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八十二章 莹莹高光
    天市垣,少年白泽寻到伊朝华,询问苏云下落,伊朝华如实相告,少年白泽失声道:“他为何自己一人去天府洞天了?”

    伊朝华道:“阁主也是担心路上会有所死伤,因此没有邀请你们同往。毕竟,头一次动用青铜符节很是危险,说不定阁主在半路上便成道了。”

    少年白泽摇头道:“我关心的不是他是否会在半路上撞死成道,我担心的是他真的到了天府洞天会有危险。”

    他猛地现出真身,化作独角白羊,努力的扇动两只小巧翅膀飞去,叫道:“我去寻女丑,你通知貔貅元老,一起在仙云居相会!这个阁主,太不让人放心了!”

    伊朝华高声道:“元老,你飞得太慢,要不要我去寻女丑魔神?”

    少年白泽面色阴沉,没有做声,心道:“我最近没了心思,是吃得胖了点儿,但还不至于飞不动……天呐,帝廷的仙草地的味道……正事要紧!”

    过了不久,伊朝华与燕轻舟来到仙云居,燕轻舟放下貔貅环,开启一道门户,貔貅元老费力的从门中挤出来,然而屁股却被卡在门口。

    燕轻舟与伊朝华连忙费力拉扯,终于将这尊庞然大物从门中扯出。

    貔貅元老的屁股如水般波动,东张西望,好奇道:“女丑和小白羊还没来吗?”

    正说着,女丑走来,道:“我们到了!”

    貔貅看去,只见一只独角白羊被装进女丑的鱼篓里,羊头露在外面。

    貔貅疑惑的看了看白泽,又看了看女丑。

    女丑不悦道:“他走的太慢,我便先把他塞到篓子里。”

    白泽从鱼篓中跳出来,还有一只青虹蟹夹着他短小的羊尾巴不松开。

    白泽面色阴沉,道:“阁主一声不吭,便前往天府洞天,两位都是来自天府洞天,可知那里是否凶险?”

    “崽种阁主去了天府洞天?”

    貔貅元老失声惊叫,顾不得吃竹子,连忙道:“快!我们赶紧选一任小崽种阁主!还可以在崽种阁主尸体尚温时上位!”

    女丑冷笑道:“等不到吧?恐怕现在阁主便已经凉了。”

    白泽不解,询问缘故,女丑道:“天府洞天富丽堂皇,乃是人间仙境,处处洞天福地,犹在天市垣之上。那里多金石,多神魔,有些福地中甚至会诞生天生的神魔来!天府洞天下辖一百零八个世界,如此庞大的势力仙界岂能坐视不理?当然会严加管控。”

    白泽皱眉,道:“天府洞天是仙界势力范围?”

    貔貅元老挠了挠屁股,道:“仙界在天府洞天的势力复杂得很,天府洞天的福地,往往都是仙人后裔所居之地。不同的仙人,有不同的后裔,也有不同的势力范围。天府洞天,共有一百零八福地,早就没有其他人的立足之地。若非如此,当初我也不会随三皇来到元朔。”

    白泽道:“阁主此去天府洞天,是去找楼阁主和岑夫子的,又不是去得罪人的。不至于阁主刚到那里,便被人处死吧?”

    他想了想,虽然苏云平日的所作所为很多都是可以被押上斩神台处死的事,但并没有把坏人写在脸上。哪里有刚到天府便被人干掉的道理?

    难道那里的人们能未卜先知?

    “直接处死他倒是不会。”

    女丑叹了口气:“但他带着前朝的符节。”

    白泽怔了怔,顿时醒悟过来,失声道:“青铜符节!”

