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七十三章 幻天仙境
    棺材四壁,一张张仙人面孔看到了他们,呆滞的目光在他们脸上停顿片刻,那口巨型悬棺又向前走去。

    苏云心生疑惑:“这些仙人从万化焚仙炉中逃出来,然后便离开断崖,他们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跑到幻天禁地。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不去逃命,而是来到这里?”

    悬棺中的仙人,大部分都是仙界斗争中的失败者,他们的命运,只能是被万化焚仙炉炼化成灰。

    仙界而今的当权者,是不会容许这些人逃出来的,必然会派来高手清剿。

    因此,越早逃离这里,生存的几率就越大。

    仙人抬棺到这里,一定另有原因!

    “老神王的玉简笔记中说,幻天一个奇幻世界,其中有一枚仙人之眼,目光所及,任何人物都会跌入其眼中制造的幻象之中。”

    苏云心道:“他说,他在幻象中活了一百零八世才走出来,但随行的人,却都迷失在幻象之中。一世是一年,他被困在幻天中一百零八年,随行的人都变成了白骨。”

    他有些迟疑,不想进入幻天。

    老神王是个极为聪明极为强大的存在,但就是如此聪明强大的存在,直到一百零八世才看破幻象,走出幻天。

    苏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看破幻天的幻象。

    “幻天,看似强大无解,其实破解极为简单。”

    苏云跟在抬棺的仙人后面,祭起黄钟,催动神通,观想出烛龙紫府,化作一面召唤紫府的仙箓。

    他这些日子与莹莹一起格物紫府,收获良多,苏云以此为依据,在自己的灵界中开辟紫府,又开创紫府印,称之为第四仙印。

    他在紫府印的基础上稍加改动,化作祭祀召唤紫府的印法。

    “破幻天幻象,最佳办法是引来超越幻天的力量,直接将幻象压垮,我现在借焚仙炉或四极鼎的力量的话,未必能借来,毕竟上次我召唤它们,它们被紫府一顿暴打。但是借紫府的力量,多半还是可以的。”

    苏云抬手,将一枚仙道符文打入黄钟的天刻度之中,他拨动黄钟,黄钟有条不紊的开始计时。

    “待到黄钟运行到明天的这个时刻,天刻度中的仙道符文飞出,补全召唤紫府的仙箓最后一个符文,召唤神通爆发。那时,我借力紫府,随着召唤,紫府的威力会越来越强!”

    苏云信心满满,悠然道:“到那时,紫府的力量镇压那枚引起幻象的仙人之眼,困住我的幻象自然会被破去!”

    莹莹从恐惧中清醒过来,仔细想一想,苏云这个破解幻象的方法,的确天衣无缝!

    她也放下心来,大着胆子从苏云的灵界中溜出,坐在苏云肩头。

    苏云跟着抬棺的仙人前行,进入浓浓的幻天迷雾。

    前方雾气越来越浓,只能听到仙人抬棺的脚步声,却不知那声音从何处传来。

    苏云心中一惊,急忙催动神通,试图拨开迷雾。但这雾气却怎么也无法驱散,即便他施展造化神通,化作掌控风雨的神魔,也无法让雾气退散!

    他向前追去,突然眼前的迷雾散去,只见他不知何时已经冲出了那片迷雾,竟然又来到悬棺禁地之外。

    苏云看了看地上仙人抬棺留下的脚印,又望向远处的断崖,又看向漫山遍野倒伏下来的蔓妖。

    这一切如此真实。

    莹莹疑惑道:“士子,你怀疑咱们还在迷雾之中,而且是陷落在幻象里?”

    苏云点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现在我们应该算是真正的进入幻天的幻象之中。我们被那只仙人之眼影响了。”

    他索性坐了下来,笑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便在这里等下去,等到第二天,看看紫府降临,破了那只仙人之眼的幻天异象!”

    莹莹也坐了下来,笑道:“我们不知多少大风大浪都走了过来,帝廷,冥都,紫府,见过的阵仗比这里可怕百倍,还不是活着走出来?小小幻天,难不倒我们!”

    苏云难得清闲,索性把境界整理一番,把洞天、肉身、钟山、紫府等境界做了详细划分,莹莹在一旁记录。

    莹莹建议他将这些境界细分,分成一个个小境界,方便后人领悟,苏云虽然明面上说不愿意照顾蠢蛋,但还是依她所言,把洞天分成了九个小境界,洞天九重天。

    肉身境界,他也分为九重境界,称作肉身九重天,至于钟山境界则被他拆分为骊渊九重天,钟山九重天和烛龙九重天。

    紫府被他单独划分出一个境界,称作紫府九重天。

    至于广寒、长垣和雷池,如果没有去过这些地方,或者另有机缘,这三个境界几乎是终生境界,终灵士一生都在修炼这三个境界。是否要划分九重天,已经没有多大意义。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第二天。

    今天的天色昏暗不明,天空中出现了七重天渊,把日月星辰的光线吸收了大半,因此天空昏暗。

    苏云目光从天空中的一道道天渊中收回,笑道:“这幻天幻境真是厉害,居然连天象也能幻化出来,而且纹丝不差。根据伊朝华伊师姐计算出的天象,今天恰是七渊齐出的异象!”

