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临渊行 > 第四百六十四章 仙界贱男(求票!)
    “既然钟山洞天就在隔壁,还劳烦两位小友带路。”

    剑南神君不容两人反对,随手抛来一口灵兵,道:“我不会白让你们为我做事,这是给你们的好处。”

    苏云接住那口灵兵,只见那灵兵是一面明镜,明镜的正面光寒透骨,边缘有金黄色的纹饰,雕琢的是夔龙纹,而背面则是鼓囊囊的,圆坨坨的。

    突然,那面明镜背面裂开了一线,竟然向两旁分开,露出一只骨碌骨碌转动的大眼球!

    苏云吓了一跳,那眼球飞速转动,上下左右打量一番,随即聚焦在苏云和莹莹身上。

    “士子,这是一只神魔眼!”莹莹惊声道,“你看,它还是活的!还可以感受到里面传来的神魔元气!”

    苏云也看出这一点,这是一只魔眼,是能工巧匠在魔神活着的时候,以极快的速度从魔神身上挖下,在极短的时间内施展造化仙术,将魔眼与镜面融合,让明镜与魔眼生长在一起,从而炼成宝物!

    如此一来,炼成的灵兵便可以保持魔神眼的威能,比单纯的烙印符文要强大许多。

    “来自仙界的造化仙术的确神妙莫测。”

    苏云想起被禁锢在石壁上,与石壁生长在一起的白华夫人,心道:“与白华夫人私通的那位仙人,就是柳仙君,白华夫人是被柳仙君的妻子责罚,举族囚禁。这么说来,仙界柳家,多半便是以造化仙术见长。”

    剑南神君听到莹莹的话,也不免自得,笑道:“你这小小的精怪,倒有些眼力。不错,这枚眼睛乃是魔神诸犍之眼,魔神诸犍只有一只眼睛,其魔眼威力无穷,最适合用来炼镜子之类的宝物。我这面诸犍魔镜只能算是普通,仙人用的镜子才叫离谱。”

    苏云在前方引路,道:“仙人用的镜子,与神君所用的有何不同?”

    剑南神君解开褡裢,从袋子里释放出一只双头四翼大鸟,那神鸟腾挪变化,越来越大,化作长达千百丈的庞然大物。

    剑南神君脚踩鸟首,站在两个鸟首之上,大鸟飞行,跟上苏云。

    “仙人用的宝镜,镜边要镶嵌一圈宝石,这一圈宝石便都是诸犍之眼。”

    剑南神君站在双头鸟的鸟首上,一边打量天市垣的景致,一边不紧不慢道:“诸犍之眼被他们炼得只有指头大小,眼睛张开时,明光灿灿,比太阳还要明亮。这等宝物,一经祭起,劈开日月,打开青冥,不在话下。这只是普通仙人所用的镜子。”

    苏云和莹莹听得入神,不禁骇然。莹莹喃喃道:“这要杀多少魔神诸犍?”

    “不用杀。”

    剑南神君命双头鸟放慢速度,四下里看去,眼睛越来越亮,呼吸有些急促,笑道:“我柳氏一族精通造化之术,挖掉魔神诸犍的眼睛之后,再以造化之术让它的魔眼再生。一头诸犍,能挖出三十多颗魔眼,三十颗之后,那魔神基本上就废了,在仙界的烙印也耗尽了。不过,能用它炼成一面仙镜,却也值得。”

    莹莹有些茫然:“这就是楼班和岑夫子两位老爷子寻找的仙界吗……”

    剑南神君突然降落下来,来到天市垣的一处宝地,那处宝地此时有仙气漂浮在其上,如同薄薄的云霭。

    剑南神君小心翼翼,捻起一缕仙气,嗅了嗅,不禁变了脸色。

    苏云问道:“神君刚才说普通仙人的宝镜,那么像柳仙君这样的存在,又用的是什么宝镜?”

