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八十四章 禁止飞升
        圣皇禹原本还有见到同乡人的喜悦,听到莹莹的话,不禁吹胡子瞪眼。

    作为圣皇,喜欢上魔神九尾狐,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是人魔之恋,个人情感,无可厚非。

    他有着拯救黎民众生的功业,封禁天下一切神魔,让元朔黎民百姓再也不用神魔侵扰之苦,这是历代圣皇都不曾办到的事情,可以著史传世!

    然而,从仙使大人几人的表现来看,后人好像根本没有记下自己的功业,反倒记下自己与九尾狐的情感,让他着实一肚子气。

    苏云打量这位有着传奇色彩的元朔圣皇,作为元朔最后的圣皇,他有着太多的精彩故事,楼班和岑夫子踏上飞升之路后最激动的事情,也是见到这位圣皇留下的《禹皇书》!

    亲眼见到这尊圣皇,他心中的欢喜可想而知!

    莹莹已经兴冲冲的飞上前去,围绕圣皇禹飞来飞去,上下打量,嘴里还说着野史里记载的圣皇禹和九尾狐的风流往事。

    罗绾衣也不禁呆住了:“天府洞天的圣皇,居然真的是元朔人!”

    圣皇禹是元朔的最后一代圣皇,她也有所耳闻,只是所知不多。

    热闹一番过后,圣皇禹咳嗽一声,正色道:“仙使大人此次下界……”

    “禹皇是怎么来到天府洞天的?”莹莹取出小本本,咬着笔头问道。

    圣皇禹只得道:“我是从飞升之路走过来的。当年我死之后,便性灵飞升,追寻第一圣皇的足迹进入星空,只是在路上我却发现第一圣皇和其他圣皇好像走错了路,于是我便转道,走向钟山洞天。请钟山洞天的白华夫人将我流放出去……然后便找到了这里。”

    莹莹飞速记录,面色严肃,时不时询问一些细节,待到圣皇禹说完,这才继续道:“禹皇到了天府洞天之后,是如何成为天府洞天的圣皇的呢?”

    她也问出了苏云的疑惑,苏云连忙看向圣皇禹。

    圣皇禹耐下心解释道:“天府洞天本来便有圣皇的风俗。元朔的圣皇风俗,便是来自天府洞天。我到了这里之后,于是寻找三圣皇的足迹,一路找到天魁洞天。那时炎皇年迈,见到我到来,惊喜非常,便邀请我留下。我询问第一圣皇的下落,他们却是未曾听说过第一圣皇来到这里,我是第一个赶到此地的元朔人。”

    苏云笑道:“第一圣皇迷路了,走了一千年,找到了广寒洞天。”

    之后的事情,便是圣皇禹在天魁洞天修炼,炎皇借助天魁洞天的仙气仙光,为圣皇禹重塑金身,让他成为神祇。

    圣皇禹留在天府洞天的这些年,将元朔的征圣和原道境界传授给天府洞天的灵士,因此很受人爱戴,在炎皇故去之后,他便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天府圣皇。

    “天府圣皇是个闲差事,没有多少实权,尽管掌握天魁福地,但天魁福地落在一个圣灵的手中又有什么用?”

    圣皇禹摇头道:“炎皇给我找了个好差事。他告诉我,这里就是小仙界,让我留下。他对我说,就算我离开天府洞天,前往其他洞天,我也找不到仙界。真正的仙界,没有门户,自然无法进去。仙界的门户,悬挂着一口棺材,任何人也休想进入其中。”

    “仙界门户悬挂着一口棺材?”苏云闻言心中微动,突然想起自己与罗绾衣的父亲,人魔余烬交锋时,曾经用仙箓召唤来一口悬棺!

    那时,悬棺与混沌四极鼎碰撞,导致两面仙箓尽毁!

    “难道那口悬棺挂着的地方,就是仙界的门户?”

    苏云心中纳闷:“仙界为何把一口棺材挂在门户上?”

