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七十九章 神仙手段
    这一击让苏云也吓了一跳,虽说他现在开创了紫府烛龙经,采仙气修炼,修为进境惊人,但即便是催动为数不多的先天一炁,施展战力最强的紫府印,恐怕也做不到这一指的效果!

    他的紫府烛龙经已经可以算作仙法,仙家的功法,用仙气修炼,速度更是远超他人,就算在仙界,有资格每日用仙气修炼的仙人也数量不多。

    仙界仙气供应紧张,而他却可以随意挥霍。

    他与其他灵士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

    但哪怕他的修为惊人,无论他施展哪种神通,都不可能达到混沌七字真言的效果。

    “难怪仙帝也说青铜符节上的文字无法理解。”

    他心中感慨,混沌七字真言,威力确实至刚至猛,但其中的原理,苏云却一窍不通。

    就像青铜符节,即便是仙帝性灵也不知其中的原理,只能催动符节穿梭大千世界。苏云也是如此,即便会了真言,对这七字的意思也一无所知。

    “先不去管它,只要好用就行。”

    元朔与帝座、钟山的来往渐渐密切,天市垣便成为了三方往来的中枢。

    帝座洞天以柴氏为统治者,柴氏只有几百万人,剩下的百世亿人口都是奴隶,柴氏与元朔通商,购买货物,须得通过这些奴隶航行于海上。

    钟山洞天因为居住环境险恶,宜居地带不多,白泽氏的族人也仅剩下万人。这些白泽跟随着族长来到天市垣和元朔,靠自己丰富的知识在各地谋取不错的职务。

    苏云和池小遥建立的天市垣学宫中,也有不少白泽氏任教。

    至于西土各国,因为不与天市垣接壤,没有通商口岸,所以无法分一杯羹,时常劫掠于东海之上。

    元朔与西土各国打过几场海上战役,元朔新学刚刚兴起,老大帝国开始转向,但未曾完全转过来,因此吃了几次亏。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元朔的海上实力一次比一次强。

    苏云将新的境界修订一番,传到元朔官学里去,通过官学传遍全国,让新老灵士的修为实力突飞猛进。

    尤其是三大洞天接壤,天地元气变得无比浓郁,元朔近水楼台先得月,新一代灵士的战力更是要超越老一辈良多!

    西土的小圣皇罗绾衣也知道若是无法与其他洞天通商,西土便会越来越弱,现在还可以借西土是新学的起源地的优势,国力超过元朔,但长此以往,要不了几年,元朔的国力便会凌驾在西土各国之上。

    罗绾衣也是聪明人,一边派人与元朔和谈,一边派来士子留学,一边又请玉道原出面,联合西土各国,组成大一统联盟,大造天船,组成舰队。

    西土各国财力聚集在一起,灵士祭起天船舰队,从天外另辟航道,与其他洞天通商。

    她大刀阔斧,改革西土,为西土色目人延续气运,与元朔争雄,堪称人杰。

    左松岩在天市垣未能成圣,听闻罗绾衣想和谈,于是离开天市垣,命邢江暮广罗元朔年轻人中的精锐,率领元朔许多年轻俊杰跨海,浩浩荡荡赶到西土,与罗绾衣率领的西土各国商谈,定下元西和约。

    和约中,元朔与西土各国互开商埠,互派士子留学,西土各国退还侵占元朔土地,各国上空属各国领空,天船舰队从元朔上空经过须得交税等等。

    原本西土各国耀武扬威惯了,此时西土的国力尚且占据上风,因此不愿意签。

    左松岩与邢江暮带来的那些年轻俊杰在大秦云都打了百十场架,领教各国年轻高手,胜多败少。

    罗绾衣这些场挑战中看出趋势,于是示意玉道原劝服各国首脑,拍板签下元西和约。

    经此一战,左松岩脑中灵光乍现,签订和约之后,掷笔悟道,大笑声中修成原道境界。

    玉道原见状,感慨万千,向左松岩道贺,又向西土的高手们道:“左仆射一生战斗,战天斗地,斗战不停,因此他闲暇时去求教文圣公,去请教鱼洞主,都不能得道。在我西土,他借与各国和谈之际,大展拳脚,直抒胸臆,使自己的道通达舒畅,因此才能修成原道。”

    西土各国高手闻言,各自有所领悟。

    玉道原又道:“征圣、原道两个境界,乃是元朔圣人所创,是天外洞天没有的境界。这两个境界,注重机缘、悟性,要先寻找到自己的道路,方能成道。求道于足下,方得始终。”

    这一番言语,见解高深,令人不得不钦佩。

    邢江暮等元朔年轻一辈高手也各自获益匪浅。

    罗绾衣也向左松岩道喜,问道:“左仆射成就新学大圣,可喜可贺。敢问左仆射,听闻当年你们学宫有一个学生,叫做苏云。他而今是何境界?”

