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心不设防
    梧桐归来让苏云精神振奋,两人走出幻天禁地,迎面便见白泽应龙等人走来,白泽道:“阁主,对付神君柳剑南的布置,已经准备好了。柳剑南若是再度降临,定然有来无回!”

    苏云振奋精神,打量白泽等人的布置,只见他们布下的阵势是一种仙箓形态的阵势,以此来将三十余尊神魔的力量统一!

    这仙箓阵势启动,爆发出的力量必然惊天动地!

    苏云大是叹服,能够在两三天的时间便做到这一步的,唯有白泽元老!

    “柳剑南此次回到仙界,必然向柳仙君说烛龙双眸中并无异变,对于帝廷的异变,多出的一众仙家宝地,他也会隐瞒下来。”

    苏云笑道:“他在看到帝廷的那一刻,我便感受到他内心中突然涌出的可怕魔性……”

    说到这里,他的神情突然有些恍惚,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耳熟。

    梧桐嫣然一笑,风情万种:“师弟,你果然是个半魔,居然能感受到他心中的魔性。”

    苏云心里很是受用,将刚才的恍惚丢到一旁,继续道:“这次,他必死无疑!”

    有梧桐参与,猎杀柳剑南的行动无比顺利。

    柳剑南下界,众人出手,催动仙箓阵法,聚集神力将其重创!

    柳剑南还待反抗,梧桐干扰其道心,让他神情恍惚,被苏云以第一仙印将性灵打出。白泽趁机出手,将柳剑南性灵放逐到冥都十八层之中。

    这次大获全胜,众人各自放下一块大石头。

    只是苏云有些疑惑,总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

    天市垣平静了一段时间,左松岩率领元朔的士子前来历练,苏云传授新学境界,左松岩邀请苏云前往元朔传道。

    苏云笑道:“仆射可以让天下仁人志士前来求学,我打算将天市垣变成天下士子心中的圣地。”

    天市垣渐渐兴旺起来,两三年时间,这里便成为了天下士子心中的至高圣地。

    不仅是因为这里有帝廷等圣地,还有这里是连接帝座、钟山洞天的枢纽,更为关键的是,这里还有着应龙白泽等诸多神魔,但最主要的是,苏云居住在这里。

    天市垣越来越热闹,苏云也很是欣慰,这一日,左松岩试探道:“苏阁主离异之后,至今未续罢?你心中是否有心仪之人?”

    苏云心中微动,不由想起这三年来帮助自己传道的红裳少女,道:“那人是我的贤内助,帮我参悟仙道,屡屡开解我,助我度过难关。只是我不知道她是否心属我。”

    左松岩笑道:“此事简单,我去与你说。”说罢去了。

    苏云心中惴惴,七上八下,等待左松岩的消息。

    不久后,左松岩归来,笑容满面,道:“恭喜苏阁主,那姑娘点头了。莹莹说,她愿意!”

    苏云失声道:“莹莹?不是莹莹!是梧桐!”

    左松岩哈哈大笑,不无得意,向身后的女子道:“梧桐姑娘,我没有说错吧?”

    苏云看着左松岩身后的红衣少女,那少女恰恰看来,两人目光交汇,一时间都痴了。

    这场婚礼颇为热闹,即便是柴云渡等柴家的人也来参加了,并无芥蒂。又过了两年,梧桐有孕生产,苏云将为人父,在产房外焦急走来走去,心中百味杂陈,不知是酸甜苦辣。

    待到房中传来婴孩啼哭,苏云心中百般滋味一发涌来,站在房外热泪盈眶。

    “是个胖小子!”稳婆开门,笑道。

    苏云走到房中,从稳婆怀里接过孩子,目光即将要落在那婴孩脸上的那一刻,他心中升起千百般感慨:“如果哪天不是梧桐归来,我恐怕至今还是被困在幻天禁地之中吧?”

    他脸色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万一,梧桐从未回来呢?万一……”

    他心生惶恐,万一,这一切都是幻天的幻象呢?

    梧桐的归来,未免太巧了。

    “倘若是幻天的仙人之眼造就的幻象,那么它应该根据我的记忆来创造。这些年来我所见过的人,都是我记忆中出现过的人。倘若是一个完全没有见过的人的呢?比如说……”

    他闭上眼睛,过了片刻,睁开眼睛,看向怀中的孩子。

    怀中的孩子变成了莹莹。

    莹莹躺在襁褓中,仰起头目光纯真的看着他,声音却带着央求:“士子,你把我弄丢了,快把我找回来——”

    怀中的莹莹渐渐变淡,化作一团雾气。

    苏云眼中的世界开始崩塌,化作浓浓的雾气将他吞没。

    他还在幻天居中,始终没有离开。

    “按理来说,这一天时间应该过去了,黄钟应该会敲响。而黄钟没有敲响,紫府也未降临,这只能说明,幻天干扰了我的思维,让我误以为我将最后那枚符文烙印在天刻度上。”

    苏云长长吸了口气,开动脑筋,心道:“问题就在这里。既然如此,我何不自己催动紫府印,召唤紫府降临,摧毁这里?”

