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七十八章 五色金,镇尸沉海
    苏云和莹莹又开始忙碌起来,莹莹将青铜符节上的文字抄录下来,苏云一一对照文字和读音,这些文字不同于目前已知的通用文字,也不同于仙道符文,是从帝混沌的身上抄录下来的符文。

    而造成幻天居禁地的那只仙眼,也迸发出这种符文。

    苏云以一念不生的道心堪破虚幻时,见到玉眼将仙人抬棺送走的那一幕,趁机记下一部分文字和读音。

    而这,给了他们破译青铜符节文字的可能。

    青铜符节上共有二百一十四个文字,苏云和莹莹标记出已知读音的文字,寻了片刻,发现其中有七个已知读音的符文恰恰在符节上连成一句话。

    两人对视一眼,均难掩心中的激动!

    一个字难以明白其含义,但一句话的含义却可以揣测出来,尤其是蕴藏了神通奥秘的符文,更是可以借神通来推测出其奥妙!

    最简单的,如风雨雷电江河日月,皆可以用不同的神通来表达出相应的意思。

    而连成一句话,神通与神通之间有了逻辑关系,那么判断其含义就更简单了。

    苏云选择出那七个奇特的文字,以真元催动,同时口中传来晦涩的声音,这文字的读音极为奇特,有些声音是人的咽喉无法发出的声音,于是苏云便以真元的震动模仿这种声音。

    青铜符节上的七个字尽管很短,但是音节却很长,苏云以晦涩的语调终于将七个字读完,真元也自将这七个字催动,然而,四周却一片宁静,并无半点异象。

    苏云皱眉:“难道我念错了?”

    他仔细回忆玉眼催动那些文字时发出的声音,随即再度念诵,然而四周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苏云又念了一遍,这次念诵时,青铜符节发出轻微的震动,除此之外,别无异状。

    “难道是真元无法驾驭这七个字?换成先天一炁试试。”

    苏云立刻以先天一炁来催动这七个字,再度诵念七字的读音,这些日子他采集仙气来修炼,别的不说,先天一炁的进境大大提升。

    先前他的先天一炁只能施展一次诛魔指这等简单神通,经过这几个月先天一炁雄浑了数十倍,能够将他的黄钟神通施展出来一小半。

    这已经是进步神速了。

    不过,以先天一炁催动这七字,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苏云的诵念声渐渐低沉下来,心道:“多半这七个字并非是一句话……”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眼前一片混沌,有如浩瀚汪洋,浪涛澎湃!

    苏云急忙打量四周,但见这里哪里还是天市垣?

    此刻,他竟然身处混沌海的海底!

    他抬头上望,透过昏暗不明的混沌海看到了巨大的三足仙鼎,散发出绚丽光芒,一阵一阵的洒向海面!

    “混沌四极鼎……不对,是混沌三极鼎!它少了一条腿!”

    苏云心惊肉跳:“我在仙界混沌海!不!不对劲!从天市垣飞升仙界,需要跨过北冕长城,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神通能将我一下子挪移到仙界去!不过这里的确是混沌海,也就是说我的确在仙界。那么,应该是我以先天一炁催动那七个字的缘故,让我的视野来到了混沌海!”

    这相当于极限拉近两者之间的距离。

    比如说召唤神通,苏云以仙宫大祭来召唤仙剑,空间不断折叠,武仙大殿出现,仙剑出现在供台上,唾手可得。

    这种情况与苏云现在的经历有些相似,但不同的是,召唤仙剑,自己身前便时所在的世界,身后才是武仙大殿。

    而在这里,苏云身前身后,上下左右,到处都是混沌海,并没有天市垣!

    “到底是什么东西把我拉到这里来?”

    苏云面色凝重,他身处混沌海之中,头顶海面上便是混沌四极鼎,而他非但没有被压垮,甚至感觉不到任何异状,这就十分古怪了。

    这时,一个晦涩难懂的声音在混沌海中响起,苏云心中微动,这声音说的便是青铜符节上的文字!

    他心里怦怦乱跳,就在此时,青铜符节突然不受控制般飞起,一边飞行,一边变大!

    苏云心知不妙,急忙催动法力,起身落在青铜符节中空的管道中。

    这青铜符节如同两节竹子,空间是空的,外面各种符文明灭不定,极为炫目。

    青铜符节向前飞行,这幅姿态,像是要穿梭于各个世界之间,但外面的符文变化却不一样。

    前方,苏云看到一只巨大的手掌,那手掌奇特,只有第三指节,没有前两个指节。

    青铜符节正带着他向那手掌的食指指节处飞去。

    苏云心头微震,打个冷战。

    那青铜符节与巨手的食指指节相互碰撞,表面上的符文镶嵌,像是要组成一个整体!

    苏云急忙飞出青铜符节,向下看去,只见青铜符节已经变成了那只大手的食指,而那只大手的指节像是青铜所铸,其他指头却不翼而飞!

