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废土诡事
    苏云催动仙箓神通,向天船洞天飞速接近,那波澜壮阔的天船洞天扑面而来。

    “轰!”

    苏云撞入天船洞天的大气层,在天船洞天的上空留下一个巨大的气环,雪白的气环前方是苏云身形剧烈摩擦空气留下的火光。

    但见这道火光坠落了数百里之后,突然折向,沿着天船洞天的表面呼啸飞行,在身后留下一串串雪白的气环。

    他的速度极快,催动应龙神通,身躯化作黄龙振翅而行,在短短半个时辰,便飞行十万里,然而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废土。

    “那个叫郎云的家伙,年岁不大,但的确是个高手!这次进入天船洞天的,恐怕只有四十人左右,一下子被他淘汰掉近八成!”

    苏云一边打量天船洞天的景致,一边寻找郎云、梧桐等人的下落。

    郎云暗算参加圣皇会的强者,导致苏云也被耽搁了几个时辰,不知道现在圣皇会的战况如何。

    这些人比他要早好几个时辰,而且都是从仙路中冲出,相距不远,按理来说应该会在第一时间动手!

    那必然是一场混战,能够在那种乱局中活着出来的都是了不起的存在!

    “这里面必然会有梧桐。”

    苏云心道:“梧桐的魔道修为更高了,可能那些原道圣者根本看不见她,或者即便注意到她,也会被影响到道心,影响到自己的招式。另一个必然会活下来的,便是郎云了。这个小子的分光剑术,的确强横得很。”

    苏云观察下方的地理,越飞越快,眉头也渐渐皱了起来。莹莹从他灵界中钻出来,趴在苏云所化的应龙两只龙角之间,艰难的向下张望。

    这天船洞天像是经历了一场恶战,已经变成了废墟,山河破碎,十万里杳无人烟!

    “奇怪……”

    苏云全力飞行,速度再有提升,所过之处,只见地面有着巨大的伤口,形成裂谷、湖泊,还有断山等奇特的地貌,甚至,他还看到数千里的岩浆海!

    那片岩浆海的中心则是一个直径数百里的星核!

    那星核尽管乌黑如铁,但却散发出惊人的热量,将岩浆海烧得咕嘟咕嘟冒着直径丈余的气泡!

    “这场战争应该是近期发生的,以至于星核还未冷却。”

    苏云紧贴着岩浆海,从海面上飞掠而过,飞掠形成的飓风掀起一道海浪。

    苏云随即高高冲天而起,搜寻四周是否还有生还者,然而他目光所及,皆是世界破灭的恐怖景象。

    莹莹悄声道:“士子,更奇怪的是,你如此照耀的飞行,按理来说应该有参加圣皇会的高手注意到你,然而古怪的是,你飞行十多万里,始终没有一个人追来,向你挑衅或者出手。”

    苏云面色凝重。

    莹莹继续道:“这四十多人,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

    苏云声音有些低沉,道:“就算强大如我,也不可能在这短短时间内,杀掉四十多个原道圣者!更何况这些原道圣者之中还有不弱于我的存在!”

    莹莹看向四周,喃喃道:“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躲藏起来?”

    苏云面色更加凝重:“不知道。不过,我们很快便会知道了!”

    他放慢速度,莹莹连忙仰起头向前看去,只见前方是一片城市的废墟。

    遥遥望去,但见城市前方的地面上出现一个巨大的仙箓印记,这显然是梧桐、郎云等参与圣皇会的强者降临时出现的奇异图案!

    也就是说,这四十多个修炼到原道极境的圣者,降临到这里!

    苏云从应龙形态恢复真身,缓缓降落,漂浮在这片仙箓印记的上空,四处打量,随即凌空飞向不远处的城市废墟。

    他微微皱眉,这片废墟中他没有感应到任何活人的气息。

    要么这里的人已经死绝,要么他们的实力与苏云相差不多,刻意隐藏起来。

    莹莹变成趴在他的脑门上,连忙顺着他的头发滑下来,落在他的肩头坐着,取出纸笔,悄声道:“士子,这里有神通痕迹,应该是天府洞天的强者留下的仙术!”

    苏云凌空漂浮,缓缓在已经变成废墟的街道上空飞过,他也注意到这些仙术的残留。

    仙术的威力极为强大,而天府洞天的传承又是极为完整的传承,历史悠久,而且而今又多出了征圣和原道境界,他们的实力也变得几乎与仙人等同!

    他们留下的仙术,几乎烙印在城市的废墟上,倘若触动的话,便会爆发残余的威力。

    当然,这种威力对而今的苏云来说算不得什么。

    突然他有所发现,停下脚步,打量墙壁上的明灭不定的符文印记,低声道:“莹莹,这片城市像不像是楼班阁主的神通痕迹?”

    莹莹怔了怔,急忙四处打量,只见这里的建筑风格地区与楼班的神通有些相似,只是因为被破坏的太厉害,所以她一时没看出来此地的风格。

    “不过,仅以建筑风格便可以确定出自楼老爷之手,未免太草率了。”

    莹莹咬了咬笔头,认真分析道:“楼老爷的风格来自元朔和西土新学,而元朔的建筑风格则来自天府,或许还有其他洞天的建筑风格也与元朔类似呢?而且,这城市是实体,并非是神通。”

    她分析得头头是道。

    “但墙壁上的烙印,是楼老阁主的神通。”苏云道。

    莹莹顿时没了言语,连忙向四周墙壁上看去,这些墙壁上果然有着诸多奇异的烙印,这些烙印与楼班的建筑符文极为相似!

    “楼阁主在这里遇到强敌,因为没有大圣灵兵在身边,于是聚沙化作一片神城,在这里与敌人厮杀!”

