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同父异母亲兄弟(求票)
    剑南神君望向钟山洞天,只见这里虽然荒凉,却有三十六神魔正在改造黑曜大漠,展现神魔伟力。

    “这里居然有这么多神魔,难道都是被流放到此的?”

    剑南神君喜不自胜:“我原本担心自己在下界没有人脉,没想到这里却有这么多野生神魔。若是能擒下他们,加以驯化,倒可以成为我称霸下界的根基!”

    他越看这里便越是欢喜,道:“这些野生神魔听到我是仙界下来的,又有仙君撑腰,还不纳头便拜,认我为主?有了这些班底,到了仙界,我也可以像父亲那样成为一方霸主,而他们也可以随我一起飞升仙界,飞黄腾达!”

    苏云和莹莹将他的话听在耳中,对视一眼。

    苏云咳嗽一声,道:“神君有所不知,这些神魔蛮横,四处作乱作怪,残害百姓,还请神君出手,降服他们!”

    剑南神君笑道:“正事要紧,待我忙完正事,再去降服那些神魔。到时候从他们的性灵中抽取一部分,炼制成鞭,他们若是不听话,便只管抽他们!”

    苏云和莹莹兴奋莫名,很是期待鞭打应龙他们的情形。

    “我们现在先去见白华夫人,这是正事。”剑南神君道。

    苏云引领着他来见少年白泽,剑南神君见到白泽不由一怔,这少年白泽是个年轻人,而白华夫人却是白泽氏的女族长,这二人显然不是同一人。

    “难道是白华夫人的孽种?”

    剑南神君心中凛然,他这次奉柳仙君之命前来,柳仙君让他到了钟山洞天之后便先见白华夫人,并且对他说,让他看一看白华夫人是否怀了他的孩子。

    剑南神君对此事早就有所警觉,白华夫人只是柳仙君的玩物罢了,但倘若白华夫人有了柳仙君的孩子,那就有些不妙了,说不定会威胁到剑南神君的地位!

    “剑竹神王,这位是仙界下来的剑南神君,柳仙君之子,来见白华夫人。”

    苏云向少年白泽引荐剑南神君,道:“神君想请白华夫人探索烛龙星系的异变,敢问白华夫人在吗?”

    少年白泽闻言,心中凛然,道:“神君来晚了几日,白泽夫人已故,在下剑竹,而今忝为白泽氏的族长。”

    苏云失声道:“夫人何时没的?”

    少年白泽黯然道:“已经有段时日了。”

    苏云落泪,哽咽道:“承蒙夫人垂青栽培,无以为报,没想到夫人竟仙去了。”莹莹也跟着哽咽了两声。

    “白剑竹?”剑南神君脸色微变,失声道:“你叫白剑竹?”

    少年白泽有些为难,剑竹这个名字是刚才苏云随口喊出来的,其实他的本名并不叫剑竹,只是当年被逐出了白泽氏,于是他以种族为姓名。这几千年来,他一直叫做白泽,白泽也就成为了他的名字。

    刚才苏云叫他剑竹神王,于是他便也打蛇顺杆上,自称剑竹。

    “我叫柳剑南,你叫白剑竹,都有一个剑字。”

    剑南神君道:“倘若,你不姓白呢?倘若,你叫柳剑竹呢?我父让我来见白泽夫人,除了要探查烛龙星系异变之外,还有便是来见白华夫人!”

    他取出柳仙君的书信,道:“既然白华夫人已故,那么这封信便交给你了。”

    少年白泽愕然,却不动声色,打开书信看去,只见书信中多是负心男子的肉麻之语,说起旧情旧爱云云,推卸责任云云,弥补云云,无非是笼络云华夫人的感情,让云华夫人再度为他卖命。

    其中还说到云华夫人被流放到钟山洞天时怀有身孕,柳仙君在信件中若有意若无意的询问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如此等等。

    又说母凭子贵云云。

    少年白泽看完信,捏着这封信有些不知所措,连忙看向苏云,露出求救之色。

    苏云上前,飞速阅览信件,失声道:“神君,难道你与神王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少年白泽心里暗暗叫苦:“是你个鬼!他亲兄弟,多半在五千多年以前,便被我杀掉了!”

    剑南神君怅然一叹,道:“我也有这个怀疑,而今看剑竹的脸色,才知道我的怀疑是对的。弟弟!”

    他上前,抱住少年白泽。少年白泽手足无措,两条手臂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饶他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也不知该如何面对这等认亲的场面。

    苏云感动莫名,落泪道:“神君在仙界,神王在钟山,兄弟二人血脉相连,虽然相隔不知多少年,从未见过对方,但见面的第一眼便认出了彼此。这正是血浓于水啊!”

    “嗯!血浓于水!”莹莹一边抹泪,一边重重点头。

    只是她的眼泪是黑的,擦得哪儿都乌黑。

    “血浓你们两个鬼!”少年白泽勉为其难,抱了抱剑南神君,暗暗腹诽两人。

    剑南神君放开他,道:“我此次奉仙君之命下界,寻白华夫人,是请她将我送到烛龙眼眸处,探查烛龙星系钟山星云异变的原因。既然白华夫人已死,弟弟你是当今的族长神王,那么你来将我送到那里。”

    少年白泽又看了看苏云,只是剑南神君就在跟前,他不好直接询问,苏云也无法向他道明原委。

    少年白泽只得道:“哥哥来得正巧,我们也打算前往烛龙眼眸处,探查异变起因。在此之前,我们已经派了两位原道圣人的性灵,先一步前往那里。算一算时间,他们应该已经分别来到一处眼眸处。”

    剑南神君深深看他一眼,笑道:“弟弟果然懂事,聪明伶俐,白华夫人当年一定教了你不少吧?她应该也在等待母凭子贵的那一天吧?可惜,她没能活到那一天。”

    白泽诧异,心道:“这可不是一个刚刚认亲的兄长该说的话。你,有问题!”

