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五百零一章 骑着帝心去兜风
    满太虚等人追赶符节,但却望尘莫及。

    他们这些仙灵没有重量,飞行速度极快,但这根本不是速度的问题。

    青铜符节折叠空间,凭空消失,根本无法追赶,让满太虚等人瞠目,不知所措。

    这时,仙帝之心轰隆隆赶来,一尊尊仙帝怪物大杀四方。

    原本满太虚等人再加上苏云等人,以及郎云等一众天府洞天高手,还可以与仙帝性灵周旋。那时他们还有可能把仙帝性灵引到封印之地,将它再度封印。

    而现在人手不足,就算能把仙帝之心引到封印之地,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合力施展封印。

    更为关键的是,满太虚等仙灵,已经不可能与苏云合作!

    这一切,都是王家的王离一句话引起的一连串后果。

    仙帝之心追杀而来,满太虚等仙灵立刻散开,向不同的方向逃遁。

    仙帝之心只有一个,它追向其中一个仙灵,便会忽视其他仙灵,给满太虚等人以活命的机会。

    不过他们也知道,天船洞天只有这么大,除非逃离此地,否则被仙帝之心寻到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天船洞天,像是一艘行驶在星空中的巨船,只是这艘船实在巨大,辽阔浩瀚,整艘船通体神金,只有表层才有一些土壤和海洋。

    此时,青铜符节正插在一座火山上,四周的神金坚硬无比,莹莹吃力的催动符节,然而符节只是震动了两下,始终没能从山体上脱落。

    她显然对如何催动符节所知甚少,看到她还在试验如何催动符节,楼班和岑夫子都不禁心惊胆战,急忙制止:“姑奶奶,不要再试了!这次钻火山,下次不知道会飞到何处去!”

    莹莹只得作罢,讷讷道:“我很能干的,让我多试几次,我便能摸索出规律了…………”

    符节很大,可以住人,他们所幸便住在符节中,只见火山融化了神金,滚滚的神金从符节四周流过,凝固之后将符节隐藏在山体中,只露出入口。

    楼班、岑夫子凑到苏云跟前,诊断他的伤势。苏云硬拼十多位仙灵,更是击碎一尊仙灵,重伤一尊仙灵,然而还是因为伤势太重陷入昏迷。

    “士子的伤势很重!”

    莹莹检查一番,面色严肃的宣布:“他的伤势是由一种叫做阴阳交征大欢赋的仙术造成的,陷入昏迷之中,倘若不及时化解,便会身躯暴涨而死!想要化解却也简单,只需寻一女子,宽衣解带与其大被同眠,交鱼水之欢,化解其体内的阴阳交征之势,让阴阳和顺。你们两个糟老头子,出去!”

    她颐指气使,喝令楼班和岑夫子。

    莹莹取出一本小书和笔,兴致勃勃:“梧桐留下!快点脱,办正事,我记录。”

    梧桐没有说话,莹莹眨眨眼睛,还待再催,突然眼前景色变化,只见自己又回到了幻天居之中,少年白泽与应龙等人正在走来,道:“阁主,对付神君柳剑南的布置,已经准备好了……”

    莹莹惊恐大叫,却见自己坐在苏云肩头,仿佛自己与苏云的历险,天府洞天与天船洞天的遭遇,都只是南柯一梦!

    莹莹惊恐万分,叫道:“梧桐,我知道是你!有能耐出来!”

    突然红裳铺满她的视野,待红裳拂过之后,莹莹发现自己又回到青铜符节之中。

    “不要招惹我。”梧桐向她笑了笑。

    小书怪老老实实坐在昏迷不醒的苏云身边,心有余悸。

    她嘲笑苏云在幻天中被破了道心,殊不知自己在幻天中的遭遇让她的道心也屡屡受创。

    她真的担心突然间一夜醒来,自己又回到幻天居,回到那迷雾之中。

    楼班和岑夫子还是诊断苏云伤势,两个老头面色越来越严肃。

    莹莹忍不住问道:“两位老爷子,你们真的懂医术?”

    楼班摇头:“不懂。”

    岑夫子不由动怒:“不懂你凑什么热闹?去,去!”

    楼班道:“我是关心他。你懂得医术?”

    岑夫子脸色涨红。

    梧桐瞥见他们两人神色,心知肚明,轻声道:“叔傲,你来为你同乡诊治疗伤。”

    一条黑蛟龙从她的灵界中飞出,围绕苏云来回走动,审视,过了片刻,道:“他肉身伤势,我可以治愈,性灵伤势,我治不了。我的医术没有修炼到这一步。”

    梧桐道:“我可以调理他的性灵。”

    莹莹惊讶道:“全村吃饭你还懂得医术?”

    那黑蛟白她一眼,淡漠道:“我跟随姑娘去西土留学时,学的便是医术。你跟随乡下少年去西土,学了什么?”

    莹莹有些心虚:“我在西土吃了些书,然后便多了许多奇奇怪怪的知识……”

    有焦叔傲的治疗,苏云肉身渐渐恢复,伤势也越来越轻。梧桐每天都会进入他的灵界,帮他调理散乱的性灵。

    人魔对性灵最是敏感,性灵受损,精神紊乱,很容易出问题。

    比如火云洞的老洞主景召,便是受到了刺激,入了魔,董医师用西土医术不能治,最后还是由苏云化解心魔才好。

    但倘若当时寻到梧桐,梧桐只需将景召性灵拨乱反正即可。

    苏云的伤势是仙灵施展仙术造成的伤,即便有梧桐调理,也还是伤势颇重。

    “他若是能醒来,便算是没有危险了。”梧桐向众人道。

    过了半个月,梧桐正在检查苏云的性灵,这时,苏云性灵睁开眼睛,两人目光对视,梧桐若无其事挪开目光,道:“你醒了?醒了便好,你可以自己整理性灵,让性灵通彻。”

    苏云突然问道:“梧桐,你找到自己的族人之后,还会有执念吗?”