    苏云沉声道:“聚沙为城,顷刻间炼成大圣灵兵,这等手段即便是我也难以办到,更何况楼阁主?沙子并非是传导元气的好材质,烙印符文需要的材质坚硬,沙子也不行。但倘若这里的沙子是一种极为厉害的神金,炼器的上品,那么楼阁主便可以做到这一步。”

    莹莹扬手,催动一道神通轰击在墙壁上,那面墙壁被她轰塌,断面露出神金的光泽!

    莹莹不禁骇然,从苏云肩膀上跳下,翻开一块铺地的石板,想要咬一口看看是否是神金,想了想又忍住了。

    她取出一口灵兵用力划去,吃惊道:“连地面都是神金的!不过这座城市废墟大约有几百里方圆,这么大的城……”

    苏云仰头看向空中,道:“楼班阁主聚沙为城,顷刻间便让这里多出一座城市星球,这是他的神兵,也是他的道场。道场之中,他便是性灵仙人!然而,他被击败了,这里只剩下了他神通的废墟。”

    他沿着街道凌空飘行,穿过几条街道,突然只见一面墙壁上有血肉在蠕动。

    那血肉不知是何物,一边蠕动,一边生长,沿着墙壁伸展出一条条触手,向更远的废墟残垣断壁延伸。

    苏云放缓速度,没有惊动那些血肉,而是顺着那墙壁上的血肉继续深入。

    在他前方的街道上,一条条粗大的血肉从两旁的楼宇中延伸出来,挂在街道中央。

    莹莹心头怦怦乱跳,坐在苏云的肩头死死握住笔,却写不出一个字来。

    墙壁上贴着一人,整个人已经被墙壁上的血肉覆盖,只有一张脸露在外面,赫然是一个参与圣皇会的天府强者!

    那天府强者的修为通天彻地,乃是原道境界的大高手,此刻却被那些血肉穿过了身体,与他的身体融合。

    一条条细微的触手正在他的脸上攀爬,钻入他的肌肤,扎入他的肌肉。

    他也看到了苏云,张了张嘴,似乎是在说救我,然而却发不出声音。

    苏云身后缓缓浮现出一枚应龙天眼,苏云借助应龙天眼看去,只见这位原道极境的圣者的灵界中,也充斥着血肉触手,像是根须一样四面八方生长!

    其人的天象性灵伟岸无匹,但也被这些血肉触手穿过!

    这种血肉极为古怪,仿佛能与任何东西生长在一起,即便是没有实体的性灵,它也可以在其中生长!

    苏云取来纸笔,在纸上写道:“不要触动任何东西,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莹莹点头,屏住呼吸。

    苏云带着她,悄然无息的从网络般的血肉触手之间穿过。

    这条街道上有战斗留下的痕迹,应该参与圣皇会的强者刚刚降临到此,便立刻爆发了战斗,他们杀入这片城市废墟,却在这里遭遇无法匹敌的力量,遭遇无法解释的怪事!

    等到他们想要逃出这里时,为时已晚!

    “那么,这些血肉触手到底是什么东西?”

    苏云定了定神,循着众人留下的仙术痕迹继续向前,这时,他们又看到四十人中的另一个强者。

    那是一个少女,背靠着墙站着,她身后的墙壁上没有血肉,而在她不远处有着猩红的血肉蠕动爬行。

    那少女看到他们,脸上露出喜悦之色,张了张嘴。

    莹莹连忙做出噤声的动作,示意她不要出声。

    “噗!”

    那少女胸口炸开,无数有如蚯蚓般的血肉触须从少女胸口钻出,很快爬满那少女全身,将其吞没。

    莹莹毛骨悚然,强忍着尖叫的冲动。

    “我受不了啦!”远处传来一声咆哮,只见一人陡然化作顶天立地的神魔,鸟首人身,高达千丈,振翅间冲天而起,羽翼扑扇间,雷霆从翅膀下迸发!

    那羽翼宽达数十里,振动之时无数雷霆在残垣断壁间乱窜流动!

    那位天府强者扶摇而起,冲上高空,顷刻间便飞到数十里高空,而后顿住。

    他努力振翅,然而始终顿在空中,无法再上升分毫。

    一根细细的红线穿透了他的脚面,红线的另一端连接着这座废土城市。

    那位天府强者露出绝望之色,接着眼耳口鼻中肉芽疯狂生长,很快从他的眼睛里,嘴巴里,耳朵里,鼻孔里,一发钻了出来!

    “嘭!”他降落下来,坠入城中,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苏云也不禁头皮发麻,有些迟疑,不知是否该继续往前搜寻。

    在他前方的街道中,无数细微的红色触手在空中飞舞,若不细看,根本注意不到!

    “必须要找到楼老阁主和岑夫子的下落!”

    苏云咬牙,继续向前。

    路上,他又遇到几个死在这里的天府强者。这些天府强者很多都是原道极境的强者,甚至早就可以渡劫飞升成仙,然而在楼班遗留下的城市废墟中,他们却死得无比简单!

    “楼老阁主,你到底在这里遭遇了什么?”

    终于,苏云寻到血肉的源头,只见一座肉红色的大山坐落在城市的中央,那是一颗巨大的心脏。

    空中漂浮着的红色触手,则是心脏的血管。

    此刻,从心脏衍生出的血肉攀附在四周的一堵堵墙壁上,那些墙壁应该是巨大的金碑,是楼班尝试炼化它而打造的宝物。

    然而却一点用处都没有!

    那些金碑上,竟然已经长出了一张张巨大的面孔,高大十多丈的大脸,睁开一只只眼睛,眼眸无神的张望着。

    一百多座这样的金碑,一百多张这样的面孔。

    苏云不由打个哆嗦:“前朝仙帝的脸,那么这颗心脏是……宋命!郎玉阑!花红易!你们真会选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