    莹莹的目光则落在黄钟之上,笑道:“不管这幻象是多么真实,今日它也须得现出原形!时间到了!”

    她话音刚落,黄钟的天刻度,终于移动了一个刻度!

    这个刻度移动,刻度上的仙道符文烙印顿时飞出,与苏云的第四仙印紫府印融合!

    这道符印立刻变得完整,但见天空风云陡变,巨大的漩涡出现,空间被仙箓打开,紫府出现在他们的上空!

    苏云露出笑容,向莹莹道:“不管幻天是何等强悍,也无法抵挡紫府一击。现在,我们便可以看破这片禁地的真相,也可以知道那些仙人到底去了何处。”

    他话音刚落,天空中,一道紫气飞出紫府,如匹练,如惊鸿,向下斩来!

    紫气到处,地倾天倾,苏云和莹莹面前突然涌出浓浓的雾气,雾气一瞬间将他们的视野淹没,随即又慢慢变淡,天地恢复清明。

    而在苏云和莹莹面前,赫然出现一道横贯南北的大裂谷,裂谷深达十多里,犹自冒着腾腾热气。

    那道裂谷,正是紫府一击所留!

    苏云和莹莹四周,则是一片破败的仙府,仙府上空,漂浮着一枚玉眼,长丈余,宽四尺。

    此刻,玉眼上浮现出一道裂痕,只听啪的一声,玉眼炸开,碎得干干净净!

    苏云暗道一声可惜,四下扫视,却没有看到那些抬棺的仙人。

    他催动应龙天眼四下看去,也始终没有看到那些与棺材长在一起的仙人。

    就在这时,少年应龙等神魔见到紫府那惊天动地的动静,向这边寻来。

    苏云怅然若失,迎上众人。

    白泽走在前方,道:“阁主,对付神君柳剑南的布置,已经准备好了。柳剑南若是再度降临,定然有来无回!”

    苏云振奋精神,悠然笑道:“柳剑南此次回到仙界,必然向柳仙君说烛龙双眸中并无异变,对于帝廷的异变,多出的一众仙家宝地,他也会隐瞒下来。他在看到帝廷的那一刻,我便感受到他内心中突然涌出的可怕魔性。这次,他必死无疑!”

    有三十七神魔在,又有苏云亲自主持,猎杀柳剑南的行动顺利得难以想象。

    柳剑南下界的仙箓光芒刚刚落地,苏云和应龙、白泽等人便已经飞至那里,等到柳剑南现身的一刹那,众人同时出手,各种神通齐齐落在柳剑南身上!

    甚至连雁双凫也彻底投诚,趁机向柳剑南痛下杀手。

    苏云更是催动第一仙印,一印将柳剑南的性灵打出!

    白泽趁机将柳剑南的性灵打入冥都十八层,彻底了结他的性命!

    众人合力,斩杀这尊神君,压在心头的石头终于可以放下来。

    之后的几个月,天市垣迎来元朔历练的士子,由左松岩带队,苏云亲自迎接,安排这些元朔士子的试炼事宜,又传道授业,言传身教,把自己整理出的新境界推广出去。

    左松岩也在一旁听讲,不禁动容,当即便邀请苏云前往东都讲学,以东都为中心,把新境界推行到元朔各地。

    苏云拒绝,笑道:“仆射可以让天下仁人志士前来求学,我打算将天市垣变成天下士子心中的圣地。”

    左松岩只得答应。

    之后几个月,苏云一边治学传道,一边修炼,日子倒也惬意。

    这一日,苏云下课过后,看着地上自己的影子,突然警醒:“莹莹,从我破去幻天禁地,已经过去多久了?”

    莹莹有些纳闷:“已经有三个月零十天了。怎么了?”

    “三个月零十天,我的修为没有寸进。”

    苏云盯着地上自己的影子,喃喃道:“我已经是征圣境界的大高手,这一身修为,与玉道原相比也丝毫不弱。而且,我又处在征圣境界的初期,按理来说修为应该勇猛精进,一日更胜一日。但这三个月以来,我的修为却还是没有多少进步。”

    莹莹笑道:“你现在已经是天下少有的大高手,这世上能够与你相媲美的,唯有应龙、白泽、玉道原、柴云渡等寥寥数人而已。倘若你的修为依旧勇猛精进,岂不是吓死人了?”

    “不!”