    他想到就做,立刻催动紫府印。

    紫府从天而降,威能盖压天地,一道紫光斩落,劈开幻天,斩断仙人之眼!

    四周雾气消散,苏云四下打量,恰逢莹莹看过来,苏云急忙赶过去。

    “士子,我适才不知怎么地便找不到你了,然后我便遇到了秦武陵和韩君,我正在疑惑,就看见大雪纷飞,我竟然回到了一百五十五年前的葬龙陵……”

    莹莹喋喋不休,说着自己在幻天居中的遭遇。

    “小老弟!”应龙的声音传来。

    苏云循声看去,只见少年白泽等人赶到这里。

    “阁主,我们已经定下了围杀神君柳剑南的办法!”少年白泽道。

    苏云脸色微变,神情一阵恍惚,先前的记忆渐渐有些模糊。

    他们布下埋伏,猎杀柳剑南,柳剑南先被应龙等人重创,又被苏云第一仙印将性灵轰出肉身,再被少年白泽打入冥都十八层。

    之后几月,左松岩来访,苏云传道,元朔士子来帝廷求道,苏云有圣人之名。

    左松岩道:“苏阁主离异之后,至今姻缘未续罢?你心中是否有心仪之人?”

    苏云心中微动,不由想起这几年的相互扶持,道:“那人是我的贤内助,帮我治学,传播新的境界,其人柔情似水,让我身处柔情之中而不自知。只是,我不知道她是否心属我。”

    左松岩笑道:“此事简单,我去与你说。”说罢去了。

    苏云心中惴惴,七上八下,等待左松岩的消息。

    不久后,左松岩归来,笑容满面,道:“恭喜苏阁主,那姑娘点头了。莹莹说,她愿意!”

    苏云失声道:“莹莹?不是莹莹!是小遥学姐!”

    左松岩哈哈大笑,不无得意,向身后的女子道:“小遥姑娘,我没有说错吧?”

    苏云向他身后看去,只见池小遥含羞站在那里,低头的一刹那露出一抹温柔。

    拜堂成亲的那天很是热闹,柴云渡等柴家人也来了,并无芥蒂,还询问苏云是否要添一房小的。

    苏云婉言相拒。

    洞房中,苏云微醺,正要揭开池小遥的盖头,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这一切,万一是幻天的幻象呢?”

    他心头一颤,闭上眼睛,再度张开眼睛,毅然的揭开池小遥的盖头,只见盖头下是莹莹的面孔,凄楚道:“士子,你把我弄丢了,你居然还有闲心在这里娶老婆!”

    嘭。

    四周的天地化作了浓浓的迷雾,充塞苏云的视野。

    “幻天蒙蔽了我的感知。”

    苏云警觉:“它让我以为我催动了紫府印,召来紫府,然而实际上,我的感知是错的,我还在它的幻象之中!”

    他屏气凝神,心道:“性灵速度最快,飒沓间穿梭日月,我以性灵逃脱幻天,再来搭救肉身!”

    他想到便做,性灵脱体飞出,远遁而去。

    “咻!”

    下一刻,他的性灵便来到幻天之外,恰逢应龙、白泽等神魔赶来。

    苏云性灵脸色顿变:“假的,一定是假的!”不由分说便催动第一仙印,向应龙轰去!

    应龙奋力抵挡,硬接他这一击,不由得气血浮动,惊讶道:“小老弟,你这是做什么?”

    苏云咬牙道:“你们都是幻天中的幻象!”

    应龙气极而笑,道:“你已经出来了!哪里有什么幻象?幻天居又不是什么厉害地方,当年连老神王也没能困住,更何况你现在比老神王厉害多了!”

    苏云将信将疑,道:“老神王的笔记中说,他曾经与你一起闯过天市垣的许多禁地,想来老哥哥你知道该如何进入幻天居。那么,我该如何解救我的肉身?”

