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又大又强的大强(大章求票)
    圣皇禹匆匆离去,苏云还有许多事情想要询问他,只是天府是圣皇禹处理公务的地方,圣皇禹并非是住在这里。

    而今圣皇会在即,圣皇禹须得四处张罗,还须得迎接那些远道而来的世阀高人。

    “不知禹皇所说的那个肉身横渡星空的女子是谁。”苏云心道。

    罗绾衣也出门了,离开天府。

    苏云知道她素有志向,不甘心久居人下,当年即便头顶有人魔余烬、神帝玉道原、江祖石和月流溪,她都要争一争,试图摆脱各方桎梏,成为至高无上的大秦圣皇。

    到了天府洞天,罗绾衣自然要抓住这次机会,补上自己修为上的短板!

    “罗绾衣是个极为强大的人。”

    莹莹看了看苏云,道:“此女此次出门,必然会去结交来到天魁福地的年轻高手,套取仙法,补上广寒、雷池、长垣等境界。她是西土中唯一一个参悟出灵肉合一,领悟出大一统功法的人,更是将肉身修炼到少年仙人的层次。这次她若是补全境界,又学得仙法,恐怕实力突飞猛进!”

    苏云道:“罗绾衣,人魔之女,天资卓绝,道心中充满了魔性,她会在这里如鱼得水,学成仙法,修成广寒雷池长垣等境界。”

    莹莹依旧看着他,道:“你难道就不担心,她将我们的身份捅出去?就不担心她出卖我们?不担心她学得仙法,修成境界,实力在你之上?”

    苏云哑然,过了片刻,笑道:“莹莹,你想到哪里去了?罗绾衣是聪明人,知道出卖我们就是出卖她自己,不会乱来。而且,她会意识到与我的差距的。”

    不久之后,风尘纪归来,向莹莹道:“仙使大人放心,大强兄身份一事,已经弄好了。这几日仙使大人如果要出门,便由我跟着,免得惹出事端。当然,能不出门最好不要出门。”

    莹莹兴冲冲道:“大强,我们现在便出门!”

    风尘纪脸色黝黑。

    苏云向西厢外走去,笑道:“风兄,你聪明伶俐,为何没有修成征圣境界?”

    风尘纪跟上他们,脸色涨红,讷讷道:“聪明伶俐不意味着资质就好,若是谁都能修成征圣境界,那么我也就是当世少有的高手了,在天府洞天应该能排到前一千名。但是,排在一千名以后的天象高手,那就太多了。”

    他叹了口气:“现在我的实力,估计能在天府洞天排到三五万名……”

    苏云心中微动,风尘纪虽然只是天象境界,但其实力足以与元朔四大神话媲美。其人实力非凡,居然只能在天府洞天排到三五万名!

    这岂不是说,天府洞天里有三五万位原道圣人级别的存在?

    当然,风尘纪可以与从前的原道圣人媲美,那时的元朔原道圣人比天府的灵士缺少了广寒、长垣和雷池这三个境界,尽管看似境界很高,实际上的境界还不如风尘纪高。

    而今苏云已经新境界体系传到元朔,道圣、圣佛、裘水镜、左松岩、景召等原道境界的存在已经在修炼,补上广寒、雷池和长垣三境界也是迟早的事情。

    不仅如此,苏云对这些境界的描述更为详尽,更为精细,尤其是多出了钟山、烛龙、紫府等境界的划分。

    因此,苏云对元朔的未来极为看好,觉得靠元朔的力量足以保住天市垣!

    但是现在还不成,他必须为元朔争取成长的时间。

    想一想,元朔世界那小小的星球,只不过是弹丸之地,却有十来位原道境界堪比金仙的存在,该是何等恐怖?

    再想一想这小小的星球上,居然有一千征圣境界堪比仙人的强者!

    放在七十二洞天中,即便不如天府洞天,只怕也足以横扫其他洞天了吧?

