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八十七章 仗脸飞升的第二人
    因为圣皇会的缘故,天魁福地聚集了天府洞天几乎所有的世家大阀,甚至连一百零八小世界也各有高手前来,群星荟萃,云集墨蘅城。

    到了天魁福地,岂能不来福地核心的天幕留影游玩?

    这天幕留影乃是天魁福地的仙光异象,仙光如同一面面明镜立在空中,但凡从仙光中穿过,便会在光幕中留下自己的影子。

    灵士便可以站在光幕前,观看另一个自己在仙光中的经历,极为奇特。

    往往有灵士在面对重大抉择时,会主动来到这里,借天幕留影来看自己的不同抉择造成的不同后果,选择最优解。

    也有不少灵士在修炼途中遇到了困难,会穿过天幕留影,试图借另一个自己来寻找到解决之道。

    还有不少自感道心受困的灵士也会来到这里,看自己的人生百态,从中揣摩出无上的道心。

    墨蘅城的主人是圣皇禹,为人大度,任由灵士前来参悟,因此平日里天幕留影前灵士们也是络绎不绝。

    不过镇守天魁福地的是宋神君,为人刻薄,但凡来天幕留影参悟的灵士,都要上缴一笔不菲的费用,因此很不为人所喜。尤其是居住在天魁福地周围城市里的人们,更是被盘剥得厉害。

    宋家是仙族,祖上辉煌发达,是仙界的仙君,否则也不能掌管这天府洞天的第一福地,因此灵士们不敢去招惹他。

    这次圣皇会,各大福地都要派人前来,宋神君难得大方一次,放开了天魁福地,任由灵士前来参悟,因此这里聚集的人们比平日里多了数倍。

    此时,附近的所有灵士纷纷仰起头,呆呆的看着天幕留影。

    一连串数十块天幕上,皆出现了宋神君的身影,不仅出现宋神君,还出现了另一个少年身影!

    一面面天幕中的画面,皆是那少年变着花样殴打宋神君!

    各种招数,各种神通,各种殴打方式,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附近的灵士看得又惊又喜,当即有人便要叫好,却被人拦下,不敢做声,只得脸上洋溢着愉悦的笑容。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这么做,但无人敢这么做,因为宋神君的祖上,是仙界的仙君!

    宋神君尽管纨绔,但有宋家在,有仙界的宋仙君在,他的地位便无人动摇!

    另一边,风尘纪突破修成征圣境界饥饿,正欲大展身手,击溃叶家四大高手,一展风采,此时也不由得锐气被削平一块,心道:“这次无法出风头了,也无法立威了……”

    试问,在天魁圣地能够出的最大的风头是什么?自然是将统治天魁圣地的神君当众通打一顿,再借用天幕留影,从不同角度再现这一幕,让所有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才是风头,这才是立威!

    苏云仰起头,看着天幕中的一幕幕场景,心中诧异。

    天幕中他殴打宋神君,用的居然是不同的神通!

    适才他殴打宋神君,固然有趁其不备突然袭击的意思,但那一击中还是运用到肉身神通,将神通藏于肉身,一瞬间爆发的力量可以是自身力量的十倍不止!

    他的肉身神通复杂,天幕留影呈现出的便是他的肉身神通的不同变化,将他神通的演变路数推演了数十种之多!

    有些肉身神通,连苏云自己都没有想过!

    “这天魁福地,真的有些名堂啊。倘若能在天魁福地参悟几天,我便可以完善神通道法,让自己的实力再上一层楼。”他心中暗道。

    适才宋神君身边的那个紫衣年轻人也在打量天幕中的苏云,看到苏云不同的肉身神通,露出惊讶之色,瞥了身旁的苏云一眼。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里大部分灵士都只是看个热闹而已。”

    那紫衣年轻人微笑道:“在下天威福地雷行客,听闻苏兄弟是圣皇弟子,这次圣皇打算让苏兄弟参加圣皇会。苏兄有此战力,一定会大放异彩。”

    苏云笑道:“雷师兄谬赞了。”

    突然,只听嘭嘭嘭的爆响传来,宋神君从那座仙山的山体中冲出,一路撞破一面面天幕,怒气滔天,气势汹汹向这边杀来!

    他的速度极快,在奔行之时便已经出手,直接施展宋家的家传神通,只见他身上缠绕的一条长河飘带飞至,飘带化作长河,大河滔滔澎湃,既是道场,也是灵兵!

    滔滔水浪在空中蜿蜒数百里,河水沉重无比,宋神君盛怒之下,挥起长河如鞭,啪的一声扫来!

    苏云站在那紫衣年轻人雷行客的身边,身后的天象性灵伟岸如山,突然性灵身后浮现出钟山烛龙。

    钟山如钟倒扣,烛龙攀附于钟上,宏大无比,比他的天象性灵还要伟岸许多!

