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念不生
    那道剑光在紫府中穿梭,突然间像是感应到苏云和莹莹,径自斩来!

    苏云急忙带着莹莹冲出紫府,将紫府门户关闭,就在此时,紫府轰击在万化焚仙炉上,炫目至极的光芒从炉中爆发,苏云和莹莹眼前一片雪白!

    苏云咬牙,再度拉开紫府门户闯了进去,随即将门户死死掩住!

    “轰!”

    无比恐怖的波动传来,将紫府掀飞!

    紫府内部却一片风平浪静,没有半点威力传到这里,只有那道剑光径自悬浮在苏云和莹莹的面前,剑光一动不动。

    苏云僵在那里,也自一动不动,额头一滴冷汗落下,从剑尖前方滑落。

    莹莹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唾沫。

    突然紫气飞速侵入那道剑光之中,那道剑光有了重量,叮的一声插在地上。

    苏云和莹莹惊魂甫定,外面传来奇异的海啸声,苏云立刻来到窗边向外张望,但还是有些不放心,顺手握住那道剑光的剑柄,将之拔起。

    他将这道剑光握在手中,这才稍稍放心。

    这剑光本来应该只是一团能量,从那剑丸中射出的神通,蕴藏的仙家大道,空无一物,但被紫府先天一炁侵入,变得有了形体。

    苏云能够感受到这剑光之中蕴藏着无边的力量,就算千百个自己站成排,都会被斩杀!

    “仙界的强者,竟然无数仙人炼剑……”

    他露出似笑非笑似悲非悲的神色,仙人,自古以来便是元朔无数灵士向往的成就,从三圣皇留下仙人的神话开始,人们便孜孜不倦求证仙道。

    哪怕五千年来无一人成仙,哪怕飞升之路有着那么多险阻,必须舍弃肉身才能走上这条路,却还有不知多少先哲们走上这条路。

    然而无数人梦想着成就的仙人,却变成焚仙炉中的养料,成为别人炼器的材料,真是莫大讽刺。

    他的笑,是笑别人之痴,现状之惨;他的悲,也是悲别人之痴,现状之惨。

    两人向外张望,但见万化焚仙炉遭到重创,万千仙人性灵像是从炉中炸开的烟花,呼啦啦向外逃窜。

    而那口万化焚仙炉露出一道裂痕,炉中的剑丸带着巨大的万化焚仙炉飞起,竟然也在破空而去!

    两座紫府正在坠回烛龙星系的眼窝,与悬棺内部的空间断开。

    苏云穷尽目力看去,只能看到许许多多仙人性灵在竭尽所能逃出万化焚仙炉,却没有看到仙尸。

    任何一具仙尸都没有看到!

    而就在先前,还有着仙尸形成的尸海,甚至还有由仙人尸体组成的滔天海浪!

    但是现在,居然一具仙尸也没有看到!

    “悬棺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苏云惊疑不定。

    短短片刻,紫府回归,四周恢复宁静。

    苏云推开紫府门户,四下看去,但见群星如初,似乎先前的战斗都是梦幻泡影,像是黄粱一梦,没有真实发生。

    苏云转身,细细打量紫府,只见紫府上的伤痕都不复存在,焚仙炉和那剑丸留下的伤,已经被这座仙府自己修复。

    而在紫府的墙壁上,却多出了几个印记。

    苏云从左向右看去,看到了混沌海和四极鼎,焚仙炉和剑丸。

    “士子,这些印记,到底是那几件仙道至宝在磨砺它时留下的印记,还是这座紫府自己搞出来的?”

    莹莹询问道,“我总觉得这紫府恶劣得很,用各种小手段打败了那几件仙道至宝,于是便当做自己的战功记录下来。”

    苏云笑道:“紫府乃是天生地养的异宝,通灵之物,天生便通晓仙道,岂会像你想的那样恶劣?”

    他恭维一番,这才道:“紫府大人,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吧?”

    一道紫气贯长空,穿过重重星系星云,从紫府门前一直铺到钟山洞天。

    苏云毕恭毕敬道:“紫府大人是否可以把我们那几个同伴也一起送到钟山?”

    紫府中一片祥和。

    苏云等了片刻,这才与莹莹一起登上紫气虹桥,只见这紫气虹桥的桥下是折叠的时空,他们每走一步,都可以跨过一个或者几个星系,甚至从太阳之上越过。

    “这座虹桥,与北海、与长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令人叹为观止。”苏云赞叹不已,又拱卫紫府两句。

    莹莹冷笑道:“苏大阁主,天市垣的大帝,也要拍人马屁吗?”