    苏云一边想着心事,一边观看这墨蘅城的景致,笑道:“风兄,你多想仙使大人请教,很快便可以修成征圣了。”

    风尘纪看向莹莹,将信将疑。

    莹莹得意洋洋,笑道:“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我点拨点拨你。”

    风尘纪如实相告,他修炼的却是圣皇禹的功法九鼎龙门功,只是增加了雷池、广寒、长垣等境界。想来是圣皇禹来到天府洞天之后,见识到天府洞天的仙法传承,意识到还有这三个境界,因此对自己的功法加以修整。

    天府洞天的仙法与元朔的功法有着很大不同,仙法是肉身性灵双修的功法,在圣皇禹那个时期,元朔的功法主修性灵。

    直到近些年,罗绾衣继承裘水镜、月流溪和江祖石的研究,第一个做到性灵肉身双修,炼成大一统,才开启了西土和元朔灵士的新篇章。

    圣皇禹的九鼎龙门功欠缺灵肉双修的法门,修补起来,肯定极为消耗智慧,圣皇禹为了补全这门功法,一定吃了不少苦头。

    而圣皇禹只有金身没有肉身,他补全功法对他没有用处,显然,他并非是为了自己。

    风尘纪是圣皇禹收养的孩子,自小便跟着他,因此得到他的传承,圣皇禹其实应该是为了栽培风尘纪,而补全功法。

    然而可惜的是,风尘纪无法修炼到征圣境界,被卡在天象境界,不上不下。

    莹莹听他说了一番,不由得笑道:“原来是九鼎龙门功,那就简单多了。”

    风尘纪面带愁容:“圣皇功法博大精深,想要从其功法中参悟出新的道理,那就太难了。征圣,征圣,证道于圣,我被困在这一境界上,始终无法再进一步。”

    莹莹愈发得意,对于风尘纪来说,圣皇禹的功法太完美,他无缘迈入征圣境界,因为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补充的地方。但对于莹莹来说,那就太简单了。

    圣皇禹的九鼎龙门功,已元朔被研究了三千年,其功法有什么优点有什么缺点,有哪些需要修整的地方,她都一清二楚!

    点拨风尘纪,助风尘纪突破,修炼到征圣境界,对她来说可以说是举手之劳。

    “禹皇的九鼎龙门功其实是两门功法合二为一,九鼎功和龙门功,因此禹皇用这门功法炼成了两件大圣灵,其一是九鼎,其二是龙门禹王池。”

    莹莹侃侃而谈,道:“九鼎是元朔九州的地理,镇压九州气运,上面烙印山河走势,祭起之后,山河飞出,厉害非常。龙门禹王池则是有化鱼为龙,跃龙门飞升的意思,也是一件厉害的灵兵。但正是因为这两门功法都太完美,导致禹皇将它们融合在一起时,反而不那么完美。”

    风尘纪脑中轰然,突然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然而随即他脑中浑浑噩噩,刚才明明有一瞬间的灵感,但灵光一闪便消失了,他没能抓住。

    莹莹见状,向苏云悄声道:“这人是个人精,但脑子不好。我已经提点到这种程度了,他还是迷迷糊糊。”

    苏云来到墨蘅城中心天魁福地所在,只见天空中的仙光如同一块块琉璃做的大幕,垂了下来,悬停在空中。那些仙光,居然可以照人,清晰无比!

    这里很是热闹,有不少灵士徜徉其间,有人居然从仙光中穿过,便见仙光中多出了同样的自己。

    苏云惊讶,走上前去查看,笑道:“倘若你稍加点拨他便能突破,那么他早就突破了,也显不出莹莹的神通广大。”

    莹莹心花怒放,回过头来,向风尘纪说起九鼎龙门功的各种不足之处,将九鼎龙门功的各种弊端和破绽一发摘了出来!

    风尘纪听得瞠目结舌,眼珠子瞪得滚圆。

    莹莹不仅指摘出九鼎龙门功的弊端和破绽,还讲出了改进改良的途径,更是让他心中既是震撼,又是钦佩!

    “不愧是仙帝的使者,这等才情,这等才情……”

    风尘纪脑中轰鸣,对莹莹佩服得五体投地:“难怪老仙帝会把青铜符节这等重宝给她,莹莹大人简直是绝世才华!”

    他却不知莹莹只是把历代元朔高手对圣皇禹的功法的点评说了一遍而已,莹莹几乎相当于把这三千年间元朔高手对九鼎龙门功的见解悉数告诉他,这里面甚至不乏有圣人对九鼎龙门功的评价,其中的想法自然非同小可!