    貔貅元老和女丑各自点头,女丑道:“青铜符节是前朝仙帝身份象征,阁主相当于举着我要造反的旗子,愣头愣脑的跑到仙界招摇。”

    貔貅元老叹道:“也就是说,他刚到天府洞天,便会成为天府洞天最大的通缉犯。直接当场干掉都不冤的那种。”

    女丑点头,叹了口气。

    白泽失笑道:“但阁主一定不会乘坐着青铜符节四处招摇四处乱窜,他到了天府洞天之后,肯定会立即收起青铜符节……”

    他的嗓门很大,但说着说着声音便越来越小,显然对苏云的信心在飞速流失。

    “苏老阁主没救了!立刻准备新阁主选拔罢!”白泽当机立断。

    话虽如此,他却在开动脑筋,盘算着该如何前去营救苏云。

    天府洞天,第一福地,天魁福地。

    苏云乘坐着青铜符节,符节飞上天魁福地,一轮大日正从地平线上跃出,照耀着天魁福地四周古色古香的城市。

    眼前的景象壮阔非凡,无以伦比。

    “难怪三圣皇会留下讯息,让我们前方天府洞天。”

    苏云赞叹,站在青铜符节上,只见这片福地中天地元气浓郁到形成仙气的程度,天空中甚至还有仙光洒落,比天市垣的帝廷也不逊色多少,难怪叫做天府!

    “第一圣皇以为三圣皇指向的是仙界,甚至第一圣皇之后的历代圣皇都是这么以为,但三圣皇所指的是天府洞天。”

    苏云四下打量,笑道:“对于那个时候的元朔来说,天府洞天就是仙界!”

    天市垣是最近才有这般景象,居住在三洞天一界的人们刚刚得到天地元气的滋润。而天府洞天却自古以来就算是元气如此充沛,可想而知这里的人们修炼是何等容易,可想而知他们的资质是何等优越!

    起点比元朔人高,资质根骨比元朔人好,这两个优势,便可以拉下不知多大的差距!

    想要追上这个差距,需要用无数时间和努力来弥补!

    “但好在而今的天市垣已经与天府洞天相差不多,而且潜力更大!”苏云心道。

    符节在这片天空之城的街道中穿行,从两旁的高楼大厦间穿过。

    天空中还有宝辇香车驰骋在楼宇之间,拥有神魔血统的异兽神骏异常,在天空中奔行,速度极快,往来迅捷。

    除了宝辇香车,还有其他各种异兽、灵兵灵器,因此青铜符节作为飞行工具也并不显得古怪。

    他们一路看着天府洞天的风土人情,只见这里与古时的元朔有些相似,让人不由自主产生一种亲切感。

    “三皇将天府洞天的文化带到元朔,元朔的文明,便是以天府文明为根基,发展至今。只是天府洞天如此庞大,我们该如何寻找楼班和岑夫子的下落?”

    苏云微微皱眉,这次来的匆忙,若是能够带着女丑或者貔貅一起回到天府洞天,也不至于双眼一抹黑。

    突然,他看到三尊巍峨的神像矗立在这片天空之城上,那三尊神像分别是龙首人身、人首蛇身和牛首人身!

    那龙首人身的神像仰头高举着一朵火焰,神态肃穆,那朵火焰旁边还有着一行字。

    莹莹站在苏云肩头上,细细读去,道:“大梦几千秋,今夕是何年?奇怪,这朵火焰旁边为何写着这一行字?莫非有什么故事?”

    人首蛇身的神祇背负八卦,席地弹琴,那牛首人身的神祇则拉驯服异兽,使之拉犁耕种。

    “三圣皇的神像!”

    苏云催动青铜符节赶到跟前,心中满是激动,正时这三位圣皇给元朔带来了文明,让元朔的先辈们在野蛮蒙昧和神魔肆虐的上古存活下来!

    也是他们,让人们意识到人也可以掌握强大的力量,启迪了第一圣皇!

    苏云满怀朝圣的心态,站在符节中毕恭毕敬向三圣像见礼。

    莹莹也毕恭毕敬的行礼。

    就在这时,只听一个声音喝道:“何妨神圣,胆敢闯入圣皇居?”

