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九十九章 金仙降临,金仙没了
    性灵无法说谎,梧桐倘若问的是苏云,那么苏云可能未必会说出喜欢她这种话,毕竟苏云已经与柴初晞成亲,有过一段甜蜜的日子。

    而询问苏云的性灵,性灵无法违背自己的精神,无法违背自己内心的烙印,因此说出的话皆是发自内心。

    可能,苏云自己未必能认清自己的内心,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喜欢其他的女孩,分辨不出何谓欣赏,何谓喜欢,何谓依赖,他可能会有错误的选择,然而他的性灵分辨得很清楚。

    莹莹看了看苏云又看了看梧桐,然后又看了看两只亲昵的灵犀,好像只有自己形单影只,不由默默叹了口气:“老娘是一本书,不需要……”

    有了满太虚等仙人性灵的相助,飞桥速度大增,避开仙帝之心。不过那仙帝之心依旧穷追不舍,而且越发庞大,仿佛巨大的红毛球挥舞着长长的红毛,在天船洞天上狂奔!

    适才逃遁出去的性灵,又有不少被它捕捉,很快便又化作一个个仙帝怪物。

    不过,这次的仙帝怪物便没有脸了,脸上一片空白,连呼吸的鼻子也不存在。

    满太虚等仙灵则在前方四处招揽,将那些逃走的性灵聚集起来,没过多久,飞桥上便多出了五十多人。

    不过这些人都是性灵状态,实力肯定大不如从前。

    “仅凭这些人,就算有从前的封禁,也很难将邪帝之心引到封禁中。”

    满太虚摇了摇头,道:“我们需要寻到更多的高手。”

    苏云询问道:“满仙人,邪帝之心是何来历?”

    满太虚道:“这邪帝之心的来历,自然是厉害得紧,此人当年曾是仙界之主,统治大千世界,广阔寰宇。只是他生性残暴,无恶不作,而且邪性得很,无论仙界还是下界,都苦不堪言。后来当今的仙帝陛下起义,将他推翻。这位仙帝,便被称作邪帝。”

    另一位仙灵道:“必须将邪帝之心镇住,无论如何决不能让邪帝之心回到其躯体之中,哪怕献上我们的性命!”

    其他仙灵各自默默点头,一个女仙之灵道:“我们为了镇压它已经献出性命了,现在轮到献出性灵了。”

    苏云怔了怔:“原来老仙帝在其他仙人的眼中,形象如此不堪。原来他,并不代表正义。”

    满太虚等仙人之灵没有肉身,无法说谎,他的言论都是发自内心。

    可见在满太虚等仙人的心目中,老仙帝邪恶无比,推翻他是正道!

    “我挂着老仙帝的仙使的名头,适合吗?”

    苏云心中默默道:“就算老仙帝真的有一批旧部隐藏在下界,图谋东山再起,这些人也无非是当年邪帝的党羽。我要沦落到那种程度吗?我难道就不能另立门户……”

    他想到这里,又摇了摇头,心道:“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替元朔挡下灾祸而已。为了做到这些,我已经成为了天市垣大帝,难道为元朔挡灾的过程中,我还要成为仙帝不成?”

    正在此时,满太虚又救下一人,欣喜道:“这人还有肉身,难得,真是难得!”

    苏云凝眸看去,刚刚被救起的那人可不正是郎云?

    “苏叔叔!”

    郎云在飞桥上看到苏云,不禁又惊又喜,急忙上前拜道:“小侄终于又见到苏叔叔了!苏叔叔平安无事,小侄便放心了!我这一路上担惊受怕,惦记着苏叔叔的安危!”

    苏云动容,急忙上前搀扶,眼圈一红,道:“贤侄有心了,不枉我与汝父相交一场。贤侄若是不嫌弃,不如拜我为干爹……”

    “父亲!”郎云又惊又喜,急忙再拜。

    苏云感动得流下眼泪,满太虚等人也不由感动莫名,纷纷道:“真是父慈子孝,令人羡慕!”

    郎云知道苏云而今势大,自己想要保命,便须得拉近关系。毕竟,苏云这道飞桥上站着七十多位强者性灵,如果自己不讨好苏云,肯定性命不保。

    他拜苏云为干爹,这才放下心来,心道:“虎毒不食子,我是他儿子,他总舍不得杀我吧?”

    突然,郎云瞥见飞桥上有不少人来自天府洞天,也是此次与会的强者,心中微动,找上一人,低声道:“曲村流,那几个相貌不凡的是什么人?”

    “镇压邪帝之心的仙人性灵。”

    那性灵知无不言,道:“他们是奉帝命来镇压邪帝之心的,只因一场变故,邪帝之心逃脱,连他们也死在邪帝之心手中。”

    郎云呆了呆:“也即是说,我这个干爹拜错了?”

    他转眼一想,心中的懊恼便不翼而飞:“这小子占我便宜,但我的便宜不是这么好占的。你别忘了,你是前朝仙帝的使节,倘若被这些仙灵知道你的身份,你便死定了!”