    苏云悄声道:“那紫府通灵,乃是天生的仙道至宝,与四极鼎、焚仙炉还不一样,四极鼎焚仙炉是人为炼制的,被祭拜久了才有了灵性。而紫府天生就有灵性,与它们搞好关系,咱们好处多得很。”

    莹莹醒悟过来,低声道:“只要马屁拍的好,仙帝都会被拍倒。这紫府的马屁拍好了,说不定它便会帮咱们守护天市垣,咱们就无需天天担心天市垣被人夺走了。”

    苏云道:“咱们就在它们眼皮底下,关系处不好,它们随时都能把我们摁在地上。只要处理得好,咱们就可以经常去紫府里转一转,马屁拍的好了,它们甚至可以像应龙那样,被通天阁研究。”

    莹莹想起展示各种姿势,被研究的应龙,连连点头,突然醒起一事,道:“这紫府如此厉害,按理来说应该是已经成熟了吧?连续战胜三大仙道至宝,刚刚成熟便这么厉害……”

    苏云摇头道:“我估计它们还未成熟。而且它们连续战胜三大至宝,肯定是有水分的。倘若它们是人的话,想来此刻正在大口大口吐血。”

    此事,烛龙左眼中,紫府一阵晃动,从门户中喷出各种破破烂烂的砖瓦木料地板,又喷出一些被污染的紫气,这才舒坦一些。

    苏云与莹莹回到钟山洞天之后没多久,便见另外几道虹桥从天而降,道圣、圣佛、白泽和神君柳剑南等人也各自来到。

    道圣与圣佛回归肉身,众人回想起在烛龙眼眸中的遭遇,各自心有余悸。

    苏云询问道:“神君,要去烛龙右眼中一探究竟吗?”

    柳剑南摇头,道:“不必了。无论烛龙右眼中是否是另一座紫府,那里的宝物都绝非目前的我们所能觊觎。”

    圣佛道:“小僧在那里见到了另一座紫色仙府,还机缘巧合走入府中避难。”

    众人惊骇万分,神君柳剑南失声道:“你是怎么进去的?”

    圣佛道:“一念不生,伸手推门,便进去了。”

    众人呆了呆。

    柳剑南疑惑道:“门上的门神没有对付你?”

    圣佛不解,道:“哪里有门神?”

    “你连门神都没有遇到?”

    莹莹也有些不解,努力的比划一下,道:“就是这么大的门神!”

    圣佛道:“我看到了紫府,然后我走过去,推开门,在里面静静参禅悟道,并未见到什么门神。”

    众人茫然。

    他们千辛万苦,甚至冒着生命危险,这才进入紫府,没想到圣佛居然就这样轻易的走了进去!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圣人吗?”

    柳剑南打量圣佛,赞道:“心无尘埃,一念不生,紫府破无可破,的确有些手段。我掌管帝廷之后,你来做我家臣。”

    圣佛错愕,看向苏云,露出询问之色。

    柳剑南也看向苏云,目光深沉,道:“我将回归仙界,苏爱卿,别忘记我吩咐你的事情。那件事一定要办好,办得漂亮,我留下雁双凫,让他助你一臂之力。”

    他所说的雁双凫,便是那尊双头神鸟,此时化作双首神人,站在柳剑南身后。

    苏云躬身,微笑道:“仙君放心,我一定办得妥妥当当。”

    柳剑南轻轻点头,脚下重重一顿,仙箓符文浮现出来,神魔为祭,环绕他四周,神魔诵念之声传来,柳剑南破空而去。

    苏云仰头,但见一道红光划破长空,随即北冕长城上有红光与之相连,将那道红光接引了去。

    莹莹道:“而今的天市垣身处在九渊之中,想要离开这里,必须要仙界有人来接引。或者走白泽氏流放的那条路,否则便只能被困死在这里。”

    少年白泽看向苏云,道:“天市垣的大帝,甘愿在柳剑南面前俯首称臣?”

    苏云笑道:“他爹是仙界柳仙君,我不称臣,惹来柳仙君下界,你们谁能为我挡住?”

    少年白泽道:“那么,柳剑南让你做的事,是除掉我?”

    苏云点头道:“不错。他不想让柳仙君知道自己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儿子。当然,他并不知道你并非是柳仙君之子。”

    雁双凫站在苏云身后,已经准备对少年白泽动手,他双头四臂,四臂抄起神兵,杀气腾腾。

    少年白泽道:“那么你准备怎么对付柳剑南?”

    正欲动手的雁双凫闻言,急忙看向苏云。

    苏云道:“当然是让他先回去报信。以他心中的魔性来看,他定然会隐瞒这里发生的事情。他想独吞天市垣的宝地,必然不会告诉柳仙君实情。而且,他还会再度下界。这就给了我们除掉他的机会。”

    雁双凫暗道一声不妙,悄悄后退几步。

    苏云恍若无觉,继续道:“他下界之时,便是他防御最薄弱的时刻,那时候对他出手,我们的胜算最高。集合你我以及应龙等神魔之力,从容布置,足以轻易将其斩杀,以绝后患。”

    雁双凫大叫一声,摇身化作双头神鸟,振翅而走,速度极快!

    苏云并没有追赶,而是高声道:“应龙老哥哥,拿下他!”

    远处一声龙吟传来,只听轰隆一声,黄龙破空而去。

    过了不久,双头大鸟从天而降,狠狠砸在地上,被打得鼻青脸肿,叫道:“我乃仙界有神位的正神,你们杀不了我!”

    苏云四周,一尊尊神魔走来,闻言纷纷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