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九十二章 金仙将至
    这是天府洞天圣皇会上第一次出现原道境界的圣者伤亡,说名动天下威震八方毫不为过!

    此次选圣皇,还有神君郎玉阑未到,圣皇会尚未正式举行,但原道圣者已经出现伤亡,让墨蘅城的气氛多了几分压抑。

    这次圣皇会,可能并非是和和美美的对决,相反可能会极为血腥。

    街头巷尾,酒肆茶楼,都有人这在议论这位圣皇弟子。

    苏大强给人的震惊实在太多了,且不说圣皇没有弟子的情况下突然冒出一位圣皇弟子,单说传授征圣、原道境界,便是造福世人的圣人之举!

    更有传说,他实际上是前朝仙帝派来联络旧部的使者,手持前朝仙帝的信物,青铜符节!

    那是见符节如见仙帝的宝物!

    而今天下早已不是前朝仙帝的天下,而是新朝仙帝的天下,他孤身一人来到新朝的天府洞天,要召集前朝仙帝旧部,高举义旗,简直是愚昧透顶自寻死路的举动!

    但偏偏他就来了。

    但偏偏他至今未死。

    他还胆大妄为打死了掌管福地的一个仙族世家的领袖!

    他不仅胆大妄为,还有实力。不仅有实力,还拥有一大批拥护者追随者,他来到天府洞天的第十天,便已经在天府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势力,追随者云集。

    “这是个要做大事的人,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但他很快就会死了。”这也是所有人的共识。

    王家是仙人后裔,王中廷在临死前绝对会想尽一切办法,破解苏云那一指的威能,挽救自己的性命。

    那一定是令人无比绝望的三天!

    在用尽各种办法,也无法救自己的性命之后,王中廷自知难以幸免,肯定会上禀王家仙人,请仙人为自己报仇。

    王家是仙人在人间的脸面,脸面被打了,仙人肯定会报复回来,百倍报复回来!

    因此,苏云死定了,这也是所有人的共识。

    王家仙人的报仇,应该就在最近几日!

    花红易听到王中廷暴毙的消息,找到宋命:“你说那个苏大强实力不如王中廷,必然当场授首,而今死的却是王中廷!宋命,今日你若是没个解释,便让你送命于此!”

    宋命告饶道:“我哪里知道苏大强的实力这么强?我的确与他打过,但我是那个被打的!我还手,还都被他接下来了。他一定隐藏了实力!”

    花红易狐疑的打量他,宋命不似作伪。

    不过宋命这厮实在让人信不过,不过宋命的确是与苏云交过手还未被打死的人,不过宋命的确没有试探出苏云的全部实力……

    花红易有些头疼,叹了口气道:“宋神君,你应该知道倘若仙人下界,会引起多大的风波。当年也曾有过仙人下界……”

    宋命心中凛然,想起三千多年前,圣皇禹到来之前的那段时间,曾经有仙人下界。那次是为了追拿一个独臂仙人,一尊尊高高在上的仙人追踪那独臂仙人来到天府洞天。

    仙人肆无忌惮的施展神通,让天府洞天的人们出现大规模伤亡!

    后来统计,因独臂仙人之乱而死亡的人类,多达百亿!

    因为有四颗有人居住的星球世界,毁灭在那次仙人之乱中!

    仙人在下界,根本不会留意凡人的死伤。

    现在,王家的仙人将要下界除掉苏云为自己的后裔报仇,这次会引起多大动乱?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笑道:“花神君又在与宋神君打情骂俏呢?”

    两人脸色微变,向那声音看去,只见一身白裘的高个子年轻人走来,肤白胜雪,比大多数女子都要白净,但他却并非女子。

    郎玉阑,玉阑神君,终于到了!

    宋命打个哈哈,笑道:“玉阑你总算来了,我这便命人去请圣皇,通知各地的参会之人。这劳什子圣皇会,把我这天魁福地折腾惨了,还是早些选出圣皇早日安心!”

    “且慢。不急。”

    郎玉阑微笑道:“其实我在九天前便已经能到了,只因我发现了另一个洞天在向天府接近,这几日便在推算这座洞天的轨迹,没有现身。”

    宋命和花红易心中微动,对于另一个洞天,他们也都有所耳闻,不过天府洞天在术数上的造诣不如元朔西土,因此无法精确的计算出洞天合并的时间。

    郎玉阑居然能计算出另一个洞天的轨迹,术数造诣出人意料。

    郎玉阑道:“我收了一个弟子,术数造诣出众,堪称天下第一,这几日也是教导那位弟子。绾衣,来见过两位神君。”

    一个明媚少女走来,肌肤雪白,眼瞳是异域人的蓝色眼瞳,款款下拜,道:“罗绾衣拜见花神君、宋神君!”

    花红易和宋命脸色微变,花红易咯咯笑道:“听闻苏仙使身边有一个女子,现身的第二天便不知所踪,没想到却被玉阑神君收了去!”

    郎玉阑笑道:“我与绾衣各有所取之物,以物易物而已。”

    花红易深深看了罗绾衣一眼,道:“玉阑神君对她放心便好。玉阑神君以为,该如何处置这位仙使大人?”

    郎玉阑仰头看向天外,只见天外出现一颗星辰,虽然是白天,依旧显得极为明亮,那颗星辰就是另一个洞天。

    “我以为,此次圣皇会应该在另一个洞天举行。”

    郎玉阑笑道:“这次圣皇会是选拔圣皇,难免会伤到无辜,不如就放在另一个洞天世界中。一是探索那个世界,二是可以解决一部分棘手事情。”

    花红易眼睛一亮,抚掌笑道:“你的意思是前往那个洞天,在那里解决这位苏仙使。”

    郎玉阑道:“我们必须在王家金仙下凡之前解决掉他。倘若解决不掉,那就让王家金仙前往另一个洞天。如此一来,即便有所死伤,死的也不是天府洞天的人。”

    “此计大妙!”

