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八十章 汝甚美
    在罗绾衣的视野中,随着苏云向她走来,形体便越来越小,待来到她跟前时,形态已经恢复如常,不再似刚才那般巨大。

    刚才,苏云将日月星辰托于掌中,着实可怕,何止是神魔?

    而现在的苏云却多了些温文尔雅的气度,一如当年的少年,只是眉目间却多了几分成熟与从容。

    岁月磨砺了男人,让当初的少年多出了几分味道。

    “适才阁主手托日月星辰,到底是幻象还是真实?”罗绾衣问道。

    苏云坦然道:“适才绾衣所见,既是真实也是幻象。小寒山瀑布之所以是宝地,是因为其有银河奔流的异象,其实日月星辰都是仙气所化。”

    罗绾衣暗暗松了口气,刚才那一幕实在骇人,连她都被吓得丧失了所有斗志。

    倘若苏云真的可以手托日月星辰,那岂不是仙人的本事?

    元朔有这样大的存在庇护,西土还与元朔争什么?

    而现在,她知道苏云固然强大,但还不至于太离谱。

    “元朔新学,多出了许多境界,与从前境界不同。倘若我也学会了那些境界,我的实力不会比他逊色!”罗绾衣露出一丝笑容。

    莹莹从苏云的灵界中飞出,坐在苏云肩头,打个哈欠道:“陛下,士子所说的话,你恐怕只听到了幻象二字,其他的都当做耳旁风。仙气化作日月星辰,之所以说是幻象,是因为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大,之所以说是真实,是因为那道银河星系真实存在。”

    罗绾衣笑道:“小书怪骗我。倘若真是星系星球,那么苏阁主该有多大?”

    “反正很大,比你想象得要大。”莹莹对她兴致阑珊,不再理会。

    罗绾衣也不与她计较,在她看来,刚才苏云是施展出天象性灵,灵肉合一,性灵广大,肉身也随之变化,变得广大。

    因此天象性灵有多大,肉身也就会有多大。

    天象性灵的极限,也就是肉身变化的极限!

    就算是如应龙那般伟岸的神魔,其性灵也不可能庞大到可以手托日月星辰的程度,因此对于莹莹的话,她根本不信。

    只是她却不知道,元朔士子来到天市垣,在那些弥漫着仙气仙光的宝地中历练时,内心是何等震撼!

    元朔士子第一次进入天市垣的宝地,看似极小之物,然而走近看时,却变得无比庞大,一花一世界,一滴水又何尝不是一个世界?

    原本看似微尘,走近却是一颗星球,原本是一片绿叶,走近脉络却变成地理山川!

    而且宝地之中,往往蕴藏宝物,即便这些宝物距离成熟尚早,但形成宝物的仙道符文却已经自主生成。

    这些符文都是神魔烙印,落在一个个小世界中,便会化作神魔。

    元朔士子一不留神进入这些小世界,往往便会遭到神魔的追杀!

    因此,最让苏云焦头烂额的也就是元朔士子的历练,稍有不慎,便会遇险,找起来也很费劲。

    池小遥笑道:“苏师弟,既然大秦皇帝已经找到了你,那么我就先去忙了。”

    苏云点头:“学姐尽管去忙。”

    罗绾衣目送池小遥远去,幽幽道:“听说嫂夫人与阁主分开了,阁主这几年独守空房寂寞了吧?是否有续弦的打算?天底下能够配得上苏阁主的倒是不多呢。”

    苏云瞥她一眼,没有做声。

    仙云居。

    苏云请她落座,道:“绾衣这次来所为何事?”

    “前往帝座洞天,商谈与帝座洞天的商贸往来,路过宝地,特来看看朋友过得好不好。”

    罗绾衣没有落座,起身在仙云居中走动,苏云相陪,只见仙云居颇为开阔,气象非凡,有天门形态的前门、前院、前殿,中殿、偏殿、正殿后殿和后花园等处,又移植了一些天市垣独有的花卉草木,甚至还搬运来一片圣山,仙气流淌在脚下。

    这等景致,只有天市垣的主人才配享有!

    而天市垣的广阔,更是浩瀚无际,数之不尽的宝地,处处仙山弥漫仙光,别说元朔,就算是整个元朔世界,也比不上天市垣的万一!

    罗绾衣看到这幅壮丽山河,不觉心胸开阔,胸口一阵火热,道:“仙云居乃神仙所居之地,可惜偌大的房子只有阁主一人居住,每日清晨起来,身边空空荡荡,备现冷清。”

    苏云没有做声。

    莹莹打个哈欠,懒洋洋道:“仙云居中还有我呢,士子怎么会觉得冷清?”

    罗绾衣笑吟吟道:“小小书怪,只怕不懂得如何暖床吧?”

    莹莹顿时来了精神:“你说这话我可不困了。我家士子的床有几百亩,想来暖床,你有这么大的体量吗?没有这么大的体量,还想睡这么大的床?”