    “不敢当大圣二字。”

    左松岩道:“苏阁主的确在我文昌学宫做过士子,算是我的学生。前些年我们还经常见面,近些年,与他相见较少。前不久我见他一面,他已经是征圣境界了。”

    罗绾衣松了口气,笑道:“苏阁主进境非凡。我如今也是征圣境界了,幸好未被他拉下多远距离。”

    左松岩面色古怪。

    左松岩邢江暮率领元朔使节团返回元朔,罗绾衣也乘坐通商的商船,来到元朔,她一路上看元朔这几年的变化,心中暗惊。

    只见元朔各地都在造城,一座座古风高楼广厦拔地而起,道路交通,便利至极。

    而各行各业也都兴旺起来,货殖贸易,极为兴盛。

    虽然还有许多地方不如意,但这种速度令她心惊肉跳。

    “元朔国土太大,人口太多,地理优越,倘若发展起来,只怕会废我西土建立的海权而建立路权,路上交通,连接三大洞天。”

    她心中暗道:“幸好我见机得早,以天船打通天外航线,否则再过几年,便是局势逆转,攻守易也。”

    她来到东都,正逢裘水镜主持天道院新生入学,向天道院的新士子展示同天千帆舟的威能。

    罗绾衣看到天道院士子眼中的亮光,不由得暗叹一声:“我西土的天船优势,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我西土不是真正的一统,而是借玉道原的威望做到名义上的一统,玉道原的信仰神道,诸神天庭,限制了我西土的民智,但若是除掉玉道原,西土更是一盘散沙。”

    她明知道若要西土能够与元朔竞争,必须要除掉玉道原和玉道原的天庭信仰体系,但偏偏又不得不借助玉道原的力量维系西土名义上的统一,着实矛盾纠结。

    裘水镜主持结束,来见罗绾衣,道:“大秦皇帝,听闻西土要废元朔语,另辟一种语言。不知做的怎样了?”

    罗绾衣不紧不慢道:“水镜先生是原道圣人,也要这么坏吗?”

    裘水镜悠然道:“听闻你们在准备一种新的语言,因此有此一问。”

    罗绾衣道:“而今局势明朗,各大洞天合并,天外洞天,说的也都是元朔语。我西土若是更改语言,岂不是自绝于天外洞天?水镜先生,我将随商队前往天市垣,拜访帝座、钟山等洞天。此行多半会见到苏阁主,敢问苏阁主而今修为实力如何?”

    裘水镜道:“深不可测。”

    罗绾衣微微一笑,道:“我也修成征圣境界了,在水镜先生看来,是否也深不可测?”

    裘水镜愕然。

    罗绾衣含笑离去。

    西土商队来到天市垣,只见商队往来,繁华至极。

    罗绾衣看到的却是天市垣处处宝地,仙光仙气萦绕,宛如仙境一般,让她心头更加沉重。

    这天市垣中有许多神圣居住,多是神魔,罗绾衣看到许多来自元朔的士子跟随着这些神魔,进入天市垣的一些危险之地历练,心道:“元朔国力超越西土,恐怕比我预计的还要早!”

    苏云居住在仙云居,罗绾衣前去拜访,却扑了个空,仙云居中无人。

    一个鬼神告诉她:“陛下此时在天市垣学宫授课。”

    罗绾衣率众前去,来到学宫中,池小遥闻讯迎接。罗绾衣笑道:“池仆射真是我见犹怜。苏阁主在吗?”

    池小遥道:“你来的不巧,他刚下课,应该是到小寒山圣地修炼去了。随我来。”

    小寒山圣地就在不远,池小遥引领罗绾衣来到小寒山圣地,只见这里仙云缭绕,一道仙光如桥,从小寒山的山顶洒下。

    池小遥带着罗绾衣一行人行走在云端,道:“小寒山圣地是一座新诞生的宝地,里面有仙气,地底孕生宝物。那宝物形成天然禁制,很是危险,跟着我不要走错。”

    罗绾衣既是赞叹,又是羡慕:“西土便没有这样的圣地。”

    终于,他们看到苏云。

    苏云此时正坐在一处瀑布下,背对着他们,水声鼎沸,震耳欲聋。

    池小遥不再向前走,罗绾衣低头称谢,迈步向苏云走去。

    不料,她脚下一动,顿时异象滋生!

    她的眼前,苏云变得越来越大,充塞天地,伟岸无匹!

    而在苏云的前方,哪里还有瀑布?

    一片银河正在呼啸奔行,从天而降,无数星辰坠落,渐起,从她的身边呼啸而过!

    罗绾衣惊骇万分,鼓起勇气艰难前行,只见一颗颗星辰从她身旁飞过,有岩石星球,有气态行星,还有火红的巨大太阳。

    突然,一轮太阳迎面飞来。

    罗绾衣忍不住抬手遮面,发出惊叫。

    苏云转过脸来,轻轻摊开手掌,那轮太阳停顿下来,落入他的掌心之中,十多颗行星围绕那太阳旋转。

    “这是……神仙手段!”

    罗绾衣惊疑不定,心头怦怦乱跳:“他真的是征圣境界吗?为何连这等神仙手段也可以施展出来?想当初,我的修为在他之上的……”

    “绾衣何时来的?”苏云将那太阳释放出去,迈步向罗绾衣走来,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