    即便是宋命,也不得不叹服郎玉阑的主意,赞道:“真是个好主意!倘若那苏仙使战胜了其他圣皇人选,打死了王家金仙,跑回来做圣皇呢?”

    “绝不可能!”花红易和郎玉阑异口同声道。

    两人恶狠狠的瞪了宋命一眼,宋命连忙打个哆嗦,缩头道:“我也就是这么一说。虽然说可能性极低,但万一呢……”

    花红易冷冷道:“绝对没有这个万一!”

    郎玉阑笑道:“的确没有这个可能。宋神君,你别忘记了,神魔看似不死不灭,但仙人却可以轻易抹除神魔的神位。就算神魔的实力比仙人强,也绝对打不死仙人,反而会被仙人击杀。仙人,是掌控了道的存在。”

    宋命仔细想一想,的确如此。

    神魔很难被杀死,哪怕是把神魔重伤镇压下来,也炼不死他。想杀神魔,便须得破坏神魔的天地烙印,也就是其神位。

    这世上能够破神位的,都是仙家手段。

    神魔如此难杀,仙人,则是更高层次的存在!

    如何杀死一尊仙人,更是无法想象!

    就算实力比仙人强,也未必是仙人的对手!

    苏云所居的三圣道场愈发热闹,随着他名扬天下威震八方,投靠的人也越来越多,甚至有些世阀之家也派出年轻人暗中投靠到三圣道场。

    两面下注,才符合世阀的生存之道。

    此时,苏云的势力已经超越天府洞天任何一个世阀!

    当然这是明面上的势力,天府洞天的世阀上有仙人,下有福地中诞生的重宝和神魔,调动起来如臂使指。而苏云的势力还未被整合,只是一盘散沙。

    苏云也知道这一点,不过对于该如何磨砺这些人,如何调动他们,苏云便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了。

    他一无领地,二无实权,无处安放这些人。

    这日,风尘纪前来,道:“圣皇相请。”

    苏云来到天府,圣皇禹正在处理公务,示意苏云自己找个地方坐,苏云便坐在正殿的门槛上,继续想着该如何安排杨道龙白如玉等人。

    现在他手底下有三千修炼到天象、征圣境界的大高手,也是多了三千张嘴,一想到这事,他便头疼不已。

    过了片刻,圣皇禹处理完公务,放下纸笔走来,与他坐在一起,不紧不慢道:“倘若你成为天府圣皇,你便有地方安排这些人了。”

    苏云怔了怔,失笑道:“禹皇知道我在想什么?”

    圣皇禹笑道:“你只差没在脸上写着穷,没办法管人吃饭了。”

    苏云哈哈大笑。

    圣皇禹道:“我原本有一个圣皇人选,不过那人的身份敏感,不太适合,我恐她难以服众,我走之后,她会被人所害。你来之后,我对你也不放心,但是见你最近几日的所为,我便突然放心了。你是天府圣皇的最佳人选!”

    苏云摇头道:“我有前朝仙帝使者这个身份在,便注定不是圣皇的最佳人选。”

    圣皇禹摇头道:“错!你是!你在短短十日,便聚集起一个庞大的势力,圣皇没有实权,但是你成为圣皇之后,你麾下的人便有了用武之地,那时起,你便有了实权!”

    苏云摇头道:“禹皇,前朝的仙使毕竟是乱臣贼子,人人喊打,我就算夺取了圣皇之位,也保不住……”

    圣皇禹笑道:“前朝仙帝,真的没有了旧部吗?”

    苏云怔了怔,向他看去。

    圣皇禹笑道:“我做过元朔的圣皇,也经历过权势斗争,有些事情比你想的多。仙界,不是前朝仙帝隐藏旧部的地方,他们也隐藏不了。只有下界,才可以藏身。”

    他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道:“只要你能成为圣皇,便会真的有前朝仙帝的旧部前来找你!就会有隐藏在天府洞天中的仙人来投靠你!”

    苏云站起身来,与他并肩而立。

    “你将会调动一股隐藏在水面下的庞大势力。”

    圣皇禹目光闪烁,幽幽道:“这股势力的恐怖,远超你的想象!甚至连那即将下界,找你麻烦的王家金仙,在这股可怕的力量面前也渺小如蝼蚁!”

    苏云心神激荡,声音有些沙哑:“我真的可以做好这个前朝仙帝的使者?”

    圣皇禹微笑道:“可以做好。前提是,你先坐上天府圣皇的位子,并且,活下来!”

    他狡狯的眨眨眼睛,笑道:“我听说三位神君已经商议妥当,此次圣皇会的地点便在天外的那个洞天之上。”

    苏云仰头看向天外的洞天,那座洞天前些日子还不太显眼,最近显得愈发明亮了,显然与天府洞天的距离越来越近!

    不过,那座洞天并非天市垣,而是另一座洞天!

    它将在天市垣与天府合并之前,先一步与天府合并!

    “楼班和岑夫子,不会在这座洞天上吧?”苏云心道。

    ————我求个票也能吵起来,笑。每次求票,总有人能找出不给的理由。宅猪求票只是习惯,不想被书友忘记,太久不求票的话,书友就会以为临渊行不需要票。因此求票是刚需。有票的话,想给就给,不想给就不给呗。只要别忘记临渊行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