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八十三章 迷恋九尾狐
    苏云错愕不已:“仙使大人?这从何谈起?”

    风尘纪仰起头,沉声道:“仙使大人放心,小臣在天魁福地有些势力,暂时可以将仙使大人到来一事压下。只是仙使大人的符节比较张扬,天府洞天人多眼杂,虽有忠臣义士,但也有乱臣贼子,还请大人先收了符节。”

    苏云顿时醒悟过来:“青铜符节是仙帝尸妖交给我的,说让我做他太子,在下界张罗义士准备起义。是我莽撞了,忘记了这一茬,以至于乘坐青铜符节四处招摇。听这风尘纪的意思,前朝仙帝的余部还在,并未被当朝仙帝杀光。”

    他有些迟疑,仙界的新老仙帝之争,自己牵连其中,恐怕不是一件好事。

    显然,当朝仙帝的势力更大,实力也更强,否则也不会把老仙帝干掉,把老仙帝的旧部统统镇压在悬棺中,当成燃料用万化焚仙炉炼剑。

    追随老仙帝,多半是老寿星上吊,找死。

    倘若仅仅苏云自己还则罢了,但他跟老仙帝走得太近的话,恐怕会牵连到元朔和天市垣!

    老仙帝的尸身化作尸妖,性灵则从冥都十八层逃脱,实力大不如从前,更何况还有尸妖与性灵之争。投靠老仙帝也绝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不过,我在天府洞天人生路不熟,的确需要地头蛇来帮我张罗,寻找到楼班和岑夫子两个不省心的生灵。现在,我只能借用老仙帝的力量。”

    苏云瞥了依旧半跪在地的风尘纪一眼,心中狐疑:“然而,这位风将军的目光怎么不看着我,反而看着莹莹?”

    他越看越是疑惑,风尘纪的眼睛分明是盯着莹莹,显然认为莹莹才是那位仙使大人!

    他随即恍然,风尘纪应该是看到莹莹报出家门,自然而然的以为莹莹才是所谓的仙使大人。至于苏云和“小罗”,显然只是仙使大人身边的金童玉女,是侍奉仙使大人的。

    而且莹莹大人此刻正坐在金童苏云的肩膀上,金童苏云俨然就是莹莹大人的坐骑,其人地位显然是三人之最,谁是仙使大人自然一目了然!

    “风尘纪狠辣决绝,是个人物,现在的确要用到他。只是他的眼光似乎不怎么好。”苏云心道。

    莹莹也看出端倪,欣喜若狂,却不动声色,道:“起来吧,此事处理干净。”

    风尘纪急忙起身,躬身道:“大人放心,我一定办得漂漂亮亮!大人,这符节……”

    莹莹道:“大强,收了符节。”

    风尘纪瞥了苏云一眼,疑惑道:“兄台不是叫苏云的吗?”

    苏云收了青铜符节,符节飞速缩小,化作手臂粗细,可以套在小臂上,解释道:“我姓苏名云,字大强。风兄可以叫我大强,也可以直呼我的姓名。”

    “原来如此。敢问小罗姑娘芳名?”风尘纪问道。

    罗绾衣款款见礼,道:“风将军称我为绾衣即可。”

    “罗绾衣罗姑娘,苏云苏大强兄。”

    风尘纪道:“今后还要与两位多打交道,还请两位多加照顾。”

    他唤来一辆猪龙辇,请三人上车,道:“大人,我先处理掉凤龙军!”

    莹莹挥手道:“你且去吧。”

    风尘纪转身,杀向凤龙军,出手狠辣,不留活口,甚至连性灵都被灭杀。

    莹莹兴奋道:“士子,他认错人了!他把我当成仙使大人了!”

    苏云叹了口气,道:“他若是认错人反倒好了,糟就糟在他没有认错。”

    罗绾衣目光闪动,惊讶道:“没想到苏阁主还有另一重身份,仙使大人?阁主何时与仙界拉上关系的?”