    罗绾衣动怒,隐忍不发。

    莹莹继续道:“不过陛下倒可以在床上滚一滚,几百亩地,陛下还不是想怎么滚就怎么滚?要不,陛下现在便滚?”

    苏云咳嗽一声,道:“莹莹不得无礼。”

    罗绾衣笑道:“苏阁主,仙云居是否需要一位女主人?小女子不才,自荐枕席,你看如何?两家联姻,元朔与西土之争,就此化干戈为玉帛,必然成为美谈。”

    莹莹动怒,在苏云肩膀上站将起来,双手叉腰,杏眼瞪圆:“陛下劫灰吃多了……”

    苏云抬手捂住她的小嘴,笑道:“陛下自荐枕席倒是可以,我不拒绝。明天一早,天还没亮时陛下便须得洗洗干净,趁着天色还黑离开,我不想被朋友看到。”

    罗绾衣似笑非笑道:“阁主今日甚美。”

    苏云哈哈大笑:“绾衣,你也是。”

    罗绾衣闻弦而知雅意,知道自己没希望成为天市垣的女主人,于是不再提此事,依旧谈笑风生。

    这时,通天阁伊朝华闯了进来,道:“阁主,最近的洞天还是在向我们这边驶来,老阁主和岑夫子前去那里,并没有什么用。”

    苏云心中微动:“难道又丢了?”

    楼班和岑夫子已经离开了一年半之久,以他们的速度,在四个月之前便会登陆最近的洞天。

    那座洞天也在第七灵界奔去,钟山-烛龙星系也在奔向第七灵界,在路途中,这两座洞天会相并,合二为一!

    楼班和岑夫子此行,便是为了在合并之前登陆那里,告诫那里的人们,倘若与天市垣合并,便会被困在九渊之中,成为笼中人!

    那座洞天应该会有神君之类的强者守护,稍微改变一下洞天的轨迹,只要不驶入天渊,便不必被困。

    “两位老爷子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苏云微微皱眉,道:“莹莹,你试试看,能否把两位老爷子召唤回来?”

    莹莹吓了一跳:“他们会打死我!”

    苏云摇头:“他们未必打得过你。你尽管召唤他们!”

    莹莹想了想,自己似乎现在没有必要惧怕楼班和岑夫子了,当即施展召唤大祭,心道:“以后这两位老爷子再跑出去,便把他们召唤回来。他们若是要打,那么莹莹老爷便陪他们玩一玩儿……”

    不过这次召唤,莹莹却感应不到两位老爷子的气息。

    苏云扬了扬眉,道:“伊师姐,那个洞天叫什么洞天?此刻位于何处?何时会与我天市垣相并?”

    伊朝华道:“那处洞天叫做天府。貔貅元老和女丑都是出身自那里。”

    她心念微动,真元化作星图,道:“阁主稍候。七十二洞天时时刻刻都在运转之中,共同奔向第七灵界。从前用星辰星斗为星标,现在地理位置改变,都用不上了。我演算一番。”

    那星图在她的运算下不断做出调整,最终,伊朝华确定天府洞天的相对位置。

    苏云查看一番,道:“我前往天府洞天,查看他们的下落!”

    伊朝华迟疑一下,道:“阁主,你若是性灵飞过去,还需要四个月,而七个月后,天府便会与天市垣合并。若是肉身横渡星空,可能需要几十年……”

    苏云摇头道:“我有青铜符节,可以穿梭大千世界,只需知道天府洞天的位置,前往那里并不麻烦。”

    伊朝华道:“青铜符节上的文字晦涩难懂,我们通天阁研究这么长时间也未能研究出来,贸然使用,阁主说不定会把自己葬送在星空……朝闻道夕死可矣,是朝华气量小了。”

    她突然便想通了,欣喜道:“若是阁主闻道而死,也是死得其所。”

    苏云迟疑,突然觉得自己贸然动用青铜符节似乎不是个好主意。

    但天府洞天,他势在必行!

    楼班和岑夫子如果还活着,那么他便要把他们救出来,如果已死,那么他便为两位前辈报仇!

    苏云取出青铜符节,将符节祭起,顿时青铜符节变得粗大,苏云进入中空的符节,罗绾衣却也钻了进来,只见符节外的文字居然在里面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苏云疑惑道:“绾衣不是要去帝座洞天商谈吗?”

    罗绾衣笑道:“苏阁主说要前往另一个洞天世界,绾衣怎么能不去见一见世面?大秦的皇帝若是也丧失了探索陌生之地的勇气,那么西土便真的完了。”

    苏云也佩服她的志向,笑道:“我可以把你带过去,但未必把你带回来。”

    青铜符节如同巨大的管道,嗡嗡震动,突然间破空而去,从天市垣中消失!

    符节中,莹莹咬着右手拇指指甲,向瞠目结舌的罗绾衣不怀好意道:“或者只能带回来一具尸体,也有可能是骨灰,或者脑袋,也或者是一条胳膊腿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