    剑南神君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哈哈笑道:“我父柳仙君所用的宝镜,没有催动时,高一百二十丈,宽八十六丈,镜边有一百零八尊神魔。神魔平日里保持真身,若是我父用来自鉴,这些神魔便会化作人身。若是我父用它来迎敌,这些神魔便化作仙道符文状态,加持宝镜。那宝镜威能,洞穿宇宙虚空,扫荡一片星系,斩断银河,也不在话下!”

    苏云倒抽一口冷气,喃喃道:“应龙老哥哥他们在仙界,没想到是这个样子……”

    剑南神君腾空,落在双头鸟的鸟首上,脚踏鸟首,环视四周,只见这天市垣宝地众多,大大小小的宝地宛如雨后的草原,仙光形成各种宝物异象,仙气弥漫其中!

    虽然仙气还很稀薄,但是总量加在一起,却已经颇为可观!

    “哈哈哈……”

    剑南神君笑出声来:“没想到在这鸟不拉屎的下界,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这里的仙光仙气,足以养出三五个仙人了!这等宝地,一定要告诉父亲!”

    苏云和莹莹脸色微变。

    剑南神君容易对付,但柳仙君乃是仙界的大人物,倘若他降临天市垣,谁能对付他?

    “我父见到这帝廷宝地,一定开心,定然会大大封赏我……”

    剑南神君说到这里,突然脸色再变,嘿嘿笑道:“等一下。这下界的宝地,可以养出三五尊仙人,我就算献给父亲,他最多也就是封赏我,勉励几句。我若是想成仙,多半还是不成。现在成仙太难了……”

    他脸色阴晴不定:“仙人的名额是固定的,不陨落一个仙人,其他人休想成仙。我父就算得到了帝廷的宝地,也没有能耐让我成仙,他买不通其他仙人。既然如此,我又何必献出去呢……”

    莹莹看着他,贴在苏云耳边,低声道:“他道心中的魔性在滋长……”

    苏云点头,突然想起那个红裳少女,心道:“若是梧桐在这里,一定可以让他的魔性爆发。梧桐去哪里了?为何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再见到她?”

    剑南神君脸色变化莫测,时而露出笑容,时而面色严肃,时而咬牙切齿,时而像是偷到小母鸡的黄鼠狼露出奸诈的笑容。

    “对,不能交给他!”

    他自言自语,道:“我完全可以独吞,这里只是下界,荒蛮之地,仙人不会注意到这里。我占据这里的宝地,便可以借助仙光仙气,修炼成仙……嘿嘿,仙界的仙气如此稀缺,谁也料不到,我居然在下界有了一处宝地……”

    苏云闻言,不禁松了口气。

    “这帝廷中的宝地,看起来只是刚刚生成,还在成长之中。我若是得到这里,将来别说成为仙人,就算是仙君,嘿嘿哈哈哈哈……”

    剑南神君大笑起来,苏云盘算一下,自己这时候出手,以第三仙印化作万化焚仙炉,是否能剑南神君炼死。

    他随即摇了摇头。

    剑南神君既然是神君,修为实力定然是柴云渡、白华夫人那等层次的存在。

    柴云渡没有肉身,只是性灵状态,白华夫人肉身被禁锢,与石壁生长在一起,有着巨大的弱点,他们二人都不难对付。

    但是剑南神君却是全盛状态的神君!

    柴云渡的父亲是断臂的谪仙人,而剑南神君的父亲却是仙界的柳仙君!

    谪仙人与柳仙君之间,地位悬殊!

    这也就意味着剑南神君得到的仙界传承,远在柴云渡之上!

    “也就是说,天市垣、帝座和钟山三大洞天,所有高手、神魔绑在一起,恐怕都打不过他。”

    苏云定了定神,心道:“这家伙,可能是天市垣遇到的最可怕的敌人!”