    苏云眼角抖了抖,没有说话,心道:“我非但是仙使大人,我还是前朝太子,虽然是便宜的那种。不仅如此,我还担负起高举义旗造当今仙帝反的重担。我怕我告诉你,能把你吓得屁滚尿流!”

    罗绾衣见他不说,也没有多问,毕竟谁都有些秘密不是?

    两人观看风尘纪与其他灵士的战斗,不禁各自动容,风尘纪的修为实力可以与西土原道境界的存在媲美,不过风尘纪显然没有修炼到原道境界!

    他应该只是天象境界,与原道境界有两个境界差距。

    但即便是天象境界,其人修为实力也非同小可!

    “没有征圣和原道境界,修为也可以这么高,看来这天府洞天中有其他境界流传,弥补了境界上的不足。”

    罗绾衣瞥了苏云一眼,道:“元朔刚刚开辟出一些新的境界,在这些新境界上,恐怕是不能与天府洞天相提并论吧?”

    莹莹嗤笑道:“小皇帝,不要用你的目光去看而今的元朔。”

    苏云观察风尘纪和那些灵士之间的战斗,心中微动,他看得出风尘纪和那些灵士拥有雷池、广寒和长垣三种境界,虽然这三种境界都很不弱,但他们并没有真正修成雷池和广寒境界,想来没有真正见过雷池和广寒的缘故。

    雷池和广寒基本上都已经废弃,广寒宫只剩下了桂树,最后的月华凝露被苏云和梧桐瓜分,雷池则被武仙人搬空,没有了雷液。

    风尘纪等人更像是只知道有这两个境界,却无法真正修成。

    除此之外,苏云还看得出,他们在元动和骊渊这两个境界上有些不足,像是对这两个境界的理解也有些偏差。

    元动和骊渊这两个境界,都只是钟山烛龙境界的分支,完整的钟山境界囊括极广,是一个无比重要的境界。

    苏云也是近期才将钟山境界提炼到圆满的境地,甚至,他还多出一个紫府的境界,这是天府洞天所没有的境界!

    倒是长垣这个境界,他们甚至比苏云还要强!

    苏云观察片刻,这才向罗绾衣道:“绾衣,天府洞天的境界的确极为完整,有其独到之处。绾衣若要学的话,我建议你主修他们的长垣境界。至于其他境界,你可以向元朔求学,元朔在这些境界上造诣更高。若是信得过我,你也可以向我请教,我不会隐瞒。”

    罗绾衣目光闪动,浅笑道:“绾衣岂敢打搅阁主?我还是向天府洞天的高手请教罢。”

    苏云也不勉强,道:“那可惜了。”

    莹莹愤不过,冷笑道:“大秦小皇帝,你是怕士子传授你的境界缺斤少两?未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罗绾衣正色道:“元朔与西土胜负未分,我与阁主始终代表不同利益,既然有敌对,那么我对阁主有所防备不为过吧?”

    莹莹还要再说,苏云抬手制止她,摇头道:“人各有志。天府洞天的境界,确有独到之处,千锤百炼,极为不凡。更何况,境界是境界,功法也可以影响实力,神通也会影响实力。”

    “而天府洞天在功法和神通上,也超越元朔和西土良多。”

    罗绾衣道:“我倘若学会天府洞天的绝学,补上境界,阁主以为我与阁主孰强孰弱?”

    苏云笑而不语。

    风尘纪将凤龙军杀光,返回猪龙辇上,低声道:“仙使大人,天魁福地虽然是宋神君的领地,但这里毕竟是第一福地,被安插了许多眼线。宋神君虽然是咱们的人,但清剿凤龙军牵扯很大,只怕我也会被责问。大人先住在圣皇的别居中,此事结束后,我再来见大人!”

