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八十五章 破嘴宋神君
    如果苏云三人不是出身元朔的同乡,圣皇禹才懒得管他们是不是败帝的仙使,直接砍掉脑袋送到仙廷,说不定便能完成夙愿,飞升仙界。

    但苏云偏偏是他的同乡。

    圣皇禹毕竟还是担心苏云三人的安危,因此才当着他们的面这么说,无非是提醒他们谨慎行事而已。

    不过他也并不知道举义旗起义,为前任仙帝造反,苏云也只是说一说,并没有造反的打算。

    但是,青铜符节出现之后,他们便身不由己,容不得他们不站在前朝仙帝这一边了。

    “若是寻常时期,我可以秘密知会一些对新朝不满对前朝留恋的义士,秘密筹划,徐徐图之。”

    圣皇禹思索道:“经过几十年经营,便可以让天府洞天改天换地,成为败帝的领土!但是仙使大人这次来,正值圣皇会,各大福地和一个个世界,都派来高手争夺圣皇之位,青铜符节的出现,恐怕瞒不过他们的耳目……”

    他来回踱步,过了片刻,突然停步,转身,看着莹莹面色阴晴不定:“而今的天府洞天龙蛇混杂,暗流涌动,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仙使大人在天魁洞天现身,便随即消失,一定会引来许多遐想……”

    莹莹一边给他画像,一边写注:“禹皇善变色,面皮颜色瞬息百变。”

    圣皇禹渐渐露出笑容,道:“仙使大人不现出真身,各大世家便相互猜忌,相互怀疑,这天府洞天的水便化作混沌状态。混沌状态之后,水便会越来越清澈,到那时谁是黑的谁是白的,便一清二楚……”

    “……喜欢盯着漂亮的女孩子自言自语。”莹莹在圣皇禹的画像边继续写道。

    圣皇禹虽然在盯着莹莹,却仿佛魂游天外,笑道:“是了,还可以让水更混一些!与其让他们乱猜,不如索性主动放出消息,便说前朝仙帝的仙使已经到了墨蘅城,准备借圣皇会联络忠臣义士。仙使大人并不会显露真身,谁也不知道仙使到底是谁……”

    他脸上的笑容更浓,道:“最妙的是,谁也不知道,真正的仙使,只是这位小巧的姑娘,更不知道仙使是个女孩儿。所以……”

    他的目光落在苏云脸上,笑道:“必要关头,需要让你来代替仙使站出去,甚至将其他人的怀疑,都集中在你身上,让他们以为你才是仙使,从而对你痛下杀手。必要时,甚至牺牲掉你。”

    苏云面色苍白:“不牺牲行不行?”

    “不行!”

    莹莹怒而拍板:“大强,你要忠义!”

    苏云只好由她。

    圣皇禹笑道:“仙使不便留在此地,便随着我住进天府。大强,你便跟着我,我保举你参加圣皇会,让你来吸引注意!”

    苏云只好点头。

    圣皇禹计议已定,便让风尘纪带领他们去天府。

    这里的天府,指的是天府洞天的天府,意思是上天的府库,物产丰饶之地。而天魁福地墨蘅城中真的有一座天府,是圣皇公务的地方,就在圣皇居旁边。

    而圣皇居则是圣皇所居之地,也即是先前苏云等人闯入的地方。

    天府门外,有神灵镇守,那是得到仙气供养的神灵,性灵广大,金身非凡,苏云忍不住多看两眼。

    两尊神灵乃是天府的门神,不怒自威,立在左右一动不动,眼珠子却睨了苏云一眼。

    “活的!”莹莹悄声道。

    苏云点头。

    “乡下人!”那两尊门神胸膛挺起。

    苏云不以为意,快步来到圣皇禹身边,询问道:“禹皇,前些日子是否有来自元朔的圣灵赶到天府洞天?”

    圣皇禹引领着他们来到天府的西厢,道:“来自元朔的圣灵?这倒没有听说过。若是有元朔来客,肯定有人会来通知我。难道元朔有圣人的性灵向天府来了?”

    苏云疑惑,楼班和岑夫子难道还未来到天府洞天?

    “不对,以他们的速度,应该早就到了天府洞天,不可能还在路上。”

    苏云心中微动,又道:“敢问禹皇,天府洞天除了禹皇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圣灵来到这里?”

    圣皇禹精神微震,笑道:“史上来过天府的不在少数,有十多位呢。这些圣灵在我这里落脚,我借着职权为他们用天魁福地的仙光仙气和塑造肉身的息壤,为他们再造金身!”

    “只有十多位圣人来过这里?”苏云大惑不解。

    元朔从古至今,有三五百圣人的性灵走上了飞升之路,很多圣灵都是在《禹皇书》的指点下前往钟山洞天,从钟山洞天赶往天府。

    “钟山洞天的白华夫人,她的流放之术有些问题。”

    圣皇禹明白他的意思,一边走一边解释道:“当年我与她一起研究,算出天府洞天的方位,请她用流放之术将我性灵送出钟山。我被送出来之后,发现她的术法有些漏洞,流放的方位并不精确。因此三千年来,我只等到十多位圣人,其他圣人多半都被送到其他地方去了。”

    他顿了顿,道:“我算出在距离天府洞天很遥远的地方,有着另一个洞天,多半那些圣灵都被流放到那个洞天中去了。这次天府洞天异变,突然移动起来,我算出在两个月后,便会有那个洞天袭来,与天府洞天相并。莫非,你要寻找的圣灵,落在那个洞天中了?”