    剑南神君继续自言自语,道:“这次仙界对钟山洞天的异动很敏感,察觉到钟山洞天的元气走向有问题,便急匆匆命我下界查看。我若是长时间下界,没有回去复命,肯定会被怀疑。我父也会查我的下落……”

    他瞥了苏云和莹莹一眼。

    莹莹打算说话,给他出个主意,突然苏云道:“梧桐。”

    莹莹怔了怔,旋即明白他的意思。

    人魔梧桐不会干涉人们的想法,只会坐看人魔因为自己的各种贪婪的欲望而入魔,她只是静静等候,收敛魔气魔性来修炼。

    “士子提起梧桐,意思是让剑南神君自己堕落,坠入魔道,露出破绽。”莹莹心道。

    剑南神君笑道:“钟山洞天的烛龙异变,我肯定会去查,但无论结果如何,我都必须往小里说。我便告诉仙界,烛龙的异变,是几颗太阳相撞,毁灭了几个世界。如此云云,仙界便对这里没有多大兴趣了。”

    他越说越是兴奋,继续道:“然后我便可以留下来,美名其曰要拯救这几个世界的生灵性命,恐怕要耽搁一段时间。于是我便可以留在下界,等到过些年,仙界发现我还没有上界,那时候我已经是仙人,甚至说不定是仙君了!”

    他越说越是开心,哈哈笑道:“你们都适合从君的功臣!”

    苏云欠身,道:“剑南仙君运筹帷幄,我二人没有半点功劳,不敢居功。”

    剑南神君放声大笑,越看苏云越是顺眼,赞道:“你虽是乡下人,但却有几分聪慧,罢了,我今天再给你些好处。你修行路上,有什么疑难都可以问我,我知无不言。”

    苏云又惊又喜,笑道:“我正有一些地方想要请教仙君。”

    剑南神君又听到“仙君”二字,心花怒放,连忙摆手道:“小兄弟,我现在还不是仙君呢!你先低调,低调行事!叫我神君便是。”

    “是。”

    苏云应声称是,他打算开辟一种新的修炼功法,炼化仙气,但是需要用到数量庞杂的仙道符文。这种修炼功法的中枢,是裘水镜所传造化之术,然而裘水镜的造化之术已经远不能达到苏云的要求。

    苏云向剑南神君请教的便是造化之术,剑南神君听到他的问题,不由得惊讶,笑道:“小兄弟,你算是问到行家了。换做其他人,未必能解决你的修炼难题。”

    他为苏云解答,刚开始时巨细无漏,很是耐心,但到后来,苏云问的问题却越来越高深,其中有些问题已经高深到超越凡间道法神通的上限,进入仙术仙道的层次!

    剑南神君渐渐警觉,回答时便不再那么上心,有些关键之处含糊应对。

    不过苏云有些问题却也触发到他的盲区,让他忍不住思考答案,与苏云讨论起来。

    但他与苏云讨论,便将自己从前的学问暴露出来,先前他没有回答苏云的问题,在解答新的问题时便不由得动用这些知识。

    莹莹在一旁记录,时不时也提一些问题,让剑南神君不知不觉间把自己所知的造化之术几乎吐露一空。

    从天市垣的帝廷,到钟山洞天,以苏云的速度,最多半日时间,但这次因为苏云要请教剑南神君造化之术的问题,于是带着他兜兜转转走了两天,这才来到钟山洞天的白泽氏居地。

    剑南神君遥望白泽氏在海边建造的庙堂宫阙,向苏云道:“这里的白华夫人,从前是我父亲在路边的野花,据说长得非常美艳。只因为她一个神魔,居然想攀上我父的大腿上位,真是可笑。区区神魔,居然想攀上枝头做主子,被我娘亲发落了,我父也笑她愚昧。”

    苏云愕然,白华夫人在被打落到冥都第十八层时,都对柳仙君念念不忘,也算是痴情,没想到只换来柳仙君一句愚昧而已。

    “我娘亲也知道我父是玩玩罢了,不会动情,于是便没有追究,只将白泽氏一族发落到这里。”

    剑南神君笑道:“这次前往烛龙星系的双眼中探查,须得借助这位白华夫人的力量。这次我带来了我父亲的亲笔书信,白华夫人见了,一定感激涕零。走吧!”

    莹莹向苏云悄声道:“这对父子,真是一对贱男!”

    ————月底最后一天啦,求票!!过了今天,票票就会刷新啦!