    苏云咳嗽一声,道:“神君,既然神王已经有了十全的准备,那么我们便前往烛龙眼眸处,一探究竟。剑竹神王,我们此行还需要些人手,玉道原和柴云渡在吗?还有白瞿义、白牵钊两位最好也请来帮忙。”

    少年白泽明白他的意思,道:“玉道原和柴云渡在钟山洞天帮忙,我去请他们……”

    “不用了。”

    剑南神君突然唤住他,笑眯眯道,“这次烛龙探险,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对他们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剑竹弟弟,你立刻准备,我们现在便出发!”

    少年白泽无奈,只得停步。

    苏云笑道:“剑竹神王,既然神君吩咐,那么咱们便做好准备。我来帮你。”

    少年白泽准备祭坛,苏云前去帮忙,少年白泽悄声道:“这个神君到底是什么来头?”

    苏云不答,莹莹却突然钻到白泽的灵界中,道:“此人神通广大,我们谈话时当心,最好是性灵对话,避开他的耳目。”

    她将剑南神君的来历说了一番,道:“这位神君,对天市垣不怀好意。他的胃口极大,言语中有吞并天市垣等洞天的意思,我们须得做好准备。”

    就在此时,剑南神君道:“苏云小兄弟,到这边来。”

    苏云来到他的跟前,剑南神君看着正在忙碌打造祭坛的少年白泽,道:“我母善妒,我父在外面有很多女人,也生了不少儿女,但都死了。只有我因为是我母之子,活了下来,我这辈子没有体会过兄弟之情。这是我毕生的憾事,我曾经无数次想,我若是有个兄弟姐妹,那该多好。”

    苏云怔了怔,心中生出一丝暖意:“原来他并非是无情之人,居然真的对白泽元老有了亲情……”

    剑南神君目光落在白泽身上,眼中有几分温柔,不过这点亲情很快消失,目光再度变得冰冷,淡淡道:“现在我已经体会过兄弟之情了,不过如此。到了烛龙之眼后,找个机会除掉他。”

    苏云心中的暖意荡然无存,变得冰凉。

    剑南神君就像是在说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柳仙君之子,只有一位,那就是我。你明白吗?”

    苏云躬身,道:“明白。只是,烛龙有两只眼睛……”

    “那就在第二只眼睛处,除掉他!”

    剑南神君刚刚说到这里,少年白泽已经布置好祭坛,向这边走来,剑南神君露出笑容,起身迎去,语气轻柔道:“你来动手。我不想让我父查到我的头上。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苏云目光闪动,落在少年白泽身上,淡淡道:“神君放心,我定不负神君所托!”

    他们登上祭坛,少年白泽催动祭坛,感应道圣和圣佛留下的召唤烙印。

    祭坛被催发,一道仙路勾连召唤烙印与祭坛,几人被召唤烙印牵引,向前飘去。

    而在那召唤烙印前方,道圣的性灵正立在那里,静静等候。

    突然,只见一道光芒扑面而来,待到光芒猛地一收,苏云、白泽和剑南神君出现在道圣面前。

    道圣不禁赞叹道:“无愧是白泽氏,这等神通当真是天下无双!”

    就在这时,突然,只听一声莫名的震动不知从何处传来,震动传到众人的身上时,所有人顿时只觉构成肉身的无数微粒在震颤,四肢百骸,肉骨发肤,无不在震颤!

    甚至量他们的性灵,他们的灵界,也在跟着震颤,共鸣!

    “当——”

    他们的脑海中悠扬的钟声,仿佛是由黄铜所铸的大钟,敲响的那一刻,金属体震荡一个个圆环状的空间,空腔中声音撞击金属壁,来回震荡!

    “这是钟山星云的振动。”道圣解释道,“最近几天,我总是能听到这种振动。其实也不是听到,而是钟山星云振动了我们的大脑和性灵,让我们误以为听到了钟声。”

    苏云脑中轰鸣,呆呆的站在那里。

    伴随着这一声钟声,他突然像是被震开了窍,他苦苦研究的功法,终于完成!

    他兴奋得大叫一声,翻身跃起,性灵浮现,催动玄功!

    一座钟山在他灵界中形成,烛龙盘绕,勾连肉身和肌体,一个又一个神魔围绕钟山飞舞,相继化作一个个烙印,附着在钟山之上!

    “当——”

    一声钟鸣,一声震荡,伴随着钟声,九渊开辟,骊渊浮现,浩瀚灵界时空,就此浩浩荡荡的铺开!

    远处,桂树生长在广寒山下,月挂枝头。

    近前,雷池如海,悬于天上。

    一道北冕长城跨越灵界,隔断天地,长城苍茫。

    剑南神君见此情形,突然心生嫉妒:“这个乡下少年的资质悟性,比我还好,不能留他!等到他除掉剑竹弟弟,我便杀他为弟弟报仇!”

    ————票呢,票呢?我票呢?莹莹,是不是藏在你书里了?让我翻翻~

    莹莹:住手!lsp!那是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