗽一声道:“郎云,你名字也有个云字,咱们不能我叫你兄弟,你叫我爹。你也是有争雄圣皇之位的人,难道就没有点气量?”

    郎云还是担心他猜忌自己,低眉笑道:“父亲,咱们各论各的。”

    苏云无奈,知道他是出身的问题导致他的性格不那么爽利,于是道:“我并非是借帝心除掉满仙人他们,而是担心帝心为祸天府洞天,打算借那里困住帝心,然后将帝心送到仙界中去。”

    郎云身躯微震,抬起头看他的眼睛,不解道:“苏仙使并非是我天府洞天的人,为何关心天府洞天人们的死活?以仙使父亲的符节,应该可以想走就走,想来就来吧?别人无法离开天船洞天,而你却可以随意进出。你何必为了天府洞天人们的死活,而死磕帝心?”

    苏云哈哈大笑:“郎云,你卑躬屈膝,自甘下流,焉有与我一争长短之志?你争不过我,我便是天府圣皇,朕之脚下,皆是朕的子民。倘若不爱自己的子民,我谈何做好天府圣皇?”

    郎云扬了扬眉:“圣皇会还未结束,仙使父亲便已经把自己当成天府圣皇了?”

    梧桐轻轻咳嗽一声,道:“师弟,圣皇之位尚未尘埃落地,我们之间总是要有个排名。”

    郎云大着胆子,笑道:“既然仙使父亲不仗势欺人,仗着人多弄死我,那么孩儿便也要争一争这圣皇之位!”

    他目光中满是锐利的剑光:“倘若我赢了呢?”

    苏云哈哈大笑,意气风发:“我力敌诸仙性灵,格杀一尊仙灵,重创一尊,你们居然有胆挑战我?好,我便给你们这个机会!郎云老兄,你知道封印之地?”

    “自然知道!”

    郎云直起腰身,笑道:“我这些日子东躲西藏,躲避帝心追杀,渐渐地发现有一个地方,帝心始终不曾去过。我便意识到,那里定然是让它惧怕的地方,既然它惧怕那里,那么那里一定是封印之地。只是我虽然路过那里,却也不敢躲入其中。那里能够镇压帝心,镇压我自然也是轻松得很。我不想死得莫名其妙。”

    苏云看他一眼,郎云的观察力细致,心思也很细腻,倘若换做旁人多半躲入封印之地,但他却深知其中凶险。

    “只是郎云谨小慎微,有些太小心了,气度上放不开,否则倒是一个劲敌。”他心中暗道。

    苏云处事大胆心细,做事大开大合,手段纵横捭阖,因此看郎云处事,总觉得欠缺点什么。

    楼班和岑夫子看着这一幕,心中感慨万千。

    “郎云能屈能伸,心怀壮志,梧桐知晓一切人的内心,却冷淡面对世人。苏云却能团结这些人,让他们与自己同心协力,做到我们做不到的事情。”

    楼班向岑夫子道:“夫子,你当年救下的那个孩童,可能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

    岑夫子道:“时势造英雄。恰逢其会,狗剩也能平步青云。”

    楼班笑道:“你我也恰逢其会,却老早就死了。”

    岑夫子说不出话来。

    有郎云引路,梧桐立刻改变那九十多尊仙帝怪物的视觉,将他们引向郎云所指之地。

    苏云趁机调理自己的性灵,他肉身上的伤虽然没有大碍,但还未完全愈合,性灵上的伤也需要调理。

    不过这次受伤,让他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向梧桐和郎云请教长垣境界。

    长垣便是北冕长城,通天阁对北冕长城的研究尚浅,通天阁的众人虽然登临过北冕长城,但从未一览长城全貌。

    天府洞天的研究更为深厚,当年在第七灵界还未分裂之时,那时的天府仙人便已经研究长城,现在天府洞天的人们修炼的便是那时的成果。

    作为交换,苏云也把自己的心得传授给他们,包括自己新修订的境界。

    梧桐惊讶道:“你便不担心我修炼完善这几个境界,修为实力在你之上?”

    苏云笑道:“你打赢了我,你便是天府圣皇,那时你便走不掉了,我们也可以常常在一起。”

    “甜的齁人。”楼班向岑夫子道。

    郎云躲在一旁暗喜,窃窃私语道:“我的仙使父亲居然连整顿好的境界也传了出来,以我的资质很快便可以补上从前的不足,一举战胜他们成为圣皇……这钟山境界好生复杂,好像可以分为天渊、钟山、烛龙、紫府等境界……”

    突然,莹莹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这些境界是士子设计出来,给蠢蛋领悟的,聪明人都是直接而领悟一个钟山境界。”

    郎云吓了一跳,白了她一眼。

    过了两日,九十多尊仙帝怪物托着帝心终于奔到封印之地。

    苏云站在帝心上遥遥看去,只见那里是有着无数山头,群山如同白桦树林,一根根挺立峻拔,其中弥漫着阴暗的杀伐之气,果然是险恶之地!

    帝心突然折向,绕开这片大山。

    苏云心中微动,道:“帝心果然惧怕这里!那么此地应该便是封印之地。师姐,你改变帝心的视野,咱们闯入此地,能否借封印之地困住帝心,将它流放到仙界,便在此一举了!”

    梧桐称是,正欲动手,突然天空变得明亮起来。

    站在帝心背上的众人抬头上望,只见一颗太阳从天船洞天旁边驶过,那颗太阳过后,一片波澜壮阔的浩瀚大陆进入他们的眼帘,遮挡住天船上方的整个天空。

    天府洞天,仿佛近在咫尺。

    两大洞天交错而过的那一刻,两大洞天中的天地元气互通,顿时浓郁无比的元气化作了春霖甘露,从天而降!

    甘霖玉露之中,一座座宝地涌出仙光,孕生仙气!

    苏云沉声道:“洞天合并,迫在眉睫!不要发呆,立刻动手,放逐帝心去仙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