    梧桐怔了怔,再度向他看来。

    苏云道:“那时候,你完成了执念,摆脱了魔性,没有了执念和魔性,你便不再是掌控人心的人魔了。你会在那时,重新变回人。”

    他的目光热切起来,道:“那时,我们的关系可否再进一步?”

    梧桐转身离开,淡淡道:“苏师弟,谁也不知道人魔是否会变成人。我只听说过有成为仙人的魔仙,从未听说过人魔变成人。”

    她走出苏云的灵界。

    然而就在她走出苏云灵界之时,她的手再度被苏云牵住。先前牵住她的手的是苏云的性灵,而这次是苏云的肉身。

    苏云笑道::“或许从前的人魔从未达成心愿,因此即便飞升成为魔仙人,也无法变成人。梧桐,或许你会成为最特别的那个。”

    这时,莹莹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急切道:“快跑,快跑!怪物来了!”

    梧桐挣脱他的手,便见莹莹骑在焦叔傲的脑袋上,两只手抓住两只小巧的龙角,焦叔傲发力狂奔,冲入青铜符节。

    “帝心和那些怪物过来了……咦,士子你醒了?”

    莹莹这时才注意到苏云,又惊又喜,从焦叔傲的脑袋上飞起,飞到苏云面前,双手抱住他的脸,翻来覆去看了片刻,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你醒来就好。”

    苏云被她像检查牲口一样来回检查几遍,道:“楼、岑两位老爷何在?”

    “我们在这里。”楼班和岑夫子的声音传来。

    苏云打个激灵,急忙回头看去,只见楼班和岑夫子两个圣灵蹲在青铜符节最里面的角落里,双手抄在袖口中,满眼戏谑笑意的看着他。

    苏云面色涨红。

    “我家的猪会主动拱白菜了。”楼班欣喜道。

    岑夫子笑道:“苏狗剩……云儿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将来给我上坟时,可以带着姑娘来看我。”

    苏云黑着脸转过身去,装作没有看到他们,只听外面轰隆隆的声音悠远而近,向这边奔来。

    他探头向外看去,不由吃了一惊,只见九十多个仙帝怪物拉着如同肉山的帝心,正在撒腿狂奔!

    那些仙帝怪物强横无比,不知疲惫,漫山遍野的四下搜寻,寻找其他人的下落!

    他们已经长出了脸,脸上长有眼睛,四下里巡视。

    “这些日子,又有不少人被帝心捉住了。”

    苏云心中暗暗发愁:“再拖下去的话,只怕天船便会与天府合并了,到那时,便是莫大的天灾!”

    他的伤势还未痊愈,现在还未恢复到巅峰状态。

    莹莹悄声道:“士子不必担心。帝心从咱们这里经过许多趟了,这些日子都是梧桐蒙蔽帝心的感知,让它看不到我们。”

    正说着,一尊仙帝怪物从天而降,落在符节外,看到这个洞口立刻俯身凑到跟前,向符节中张望。

    苏云心中一紧,突然那仙帝怪物纵身离去。苏云这才相信莹莹的话,道:“梧桐,你能蒙蔽帝心的感知?”

    梧桐道:“我蒙蔽的不是帝心,而是这些仙帝怪物。帝心是靠这些仙帝怪物来感应周围的动静,我蒙蔽不了帝心,但蒙蔽帝心控制的怪物,便也相当于蒙蔽帝心了。”

    苏云目光闪动,笑道:“我有一个主意。”

    不久之后,躲藏在阴暗角落里的郎云偷偷向外张望,只见仙帝之心一路狂飙,向这边冲来,不由暗道一声晦气:“又要搬家……”

    那些仙帝怪物托着仙帝之心一路狂奔,在天船上到处搜寻众人的下落,郎云已经躲过了十多次帝心的搜寻。

    这次,他正要如往常一样躲避,突然不经意间看到那仙帝之心的背上似乎有人!

    郎云急忙揉了揉眼睛,凝眸看去,不由呆滞。只见苏云、梧桐等人站在狂奔中的帝心之上,帝心载着他们一路狂飙!

    郎云喃喃道:“我干爹这是骑着帝心兜风吗……”

    莹莹啧啧称奇,在帝心上方飞来飞去,观摩格物。

    两位老爷子前去搭手帮忙,楼班道:“若是能剖开好好研究,应用在自己的心脏上,一定非同小可!”

    那帝心操控着九十多尊仙帝怪物,正在前方狂奔,四下里搜寻幸存者。

    苏云抬头看向天外,只见天府洞天的星辰已经映入眼帘,星辰越来越大,其中有几颗星球漂浮在天外,显得硕大无比。

    而在这些星辰的背后,是巨大的天府洞天!

    距离两大洞天合并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想来,此时在天府洞天的人们的眼中,一艘巨大的天船正在向他们接近,越来越大。甚至经过太阳旁边时,船体比太阳还要大许多倍!

    “若是帝心停下,我便可以施展仙宫大祭,将帝心也送到仙界去!”

    苏云不禁发愁:“但是,怎么才能让帝心停下来?仙帝这颗心脏,恐怕已经围绕天船洞天跑了十几圈了。”

    突然,所有的仙帝怪物停下脚步,齐齐仰头,双眸痴痴傻傻的望向天外。

    苏云心头一突:“他们在看天府洞天!帝心也在等待两大洞天合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