    墨蘅城广阔,乃一个不大的星球被削平了,只保留底部一点儿,架在四神石像上,宛如一片大陆。

    此刻,苏云的天象性灵从这片宏伟城市中突然冒起,钟山和烛龙,突然涌现,像是这片平整的城市多出了一片壮阔异象!

    空中,一条几百里的大河像神龙摆尾,抽在那座钟山上。

    这一击力量强横无匹,若是打在灵士身上,只怕会直接抽得粉碎!

    然而长河澎湃落在钟山上,却发出当的一声钟响,浩浩荡荡,全城皆闻,清晰无比。长河几乎被震得崩碎!

    苏云恍若无觉,向紫衣雷行客道:“雷师兄也是参加这次圣皇会的?”

    宋神君第一击受阻,未能撼动苏云分毫,第二击接踵而至!

    这一击赫然是一团云气,也是他的道场,云气升腾,雷声阵阵,猛然从云头中探下一只利爪,笼罩方圆千百亩地!

    那真龙探出利爪,仙气弥漫,赫然是一种印法!

    这种印法的精妙之处,并不比苏云的第一仙印逊色!

    雷行客仰头看着那落下的真龙仙印,笑道:“苏兄弟从前没有听说过我?”

    真龙仙印迎上钟山烛龙,烛龙游动,钟山震荡,将真龙仙印震得粉碎!

    苏云摇头:“我是小地方出身,没有来过天府洞天。这还是头一次来这里。”

    雷行客目光闪动,笑道:“原来如此。那么苏兄弟昨天是否见到天空中有青铜色的竹节飞过?”

    “竟有此事?”

    苏云惊讶道:“竹节还能飞?我乡下人,刚来此地,没有见过。”

    短短瞬间,宋神君便施展两种仙术神通,而他人已经冲至苏云跟前,他的第三道场也已经铺开。

    第三道场便是隐藏在那云气之中,随着真龙仙印的破碎,第三道场也自坠下,化作一口长刀从天而降!

    正逢宋神君冲至,气势滔天,身后性灵飞出,双手握刀,高举劈下!

    那刀光明亮至极,一刀斩落,虚空顿开!

    刀光过处,天空被分成两半,两岸竟然有青山绿水涌现出来,仿佛是开天一刀,在刀光中衍生出一个世界一般!

    苏云惊讶,这一刀蕴藏的道场拥有非凡之处,超越前面两种道场不知凡几,威力也自暴涨,着实惊心动魄!

    “仙君世家,果然不能小觑!”

    他的天象性灵脚下一顿,顿时仙宫大祭展开,北冕长城浮现,武仙宫武仙大殿以惊人速度涌来,接着仙剑立在他的身后!

    苏云天象性灵探手拔剑,剑光亮起,当的一声接下这威能无匹的刀光!

    苏云气血浮动,踉跄后退。

    宋神君也是蹭蹭蹭不断后退,卸去苏云剑中的力量,惊讶的抬起头来,看着苏云。

    突然,宋神君散去刀光,哈哈大笑,走上前来:“苏老弟真是好本事!没想到苏老弟连武仙人的神通都可以施展出来,圣皇教得好啊!”

    他笑容满面,容光焕发,仿佛先前苏云那两拳打的不是自己,笑道:“不过老弟,武仙人是前朝的仙君,而今仙界传来消息,武仙人叛变,乃是乱党。他的神通,还是不要施展为妙。”

    他刚才还是恨不得杀了苏云,报折辱之耻,现在却仿佛苏云是他异父异母的亲兄弟,说不出的亲热,言语之中皆是为苏云着想。

    不过,雷行客闻言,心中却是一紧,暗道:“是了,这个苏云苏大强,便是昨天的那个乘坐前朝符节,招摇过市的先帝使节!先帝身死道未消,化作尸妖,性灵也脱困了,意图卷土重来!这个苏大强,便是前来打头阵的!”

    他眯了眯眼睛,瞥了瞥苏云,心道:“他施展出武仙人的神通,借来武仙人的仙剑,便是无形之中表明自己的身份!武仙人,是他的同党!宋神君这厮,果然狡猾得很啊!”

    苏云却不知道他此刻的内心,是何等的波澜壮阔,笑道:“我还以为宋神君指使叶家的人寻我晦气,因此挥拳相向,现在才知道宋神君爱我。是我的错,我向神君赔罪。”

    他躬身长揖到地,宋神君连忙搀扶,笑道:“你是圣皇弟子,便是我亲兄弟,我当然爱你敬你。快别如此!你若是再这样,我便与你磕头八拜为交!”

    苏云连忙起来,心中钦佩万分:“这厮的脸皮造诣直追我,是我的劲敌!”

    莹莹仔细打量宋神君的脸,心中凛然,只见宋神君的脸只是稍微肿了一点儿,并未受伤,心道:“薛青府嘲笑苏士子的脸皮之厚,仙剑也不能刺破,苏士子可以仗脸飞升。现在他遇到对手了,这个宋神君的脸皮只怕与北冕长城一样厚,两人棋逢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