    “简单。”

    应龙笑道:“老神王破解幻天时,用的方法是一念不生,像一段朽木,像一个葫芦,性灵空空荡荡。那时,你再看这片禁地,便一目了然,再无迷雾。我虽然做不到,但佛道圣人都可以做到。”

    苏云等候几日,道圣、圣佛前来,各自看向那幻天居,看到的不是迷雾,而是一片仙家宫阙,其中有一枚极为妖异的玉眼。

    道圣和圣佛进入幻天居,搭救出苏云的肉身和迷路的莹莹。

    幻天居一事作罢。

    苏云、白泽等人联手诛杀柳剑南,将柳剑南的性灵打落冥都十八层,之后又是天市垣传道。

    左松岩试探道:“苏阁主离异之后,至今姻缘未续罢?你心中是否有心仪之人?”

    苏云心中微动:“那人是我的贤内助,与我亦道亦友,其人胸怀博大,有继圣人,改革旧学化作新学的气魄,这几天我与她相处,彼此都有情意。只是没有点破。”

    左松岩笑道:“此事简单,我去与你说。”说罢去了。

    苏云心中惴惴,七上八下,等待左松岩的消息。

    不久后,左松岩归来,笑容满面,道:“恭喜苏阁主,那姑娘点头了。莹莹说,她愿意!”

    苏云失声道:“莹莹?不是莹莹!是鱼青罗鱼洞主!”

    左松岩哈哈大笑,不无得意,向身后的女子道:“青罗洞主,我没有说错吧?”

    苏云向左松岩身后看去,只见胸脯很大的鱼青罗身穿青罗裙,然而脸蛋却是莹莹的脸蛋。

    “士子,你把我弄丢了,居然还有闲心勾三搭四!”

    莹莹气冲冲道:“不当礽子!”

    苏云脸色一黑,幻境消散。

    “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我适才在幻境中应龙老哥哥所说的那个办法。”

    苏云定了定神,低声道:“圣人心境,一念不生,形如槁木,心如死灰。只有这样,才可以走出幻天。”

    形如槁木,心如死灰,是道家说法,做到这一步,便可以一念不生,从而可以不被外物影响,从而看破一切。

    苏云默坐良久,心中没有了一切杂念,他的肉身仿佛失去了一切生机,性灵仿佛也枯槁下来,渐渐地进入一种完全空虚的状态。

    他缓缓张开眼睛,眼前的迷雾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仙家宝地,宫阙重重,楼阁林立,廊腰缦回,蜂房水涡,不见人间气象。

    苏云四下看去,只见莹莹就在不远处,变成了一本书,在那里哗啦啦自我翻动。

    苏云上前,捡起书,直起腰身时,便见远处数以百计的无头仙人抬着悬棺,摇摇晃晃的往前走。

    而在仙人抬棺的正前方,一枚玉眼漂浮在那里。

    “咯吱!”

    刺耳的声音传来,那悬棺的棺材盖被掀开,一个个仙人性灵飞出。

    其中一尊仙人性灵向那玉质仙眼顶礼膜拜,那玉眼经他一拜,四周浮现出许许多多古怪的文字。

    苏云惊讶,这些文字图案,竟然与青铜符节上的文字有些相似,甚至有几个文字完全一样!

    “仙帝性灵说,青铜符节上的文字是出自混沌的符文,无人能看得懂。而这玉质仙眼竟然也有同样的符文。难道说,它也可以穿梭于时空之中,进出其他世界?”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玉眼传来一个声音,像是在念诵玉眼四周浮现的文字,这声音一出,顿时四周天旋地转,随着那声音的诵念一个个扭曲旋转的世界出现,悬棺被卷起,送往其他世界!

    苏云也被那些突然出现的世界卷住,向其中一个世界落去,心中一惊,急忙取出青铜符节,催动符节。

    符节载着他在一个个世界中穿梭,终于从玉眼召唤出的大千世界中逃离出去!

    他惊魂甫定,那玉眼突然骨碌一下转动,瞳孔直视他。

    苏云心头怦怦乱跳,突然,那玉眼随着悬棺一起消失。

    苏云努力记住那些音节,就在这时,应龙的声音远远传来,高声道:“小老弟,发生了什么事?你还好吧?”

    苏云循声看去,脸色微变,只见少年白泽与应龙等神魔向这边飞来。

    少年白泽道:“阁主,我们已经定下了围杀神君柳剑南的办法!”

    苏云脸色再变,催动第一仙印,不由分说便向应龙拍下。

    少年应龙根本没有料到他会向自己出手,对他没有半点提防,被他一掌拍翻在地,怒道:“小子,你翅膀硬了!来,跟龙大爷掰掰腕子!”

    苏云呆了呆,喃喃道:“原来应龙老哥哥从来不防备我……”

    ————昨天晚上一宿没睡着,今天精力不足,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