    郎云心中愉悦起来:“有了这个把柄,我随时可以大义灭亲!甚至,我可以让你跪下来叫我父亲!”

    突然,天空变得无比明亮,一道光芒从天而降,明亮的光将附近照耀得一片雪白!

    那光芒竟然形成台阶的形状,从天外铺来,一阶一阶,而天外的景象则是仙界的圣境,台阶连接着一片仙宫!

    一位白衣仙人仪容瑰丽,光彩照人,沿着台阶缓缓而下,向天船洞天走来!

    满太虚等人又惊又喜:“金仙降临,这是金仙降临的征兆!不知道是哪位金仙?”

    那一众仙灵喜极而泣,哽咽道:“一定是仙廷知道我们忠肝义胆,在此死守,所以命金仙降临,助我们镇压邪帝之心叛乱!”

    满太虚等人急忙调转飞桥,向那金仙降临之地赶去。

    郎云突然笑道:“诸位前辈,我想我知道这位仙人的姓名!这位仙人一定姓王,他在我天府洞天留下有后裔。我还认识这位王金仙的一位后代,与他是好朋友。他叫王中廷。”

    满太虚惊讶道:“贤侄认得他?那就更好办了!”

    郎云笑容满面,道:“诸位前辈,自然是更好办了。有了王金仙在,乱党贼人还不是束手就擒,伏首待诛?你说是不是,父亲?”

    苏云哈哈笑道:“郎云兄,你这是说得哪里话?你年纪比我大,岂能叫我父亲?”

    郎云笑道:“那么苏兄弟以为我当叫你什么?”

    他踌躇满志,正等待苏云应答,突然异变再生,只见那仙帝之心所形成的巨型红毛球呼啸滚动,直奔那王家金仙老祖降临之地而去!

    飞桥之上,众人骇然。

    满太虚喝道:“大家不用惊慌!金仙的战力高绝,无以伦比,更是不死不灭的存在!我们赶紧过去,为王家金仙助威!”

    众人催动飞桥飞速赶去,但见那仙帝之心无数血红触手飞舞,沿着降临台阶飞速向上攀爬,很快与那正在降临的王家金仙遭遇!

    那仙帝之心的血管触手前端已经挂着四五十个仙帝怪物,只是没有张脸,被血管触手操控,疯狂向那王家金仙攻去!

    那王家金仙没有料到还未完全降临便遇到这种魔怪,却丝毫不乱,在那道连接仙界与天船洞天的台阶上悍然出手!

    他叱咤惊雷,以劫为道,化作仙光,举手投足便是九重天劫爆发,将一个个仙帝怪物击退,气势如虹!

    满太虚等人精神大振,赞道:“不愧是金仙!”

    他们距离召唤金仙的祭坛已经不远,就在这时,只见那台阶高悬在天外,台阶之上,王家金仙奔行如飞,从上向下冲去!

    那王家金仙势如破竹,一路将一个个仙帝怪物击溃、击退,甚至一招致命,直接击杀,这等战力,着实令人振奋!

    苏云心里却直犯嘀咕,悄悄向飞桥后溜去,盘算着溜走。

    突然,郎云出现在飞桥后端,显然在那里等候多时,似笑非笑道:“苏兄弟这是想到哪里去?”

    苏云打个哈哈,笑道:“人有三急,我尿急,在这里不方便,想找个地方方便方便。”

    郎云嘿嘿笑道:“的确是不那么方便。不过我怕你今后再也不能方便……”

    “轰!”

    天空中雪白的亮光爆发,那王家仙人已经冲到仙帝之心前,与仙帝之心碰撞,恐怖的波动甚至摧毁那道连接仙界与天船的台阶!

    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飞桥缓缓顿住,桥上的满太虚等仙灵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凝固,嘴巴也无法合拢。

    只见尚未断去的那一截台阶上,王家仙人正在奋力挣扎,他的身躯被无数血毫穿过,扎入肉身,被挂在空中。

    他的性灵正试图冲入肉身,冲出灵界,却只来得及钻出一半,便被血色毫光穿过。

    那些血色毫光纤细无比,正是从仙帝之心中生长出的细微血管,最是令人防不胜防!

    “救我——”

    天空中传来王家金仙嘹亮的叫声,一声又一声,凄惨无比。

    桥上的人们看得呆了。

    突然,苏云面色平静道:“王金仙的实力的确比我们高多了。我们中的有些人被挂在邪帝之心上,连叫唤的力气都没有。你说是不是,郎云兄?”

    “干爹说什么呢?”

    郎云满脸堆笑,道:“儿子没有听清。”

    那王家金仙很快被血肉缠满,突然嘭的一声炸开。

    满太虚等仙灵呆若木鸡,而前方的那个祭坛上,一个王家高手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只见那王家金仙肉身粉碎,只剩下性灵,性灵上正在飞速生长出血肉,渐渐化作一个仙帝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