    苏云突然取来一缕仙气,淡淡道:“我开创的新功法,修炼速度就是要比其他人更快,因为我可以炼化仙气,将狂暴的仙气炼为真元!不仅可以炼化为真元,我还可以将仙气炼成先天一炁!”

    他服下这一缕仙气,催动功法,仙气的能量,苏云以钟山烛龙为中心,调动天渊、长垣、广寒、雷池和洞天,肉身相辅,将仙气的能量炼化!

    苏云吐出一口浊气,面色漠然:“我的修为还是没有进步。先天一炁也没有增加。造成这种现象的,只有一个可能。”

    莹莹凛然,道:“你的意思是……”

    苏云转头看向她,只见莹莹的身影在渐渐变淡,而莹莹却仿佛没有任何感觉,自顾自道:“你是否是想说,我们还在幻天之中……”

    她的话还未说完,整个人便化作了一团雾气消散。

    苏云脸色黯然。

    “我把莹莹弄丢了。”

    他向四下看去,漫天雾气涌来,将他淹没。

    他依旧在幻天禁地之中,并未离开过这里。

    当然,紫府破禁也并没有发生,神君柳剑南也未曾降临,更未曾被他们击杀。

    至于左松岩遣士子来天市垣历练、求学,也只是幻境一场。

    不仅如此,他还与莹莹失散了。

    这时,苏云眼前,飘过一道红裳,红色衣裳渐渐铺开,越铺越广,终于将他眼前的雾气完全遮住。

    “梧桐?”

    苏云心中一喜,随即黯然:“你也是假的。你已经离开了,你前往其他洞天,去寻找广寒仙子和你的族人去了。这是幻天给我制造的幻境。”

    漫天的红裳中,少女斜斜躺在红裳上,向他伸出手来,笑吟吟道:“幻天只是仙人之眼制造出的幻象,这与我给你制造出的幻境有何区别?无非是更加宏大,更加真实而已。你既然能破解我的幻象,为何破解不了仙人之眼制造出的幻象?”

    苏云眼睛一亮,回忆起各种旧圣绝学,从中提炼出旧圣们关于道心的见解,佛家的空,道家的虚,儒家的天地心,墨家的众生心,法家的尺度之心,各种旧圣学问都有着独到之处。

    他的道心也在这次参悟中愈发纯粹。

    苏云闭上眼睛,待到眼睛再度张开,眼前的红裳消散,迷雾出现。

    紧接着,迷雾也缓缓消散,他的四周,古老的仙府映入眼帘,仙府中供奉着一枚玉眼。

    那枚玉眼正在幽幽的看着他。

    苏云松了口气,转过身来,突然一怔,只见不远处一个红裳少女坐在长廊下的长椅上,没有穿鞋,赤着双足。

    那少女抱着膝盖,双足放在长椅上,脚踝处拴着铃铛,含笑看着他。

    苏云闭上眼睛,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下,喃喃道:“我破不开,我破不开……”

    那长廊下的少女噗嗤笑出声来,悠悠道:“苏师弟,看来你还是个师弟。我从雷池洞天归来,没想到你竟然不成器到这种地步。你已经解开幻象了。”

    莹莹飞来,惊声道:“士子,你怎么在这里?我适才跟你一起经历了许多古怪的事情,过了好几个月……梧桐,你怎么在这里?”

    梧桐从长椅上起身,淡淡道:“我为何不能来?师弟,你想知道你是否是在幻境中也很简单,你试试你是否能提升修为不就知道了?”

    苏云提振精神,立刻走出幻天禁地,采集一缕仙气,吸收催动功法炼化。

    待到这一缕仙气炼化干净,苏云终于感觉到修为的提升!

    不仅如此,先天一炁也提升了不少!

    苏云终于放下心来,笑道:“大师姐怎么舍得回来了?全村吃饭呢?”

    梧桐脸色黯然:“叔傲他为了救我,已经死了……”

    苏云心中大悲,站在那里良久方才回过神来,他转过身安慰那红衣少女,目光不经意一瞥,只见自己的黄钟漂浮在身后。

    苏云没有放在心上,询问梧桐这些日子的遭遇。

    黄钟上,微、忽刻度飞速旋转,带动秒刻度,时刻度则运转极为缓慢,更别提天、月刻度,而年刻度纹丝不动。

    一枚仙道符文出现在年这个刻度上。

    在苏云踏入幻天的地界那一刻,他便已经被那只奇特的玉眼所影响。

    他虽然将最后那枚仙道符文烙印在黄钟上,却并非是烙印在天刻度上,而是烙印在年刻度上!

    只有一年之后,这枚仙道符文才会飞出,与苏云的第四仙印紫府印所形成的仙箓融合!

    ————今天一堆事,更新晚了,写了章四千五百字的大章吧。妻已经住院,目前主要是保胎,尽量保住胎儿。七个月太小了,还不能生产。愿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