    经莹莹的点拨,风尘纪脑海中各种灵光闪现,各种灵感涌出,让他不自觉的陷入参悟之中!

    先前他只能看出九鼎龙门功的优点,不能看出缺点,看不出缺点,便无法印证验证圣人的绝学,无法证道于圣,自然无法进入征圣境界。

    现在,莹莹塞给他的这些见解实在太多,苏云反倒有些担忧风尘纪是否能消化得了。

    苏云打量那一片片琉璃大幕般的仙光,仙光如镜,只要从镜面中穿过,便会将自己的影子留在仙光中,折射出各种不同的人生。

    苏云带着莹莹走在这些镜面般的仙光中,只见每片仙光中自己的人生都有所不同,令人啧啧称奇。

    “这天魁福地的确非同小可,虽然天府洞天没有诞生出征圣原道境界,但有这等福地,也可以磨砺道心。”

    苏云心中暗赞:“只是借助福地的仙光磨砺道心,无法达到原道的高度。”

    天魁福地中有不少年轻的男女徜徉其中,想来也是趁着这次圣皇会的机会,来到福地中观看仙光中自己不同的人生际遇,感悟道心。

    这时,苏云只觉风尘纪的气息浮动,渐渐有突破修成征圣境界的征兆,心道:“风尘纪的资质,似乎没有禹皇说得那么不堪。”

    正在此时,一声大喝传来:“风尘纪,你杀了我堂弟叶玉辰,造谣说他谋反!我叶家决不能容忍这等污蔑!”

    苏云应声看去,只见四个年轻男女气势汹汹向这边走来,而那位宋神君也在不远处,与一位看似权位很高的紫衣年轻人站在一起,宋神君笑容满面,而那仪容尊贵的紫衣年轻人却冷眼旁观。

    “你是何人?”那四个年轻男女杀气腾腾,来到苏云面前,其中一人喝道:“你一定要替风尘纪出头是不是?”

    苏云愕然。

    那人喝道:“好,我成全你!我叶家……”

    突然,苏云轻笑一声,让开身,笑道:“风兄,人家找你寻仇的。”

    那叶家四位年轻人都呆了呆,他们原本以为苏云会替风尘纪出头,却万万没想到苏云居然直接让开身。

    为首的叶家年轻人吃吃道:“你知不知道,我们的本事比风尘纪高?你知不知道,我们会打死他?”

    苏云满面笑容,摇了摇头。

    叶家年轻人结结巴巴道:“那你还不替他出头?”

    “不出,谁爱出谁出。”苏云笑眯眯道。

    不远处,宋神君的笑容僵在脸上,而他身边的那紫衣年轻人却露出笑容,赞道:“这位前朝仙使不按常理行事!”

    风尘纪此时恰恰突破,进入征圣境界,气息暴涨。

    苏云拍了拍风尘纪的肩头,微笑道:“诸君,你们可以找他报仇了。”

    他从叶家四人身旁走了过去,径自向宋神君笔直走来。

    风尘纪又惊又喜,看向那叶家四人,立刻向四人走去,冷笑道:“叶玉辰造反,侮辱三圣皇像,又扬言要杀上仙廷,自己做仙帝。难道你们便是他的同党?”

    苏云则径自来到宋神君面前,露出微笑:“我叫苏大强,又大又强的大强,宋神君你还知道吗?”

    宋神君哈哈大笑:“苏兄弟,我当然知道……”

    “轰!”

    苏云一拳轰在他的脸上,宋神君面孔扭曲,整个人倒飞而去,嘭嘭嘭撞穿一道道仙光大幕,轰隆一声撞击在天魁福地的仙山之上!

    只见那一重重仙光大幕上,留下了宋神君各自不同的人生,但无一例外,都是被苏云暴打!

    苏云一拳轰飞宋神君,身后庞大无匹的性灵冉冉站起,遮天大手握拳,轰然砸下。

    那伟岸无匹的性灵声音如雷:“知道你他娘还敢来惹我?”

    宋神君艰难的仰起头,然后便见如山的拳头轰来,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那拳头将宋神君狠狠砸在仙山上,砸得他整个人嵌在山体之中!

    ————四千字大章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