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七十七章 余声未了
    “董神王,云老弟和莹莹的伤势到底如何?”

    两个月后,应龙前来拜访董奉董神王,遥望苏云和莹莹,只见池小遥陪着他们,这二人气色尚好,已经行动自如,于是问道:“他们二人还以为自己是身处幻天幻象之中吗?”

    两个月前,苏云和莹莹误以为自己依旧处在幻天幻象中,悍勇无比,竟然格杀神君柳剑南,只是也遭到重创。

    那日,少年白泽镇住苏云和莹莹的伤势,应龙的速度最快,立刻将他们送到董医师董神王处医治。

    应龙等人也受伤颇重,诸多神魔,各个都是重伤,不过这其中还以苏云和莹莹的伤势最重。但最严重的并非是皮肉之伤和性灵之伤,有董神王在,这些伤势都可以治愈。最严重的还是两人以为自己依旧被困在幻天幻象中。

    在董神王和池小遥等人的治疗下,应龙、白泽等神魔的伤势基本上治愈,苏云和莹莹的伤势也慢慢痊愈,只是想要治愈他们的脑筋,那就比较困难了。

    前些日子,应龙、白泽等人还来探望二人,见到苏云和莹莹还有些痴痴傻傻,经常会以古怪的眼神观察四周,偶尔还会说出莫名其妙的话。

    应龙知道这二人病情严重,还是没有回到现实,但也无可奈何,只能先让他们住在董神王这里。

    神君柳剑南虽死,但遗毒犹在。柳剑南带来的那二十八天神未曾死在那一战之中,白泽等人尽管镇压了不少,但还有些逃脱。

    若是被他们逃回仙界,告诉柳仙君他的儿子被下界土鳖蛮夷干掉,只怕天市垣便将迎来灭顶之灾。

    所以应龙等人须得四处搜捕这些逃脱的天神,若是能劝降自然最好,若是不能,便须得镇压起来。

    神魔可大可小,变化由心,再加上天市垣广阔,更有北冥、元朔、帝座和钟山等地,人迹罕至甚至鸟兽绝迹之地也数不胜数,想要寻到这些神魔并非易事。

    好在洞天之外有九渊,将外出之路封死,他们无法逃出。

    “阁主和莹莹目前情绪稳定下来,我尝试着让他们相信自己身处的是真实世界,他们表面上信了,但心中还有所怀疑。”

    董神王向应龙道:“他们在幻天居里面经历的事情骇人听闻,给他们的性灵留下很深烙印,因此让他们怀疑现实是否也是幻象。想要彻底治愈,可以抹去他们在幻天居中的记忆,切除性灵的一部分。”

    应龙摇头道:“你们新学就喜欢动刀子,动不动便要切掉点什么。性灵是其精神,你切掉了一块,下次遇到类似幻天居的东西,他们还是会吃亏。有其他办法没?”

    董神王道:“道圣和圣佛在这上面有着过人造诣,前些日子他们来了,为阁主诵经讲道,稳定其精神。阁主和莹莹看起来已经很正常了,小遥这会儿正在与他们说话,看看他们是否真的恢复正常。”

    应龙等待片刻,只见池小遥与苏云、莹莹挥手作别,向这边走来。

    应龙连忙迎上前去,道:“池先生,这二人的状况如何?”

    “基本上已经没有大碍。”

    池小遥道:“我询问他们一些过去的事情,他们不再胡言乱语,哪些事发生过哪些事没发生过,他们记得很清楚。说起他们在幻天居中的遭遇,他们也能平和面对。提及斩杀艰难神君一事,他们也十分后怕。我觉得他们痊愈了。”

    应龙遥望苏云和莹莹,只见两人向这边翘首张望,见到自己看来,这二人便连忙收回目光,形迹可疑。

    “要不再治疗一段时间吧?”应龙狐疑道。

    董神王摇头道:“他是天市垣大帝,关押太久,鬼神们会造反的!而且,我听闻元朔的士子团已经快要到了,这次士子团来到天市垣,是来历练和求学的。他们前来拜访天市垣大帝,阁主岂能不现身?”

    应龙只得点头,道:“既然如此,劳烦你们多观察一段时间。”

    董神王道:“前辈,你太小心了,当年我父也经历过幻天居,走出来后不也好端端的?”

    应龙摇头,心道:“你出生的晚,你不知道你爹当年有多疯!”

    苏云和莹莹终于可以不用再吃药,不用再听道圣和圣佛诵经和唠叨,心中很是欢喜,却故作矜持淡定,嘴角噙笑离开董神王的神王殿。

    “以后再也不来这个地方了。”苏云面带笑容,悄声道。

    莹莹连连点头,这两个月的经历简直就是此生阴影!

    “元朔的士子团前来历练求学?”

    苏云听到应龙说起士子团一事,目光又有些不对劲,瞥见应龙正在打量自己,连忙正色道:“这次带领士子团的是否是左松岩左仆射?”