    圣皇禹继续道:“于是我便留了下来。”

    莹莹停止记录,抬头道:“而现在天府洞天却又在选新的圣皇,你是性灵成神,暂时还不会消亡,是什么原因让你打算辞去老圣皇之位?”

    圣皇禹叹了口气,道:“这次洞天变故,乱象渐起,天府洞天各大世阀在仙界有人,他们像是得到了仙界的某些命令,蠢蠢欲动。我感受到了天府洞天充斥着暗流,于是知道,自己该离开了。与其等着他们干掉我夺取圣皇之位,不如我先辞去其位。”

    苏云恍然大悟。

    圣皇禹将元朔的征圣和原道境界传授给天府洞天的灵士,想来在天府洞天积累下无边的声望。他成神之后,这些年靠众生所念,壮大金身,成就非凡。

    他成为神祇,突破死后没有肉身的禁锢,修为实力得以突飞猛进,但是他毕竟没有背景。

    那些世阀在仙界有人,除掉他还不是轻而易举?

    春江水暖鸭先知,圣皇禹觉察到危险,于是有了急流勇退的念头。

    事出有因,造成这种情况的,应该就是各大洞天合并事件,引起仙界对下界的注意。

    苏云询问道:“圣皇,我适才看到风尘纪等将士并未修成征圣、原道境界,这又是何故?”

    圣皇禹瞥他一眼,悠悠道:“征圣、原道境界很容易修炼吗?”

    苏云怔了怔,瞥了瞥罗绾衣,又瞥了瞥莹莹,摇头道:“好像不难吧?”

    圣皇禹没有好气道:“不难?征圣和原道境界,是最难的两个境界!天府洞天,下辖一百零八世界,有能耐修成征圣和原道境界的,都有超越世界极限力量的实力!”

    苏云和罗绾衣都吓了一跳,罗绾衣失声道:“修成征圣和原道,便拥有超越世界极限力量?”

    她心头怦怦乱跳,玉道原就是这样的存在!

    不过玉道原是借助众生的信仰来提升实力,后因岑夫子破了他的功,导致有了弱点,被罗绾衣所趁,将玉道原降服。

    但罗绾衣也知道,若是没有元朔这个对手,玉道原便随时可能反噬!

    因此她对力量有着莫大的渴望,而今一听到圣皇禹说征圣和原道的厉害,心中便不由一阵火热。

    圣皇禹道:“我原本也没有料到第一圣皇开辟的征圣和原道境界如此恐怖,直到我来到这里,将征圣和原道传出去之后,才意识到,天府洞天尽管有仙法传承,但仙法传承的境界只到天象境界。在天府洞天,天象境界便可以飞升。”

    苏云、罗绾衣和莹莹都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天象境界便可以飞升!

    若是没有北冕长城挡着,若是没有武仙人的仙剑立在那里,恐怕天府洞天这样繁华兴盛的地方,每年都会有几个仙人飞升仙界!

    北冕长城和仙剑,让天府洞天的强者不敢飞升!

    直到圣皇禹到来!

    圣皇禹道:“直到我将征圣和原道传授出去。这两个境界虽然修行起来极为困难,但毕竟还是有人能修成的,头几年还没有异状,但到了第五年,终于有人修炼到原道境界。当年,便有一人直接渡劫,硬撼仙剑,飞升成仙。”

    苏云三人瞪大眼睛,难以置信。

    圣皇禹继续道:“下一年,天府洞天有三人渡劫,扛下了仙剑,成功飞升。再下一年,五人飞升!这件事,终于引起了仙界的注意,很快仙界便有仙人传令下来,禁止飞升,也禁止征圣原道境界流传。”

    莹莹失声道:“怎么可以这样?”

    圣皇禹道:“仙界有这个实力,自然可以这样。我也被警告了,不得再传征圣和原道境界。我听有些世阀说,原道境界,相当于金仙,距离仙君只差一个境界,所以原道金仙可以硬撼武仙人的仙剑。有人说,武仙人是仙界的仙君。”

    莹莹黯然:“仙界不让人进步,锁死了道法神通,难道天府就只能任由他们鱼肉?”