    符节调转方向,苏云向那声音看去,只见数十辆宝辇呼啸驶来,那些宝辇以两头猪龙为代步,猪龙是龙与猪生下的异兽,猪嘴龙首,很是苗条细长的猪身,通体黝黑,覆盖有鳞片,龙爪猪尾,长相憨厚。

    不过,猪龙的猪耳很长,大如蒲,却灵活得很,飘在脑后,随着奔行便噗哒噗哒作响,有着翅膀的功用,可以振动双耳飞行。

    那些猪龙宝辇上站着一个个全副武装的灵士,衣着服饰也颇有古风,像是书画中的上古人物,然而四周祭起的灵兵却表明,这些灵士并不容易对付!

    他们应该是这所谓的圣皇居的守卫,因为苏云他们擅闯圣皇居,所以惊动了他们。

    诸多灵士杀气腾腾,猪龙宝辇奔驰而来,将他们包围。

    莹莹诧异道:“咱们刚到天府洞天,便被认出是坏人了?”

    罗绾衣赞叹道:“天府洞天果然厉害得很!”

    苏云朗声道:“这是误会,我们是从外地来的,不知这里是圣皇居!还请诸君收了刀兵,我们这便离开。”

    守卫中一位将领模样的灵士闻言,反复打量了青铜符节几眼,向其他灵士道:“多半是其他星辰上赶来参加圣皇会的人物,不知道这里是何地。罢了,不必为难他们。”

    一辆辆猪龙宝辇推开,那将领道:“念在你们是初犯,不与你们计较,快点走吧。”

    苏云称谢,正欲离开,突然只听一个声音冷笑道:“且慢!你们说你们来自外地,敢问你们到底是来自哪颗星辰?”

    苏云停下青铜符节,循声看去,只见又有一队将士驾驭着凤龙辇驶来,那凤龙虽然有个凤字,但并非是凤凰与龙的后代,而是龙与雉的后代,也有人叫这种异兽为鸡婆龙。

    凤龙辇的数量与猪龙辇相当,为首的高瘦将领目光落在青铜符节上,冷笑道:“风尘纪,你没有查仔细,便放他们离开,只怕不妥吧?”

    那掌管猪龙辇的将领风尘纪闻言,道:“是我不对。你们是来自那颗星辰?”

    苏云暗道一声不妙,天府洞天的每一颗星辰应该都是有名字的,倘若胡乱说出一个名字,而天府附近没有这样的星辰,肯定会引来他人的怀疑!

    楼班和岑夫子的气息消失在天府洞天中,倘若报出天市垣的名头也是不妥,多半会打草惊蛇!

    他正在犹豫,莹莹已经开口,道:“我们来自摇光四,瑶光剑派,我叫滢。这位是苏云,这位是小罗。”

    罗绾衣翻个白眼。

    那猪龙辇将领风尘纪笑道:“原来是瑶光剑派的道友。叶玉辰将军,你是否还有疑问?”

    苏云心中诧异,不知道莹莹是怎么知道这里有个摇光四的星辰的。

    莹莹悄声解释道:“摇光是天府洞天旁边的太阳,摇光四指的是摇光太阳的第四颗星辰。我从伊朝华师姐那里看到星图,天府洞天附近有一个标记为瑶光的星。”

    “原来如此。”苏云恍然。

    那凤龙辇将领叶玉辰哈哈大笑,朗声道:“的确有一个摇光四星球,但摇光四上面根本不能住人!那里早已被劫灰淹没了,是一颗劫灰星!”

    莹莹面色微变,正欲说话,突然风尘纪出手,一道剑光从叶玉辰的眉心中穿过,厉声道:“叶玉辰谋反!众将领听令,给我将凤龙军悉数斩杀!一个不留!”

    猪龙辇上的灵士们闻言,虽然不明白主将为何下达这个命令,但还是悍然痛下杀手,与凤龙军厮杀起来。

    而风尘纪飞身来到青铜符节之中,单膝跪地,双手高举过头抱在一起,向苏云肩头的莹莹道:“属下风尘纪,参见仙使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