    苏云愕然,难道楼班和岑夫子真的迷路了?

    他有些迟疑,白华夫人的流放之术不靠谱,白泽元老的流放之术师承白华夫人,同样也不靠谱!

    说不定夫子和楼班真的被流放到另一个洞天去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而今的天府洞天势力复杂,暗流涌动,楼班和岑夫子刚来到天府便被人发现,擒拿镇压下来。

    不过,为何莹莹无法召唤他们?

    “无论楼班和岑伯是在天府还是在另一个洞天,他们都遇到了危险!”苏云暗道。

    “天府留不住圣灵,他们修成金身之后,便往往会离开,继续飞升之路,前往仙界之门。”

    圣皇禹命人打开西厢门户,叹了口气,道:“我却因为对炎皇的承诺,不得不留在天府,倘若我能离开,继续飞升之路,寻到仙界之门,那该多好?仙界之门下,我当与那些圣灵把酒言欢……”

    他叹惋不已,道:“适才你说元朔来客,倒让我想起一事。前不久也有一人横跨星空,从另一个洞天赶来。那是位奇女子,肉身横渡星空,只是她并非是来自元朔。她虽是女子,却才华绝代……”

    他刚刚说到这里,只听外面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哈哈笑道:“圣皇在否?宋某听闻圣皇有贵客造访,特来求见!这些年圣皇的客人可不多啊!”说罢,推门声传来。

    圣皇禹神情微动,道:“是宋神君!他是天魁福地的另一个管事的,在天魁福地,圣皇只是名义上的主宰,没有实权,宋神君才有实权。”

    苏云转身看去,只见一位看起来很是年轻的男子径自闯入天府西厢,宛如来到自己家一般,他脑后光晕微微晃动,像是云气形成的晕,又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同时光晕中又有一道光芒窜来窜去,很是不凡!

    除此之外,光晕旁边还有飘带蜿蜒如河,在他身后旋转半圈,又飘向他身前,然后从他腋下穿过。

    这位宋神君走近时,甚至可以听到潺潺水声,显然是从那河流飘带中传来的。

    “这人修炼了三种不同的仙术,形成三重道场。”

    苏云一眼看去,心中微动:“他的实力比不上柳剑南,但也非同小可。关键的是,他居然这么年轻!”

    宋神君的目光从苏云脸上扫过,落在罗绾衣身上,又看了看莹莹,随即又落在苏云身上,哈哈笑道:“这几位便是圣皇的客人罢?圣皇,你说巧不巧?我刚才还听人说,有人见到好大一个青铜符节,从咱们天魁福地上空飞过去,正在惊异:这是有人要造反呢!然后便听说圣皇家来了客人!你说巧不巧,巧不巧?”

    圣皇禹诧异道:“何巧之有?宋神君莫非以为我的客人,便是驾驭青铜符节乱飞的那人吧?”

    宋神君笑眯眯的看着苏云,笑眯眯的说道:“圣皇,你负责管理天府洞天一百零八福地,我只负责管理天魁洞天,权位自然不如你。圣皇的客人,我当然不敢查问来历。”

    圣皇禹笑道:“这位苏大强,是我秘密收的弟子,参加的这次圣皇会的……”

    苏云咳嗽一声,道:“圣皇,还是叫我苏云或者小云罢。”

    圣皇禹笑道:“好的苏云。神君,我这弟子又大又强,因此字大强。他的来历却也简单,知道开阳四吗?平日里,我便把他养在开阳四上。”

    风尘纪闻言,立刻悄悄离开,心道:“开阳四,是开阳太阳的第四颗行星,圣皇这是要我去准备苏云的身份。”

    他还未走远,只听宋神君笑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苏大强便是那个乘着前朝仙帝的符印四处招摇的家伙呢。我心想这天大的功劳,便要落在宋某头上,哈哈哈哈!那么,风尘纪那小子杀了我门下叶玉辰,是何道理?”

    风尘纪听到这话,立刻加快脚步,匆匆离开。

    圣皇禹惊讶道:“叶玉辰和凤龙军造反,神君你不知道?”

    宋神君错愕不已,连忙道:“不知道。竟有此事?哎呀,是我错怪风尘纪那小子了,恕罪,恕罪。既然圣皇有客人,那就不打扰了。告辞。留步。”

    圣皇禹笑道:“我送神君出去。”

    两人向外走去,圣皇禹道:“神君,这天府是我处理政务的地方,神君若是要来,让看门的神灵通知一声。”

    “一定,一定!”

    宋神君离去,转过脸来便面色阴沉下来:“那个又大又强的苏云,应该便是前朝仙帝的使节。仙界传来新消息,说前朝仙帝的帝尸诈尸,化作尸妖,又有帝灵从冥都逃脱,看来,这位老仙帝是不安分,派来使节到天府来……”

    圣皇禹回到天府西厢,向莹莹笑道:“宋神君是个破嘴,他离开这里之后,很快苏大强是仙使的消息便会传遍墨蘅城,人尽皆知!到那时,仙使大人便安全了。”

    莹莹瞠目结舌,罗绾衣也是看得呆了。

    “更为可笑的是,他们虽然都知道,却都要装作不知道。”

    圣皇禹信心满满,笑道:“那时,绝不会有人想到你才是真正的仙使,他们只会向苏大强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