    圣皇禹摇头道:“仙界只是禁制传授征圣和原道境界而已,但在各大世阀的内部,这两个境界还是有人炼的。他们只是不传给平民百姓。”

    莹莹呆了呆。

    罗绾衣笑道:“理当如此。人之道,损不足奉有余,是故,贫者愈贫,富者愈富。知识也是财富,当然是损不足奉有余。”

    圣皇禹道:“可是圣人要做的,就是改变这种事情啊。”

    罗绾衣道:“禹皇不也是没有继续传授征圣和原道境界吗?连禹皇身边的亲近之人风尘纪也没有得传,可见禹皇奉行的也是人之道。”

    圣皇禹摇头道:“我传了,他学不会,悟不出来。征圣和原道境界极难修成,但凡能修成的,无不是绝顶的天才。世阀之中,这等天才也是不多。”

    苏云悄声道:“莹莹,原道不敢说,但征圣境界不难吧?”

    莹莹低声道:“元朔有几个修成原道境界的?西土有几个?加起来连十个都没有!至于征圣境界,满打满算不超过一千人!而且大部分都在世阀和通天阁之中!”

    苏云想了想,的确是这个道理。而且,圣皇禹毕竟是三千多年前的圣皇,在他之后元朔又涌现出各种圣人,又有火云洞天将圣人绝学继承下来,发扬光大,因此无形之中将征圣的门槛拉低了不少。

    但即便如此,数十亿人之中,也只有不到千人修成征圣。

    天府洞天的世家尽管有仙法传承,但征圣原道两个境界与仙法无关,因此这些世家的底蕴都没有用处。

    所以,想要修成征圣和原道境界,必然难如登天,修成的人少之又少!

    圣皇禹叹道:“风尘纪他笨,学不会,我也无可奈何。”

    莹莹询问道:“那么,禹皇在选出新圣皇之后,打算前往何处?”

    圣皇禹露出笑容,道:“我打算追随第一圣皇的脚步,继续飞升之路,寻找真正的仙界,找到那座传说中的仙界之门!”

    莹莹放下笔,语重心长道:“你说的那座仙界之门,我曾经见到过,的确悬挂着一口悬棺,比仙界至宝混沌四极鼎丝毫不弱的悬棺!禹皇不考虑一下?”

    圣皇禹摇头,道:“性灵乃是执念所聚,有始有终,我从元朔起始,必将在仙界之门圆满。”

    莹莹摇了摇头,正要说话,圣皇禹突然醒悟过来:“仙使大人好像只顾着询问我的私事,对于公事却是一句话都没说。仙使大人是否该说一说公事?”

    莹莹把小本本收起来,拍了拍手,笑道:“公事……大强,你来说公事!”

    苏云上前,道:“公事便是仙帝复出,广邀义士,共举义旗……”

    “来人!”

    圣皇禹挥了挥手,风尘纪连忙跑了过来,躬身道:“圣皇有何事吩咐?”

    圣皇禹侧头,小声道:“把他们拉下去砍了,符节和脑袋留下……仙使大人,没事没事,我们再说悄悄话……送到仙廷邀功请赏……”

    莹莹怒目而视:“禹皇,我们都听到了!”

    圣皇禹气道:“原来你们都听到了!听到了你还说广邀义士共举义旗?在天府洞天,但凡你旗号打出来,当晚就被人砍了脑袋!明明是败帝,手底下没有几个人,还大张旗鼓,岂不是找死?”

    风尘纪连连点头,道:“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便宜了圣皇,说不定圣皇能凭借此功劳飞升。”

    ————跟大家汇报一下,白天宅猪去接老婆出院,办理出院手续,医生说保胎有成果,先回家养着,如果有情况先吃药再去医院。近期除了接送女儿上学之外,大概没有先前那么忙了,宅猪尽力准时更新。如果有余力,那就补上先前的章节。

    对了,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