    应龙道:“我只是听说此事,但还不知来人是谁。”

    苏云立刻返回自己的宫殿,他所居之地是用蒲团所化的仙云居,是与柴初晞一起筑造的爱巢,只是伊人已去。

    帝廷中有着更为华丽的宫阙,甚至仙宫仙殿,乃至仙帝之居,虽然而今破旧了,但只要加以修缮,便富丽堂皇胜过仙云居百倍。

    只是帝廷牵扯极大,前朝旧帝所化的仙帝尸妖,以及旧帝的性灵,都尚在人世。而仙界对这片帝廷也讳莫如深。

    苏云倘若迁居帝廷,将来必然会惹出事端,因此帝廷虽好,他却没有迁居其中。

    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帝廷中到处都是封禁封印,危险无比,而且诡异之事频发,居住在那里绝对不如在外面快活。

    苏云来到仙云居,只见率领元朔士子团的不是左松岩,而是闲云道人和涂明和尚。

    这二人在朔北起义中立了大功,后来又在征战中立下汗马功劳,战乱结束后两人在天道院任职,此次奉左松岩之命率领士子团来天市垣历练求学。

    他二人已经修炼到征圣境界,此次出门,对他们来说也是历练。

    “与幻境中见到的虽有差池,但大体不差。”苏云心道。

    然而出乎苏云意料的是,元朔士子这次历练,各种状况频发,有人闯入宝地遇险,有人在断崖被困,被仙人拿入崖壁中,有人闯入北海,被巨妖所擒,有人进入鬼市失踪。

    苏云忙得焦头烂额,与闲云道人、涂明和尚四处救人。

    而到了苏云传道的环节,更是状况层出不穷,士子团的士子经历旧学新学之间的转变,经历了认知剧变,思维天马行空不拘一格。

    苏云开创的境界虽然神妙,但传道过程中,士子们七嘴八舌的问出各种他意想不到的问题,从一个小方面便可以引申出一个学术体系,令他也茅厕顿开!

    有些他想不到的,悟不出的,有人可以想到,有人可以悟出,苏云也是获益匪浅。

    这次传道过程,渐渐地变成了讨论和悟道,越来越开明智慧。

    这个过程中,充满了无数细节,无数发人深省的领悟,而这,恰恰是幻天幻境中所没有的。

    苏云原本以为自己身处幻境之中,哪怕道圣、圣佛来巩固他的道心,也打消不了他的怀疑,但这次仙云居传道,却让他心中的幻境动摇。

    “幻天居的破绽,在于给不了人们新的东西。”

    苏云心结渐渐被打开,心道:“倘若这里是幻天居,它无法让我参悟出这些高深道理。”

    他走出仙云居,看到元朔的灵士正在铺路,打造一条条连接元朔与天市垣的道路。

    这几个月,不断有元朔的灵士前来,大费周章,铺就道路,建立驿站。

    当年的天门镇已经变成了码头驿站,烛龙辇来往行驶,运送元朔的货物,天门镇变成了新城镇中的一片遗迹。

    元朔与帝座洞天的贸易渐渐兴盛,楼船往来两界之间,若非还有巨大的黑铁城横在那里,两界交通必然更加顺达。

    元朔灵士铺路建设驿站的目的,便是把更多的元朔货物运送到天门镇,让商贸更加繁盛。

    “这世界的变化真快。”

    苏云心中感慨,这在薛青府温关山时代,是不多见的。

    日升月落,时光荏苒,天市垣渐渐变成了元朔士子心中的圣地,然而左松岩始终没有来。

    这一日裘水镜与左松岩一起率领士子前来,裘水镜已经修成原道境界,这些日子也在努力修炼长垣、雷池等境界,有些疑问要来问他。

    左松岩比他要差一些,还是征圣巅峰,无法再进一步,这次来是来求教鱼青罗、文圣公。

    苏云见到左松岩,心中不由得又升起一些痴念:“倘若是幻天幻境,那么左仆射这次便会劝我续弦,再娶一房夫人。”

    他满怀期待。

    然而左松岩被困在原道之路上,纠结愁苦,愁眉不展,哪里有闲心去管他的事?

    “咳咳,左仆射,你有没有发现我这仙云居里很冷清,偌大的房子,只有我一人居住?”苏云提醒道。

    左松岩恍然大悟:“明天我就搬来和你一起住!”

    苏云咬牙,强笑道:“仆射,你觉得一个男人孤零零的过一辈子,是逍遥快活,还是可怜?”

    左松岩呆了呆,突然嚎啕大哭,掩面而去。

    裘水镜向苏云道:“你不要刺激他,他至今还未成家。他生性要强,这次进军原道受阻,更是敏感得很。”

    苏云无奈,转头看向裘水镜,试探道:“先生,我这偌大的房子只有我一人住,是否冷清了些?”

    裘水镜顿时来了兴致,道:“阁主,你想在这里办一个学宫?”

    苏云心中再无怀疑,向莹莹道:“这里绝非是幻天幻境!因为他们从来不提给我再找一房老婆的事!”

    莹莹连连点头。

    至此,幻天居一案结束。

    苏云想起幻天居那枚玉眼催动之时,迸发出的种种奇特声音,心道:“这么说来,我的所见所闻,都是真的。那么玉眼奇特的文字读音,应该也是真的!

    他目光闪动,这些读音,他已经牢记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