    “青铜符节是仙帝的信物,可见这种东西少得很,仙帝不会把这等宝物轻易赐给其他人。那么青铜符节的来历……”

    苏云向那大手看去,只见大手的表面有着各种跃动的文字,围绕指节流转,围绕手背流转。

    巨手的手腕、手臂等各处,也有着各种奇异华丽的文字。

    苏云沿着这条巨人手臂一路向上看去,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面孔,如同一张美玉雕琢的脸。

    这幅面容尽管俊美,但他的双眼却被人抠出,牙齿被人拔去,耳朵被人割掉,用五色金封住其耳道。

    他的眼眶里也被人用五色金塞满,鼻孔中也塞上了五色金。

    他的舌头被人割掉,嘴巴里堆满了五色金。

    苏云移开目光,这时他看到巨人的胸口被剖开,心脏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熔化的五色金冷却凝固而成的心脏,无法跳动。

    这巨人的肋骨也被人拔走,一根也没有剩下。

    苏云向他另一只手看去,那只手也没有了手指,手指也被人断去!

    “这是什么人?到底犯下了多大的罪过?”

    苏云心中骇然,他又抬起头,看向混沌海海面上的混沌四极鼎,心中突然有了个猜测。

    “他就是那个被帝倏帝忽雕琢出七窍的帝混沌吗?”

    苏云有些不解,在仙人的故事中,帝混沌被雕琢出七窍之后,便因此而死,不过从眼前的惨状来看,好像帝混沌之死不是那么简单。

    若是帝混沌的死因是被凿开了七窍,其人死后没有必要堵上这七窍吧?

    堵上七窍还能找到理由,那么剖开胸腔,抽走肋骨,挖去心脏,剁去十指,这又是什么缘故?

    “说来奇怪,前任仙帝也是在死后被人挖去了双眼,挖出心脏,那一幕与混沌之死有些相似。”

    苏云只觉自己像是要抓到什么关键之处,心道:“前任仙帝死因是被新的仙帝篡权篡位,那么帝混沌的死因,是否也是如此呢?”

    这时,混沌海的压力骤增,混沌四极鼎的威能压下,一道道光芒打入混沌海,那具混沌帝尸眼耳口鼻心等处的五色石顿时光芒大放,震荡侵蚀,让混沌帝尸剧烈颤抖!

    那混沌帝尸突然坐起,竖起那唯一一根手指,口中被塞满了五色金,却仍然艰难的吐字,每吐出一字,其指力便暴涨一分,待吐出七字,其指力便提升到极为恐怖的境地。

    待到他吐出第七个字,混沌四极鼎似乎突然暴怒起来,狂暴的力量向下碾压,那混沌帝尸眼耳口鼻心脏的五色金熔化,化作浆液,灌入其全身各处。

    那混沌帝尸剧烈颤抖,栽倒下来。

    苏云看得心惊肉跳,那混沌帝尸似乎耗尽了力气,一动不动,然而他手掌上的唯一一根指头却突然脱落,飞起,又自化作青铜符节向苏云飞来。

    苏云立刻落在符节之中,下一刻,他眼前一亮,莹莹正倒背着双手,在空中围绕他飞来飞去,背在身后的手里还卷着一本书,面带愁容。

    她口中还在喃喃自语:“……这七个字不成神通,难道是断句的缘故?其实这七个字是上一句的结尾和下一句的开始?若是可以拆分为词语的话,说不定可以弄清楚其中的含义,只是试错的次数估计要百倍提升……”

    “莹莹!”

    苏云唤住她,怔怔的说道:“刚才我消失了你看到没?”

    “消失了?”

    莹莹打个激灵,急忙飞到他身边,手指放在唇边做出个噤声的动作:“小声点儿!你也发现了咱们还在幻天居的幻境之中?我也发现了!嘘——,池小遥在盯着我们呢!她一定是幻境中的玉眼幻化出的眼线……”

    苏云愕然,这才知莹莹并未像他那样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现实。

    这小丫头,还疯着呢!

    “莹莹,咱们真的已经走出了幻天居!”

    苏云解释道:“过去半年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

    莹莹双手抱在胸前,冷笑道:“我便知道,连士子你也是假的!你如何解释你刚才说自己消失了?我明明看到你就站在那里发呆,一瞬也没有消失!还有!”

    莹莹站在他肩头,从肩东头走到肩西头,来回踱步,突然停步道:“如果这里是真实世界,那么我们为何会试验不出这些符文的含义?我们之所以会失败,只不过因为这里是幻境,幻天居无法凭空创造出这些符文,无法凭空创造出这些符文蕴藏的道!”

    苏云笑道:“你错了,我已经弄清楚这七个字的神通了!”

    他竖起自己的食指,诵念七字真言,顿时风卷云涌,天地元气滚滚而来,四周飞沙走石,天地一片昏暗!

    苏云叱咤一声,向天上一指点出,只听咔嚓一声巨响,分外响亮,随即天地渐渐又亮堂起来,风沙停歇。

    莹莹冷笑道:“不过是诛魔指罢了,幻天居骗我的小把戏!没有吃过奶,还能没见过小母牛跑步……哈!”

    她仰起头,呆呆的看着天外,只见天外九渊深邃,将钟山烛龙封锁,然而此刻,九渊的最内部的那道大渊,却被苏云一指打穿,破开一个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