    苏云轻轻点头。

    风尘纪唤来个亲信灵士,低声吩咐两句,立刻匆匆离去。

    而那灵士则驾驭猪龙宝辇驶出圣皇居,向天魁福地深处驶去,这里巷道复杂,七转八拐,过了不久,猪龙宝辇驶入一片宅邸之中。

    这宅邸靠近福地的核心,宅子不大,但很是淡雅情景,除了几个丫鬟之外再无旁人。

    那灵士停下宝辇,低声道:“大人尽管在此歇息,日常饮食起居,皆会有人伺候。”

    莹莹挥手,那灵士离去。

    天魁福地中心,正是墨蘅内城,此次圣皇会,老圣皇决心退位让贤,要选拔新第一代天府圣皇,来客众多,其他一百零七福地一百零八星,都派来高手赴会。

    天府圣皇自然是忙得不可开交,款待各大圣地的首脑。

    天府洞天幅员辽阔,福地多达一百零八处,历史上更是诞生了数以百计的仙人,这些仙人飞升仙界,鸡犬升天,但总有鸡犬升不了天,于是便留下来,形成了许许多多世阀。

    整个天府洞天,可以说都落在这些世阀的掌控之中,其他族姓,都是为这些世阀做工而已。

    天府圣皇虽然尊贵,居住在最大的福地天魁福地之中,但圣皇的作用,仅仅是调和各大世阀的矛盾而已,有名无权。

    天府圣皇接待了众人,忙里偷闲,瞥见风尘纪,连忙招了招手,风尘纪急忙跑过去。

    那圣皇面色微沉,冷冷道:“你杀了叶玉辰,还灭了他麾下的凤龙军?”

    风尘纪躬身:“属下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

    “讲!”

    风尘纪依旧躬着身子,道:“仙帝使者来了,叶玉辰认出了仙使大人的座驾。”

    天府圣皇眉头轻扬,道:“仙帝使者?”

    风尘纪道:“前朝仙帝使者。”

    天府圣皇抽了口冷气,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风尘纪啊风尘纪,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收留前朝仙帝使者!为了前朝使者,你居然还杀了叶玉辰!”

    风尘纪低笑道:“是。杀了叶玉辰,知道仙使的人便只剩下我和猪龙军的灵士,圣皇处理起来便容易很多。圣皇若是站队老仙帝,便可以款待仙使大人,若是站队当朝仙帝,便可以把仙使大人献给仙廷,博得功劳和功名。为了避免走漏风声,圣皇也可以杀掉树下和猪龙军。属下诛杀叶玉辰,对圣皇百利无一弊。”

    天府圣皇冷哼一声,过了片刻,方才道:“那仙使现在何处?”

    风尘纪道:“就在圣皇别居中。”

    天府圣皇怒道:“你!”

    风尘纪躬身,陪笑道:“属下一心为圣皇着想,圣皇要打要杀,悉听尊便。”

    天府圣皇哼了一声,拂袖道:“随我去见那位仙使大人!”

    苏云移步,打量着圣皇别居,越看越是疑惑,这圣皇别居很有元朔的味道!

    他来到堂前,只见侧墙上挂着一幅青丘九尾狐的图画。

    莹莹惊讶道:“青丘山!是元朔的地方!”

    罗绾衣噗嗤笑道:“小书怪,莫非你以为天府的圣皇,是你们元朔人不成?难道天府便不能有一座青丘山?”

    莹莹也觉得很是荒诞,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这时,只听脚步声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子声音传来,幽幽道:“突然听到乡音,难免亲切。没想到仙使大人居然也是元朔人。”

    苏云和莹莹转身,看着那来人,露出惊讶之色。

    莹莹急忙取出一本书,哗啦啦翻来翻去,猛地停在其中一幅人像前,失声道:“真的是你!”

    苏云凑到前去,失声道:“圣皇禹!”

    莹莹激动万分,举起那幅人像放在来人的旁边,来回比对,兴奋道:“没错,就是他,就是那个迷恋九尾狐的圣皇禹!最后的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